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公司里来了一个大胸妹,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睡前必备读物2019-02-06 02:23:09

第1章 我男朋友在你们酒店自杀!

十二点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温辛满脸幸福地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比划两下,拨了熟记于心的那个号码出去。

今天是男朋友生日,她买了蛋糕和红酒,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电话通了,她刚笑颜绽开,却意外听见那头传来女孩软绵绵的声音。

“湛,你洗完澡了吗?人家等很久了耶!”

温辛:“……”

她耳朵出问题了么?陌生女孩的声音、陆湛在洗澡?一股火气直冒头顶,温辛突然感觉自己脑袋生出了好几顶绿帽子!

手中的蛋糕和红酒变得充满讽刺,她的惊喜变成了惊吓,过去那个傻傻痴情的自己一夕之间变得十分可笑,而她竟然还在期待这只是一个玩笑,那边不会出现男朋友的声音。

这时,浴室房门被推开,长相俊逸的男孩走了出来。

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子,身材顷瘦,浓眉大眼,看上去很帅气。此时的陆湛只在腰间系上浴巾,水滴顺着光滑的胸膛而下,颇有几分性感。

躺在床上的女孩纤细、火辣,只穿着内衣裤,缓慢的速度下床后,搂住了他的腰:“湛,我好喜欢你哦。”

虽然手机被藏在枕头里,但那两个在‘嗨咻’的声音却清楚地传进了温辛耳朵,她的脸已经快着火了,心刀割似的疼。

她完全没想到一向对自己规规矩矩的男朋友,在其他女人那里,如此‘热情似火’!

温辛甚至还傻傻地以为,陆湛是尊重她,爱她,所以不会越矩。

陆湛估计想不到,他之前为了增加温辛对他的信任,所以在她手机里安了自己的定位,会成为温辛抓奸的方法。

“师傅,去帝豪酒店!”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帝豪酒店门口,司机率先下去,快步绕到另一旁,小心翼翼帮对方打开车门。

“陆先生,这是B市服务和设施最好的酒店了,希望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站在司机身旁的男人身材高大,脸上带着墨镜,遮盖住了大半张脸,却还是掩饰不住他身上尊贵的气息。

突然,神秘男子停住步伐,微微侧身,就看见一张怒火丛生的脸蛋儿从出租车上下来,直接冲进了酒店大门,连险些撞到人都没发现。

司机倒吸凉气!这还是头次,他见到有人敢无视陆先生,看都不看一眼,就从他身边冲过去。

真的是冲,温辛动作都没停顿,气喘吁吁地扑到前台:“帮我查一下陆湛在哪个房间!”气死她了,她是真没有想到,陆湛平时看上去那么温和的一个人,居然劈腿?而一个月前,她却已经傻傻地在布置生日时给他的惊喜。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温辛强忍住不让它掉下来。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没有权限帮您调查任何一位贵客的住房情况。”

面对前台女子软绵绵却有力的拒绝,温辛咬咬牙,突然急道:“我男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在你们酒店自杀,这样你们也不肯说吗?”

 

第2章 他是谁你就亲?

“啊……自杀?”

这可不得了,前台小姐赶紧拿起座机:“秦经理您快来一下前台,有位小姐说,咱们酒店的贵客在房间里准备自杀。”

达到目的,温辛握紧了手中的蛋糕和红酒,却没发现,有道傲岸身影就站在她旁侧,将一切看尽眼里。

没多久,那位秦经理带着‘一脸焦急’的温辛匆匆站在了商务套房门口,他先是敲了敲门,半天没得到回应,才赶紧用钥匙将门打开。

而此时,正在床上翻滚的男女一震,陆湛迅速抓过床单挡在腰间,转头时,目光正巧对上温辛怒火朝天的明眸,心顿时一紧。

而发现不对劲的秦经理,赶紧带人溜走了。

“你……”

温辛咬紧嘴唇,泪水已经在眼眶了打转。

这是她的初恋,她用心去经营的爱情,结果却充满了谎言和背叛!她努力调节呼吸,不让自己在渣男面前露出一点脆弱。

片刻后,温辛咬牙拆开手中的盒子朝男人走去,啪一声,将整个蛋糕拍在他脸上:“分手快乐!”

陆湛错愕地拨开挡住视线的蛋糕,然后迅速握紧她的手:“温辛,你听我解释。”

“你要解释什么?告诉我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还是你喝醉了,现在只是一时意乱情迷?陆湛,你怎么能这样子对我……”

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丝脆弱,温辛捂住心痛的胸口,目光赤红。

看到她这样,陆湛反而放心了,证明她心里还是爱自己的。

“宝贝,男人一时做错事很正常,原谅我一次吧?”

