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老公压在她身上,唇越逼越近,那夜竟然把她.......

中国好音乐2018-05-15 20:03:53

内容提要:他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丈夫却暗暗对她有了欲望

被他逼到墙角

“沈少,我们不熟”

“不熟?那就熟一下”他的唇压下......


别墅中,男子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面,修长的指间夹着一颗香烟,冒着几丝烟气。

 

欣长的身躯隐在暗中,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只觉得身上的气息有些凌厉。

 

突然,房间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男子微微抬头,露出精致的五官,褐色的瞳孔,格外的引人沉沦,只是眼角眉梢带着几分冷意。

 

“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推开门的女子明显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在家,稍微有几分意外,顺口问了一句,自然而然的换下了高跟鞋。

 

“打扰你的好事了?”

 

沈莫言冷冷开口,掐断了手中的香烟,看着因为换下鞋子变得娇小了几分的女人,神情不明。

 

“?”

 

林浅一愣,没有反应过来沈莫言说的是什么意思。

 

沈莫言看林浅不说话,下意识的就以为林浅这是默认了,心中的怒火蹭蹭的。

 

“林浅,你似乎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起身来到了林浅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身前的女人,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神色薄凉。

 

“沈少?我做什么了?”

 

林浅淡淡开口,似乎感觉不到自己下巴上的疼痛。

 

一抹浅笑,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带着几分讽刺。

 

看着样子,这算是回来捉奸的?

 

还真的是看得起她。

 

“做什么?林浅,你还真的是迫不及待,这才半年,就忍不住了?嗯?”

 

低头,对上林浅的眼睛,那不带半分感情的眼睛让沈莫言觉得心中有些不舒服。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林浅微微别过头去,就算两人已经是亲密的不能在亲密的人,但是她还是不适应和这男人正面交锋。

 

注意到林浅的小动作,沈莫言心中觉得闷闷的,她就这么讨厌他?就连看一眼都不想要看一眼?

 

“怎么不说话了?”

 

捏着林浅的下巴,沈莫言根本就不给林浅一点后退的机会,四目相对!

 

“沈少?总要说清楚是什么事情吧。”

 

林浅十分冷静,并没有半分的被怀疑的不开心。

 

两人本来就是各取所需,那里有什么信任?

 

只是明明已经知道的事实,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心中会有几分难受?

 

沈莫言觉得自己脑海中一根弦一下就断开了,啪的一声!

 

一把把林浅推到了沙发上,沈莫言整个人压在了林浅的身上。

 

两人的倒在了沙发上,男上女下,姿势暧昧!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却怎么都靠近不了的人,沈莫言的眼中闪过几丝复杂。

 

这女人也就是长了一张这么乖巧的脸,要是性子真的有这么乖巧就好了!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林浅垂眸,掩饰了眼中的各种感情。

 

“林浅,要是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我不介意好好提醒提醒你。”

 

林浅今天穿的是连衣裙,被沈莫言一用力整个撕碎,玲珑有致的身子在空气中暴露无疑。

 

屋里开着冷气,林浅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沈少,强奸这种事情也不怕掉价?”

 

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清明,就算是全身赤裸,不着寸缕,林浅还是冷静的吓人,好像完全就不是她自己一样。

 

眼中一丝讥讽被她掩饰的很好。

 

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她还在想什么?难道还想要两人能和寻常的夫妻一样?

 

沈莫言一愣,看着自己身下的人,这女人……。

 

在某个瞬间,沈莫言觉得身下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或者说、随时都会消失一样,这种感觉莫名的让沈莫言一慌。

 

随手扯掉衣服上的口子,精壮的上身直接压了下来。

 

没有任何的预兆,狠狠的贯穿了林浅,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林浅的存在,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让他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是那么远。

 

双手扣住林浅的双手,让林浅动弹不得。

 

生怕她叫出声来,林浅一口咬在了沈莫言的肩膀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印迹。

 

被动承受这沈莫言的索取,两人本来就已经是夫妻,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再说她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只是明明心中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还会觉得心中有些酸涩。

 

看着房顶,林浅多少有几分恍惚,这一刻谁乱了谁的心扉?

 

房间中漂浮这暧昧的气息,昏黄的灯光下依稀能看见男子精壮的后背上落下了几道红痕。

 

欢爱结束,已经是后半夜,最终林浅还是没有承受的住沈莫言的索取,晕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把林浅抱了起来,沈莫言的目光中少见的带上了几分温柔。

 

“乖一点,好好疼你。”

 

摸着林浅的发丝,沈莫言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

 

要是这女人能像现在这样安稳就好了。

 

刚把林浅放到了床上,沈莫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说。”

 

压低了声音,生怕把床上的人给吵醒了。

 

“总裁,顾子饶回来了。”

 

助理短短的一句话,让沈莫言变了脸。

 

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看着床上睡的正香的人,沈莫言恨不得上去直接把人给掐死。

 

“林浅,你果然是好样的。”

 

扔下一句话之后,沈莫言砰的一下关掉了房门,不知去向。

 

床上的林浅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但实在是累了,只是皱了皱眉头,接着沉沉睡去。

 

高速上,车速被沈莫言给飙到了极致,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响了好几声之后,才被人给接了起来。

 

“沈莫言,你能正常一点吗?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那边的人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一听就知道应该是还没有睡醒,就被沈莫言的电话给吵醒了。

 

“顾子饶现在在那?”

