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随便你难不难受,我开心就好.

古阅留香2019-05-08 22:38:17

第一章

“喂,妈,恩,我到了。我知道,我知道,这次我一定不会再出问题了……”

挂上了电话的谭琳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相亲相亲,希望这次来的是一个靠谱的男人吧……

谭琳抬起了头,看着矗立在她眼前的那栋造型精致优美,小资味十足的咖啡馆。

蓝调咖啡。

推开了明亮的玻璃门,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谭琳很快的便找到了这次跟自己相亲的相亲对象。

“谭小姐?”

“对,刘先生你好,我是谭琳。”

谭琳微笑的看着那个坐在舒适的卡座上并没有站起身来的男人,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什么嘛……”

男人并没有回应谭琳,而是轻声的嘟囔了一句话。

虽然男人这句话说得声音很小,谭琳并没有听清楚,不过从男人眼睛中闪过的失望与嫌弃的神色,谭琳便已经猜到了男人大约的说了些什么话。

谭琳眼中的笑意也淡了几分,强忍着想要转身走人的冲动,坐在了男人对面的座位上。

但是,很快的谭琳便发现了,自己当初没有转身走人而是坐下来是一个十分错误的选择。

“对了,谭小姐,你每月的工资是多少?”

谭琳听着男人的这句话,嘴角细微的抽动了一下,虽然心中对男人的话语十分的不耐,但是她还是礼貌的勾起了唇角,轻声的说道:“刘先生,第一次见面就问收入这种问题,不大礼貌吧。”

“这有什么,刚才我都说了。”

男人不以为意的说道,眼中有些不满。

“我可没问刘先生这种问题。”

谭琳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水钻手表,心中不耐烦极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男人似乎是被谭琳的话给惹怒了,愤怒的瞪着谭琳。

见着男人的这幅模样,谭琳挑了挑眉头,微笑的说道:“刘先生,我想,咱们大概不适合,所以……”

只是谭琳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被男人给打断了。

“谭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怒目的看着谭琳,像是不敢置信她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似的。

“意思就是,我们两不合适,没必要在浪费时间了。”

啧,又失败了,回去大概又要被唠叨了。

男人听着谭琳的话,心中愤怒极了,嘲讽的说道:“呵呵,谭小姐,你还真当自己是十岁的小姑娘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

“二十六岁了,要身材没身材,要工作没工作,就你这德性还这样挑三拣四的。不是我说,今天我要不是给你堂姐的面子,你真当我会来见你吗?怪不得会被男人给甩了……”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只见这一道还冒着热气的咖啡,便直直的泼到了男人的脸上。

“啊!”

男人被这还有些烫的咖啡泼了一脸,痛声的惊叫了一声。

“不好意思刘先生,手滑了。不过,我从刚才就一直想说,你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二十九岁,反而倒像是三十九岁。对了,我一个叔叔对秃顶很有研究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

谭琳笑眯眯的看着男人,但是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

“你……”

男人的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被刚才那杯咖啡给烫的,还是被谭琳的话给气的。

谭琳却是丝毫都不理会那个男人,而是从黑色的包包中掏出了钱包,从里面抽出了几张红票子。

“啪!”的一声,谭琳十分豪气的将几张红票子拍在了桌子上。

“咖啡钱,洗衣费,刘先生,再见。”

看着女人大步离开的背影,男人这才回过了神来。

“你这个快三十的万年滞销货,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的,活该你找不到男人!”

男人这一声怒吼声,让整间咖啡厅的人都将注意力转了过去,侧目的看着正走在过道中,想要离开咖啡厅的谭琳。

“长得也不怎么样啊,还这么挑三拣四的……”

“是啊,女人做到她这种地步也是满失败的。”

“刚才我看到她泼了那男人一脸咖啡,真没素质。”

“活该单身一辈子……”……

……

听着周围人窃窃私语的议论声,谭琳目视前方,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只是,她的脚步却越发的快了起来。

“万年滞销货?”

装修雅致的包厢中,一个身穿着格纹蓝色西服的帅气男人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双手搭着沙发,右腿跷在左腿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饶有兴致的透过镀膜玻璃看着谭琳的背影。

虽然男人的动作十分的轻浮,但是由他做出来,却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反感,反倒是另有一番气派。

他便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花花大少穆恒。

“现在还真的是什么词都有,万年代销货?”

