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想让老公更爱你,睡前就做这三件事......

聚才书舍2019-02-10 12:37:43

第一章 迎娶她人

长乐三年,春,大盛皇朝。

今儿是大盛皇帝皇甫琰迎娶苏家之女苏卿歌的大喜之日,整个皇朝一片喜气洋洋。紫云殿内,大摆宴席,百官祝贺皇帝抱得美人归,摆脱顾氏一族的枷锁。

高座之上,皇帝俊朗的面容略显不悦,一爵喜酒灌下,百官瞠目,猜忌纷纷。

顾倾城站在未央宫的阁楼上远眺,身为皇后却不顾皇家颜面缺席为苏卿歌封妃的典仪。身后传来脚步声,转过身,望着逐渐走向自己的男人。

身穿红色喜袍的皇甫琰,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寒光。

“还未恭喜陛下今日抱得美人归!”

顾倾城内心平静,没有半点波澜,她爱着皇甫琰数十载,她深知,他心里爱的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苏卿歌。

“众位大臣给朕封妃的贺礼便是顾氏一族的性命,你觉得如何?”

皇甫琰开口,纵然声音低沉动听,说出的话却字字珠心。

顾倾城冷笑着,原来众大臣的贺礼就是顾氏一族的献血。抬眼看着他,依旧是容颜清俊、身姿挺拔,只是那双眸子里已无半分情愫。

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视如生命的男人。

曾经的甜蜜,即使犯错,都不会迁怒顾氏一族,如今却要用顾氏一族的鲜血来染红他们的红毯。

早已春意盎然,可这深宫凄冷无比。

顾倾城跪伏,额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点点血迹,如红梅一般灿烂夺目。

“求陛下开恩,念在臣妾与君上多年的恩情,放过我顾氏一族。臣妾可以交出凤印,自此长居未央宫,再也不出现在陛下面前。”

为保顾氏一族,她可以什么都不要。望着不言语的皇甫琰,惨然一笑,欲起身去拿凤印。

突然,整个人被皇甫琰抓起,转身走向寝室,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

她被摔得眼前一黑,抬眼望着走向自己的皇甫琰,惊慌失措,“陛、陛下……,你要做什么?”

皇甫琰站在床边,褪去龙袍,露出精壮的肌肉,步步逼近她。

“朕要做的自然是做皇后心心念念的事情,将朕伺候好,或许朕会放过顾氏一族也说不定。”

“不!”

顾倾城的眼底闪过一丝绝望,她的确爱着皇甫琰,但并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跟他发生什么,今夜是他跟苏卿歌的大婚,他却在这里,这算什么?

慌乱之下她挣扎着后退,直到退到无路可退。

第二章 受辱未央宫

“你不能这么做。”

顾倾城想要跳下龙床,却被皇甫琰狠狠的摁住在床上。身上的衣服瞬间碎了一地,她来不及挣扎躲避,也没有任何的被怜惜和铺垫,便被狠狠粗暴的占有!

痛的几乎昏死过去,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死死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可是皇甫琰却没有半分怜惜之意,死命的冲撞,双手狠狠掐住她的腰身,一次又一次的索要,几乎要将她折磨至死在这床上。

泪眼模糊的顾倾城仿佛看到了初见皇甫琰的景象,兰枝玉树,浑身散发出那股子温和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深入她的骨髓,与之相随……

顾倾城苍白的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雪白的身子上到处都是青紫一片,狼狈极了。

“陛下,宸妃娘娘醉酒长乐宫,不肯让任何人进去。”

失神的皇甫琰听到太监如此说,这才回过神,瞧了一眼顾倾城,毫不眷恋地将她扔在了床上,披上火红喜袍匆匆离开……

被皇甫琰粗暴对待的顾倾城,病倒在未央宫,高烧不断,浑身热的滚烫,还是宸妃苏卿歌找来了太医,给她医治。

浑浑噩噩中,顾倾城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顾倾城十指针挑,连心的痛,剧烈挣扎。指甲都断裂在床沿上,风寒侵袭,太医、宫女们都对她避之不及。

“皇后娘娘,您可算是醒了。”

顾倾城醒来,床边的女子走上前来。

“皇后娘娘可是昏迷了整整三天,臣妾担心了好久呢。”

见是苏卿歌上前,身旁一伶俐宫女想要上前相扶却被人拦了下来。如今顾倾城哪里还是皇后,比起下作的浣衣女怕是都不如,挣扎的起了身,靠在床头上。

“到底是陛下容不下我顾氏一族,还是你苏家容不下?又或者是你苏卿歌容不下?”

从皇甫琰给顾家扣上谋反的罪名开始,再到她昏迷不醒,顾倾城也算是想明白了一个致命的问题。顾氏一族不倒,苏家永难坐大。

那些所谓顾氏一族的罪证,窃国,谋反的罪名,想来也只有苏家才能办得到。

顾倾城纵然身子虚弱,却依旧抓住苏卿歌的手腕不肯松开,“你恨得,不过是我挡了你皇后的位子,你大可以杀了我泄恨,可是顾氏一族与你何干,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对于顾倾城的话,苏卿歌并不在意,阴险地笑着:“是我又如何?顾倾城,顾氏一族一日不倒,你便永远都是皇后。挡了我的路,你就应该付出这代价,陛下诏令,怕是已经在路上了,顾氏全族,不论男女老幼,啊哈哈哈哈……”

皇甫琰竟然为了一些莫须有的罪证就下诏屠族!