被泪水模糊的眼睛迸发出怒火,温辛想不到,这种时候他居然毫无悔意,反而将自己的背叛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见过无耻地,真没遇到他这么不要脸的!

“放开,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行,我们不能分手!”

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奇怪,温辛拼命挣扎,无意中瞥见门外站着一道西装笔挺的身影,粉唇微抿。

看热闹?

男子似乎也注意到了她不悦的视线,却朝她微微扬起了嘴角。

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挑衅!

温辛突然伸出左手朝陆湛煽去,男子直接傻掉了,不敢相信地瞪着她。

这时,坐在床上用被单裹着自己的女孩,低叫了声,心疼地挨近陆湛:“湛没事儿吧?疼不疼啊。”不怀好意的眼神却望着温辛。

瞧他们俩亲密的样子,温辛又气又痛,蓦地朝外走了几步,拽住西装男子的手臂,垫脚,便吻上去。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温辛,你疯了吗?他是谁你就亲!”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为了某个目的才和她交往的,可看见她亲别人,陆湛居然感到心痛。

温辛心跳很快,陌生男子的唇很软却很凉,她甚至不敢去看对方此时的表情,便想后退。谁知道男子蓦地从后扣住了她的腰,当众加深的这个吻。

众人再次震惊!

他疯了么?不管他疯不疯,温辛感觉自己要疯了。她努力拍打男人的胸膛,发现好硬,她的手都疼了,对方却无动于衷。

感觉到他巧妙的撬开自己的嘴,一股热气烧的温辛头顶都要冒烟,突然感觉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可事情已经做了,绝对不能让姓陆的看笑话。

一落结束,神秘男子幽深的目光落在她那双“熠熠”的明眸上,笑容加深。

“小姐好热情。”

 
第3章 好孩子不能乱看,会学坏

温辛噌地瞪圆了眸子。

“湛,你看她那么不要脸,一副来抓奸的模样,结果自己早就和其他男人勾搭上了。”

女子的话让陆湛头顶顿时多了顶绿油油的帽子,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温辛:“贱人!”

温辛这辈子都没那么生气过,到底谁贱?

贝齿在嘴里咯吱地响,突然,她注意到了身旁男子身上的淡淡烟味儿,目光再转向陆湛裹着的床单,蓦地翘了下嘴角。

感觉一只小手摸向了自己口袋,神秘男子莞尔,好整以暇地站着看戏,俊目含笑。

东西到手,温辛一步步走向陆湛,靠近这个她喜欢了半年却几乎付出一切的“前男友”,心在抽痛。

“做错事的人,不是我,我想亲谁,跟谁上床,都跟你没有关系了。”

什么?

他们交往半年,她连接吻都羞于给自己,现在居然要和外头的那个“野男人”上床?

陆湛顿时妒火攻心,口不择言:“你别作践自己!”

“跟你交往,才是对我最大的作践。”

突然,站在陆湛旁边的女孩闻到一股奇怪的味儿,低头看时,惊得大叫:“湛,你的床单烧了!”

陆湛震惊,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床单真的烧着以后,惊慌失措地解开丢掉。而火触发了酒店的烟雾装置,整个酒店开始发出警报!

温辛也傻了,她忘记对方里面是‘真空’的,顿时瞪大了眼睛。熟料一只手从后伸过来,盖住她的双眼,紧接着她闻到了一股清冽的烟味儿。

“好孩子不能乱看,会学坏。”

温辛窘。

刚利用过人家,她也不能对他太凶,可这家伙怎么能随便亲她?

这时,酒店乱成了一团,床单烧起来后连带着其他东西也着了火,裹着被单的女子不停尖叫,从小优渥环境长大的陆湛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情况?吓得身上没穿衣服也忘记了,直接往外冲。

“湛,等我啊,等我啊——”

挡住眼睛的手掌消失,温辛才发现自己一把火做了什么,脸色倏地都变了:“天啊,这么大的火?灭火器呢,灭火器!”

如果酒店真烧没了,拿她小命赔,她都赔不起啊!

一只大掌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稍用力,便将人拉进怀中。

“你放开我,着火了,很大的火,我会赔死的。”

此时的温辛哪里还有心情悼念自己的失去的初恋啊,光进大门,她就知道这家酒店十分豪华,何况以陆湛家的条件,他也不可能去住三星级以下。

四星级以上的酒店得多贵?