穆恒嘴角微微的向上扬了扬,眼中满是兴味的神色。

“啧,其实要我说啊,那姑娘长得其实一点也不难看,按照我多年泡妞的经验来看。这姑娘绝对算是个极品,身材虽然圆润了点,但是却很丰满,手感一定很不错……”

穆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谭琳的背影,语气肯定的跟着坐在他身边另一个沙发上的男人说道。

“……”

坐在穆恒旁边一个沙发的男人,穿着银灰色修身西服,面容比较起穆恒来更为的俊美不凡。

清冷深邃的墨色黑瞳,闪着冷厉敏锐的光芒,配在那张清冷俊美的宛如精雕细琢过的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不凡的气场。

男人目光微微的瞟向了那个背部挺得老直的谭琳,眼神漠然。

“这姑娘的性格我还挺喜欢的,不过就是审美观差了点,这造型我真的是没话说了,原本有八分的长相,被她这么一打扮,就剩下了五分的长相了。”

穆恒却是不管坐在自己旁边的人理不理会他,而是继续的吐槽道。

“啊!”

忽然,穆恒惊呼了一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忽然叫道:“天浩,你没有觉得她跟某个人很像吗?”

没有听到男人的回应,穆恒转过了头来,嘴角勾起了一丝坏坏的微笑,语气颇为嘲讽的说道:“你不觉得她有点像那个倒贴你的大公主吗?”

……

怪不得会被男人给甩了……

走出了咖啡馆的谭琳,原本还面无表情的面容上,在踏出了咖啡厅的那一刹那,便浮现出了一丝苦涩。

而她的脑海里,也不停的浮现出,刚才那个男人对她所说的那些嘲讽的话语。

“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谭琳挥散了盘旋在脑海中的思绪,将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

“喂,琳琳,我听阿姨说,你今天又去相亲了啊。”

听着电话中,自己好友的声音,谭琳原本糟糕的心情,瞬间便好了一些。

“是啊。唉,不过可惜的是,我又碰上了个极品。小雨,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谭琳郁闷的跟着唐小雨抱怨道。

“呵呵,这次你又碰上什么样的极品了?”

唐小雨冷笑了一声,对着谭琳说道。

“这个啊……跟第五次相亲的那个男人差不多,都是爱炫族,觉得自己好像很了不起的模样,嫌弃这个嫌弃那个,也不瞅瞅他自己什么样子……”

谭琳吐槽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便被唐小雨打断了。

“打住!大小姐!这都相了多少次亲了,你怎么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呢?”

“其实有些男人在我看来,并不极品。可是在你眼里,怎么就全都成了极品?”

“琳琳,再过不了多久,你就要二十七了,你不会真的准备到了三十,还在相亲吧?”

唐小雨声音中流露出了一些不耐。

“可是……这次这个男人真的很极品啊……”

谭琳有些委屈的抱着手机说道。

“琳琳,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对那个人渣念念不忘,还在想着他,所以,你才会下意识的去拒绝这些跟你相亲的男人……”

“啊!小雨!我忽然想起来了!今天是周五!我堂姐今天回国,我得要回家跟我妈准备准备,要去给我堂姐接风洗尘呢,我先挂电话了啊,等空了在给你回电话。”

“喂!琳琳!琳琳!你竟然敢挂我电……”

听着唐小雨愤怒的咆哮声,谭琳快速的挂上了电话。

我还在想着他吗……

谭琳的嘴角浮起了一丝悲凉的笑意,她的确,还在想着他啊……

算了,别想了,高兴点,今天堂姐回来了啊,她还是赶快回去吧。

谭琳站在了站台处,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便坐着车离开了这里,朝着家中驶了回去。

“等会见到你堂姐,你可得要好好的感谢感谢她。这些年来她就算人在国外,但是心里也总是惦记着你,给你介绍了多少不错的相亲对象啊。”

坐在出租车上,谭琳的母亲,张曼华仔细的叮嘱着谭琳。

坐在自家母亲旁边的谭琳听着这一声声唠叨的叮咛声,她并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倒是一脸笑意的点着头。

“妈,我知道了,这些话完全不用你叮嘱我嘛,堂姐她对我那么的好~”谭琳笑眯眯的搂住了张曼华的手臂,笑嘻嘻的说道。

虽然吧,自己相亲遇到的男人,在她眼里看来,全部都是极品。

 

第二章

可是,也可能是像唐小雨说的那样,只是自己并没有忘记那个人,所以才……

“对了,今天你跟那个银行经理相亲,相亲的怎么样了?”