如此狠绝!

突如地晴天霹雳让顾倾城整个人垮掉。

第三章 永远都不会是你

顾倾城呆坐在床角。

原来苏卿歌的温柔全是假想,内里却是如此的蛇蝎心肠。

苏卿歌冷笑着,“因为你,我等了十年。每每看到你跟陛下恩爱的样子,我就恨不得立刻处死你。顾氏一族完了,接下来便是你。你折磨了我十年,以后我会还你十年、二十年……”

话音刚落,窜出几个人来将顾倾城按在床上,她拼尽最后力气,挣脱了那些人,还将苏卿歌推到。

就这么一推,苏卿歌跌倒,双腿之间的鲜血涌出,那样醒目。抬眼间,顾倾城便看到了皇甫琰那张担心的脸。

苏卿歌掌心沾染了鲜血,惊呼道:“琰哥哥,孩子、我们的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

迟来的皇甫琰将苏卿歌急匆匆抱走,诺大的未央宫,再一次剩下顾倾城一人凄凉的趴在地上。

暗夜笼罩。

皇甫琰怒气冲冲进来掐住顾倾城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拖拽到床上。

“顾倾城!”皇甫琰咬牙切齿。

她差一点被他掐死,他的手不断的用力,脆弱的脖颈被他狠狠掐在手里快要窒息。

“毒妇!”

就在顾倾城以为自己会死在皇甫琰的手里时,那双掐着自己咽喉的手才松开,她趴在床边不断的咳喘,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望着皇甫琰冰冷的眸子,眼里只有厌恶跟恨意。

“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你忘了,我可是大盛皇朝的皇后,敬告过天地的一国之母。”

眼眶的眼泪终究还是流了下来,顾倾城此刻脆弱的仿佛是纸人那般,风一吹就能够倒在地上,却仍旧没有换来皇甫琰的任何怜惜。

“你可知道,阿卿的孩子没了,那是朕的骨肉!”

皇甫琰眼里的厌恶刺痛了顾倾城的心,再次被他掐住脖子,狠狠的撞在了桌子上,肋骨之下痛的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双眼一黑。

苏卿歌,是苏卿歌故意设计了这场戏,就是为了让皇甫琰彻底恨着自己。

趴在地上的顾倾城挣扎着靠在桌子旁,擦着眼泪,苦笑着。

笑自己,有眼无珠地爱上这样的人。

“为什么是她!”顾倾城的情绪十分激动。

“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喜欢她,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选我做你的皇后!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顾倾城浑身都在痛,五脏六腑痛的几乎痉挛,这些痛她可以忍着,她疯狂的想要知道,为什么会是苏卿歌?

“你以为让相父逼朕迎娶你为妻,你就可以住进朕的心里?朕爱着的,自始至终从来都是那次遇到危险,冒死闯进九哥府邸求得回魂丹救了朕的阿卿。”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

皇甫琰的话,让顾倾城凝神静听。

苏卿歌是大盛皇朝的才女,柔弱、文静才是她的本心,不通医术,不懂的马背上的一切。而皇甫琰所遇的事,怎么可能是她救了他。

顾倾城冷哼了声。

第四章 这样的你让朕恶心

“回魂丹?”顾倾城不可置信的望着皇甫琰,再次求证。

脑海里浮现出多年前的一幕。

当时还是皇子的皇甫琰身中剧毒,遭人追杀。身边只带了一个宫人,从皇宫中逃出。在顾家马车途径地路上搭救。是十六岁的她冒着生命危险,夜闯九王府威胁九王拿到了回魂丹,救了他。如果不是引开杀手,身中一刀,才不会让结伴而行的苏卿歌帮忙,又怎么会有这样一段孽缘。

那时候他意识不太清晰,浑浑噩噩,却斩钉截铁的说要迎娶“她”为妻!

那一刀让也她昏迷了七天七夜。

“多亏了阿卿的回魂丹,朕才能活过来。”

再次听到皇甫琰肯定的答案,顾倾城崩溃的伸出手死死抓住他,“你看清楚!我才是当年闯进九王府,拿着回魂丹救你的人,是我!咳咳……也是你当初说要迎娶我为妻,不是苏卿歌!”

“松开,你这疯妇。”

顾倾城的功劳被皇甫琰的冷笑抹杀的一干二净,甩开了她死死抓着的手,看着她狼狈的瘫在地上。

“你是不是觉得朕是一个傻子?当初阿卿救了朕,为此九哥还跟朕提过阿卿,你到底还要撒谎到什么时候。”

皇甫琰拎起顾倾城,将她抵在后面的桌子上,眼里全是厌恶之意,“这样的你让朕恶心!”

