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我嫁给了大我二十岁的男人

席慕蓉蓉2019-11-01 07:32:54

01


晓婷二胎生了个儿子,全家高兴坏了。

公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个大胖小子,婆婆说这下就是死了也能瞑目了。

晓婷躺在床上不说一句话,她的身上还插着导尿管,剖腹产的刀疤疼得她眼泪直掉。

浑身没一点力气,偏偏医生交待了要尽快自己下床走一走,不然对不利于身体恢复。

孩子生下来都半天了,孩子的爸爸连人影都没见着。晓婷听见婆婆背着自己打电话给丈夫,让他快点过来。

她看着身旁肉嘟嘟的一团小人儿,心里却没半点波澜。

明知道自己走错了路,却未迷途知返,如今还生了二胎,她能怨谁?

想起她离开家那天,爸妈连门都没出,失望地对她说:“今天你跟他走了,就再也别拿这当家了!”

她抹了泪水,闭上眼睛,百般思绪涌上心头。

她十六岁那年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冯建国,这个比她整整大二十岁的男人。

那年她跟着婶婶来到江南打工,听说这里的纺纱厂子能挣到钱。

她一个女孩子家初中都没念完,眼看着不是读书料,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

她是长姐,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母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一年光靠粮食棉花卖点收成。

十六岁的她,却早早懂事。晚上自己收拾好行李,找父亲要了二十块钱路费,第二天就跟着婶婶上路了。

她回头看了看铺满石子路的村庄,一座座高低错落的房屋,婶婶说,她们要去的那里都是高楼大厦水泥路,夏天也没有知了没完没了地叫。


02


晓婷做起活上手很快,勤快又灵活,干了一个月就拿到跟老员工一样的工资。

数着兜里的钱,她算着差不多都是家里一季的收成了,想到父母辛辛苦苦在家种田却只能卖那点钱,她暗下决心要多挣钱给他们。

晓婷省吃俭用,除了食堂的饭菜,她从不在外面吃饭。宿舍的女孩子们还经常在小卖部买点零食吃,她连小卖部的门都没进去过。

第一年过年回家,她揣着沉甸甸的一袋子钱交到了母亲手中,她永远忘不了母亲打开袋子时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

她想那一刻,她终于在父母眼里体现了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的价值。

元宵节一过,晓婷就提着箱子离开家了。婶婶家年初张罗着要娶儿媳妇,便不再出门打工。

回到厂里的晓婷本该重复着以往平静却充实的生活。可是在那一天,她遇到冯建国,人生从此开始了不可逆转的发展。

那天她同往常一样下了夜班回宿舍,快到楼梯口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她吓得瞌睡全无。

大晚上的,夜班人又少,不知哪里跑出这么一个人。

他扶住晓婷,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仔细一看,这人穿着笔挺的西装,高大的身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叫人看不出年龄。

晓婷红着脸跑回了宿舍。

她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胳膊,刚刚被那个男人碰过,仿佛还有着他的温度。

十几年来,她接触最多的男人就是父亲和爷爷,然后就是班里的男同学们。

但是她今夜遇到的男人同他们都不一样,眼神交汇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什么在燃烧,浑身都滚烫滚烫的。

晓婷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不去想,赶紧睡觉。但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的脸。

她想,自己这样是不是叫思春,可是这个人她都不认识,甚至也许再也不会见到了呢!

她燥热着身子,过了许久才睡着。

好几天,晓婷都没再见过那个人,也是,或许他来这里有事,办完事就离开了。

就在晓婷逐渐快忘了那张脸时,她又看见了那个人。

中午12点,大家休息的时间,她正要上夜班,出了宿舍刚下楼梯就见着了那张俊朗丰毅的脸。

她顿时心跳加速,眼睛直直盯着男人,似乎要将他的模样刻进心里。

男人似乎就是在等她,见了她立刻舒了一口气,说:“还好等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已经上班去了呢!”