张曼华跟着自家的女儿说完了正事后,这才想起了相亲的事情。

听着张曼华提出了今天相亲的事情,谭琳干笑了几声,小声的嘟囔着:“我跟那个什么经理完全不合适……”

“……”

张曼华眼睛责备的看着谭琳,心中无奈极了:“琳琳,你不小了,别这么挑三拣四的,差不多以后能过日子就成了。”

“我知道,我也没挑啊,只是这次这个的确是跟我很不适合。”谭琳小声的为自己辩解道。

“这都介绍多少个对象了,你总是说不合适,你说你是不是还惦记着你那个前……”

张曼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谭琳大声的打断了。

“妈,你说我这次给我堂姐买的礼物她会喜欢吗?”谭琳快速的转移着话题,笑嘻嘻的问道。

张曼华见着自家女儿的这番模样,也知道自家的女儿,到现在还是没有放下,她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也不在提起这个话题了。

“会的,你两眼光一向都很默契,这次你送的礼物,她一定喜欢……”

母女两就这样轻松的聊着天,很快的,便到了这次为谭茜茜接风洗尘的地点。

月丰大酒店,B市最大五星级酒店之一。

“二叔家真的是越来越有钱了啊。”

谭琳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看着眼前这栋金碧辉煌的,宛如庞然大物的建筑物,她感慨的说道。

能够在月丰大酒店包场,可不是普通的有钱人能够做到的啊。

“是啊,你二叔家是越过越好了啊。”

张曼华微笑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语气中满是欣慰。

“谁能够想到当年我这个不学无术的二叔,如今会有这样的成就呢……”

真是天意弄人啊……当年她父亲还没有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说他的父亲说他的父亲有出息,会发达。

而每当提起她的二叔时,每个人都是一脸鄙夷、看不起的神态。

可是,谁又能够预测的到,她那个被看好的父亲,早早地便因为意外而死亡了,而自己那个游手好闲的二叔,却在自己的父亲死后,忽然发达起来了。

所以说,世事难料啊……

“你这丫头,怎么说你二叔的,你二叔对咱们这么好,你可不能这么说你二叔。”

张曼华听着谭琳的话,立即的便皱起了眉头来,训斥道。

谭琳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妈,我知道啦,我知道二叔对咱们好,我这不是说的是以前吗。”

自从父亲在她还小的时候去世后,他们家的地位,便跟她二叔家的地位颠倒了过来。

以前她父亲还在的时候,都是他们家在帮助二叔一家人。但是,自从她的父亲死了之后,就变成了二叔一家人在接济他们家了。

她和她的母亲,都十分的感谢二叔一家这些年来对他们家的帮助。

谭琳挽着自家的母亲,跟在了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身后,朝着举办宴会的厅堂里走了过去。

这一路走过去,谭琳母女二人才知道,原来今天的这场为谭茜茜举办的接风宴,请的人还真的是不少。

看着厅堂中,人来人往,穿着西装革履,或是穿着华美的晚礼服的宾客们,谭琳只觉得,身穿着平时穿的便服衣裙的她和她的母亲,跟这里是这么的琳琳不入。

“琳琳,咱们是不是走错地了呢?”

张曼华看着周围的人群,有些迷茫的看着谭琳,轻声的询问道。

谭琳摇了摇头,十分确定的说道:“没有走错,今天在月丰大酒店包场的客人就只有二叔一家人。”

看着眼前这一个个穿着奢侈华丽的宾客,谭琳心中感慨的想着: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跟二叔家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差别。

看着这群人群的不管是穿着打扮仰或是这些人身上的气质,都明显的,并不是什么普通人。

“大嫂,琳琳,你们来了啊。”

就在谭琳母女两人看着这些陌生的人群有些发晕的时候,便见着谭琳的二叔和二婶走了过来。

“二叔二婶~”

谭琳看着身穿着华服的两个中年男女,笑的十分开心的打了声招呼。

“琳琳啊,我听你妈说,下午的时候你又去相亲了,怎么样,这次成了吗?”谭琳的二婶刘艳笑眯眯的看着谭琳,好奇的询问道。

谭琳听着刘艳的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成,我们谈不来。”

“没事,这次不合适,下次在让你表姐给你介绍个更好的。”谭琳的二叔谭明涛微笑的看着谭琳,语气十分和蔼的安慰道。

看着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二叔,谭琳实在是无法将以前那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联系在一起。

“大嫂,咱们家的小琳琳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啊,我们家茜茜可是介绍了那么多的好头绪了,可是这怎么就一个也没成呢?”