望着愈发苍白的小脸,神秘男子反而淡笑出声:“这家酒店有自己的应急措施,你这个非专业救火人员,还是在外面等吧。”

“喂,你放开我,我要去救火,救火啊!”

嫌她聒噪,对方直接将人抗在肩膀上,皱了皱眉:“太轻了。”

温辛简直差点崩溃,两腿不停乱踢:“这些先生你哪儿来的啊,快放下我,那么多人呢,你在做什么?”

“刚才吻我的时候,你怎么不问我哪儿来的?”

“我……”

理亏,温辛窘得面红耳赤,她绝望地撑起身子望向那个火势越来越大的房间,明明温度很高,她的心却凉飕飕的。

死了,这次真死定了!

 
第4章 火是我放的,赶紧来抓我啊!

十分钟后,温辛被塞进了一辆跑车,发现男子走向驾驶座,她立马拉开车门,谁晓得它纹丝不动!

“别白费力气,我关了安全锁。”

“你到底想干嘛?纵火逃跑,我会坐牢的!”

陆苍尧摘掉墨镜,露出丰神俊朗的脸,嘴角翘起,目光含笑:“作为第一目击证人,求我,我可以作伪证。”

温辛:“……”

他开玩笑的吧?作伪证?是想跟警察说,火不是她放的?

突然,温辛听见外面传来消防车的声音,她立马趴在玻璃上朝上看,果然有烟雾从某个酒店房间的窗户散发出来。

“你放我下车,我要自首!”

“呵。”

温辛很努力忽视对方那张伤害值太强悍的俊脸,谁晓得他连声音都带着磁性的低沉,听了绝对容易怀孕!

深吸口气,她抓住男子的一只手,目露哀求:“让我下去吧,我们非亲非故,你何苦害我?”

“我要想害你,还带着你跑做什么?”

话落,神秘男子朝她展开笑容,温辛吞了吞口水,目光赶紧从他脸上挪开,他的眼睛却落在被抓住的手臂上。

要命,这家伙的笑容也有毒。

发现他启动了车子,温辛立马收回心思放开他,急得朝外拍窗:“警察叔叔,火是我放的,赶紧来抓我啊!”见没人搭理自己,她又喊:“救命啊,我被绑架!”

银色跑车华丽地从警车和消防车面前驶过去,依旧无人搭理她,温辛无力地闭眼。

不行,她一定要想个办法去自首。

虽然赔不起钱,但她可以努力赚,可纵火逃逸不是开玩笑的,不就是亲了他一下吗?这个男人要不要那么小气?

瞧她一副世界即将崩塌的绝望样儿,陆苍尧含笑的黑眸闪过一丝算计,随即消失不见。

他‘好心’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你男朋友应该没脸供出你的,大不了可以说成意外。”

“本来就是意外,我哪儿有哪个胆子烧酒店啊!还有,他是我前男友,前!”提到陆湛,温辛再次感觉到心痛,只不过这次肉也痛。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失恋就算了,还要扛着一堆债务,她最近是不是被霉运缠绕?

“这位先生,刚才利用了你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向你诚恳道歉。”

黑曜石般幽深的眼睛扫了她一眼,陆苍尧含笑哦了声。

温辛随即说:“既然你也接受我‘诚恳’的道歉了,能不能麻烦你靠边停车?”

“好像不行。”

“为什么!”察觉语气太冲,而现在需要人家,温辛深吸口气,很温柔地又问了一遍:“为什么啊?”

似乎满意她现在的态度,陆苍尧朝外努了努下巴:“上桥了,这个时候下去,你确定?”

她赶紧趴在窗口上,才发现车确实在很高的桥上行驶。

“那下了桥让我下车?”

“也不行。”

“又为什么!”

温辛真没见过这样的人,一咬牙:“大不了我让你亲回来!”

俊脸转向她,缓缓笑了,对上他促狭的视线,温辛腾地面红耳赤。

淡定,淡定,陆湛可是A大的校草,虽然眼前的男人更帅,但她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

“我会的。”愣了几秒,才意识到他这句话是回答自己上一句,温辛彻底不淡定了。

她忍不住伸手朝滚烫的脸扇风,有种想要崩溃的感觉。

就在他们走后,陆湛和薛姗姗两个人裹着被单冲出了酒店,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陆湛一张俊脸都快冒火了。

这绝对是他21年来,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开房!

注意到旁边的警车,薛姗姗蓦地开口喊:“警察先生,我知道谁纵……”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