“等……我?”晓婷一时激动地话都说得支支吾吾。

男人递过来一个精致的盒子,晓婷不解地看着她。

“很抱歉那天晚上吓到了你,赔罪的礼物,请收下。我叫冯建国。”

晓婷惶恐地推开了那个盒子。

“不不不,没事的,我不能收你的东西,你拿回去吧,谢谢你。”

“你不收下我心里不安,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就当是作为朋友的一份见面礼。”

晓婷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她看着男人真诚的眼神,最终还是收下了。


03


夜里回到宿舍,她小心翼翼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精致的女士手表,玻璃的表盘晶莹剔透,时针和分针滴答滴答地转着。

她霎时热泪盈眶,她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拥有这样一只好看的手表。

她记得前年去舅舅家拜年,表姐的男朋友送了表姐一只银色的手表,她喜欢地不得了,求着父亲也给她买一个,那是她难得的一次要求。

父亲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那么贵的东西,你戴不起”,这句话狠狠刺痛了她的心,晓婷再也没提过这个要求,连挣了钱也从未想过给自己买块表。

可是此刻,她的手心里躺着这块表,还是自己心仪的男人送的。她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

室友娟子醒来上厕所,看着晓婷捧着一块表傻笑,立马抢了过去,戏谑地说:“谁送的表?你有男朋友了!”

晓婷红着脸,连忙说:“不是的,是个老家的朋友送的。”

“朋友?你还想骗我,送手表的意思呢,就是表白,表白懂不,就是我喜欢你。”

晓婷听了心里一时七上八下,娟子不说她压根没想到那个层面。可是此刻,她却隐隐希望就是娟子说得那样。

而后每天,冯建国都等在宿舍门口,就为了见晓婷一面。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

然而男有情,女有意,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对没恋爱过的晓婷来说,这样的感觉简直快要燃烧她。上班的时候也心不在焉,脑海里都冯建国的影子,就盼着下班能见他一眼。

起初几天冯建国都是等在宿舍门口,两人见面交谈几句便各自离开。

后来冯建国说短短几分钟完全诉说不了他对晓婷的思念,他提出开车带晓婷出去玩。

晓婷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她发现她完全拒绝不了冯建国的任何请求,谁叫她爱他。

那是晓婷第一次坐轿车,她好奇地琢磨着车里的物件。

她有好多好多的疑问想问冯建国,然而都憋在了心里。她相信他,无论他说什么。十七岁的她深深陶醉在了爱情里,无法自拔。

他们一起逛公园,划船,套圈,每一样都让来自农村的晓婷感到新奇。

冯建国半夜开车带她去看长江大桥,他们吹着清冷的夜风,手牵着手。

温柔的月色下,冯建国对她说:“晓婷,我爱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跟我回家吧,让我每天都能看到你好吗?”

他见晓婷犹豫了,立马说:“你放心,你辞职了,我每个月都会给你钱的,这样你过年回家对父母也有个交代。”

晓婷终是答应了。


04


两室一厅的房子,明亮而宽敞。这是晓婷心中梦寐以求的家,曾经她坐很远的汽车去参加表姐的婚礼,姐夫家就是这样的房子。

如今,她身处这样美好的空间里,感觉一点都不真实。

在晓婷的心里,冯建国一直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形象,可是那晚,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他的粗暴。

他们置身在软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暖黄色的灯光铺满整个房间,窗台上的玫瑰花飘来若有似无的芬芳。

晓婷沉醉在这样的气氛里,她隐隐觉得将有什么会在今夜失去。

当冯建国褪去她最后的衣衫时,晓婷紧张地手心出汗,她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仿佛下一秒她就会跌下深渊。

未经人事的身体紧致而生涩,冯建国爱极了这样的女孩。

他不顾晓婷的哭喊和哀求,像一只脱缰野马似的在草原上疯狂驰骋。

最终,晓婷沉沉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耀眼的阳光刺痛了晓婷昨晚哭肿的双眼,她看着头上的水晶吊灯,有一秒不知身在何处。

冯建国搂住了她,心疼地说抱歉。

当冯建国上班去,晓婷一个人待在家里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忽然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这个男人。

职业,年龄,她一无所知。甚至,她不敢去想,他是否已经结过婚了。因为他对床第之事是那么的熟稔,至少她绝对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这时她竟有些后悔,想起父母还在家辛苦耕作,她却在这里整天无所事事。

尽管冯建国承诺了给她钱,可是她却不习惯这样的散漫。她就好像冯建国圈养的宠物,随时等着他的临幸。

可是后悔什么呢?她是那么的爱他,跟他在一起,她的心里都是满满的。她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晓婷趴在冯建国身上,数着他头上的白头发,装作不经意问道:“你多大了啊?好多白头发呀!”