刘艳看了眼谭琳,然后拉着张曼华的手,说起了话来。

“呵呵,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吗。”张曼华笑了几声,解释道。

“大嫂,要我说啊,咱们琳琳年龄也不小了。她又不像是她大姐那样,有学历又有长相,你还是劝劝琳琳,让她别在挑三拣四的了。”

刘艳虽然是在劝说着张曼华谭琳相亲的这件事情,可是那语气中,满满的都是炫耀的口吻。

谭琳母女两人对于刘艳是什么样的品行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在听着刘艳那有略带些嫌弃和攻击性的话语,谭琳母女两人直接忽略了过去。

“你看咱们家的茜茜,这孩子不仅在国外拿了研究生的毕业证回来,还带了一个男朋友回来呢。”刘艳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炫耀的说道。

谭琳听着刘艳的话,瞪大了眼睛,吃惊的说道:“堂姐有男朋友了?!”

“恩,可不是嘛。而且人还特别的优秀,跟咱们家茜茜特别的般配,两人回来说是准备订婚了。”

刘艳说到了这里,脸上笑开了花,眼睛都眯在了一起。

“那可真的是一件喜事啊。”

张曼华听着刘艳的话,也高兴的笑了起来。

一家人脸上都笑的特别的开心,气氛十分的和乐融融。

“对了,二婶,我堂姐的男朋友叫什么啊,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谭琳好奇的询问道。

她家的堂姐那么的优秀,她还真的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成功的追到她的堂姐,并且让她这位优秀的表姐这么快的就要嫁人了。

“你堂姐这男朋友叫周卓阳……”

周卓阳?

谭琳原本脸上那好奇的神色,顿时僵住了。

这一定是同名同姓吧。

谭琳低垂在两侧的手掌不禁的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名字……”

张曼华忽然皱起了眉头来,目光有些疑惑的瞅了谭琳一眼。

“似乎是……有些耳熟啊。”

“咦,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挺耳熟的。”

不过很快的,刘艳便笑着说道:“嘿,你瞧我这脑袋,你们觉得耳熟也许是因为在新闻报纸上听过这个名字吧,周卓阳是周氏地产的继承人。”

周氏地产……

周卓阳……

“谭琳,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那种虚荣的女人,你是觉得我没钱没有前途,所以才会为自己做了两手打算脚踩两条船吗?”

“谭琳,我真的太失望了,你会后悔的,因为我,可比你勾搭的那个男人有钱一百倍!”

“谭琳,我们分手吧……”

周卓阳……周卓阳……

不!

这不可能!

周卓阳怎么可能会跟堂姐在一起?!

这绝对不可能!

她和周卓阳的关系,堂姐明明一直都是知道的啊……

一定只是重名重姓……

“啊!茜茜和卓阳过来了!”

听着刘艳兴奋的声音,谭琳神色有些紧张的看了过去。

可是她这一看过去,整个人都震在了那里,脸色也在一瞬间,苍白一片。

金碧辉煌的大厅中,有两个长相十分优秀的男女,一步步的朝着谭琳一群人缓缓地走了过来。

穿着典雅的白色晚礼服的女人,手臂挽着身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模样更是十分的亲密,两人的关系也不言而喻。

周卓阳……

真的是周卓阳……

那温柔的眉眼和脸庞,那温润儒雅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一种俊雅,这分明就是那个忽然莫名其妙跟她说了分手,然后便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的前男友。

“周卓阳……”

谭琳怔怔的看着周卓阳,喃喃的唤了一声。

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又变成了她堂姐的未婚夫?