松开手,顾倾城瘫软在地上,如今她百口莫辩,就连九王皇甫宇也都证明是苏卿歌救了皇甫琰,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不会相信自己。

泪水“啪嗒,啪嗒”的掉落在地上,从身到心,都让她痛不欲生,那一刹那,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望着那一双几乎要喷火的眸子,彻底寒心。

自始至终,在皇甫琰的心里,从来都是助他登基的政治需要,而不是一个可以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的女人。

身上的致命刀伤为什么当时没一刀断送性命?

“就算苏卿歌当年救了你,可我呢?为了你,我大义灭亲,不然你这个皇位如何坐的安稳,还有那次四王爷、五王爷谋反叛乱……哪一次不是我拼了性命为你?”

皇甫琰听到顾倾城说的那些话,身子一愣,十年夫妻,他并非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可这世界上总有他要追求的权力,顾氏一族不倒,大盛皇朝便外戚独大专权,他是皇帝,如何能做一个傀儡。

“朕今日放你一条生路,算是弥补你十年的情分。自此之后,未央宫便是你的冷宫,无朕旨意,你便守着这皇后的头衔直到终老。”

皇甫琰的话,字字句句扎在顾倾城的心上,十年夫妻,终究比不过谎言。

苏卿歌跟九王的谎言,夺走了皇甫琰的心。

她跪伏在地上,望着那将要离去的背影,开口道:“谢陛下……”

第五章 斩杀亲族

“金钗束发与君初见,及笄之年与君倾心,碧玉年华嫁君为妻……到了今日,度了十个春秋。化解了朝堂上多少波谲云诡,才有了今日的朝局。苏卿歌鸠占鹊巢,为了得到宠爱竟是如此下作。”

皇甫琰回头看了一眼顾倾城,烛火前,映得她面色惨白,嘴角溢出了鲜血。

“陛下可知道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皇甫琰没有说话。

“一辈子都给了陛下,只希望陛下能够放过顾氏一族,看在昔日的情分。”

一直以来顾倾城都骄傲的让人不能直视,每一次出现都是气场十足,这还是皇甫琰第一次见她如此示弱。

“朕答应你!”

顾倾城的那些话仿佛一下子扎在了他的心底,但他还是决然的离开了未央宫。

皇甫琰对她,从来都只有残忍跟无情。

斩草不除根,如何安心?

“皇后娘娘,禁军已经将顾氏一族送上了法场,说是要斩杀反贼……”

顾家贴身侍女冒死前来求见。

那一刻她才明白,皇甫琰的承诺,不过是敷衍自己。

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不过是皇家的一颗棋子。

强忍伤痛,在贴身婢女的扈从下来到大殿外。顾倾城来不及多看一眼这昔日的荣华,站在殿外见到皇甫琰跟苏卿歌正在宴请群臣。

顾倾城一身粗衣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颠覆了往日那高高在上的帝后形象。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让皇甫琰答应自己,大赦顾氏一族。

他是天子,答应过的,就不能食言……

顾倾城不顾皇家颜面,当着众臣的面,跪在大殿之上大呼:“请皇上收回成命。”

皇甫琰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使她心如刀绞。她不断的磕头,额间鲜血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淌。

她的父亲纵使权倾朝野,也从无将皇甫琰玩弄在股掌之中,更加没有滥用权谋褫夺他的大盛皇朝。想他年少羽翼未丰怕被欺,让他认做相父视如己出的倍护在心。顾家长男因不满父亲的卑躬屈膝,欲刺杀。是她大义灭亲的一刀结果了自己的手足兄长,父亲更是负罪自贬。

一桩桩一件件。

顾倾城清楚的听到,皇甫琰唤她:“倾城!”

在大殿之上磕破了脑袋,顾倾城所求的不过是希望皇甫琰放过顾氏一族。

“我知道你恨我的家族,可臣妾已经将大盛皇朝还给你了。你在未央宫答应过我,放过他们,君无戏言啊!”

顾倾城的卑微没有换来他的一声怜悯,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开口。

面对顾倾城的声声哀求,那张冷漠的脸色没有半点感情,仿佛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来人,还不将皇后娘娘拉下去。”苏卿歌的三言两语,便将此事推到一个无可反驳的至高点。

“我也是顾氏一族的亲眷,留着我,你能安心吗?”

皇甫琰的旨意,一直都没有从这大殿之上传出。顾倾城万念俱灰冒死出宫,来到早就已经尸横遍野的顾家门庭。

顾家早已血流成河,杀他们的人不是官军,而是一群蒙面的杀手。

禁军杀到,那伙蒙面杀手尽数斩杀。

顾倾城望着马背上的皇甫琰,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他的马前。

顾家的亲眷已无活口,横死的老弱妇孺,还有枉死的家丁和襁褓中的幼婴。

跌倒在地,撞到了原本就断裂的肋骨之上,疼的双眼一黑,差一点就昏死过去,心中那么一点信念支撑着她清醒过来。顾倾城知道,此刻若是昏死过去,顾家便真的完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