 

微微把电话拿的远了一些,沈莫言开口。

 

“谁?沈莫言!你病的不轻啊你!我哪知道顾子饶在那里!”

 

秦简哀嚎,他这到底是交了一个是什么朋友!

 

沈莫言不说话。

 

“等等,你说顾子饶?顾子饶回来了?!”

 

一会,秦简猛地大叫一声,直接从床上就坐了起来,他没有听错?

 

他曾经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回来了?

 

“明天我要知道他在那。”

 

知道秦简这次是听清楚了,沈莫言没有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迅速打死方向盘,折返了回去!

 

被沈莫言的一个电话吵醒,秦简完全是没有了一点的睡意。

 

顾子饶回来了,这下有热闹看了。

 

当初顾子饶和林浅可是人人羡慕的一对,谁知道最后林浅嫁给了沈莫言,如今旧爱回来了,不知道沈莫言能不能撑得住。

 

“沈莫言,你也有今天!”

 

从床上直接蹦了起来,秦简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顾子饶好好聊聊了。

 

一直到九点多的时候,林浅才醒了过来,抬眼看了一眼时间,猛地起身。

 

没有看见沈莫言的影子,林浅一点都不奇怪,迅速收拾好了自己,忍着身上的不舒服,直接出门。

 

“夫人,总裁说您要去那里,让我送您。”

 

刚刚出门,司机就凑了上来。

 

语气那叫一个尊敬,只是林浅知道,她根本不能拒绝。

 

“嗯,去‘南苑’。”

 

点头,林浅倒是没有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直接上车。

 

看林浅上车,司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夫人好说话,不然总裁那边可真的是没有办法交代。

 

‘南苑’,A市最有名的咖啡厅之一,消费也是高的令人咋舌,同样的这里的服务也是最好的。

 

“在这里等我,或者一个小时之后来接我。”

 

匆匆下车,看着时间,林浅知道肯定是晚了。

 

司机那里敢走,找个地方呆了起来,要等着林浅。

 

包厢之中,一个身穿商务西装的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表上的时间,没有一点不耐烦的表情。

 

要是有经常看新闻的人,一定能一眼就认出这中年男人来。

 

最近风头正盛的‘盛世’的总经理,沈青山,才三十岁的年龄手中就已经有数亿的资产,虽然没有沈莫言那么有名气,但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想形。

 

林浅敲门直接就走了进来。

 

“林小姐。”

 

沈青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显得有几分拘谨。

 

“坐吧。”

 

摆摆手,林浅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听林浅这么说了,沈青山才坐了下拉,但是神情之中还是不怎么放松,看着林浅的目光带着几分尊敬。

 

“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喝着早就准备好的咖啡,林浅淡淡开口。

 

人人都知道‘盛世’最近几年风头很盛,但是并没有人知道盛世是她的产业。

 

“还不错,关系已经打通的差不多了,就等对方的人来谈价钱了。”

 

说起了公司上的事情,沈青山终于不是那么拘谨了。

 

“嗯,尽快。”

 

对沈青山的办事效率,林浅还是十分信任的,不然也不会把盛世交给他。

 

看着林浅,沈青山欲言又止。

 

不是没有人做这种地产的生意,很多人是赚钱颇丰,但是还有很多人有事血本无归。

 

“想说什么?”

 

看着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的沈青山,林浅觉得相当的有意思。

 

她一手找来的商务精英,哈佛大学MBA的高材生,也有这样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林小姐,我觉得您看中城北的那块地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按照现在的发展势头来看,那边没有东边这边有潜力,很多投资商注重的也都是东边,城北是冷门。”

 

想了一会,沈青山还是觉得这件事情要说一下的。

 

在他看来,或许林浅的商业头脑是不错,但是在地产这方面还是欠缺一点资历。

 

“青山,不出一年,城北的繁荣不会被城东差,到时候寸土寸金,是如今的城东根本不能比的。”

 

林浅缓缓起身,来到窗边,三十二层的高度,足够把大半个A市尽收眼底。

 

“为什么?”

 

沈青山一脸的不明所以,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这个机会都是小的不能在小。

 

“等过几个月你就知道了,尽快把合同谈好,迟则生变。”

 

并没有解释太多,林浅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突然觉得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好。”

 

见林浅似乎不愿意多说,沈青山并没有在继续问什么。

 

跟在林浅的身边时间长了,他见了林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或许这次一定也可以的。

 

两人又详细谈了一会,林浅才让沈青山离开,而她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又回到了落地窗前。

 

她最喜欢来的就是这个地方,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感受到自己心中一股刻骨的恨意。

 

三十二层的高度,很少有人知道落下去摔得头破血流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她知道。

 

看着楼下,她似乎想到了自己当初的时候在最后失去意识的时候路人的尖叫,还能记得她那好妹妹的嘴脸。

 

原来已经都半年了呢。

 

多少个午夜梦回她都觉得前世种种好像就是一场梦,但是那样真实的感觉都在告诉她那不是梦,而是她真真切切的经历。

 

既然时光倒流,绝地重生,她倒要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半晌,林浅收拢住了自己身上的薄凉,抬步走了出去。

 

谁知道刚下楼,林浅就遇上了一个她做梦都不想要遇见的人......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文章精彩后续,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