“谭小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够记得我。”

谭琳怔怔的看着那个一直被她惦念着的男人,就那么落落大方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的眼神迷茫极了。

“卓阳,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谭琳眼睛紧紧的盯着周卓阳,手掌紧紧地握在一起。

“那谭小姐,我为什么又不能出现在这里呢?”周卓阳笑的温柔的看着谭琳,轻声的说道。

“……”

谭琳被周卓阳这一声声的谭小姐叫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

 

第三章

“卓阳,还是我来说吧。”

一直站在周卓阳身边的谭茜茜拉了拉周卓阳,声音轻柔的说道。

周卓阳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谭茜茜,目光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谭琳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琳琳,我和卓阳……在一起三年了。我们两,是真心相爱的。”

三年……

谭琳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这对宛若是金童玉女般十分般配的璧人。

当年,周卓阳跟她莫名其妙的分了手之后,就跟着自己的堂姐交往了吗?

这不是真的吧……

谭琳看着那个一脸歉意的看着她的女人。

她的目光还是那么的温柔,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周身洋溢着高贵优雅的气息。可是……她忽然就觉得——

自己的堂姐,是那么的陌生。

“当初你跟卓阳闹得那么的不愉快,我跟他在一起之后,因为不想让你难过,就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跟卓阳在一起的事情。”

谭茜茜脸上满是歉意,低声的跟着谭琳说道。

真心相爱……不想让我难过……

哈哈哈……

原来当初他跟她分手,并不是因为她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周卓阳爱上了别的女人啊!

而这个女人,还可笑的不是别人,是她的堂姐!

哈哈,真是可笑啊,亏她想了这么多年,想着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

“你笑什么?”

周卓阳看着谭琳原本苍白木然的脸上,忽然扯出了一丝笑容后,目光幽暗的看着谭琳。

当年,他虽然跟谭琳分手,但是他却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我笑我自己,原来我纠结了这么多年的问题,竟然只是一个非常可笑的笑话,真的是太好笑了。”

谭琳一边笑着,一边音量并不低的说道。

看着谭琳这幅模样,谭家一家人都意识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啪!”

响亮的一声!

那么突然的,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谭琳狠狠地甩了周卓阳一巴掌!

“这一巴掌,算是我们两,两清了。”

“周先生,以后,我们只是陌生人。”

谭琳淡然的收回了手掌,脸上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的表情。没有痛苦,没有怨恨,更没有伤心,整张脸上,有的,只是平静。

“谭琳!别做出这一副是我欠了你的德行!当初,不是你嫌贫爱富,觉得我只是一个穷小子,而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吗!你现在装什么无辜?!”

周卓阳目光中满是怒火的瞪着谭琳,怒火已经让他完全忘记了现在是什么场合,他的眼中,就只有谭琳一个人的存在了。

而周卓阳的这句声音不算小的话,让周围所有的宾客,包括谭茜茜的父母和张曼华都惊呆了。

“天呐,这是谭家的亲戚吧?”

“这个女人眼睛是瞎了吧!竟然把周家的少爷看成了一个穷小子。”

“看起来乖乖巧巧的,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女人。”

“就是这种小门小户的女人才会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

……

谭琳感受着周围向她看过来的鄙夷的眼神,她紧紧的咬住了下唇,脸色十分的苍白。

“琳琳……你……”

张曼华看了一眼并排站着的周卓阳和谭茜茜,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而谭茜茜的父母,刘艳和谭明涛的脸色,更是十分的难看。

“琳琳,对不起,都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我以为……我以为你们已经结束了。毕竟,你并不是那么喜欢周卓阳,我以为你不会在意的。”

谭茜茜红着眼眶,眼睛中满是歉疚的对着谭琳说道。

谭琳怔怔的看着快要哭泣的谭茜茜,心中只觉得可笑极了。

自己喜不喜欢周卓阳,她的堂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当年,她跟周卓阳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堂姐,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分明清楚,自己对周卓阳的感情是有多么的深。

“茜茜,别管她!你没必要向她解释!是我追求的你,你没有任何的错!”