“三十七了。”冯建国波澜不惊地回答。

晓婷心里一沉,她知道这个男人大她许多,却没想过整整大二十岁。

“怎么了?嫌我老啦?跟我在一起不开心吗?”冯建国捋着晓婷的头发问她。

“不是,但是我父母不可能同意的。”

在那个偏远的乡村,民风淳朴,从来也没听过哪对夫妻年龄相差那么大的。

冯建国没说话,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

晓婷眼里的光逐渐暗淡了,她希望冯建国能说些什么,好让自己能看到点希望。

两个月后,晓婷怀孕了。

冯建国看到检验单的那一刻兴奋之情无以言表,步入中年的他终于要有后代了。

晓婷从未见过冯建国那么高兴过,然而想起这个孩子,她更多的是担忧,她该如何向父母交待呢?

就在她既惊喜又烦恼时,响起了敲门声。

她以为是冯建国没带钥匙,赶忙跑去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个皮肤粗糙暗黄的女人。

“请问你找谁?”晓婷轻声问来人。

回答她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晓婷懵了,反应过来才觉得脸火辣辣的疼。

“不要脸的臭小三,别仗着自己年轻就抢别人的老公,我这条路你迟早也是要走的!冯建国我让给你了,一对贱人!”女人说完就走了。

一时间疼痛、委屈全部袭来,晓婷瘫坐在地上,摸着肚子里的孩子,泪水喷涌而出。

不用问,她也知道了,自己做了小三,尽管她不知情。

她感到无力,一切都变得无法挽回了。

晚上当她质问冯建国时,冯建国很坦然地承认了,他有妻子,不过正准备离婚,迎娶晓婷。

晓婷听了不知是喜是悲,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


05


第二天他们就动身前往晓婷的家里提亲,当一男一女走在石子路上时,乡亲们交头接耳,话传得比什么都快。

晓婷的父母气个半死,骂晓婷不要脸,拿着扫帚就要赶两人出门。

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去给别人当情妇,还怀了孽种,他们在村子还要不要脸了!

晓婷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腿,早已哭得一塌糊涂。

冯建国见状,关上了门,对着二老说:“伯父伯母,晓婷是无辜的,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无辜的,是我隐瞒了她。不过你们放心,晓婷,我会明媒正娶回家的。”

晓婷的父亲摆摆手,说:“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我们也管不着了,你要是出了这个家门就再也别拿这当家了,随你们吧。”

晓婷看着疲惫的父亲眼角多了几条深沉的皱纹,大哭不止。

一边是生养自己十几年的父母,一边是自己深爱并且认定的男人,她知道,她应该听从父母的话挣几年钱找个好人家嫁了,可是她的内心不能答应。

出门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大雪,晓婷站在雪里迟迟不愿离开,她怕再也回不来了。最后还是冯建国拉着她上了车,轿车飞驰而去,雪地里压出一道笔直的线条。


06


婚后的生活很简单,晓婷和婆婆一起照料着女儿,等着冯建国下班回家。

晓婷以为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直到有天她发现冯建国的手机里那些没删的短信。

那些肉麻的字眼,龌龊的词汇,晓婷无法想象,冯建国会对别的女人说出来。

天昏地暗,她恍然大悟,这些年,她始终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原来冯建国的前妻一直无法生育,作为女人,她的压力和脾气与日俱增,动不动对冯建国发火。这无疑是给男人找了个出轨的好借口,冯建国开始夜不归宿,醉倒在温柔乡。

认识晓婷,纯属意外。他早就同一个年轻女孩在一起了,那个女孩跟晓婷是一个厂里的。那日在宿舍楼下撞见,其实是冯建国送她回去。

而后女孩回家嫁人,非要同冯建国分手,冯建国才将目标转移到了晓婷身上。

那女孩结婚后和丈夫感情不合,于是又回头找上了冯建国,就这样,两人偷偷好在别处。

晓婷拿着手机的手瑟瑟发抖,终是放回原处。

她忽然想起冯建国前妻的那句话,“我这条路你迟早也会走的”。

她从小三变成正室,如今他的丈夫又有了小三。原来出轨是有瘾的,他带着目的接近她,她却以为是爱情来了。

去年意外怀了二胎,正中婆婆下怀,她一直催着晓婷给冯家延续香火。

看着趴在床边逗弄弟弟的女儿,晓婷的眼眶湿润了,本该是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场面,可是注定有人要缺席了。

她忍着疼痛,起身来到窗边,看着辽阔的天空,她心中感慨万千,若是当初听父母的话留在家里,如今多好?

-END-




往期精选


偷情的妻子

实录 | 和一个无精男人的十年

夫妻俩出轨同一个人


作者:熬不出鸡汤 写不来金句,只会带娃和讲故事的孩她妈。公众号:有间红茶馆

你我本无缘分

全靠我美貌死撑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