周卓阳看着谭茜茜脸上那脆弱的神色,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疼的神色,温柔的将她揽入了怀中。

谭琳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她抿了抿嘴唇,忽然轻笑了一声:“对,你们并没有任何的错,也没必要向我解释。”

她纠结了这么多年的爱情,不过就是一场笑话。

“堂姐,你不用觉得抱歉,我跟周先生,真的是一点也不熟。”

她一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更何况,是跟谭茜茜有关的男人……

谭琳勾起了一丝公式化的微笑,就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对着刘艳和谭明涛说道:“二叔二婶,我今天还有点事情,就先回去了。”

说完,谭琳也不管任何人的反应,步伐坦然的,大步的离开了这个让她备受屈辱的地方。

只是当她走出了这间奢华的酒店的时候,原本还挺直的背脊,便无力的松弛了下来。

原本还勾着,灿烂微笑的嘴唇,也低垂了下来,脸上满是悲伤与苦涩的神情。

酒店外,没有了璀璨耀眼的灯火,没有了喧嚣热闹的人声。有的只是寂寥,和夏日的冷风。

微风阵阵的吹来,往日里还觉得让人十分舒爽的夜风,可是在此时,却让谭琳觉得这风,冰冷刺骨,冷冰冰的吹入她的心中。

“呵……周卓阳……”

谭琳轻声的唤出了这一个名字,这一个她想了三年,念了三年的名字。

任谁被自己深爱的男朋友,准备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忽然莫名其妙的大骂了一顿,然后便人间消失,恐怕……

都会难以忘怀吧?

当年他忽然的消失,她只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疯了一般,找遍了各种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翻遍了整个首都。

可是——

她却什么也没能找到。

这些年来,她虽然相了无数次亲,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认真对待过。她潜意识中,还是在等着周卓阳回来的。

如果不是她的母亲逼迫,她也不会去相亲……

可是,她没有想到……

等来等去,等到的竟然是这种结果。

谭琳抬起了头,看着黑沉沉的夜幕。

今晚的夜空,一点儿的星光都看不见,就连明亮的月亮都被乌云给遮住了。阴沉沉的,就好像是她的心情一般。

“万年滞销货!”

“活该找不到男朋友!”

“别挑三拣四的!”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谭琳!你装什么无辜?!”

“丢人现眼……”

……

呵呵……

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俩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

我谭琳凭什么要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又凭什么要被那一堆极品挑来挑去!

远处,一辆无人的出租车开了过来。

谭琳招了招手,拦下了那辆没有载客的出租车。

“去ViSTA酒吧!”

ViSTA酒吧。

京城最大的销金窟之一,也是B市最大最有名气的酒吧。

其实与其说是一家酒店,倒不如说是更像一家娱乐会所,这里包含了很多的业务服务,不过最出名的却是一层的酒吧。

“小姐,到了。”

出租车停下来后,下了车的谭琳,看着眼前这华丽璀璨的灯光,看着那栋分外夺目耀眼的建筑物,心中忽然就有些忐忑了起来。

她一向是一个听父母话的乖乖女,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十六岁的“高龄”了,但是说实话,她还真的是没有来过酒吧这种地方。

之所以会知道ViSTA酒吧,那还是因为最近听人提到过这个地方。

说是这个地方的帅哥美女特别多,尤其是这里,还提供那种服务。

谭琳看着从那栋建筑物中出入的男男女女,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真的到了这里,她还真的是有了些胆怯。

还、还是回去吧……

就在谭琳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脑海中,莫名的又出现了那些话语。

“万年滞销货!”

“活该没男人喜欢……”

……

谭琳顿时停住了想要离开的脚步,嘴唇紧紧地抿在了一起,那双明亮的眼睛又看向了那栋耀眼无比的建筑物……

闪烁的灯光,扭动的躯体,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谭琳感受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自己与这里琳琳不入。

谭琳静静的坐在酒吧中的一个无人的角落,要了一些酒水,一个人孤独地喝着酒,看着那些红男绿女们不停地狂欢着。

一杯接着一杯……

渐渐地,谭琳那张白皙水嫩的肌肤,就好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一般,红彤彤的,脸颊变得白里透着红的水润感,在加上那被酒水浸湿了的红唇,看起来诱人的紧。

只不过这一番美景,却因为谭琳坐在无人注意的角落中,注定是没人能够注意到了。

“周卓阳……你个混蛋!”

谭琳眼神有些迷离了起来,又是一口闷下了一杯酒。

“说什么最爱我,说什么永远都不会离开我,都是狗屁!”

谭琳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空酒杯,愤怒的大喊了一声。

但是因为酒吧中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谭琳的这一声呐喊声,被淹没了下来,除了谭琳自己,没有任何人听见。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