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女人能主动想跟你“来事”,这3种表现是想让你长久

俏师妹2019-06-22 21:13:35

胜哥让我下药搞他老婆萧楚楠的时候,我才20岁。

那一年我妈病了,我辗转很多个场子借了五万元高利贷又无力偿还,只得带着小女友刘菲儿投靠深城的胜哥。

初来乍到这座陌生的城市,胜哥确实给了我很多帮助。

他给我们租房,给我们找工作。我挺感激他的。

胜哥叫薛胜,他是混社会的,手下有十几个小弟。

在初出社会的我的眼中,他摊子铺得大,很多人给面子,挺牛的。

这天,胜哥约我喝酒,喝得半醉的时候。

他拍着我的肩说道: “今天晚上,你去将萧楚楠搞了!!

我一听胜哥的话,喉咙里一动,以为他开玩笑,我猛然摇了摇头。

我说:不行!那不行,萧楚楠可是大哥你的马子,我不能玩!大哥你别开玩笑了!

“啪!地一声,胜哥一把掌打在我的脸上!

“嘿,小望你还反了你?妈奔的你一口一个大哥叫得甜,真办事了,就怂了?

“不是,胜哥!我……楚楠姐她是你的女人!我……”我捂着受疼的脸争辨道。

“我女人怎么啦?我缺女人吗?沃草,你既然喊我大哥,就应当听我的?……我让你搞,你就搞!……哼,你知道萧贱人背后怎么对我吗?她前几天背着我跟迪厅那经理搞了!那破货,我不要了!……不要了,你懂不懂?

胜哥说得斩钉截铁,气愤异常,有点歇斯底里的味。

我有些懵逼。

原来他不是玩笑,是真的!让我搞他的女人!楚楠姐!

见我懵着,这时候,站在胜哥背后面的一个马仔,轻声对我说:小望,你不晓得,上回胜哥发现他马子跟迪吧的男人搞,可没有证据!这回,胜哥不想要她了,就是需要证据!……你晓得的,捉奸捉双,有了证据,胜哥完全不用分给她财产!让她一分钱得不到扫地出门!他和那马子,是扯过证的!

“哦……可是,我,我有女朋友!我想说,我这样做,对不起我的女友肖雪睛。

“你女友,怎么啦?胜哥拍着我的肩膀,换了副面孔说: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再说,小望,你今年也20了吧,过两年,就要与女朋友结婚。你们那疙瘩村里的风俗,我知道的,没有十万八万,你休想带走人家姑娘!……这不,你将这事给我办好了,约会牵手接吻,我给你拿二万!你和她上了床、拍了照,我给你拿五万!

听胜哥这样说,我确有心动。

是冲着钱!

钱!钱!如果有了这笔钱,我就可以将债还清,不用流落他乡了。

我妈的病虽然借高利贷治好了,但借债总要还的。

而且,我妈身体还很虚弱,但帮催债人却天天像恶鬼一样,挥着马刀在我们家门前转悠,扬言要怎么样怎么样?如果有了钱,他们就能走人,免得天天烦着我妈不得安身。

我的牙都快咬碎了,终是点了点头!

“好,这一万先拿着!……呵呵,如果事情有了进展,余钱再结!

胜哥倒也爽快,从他随身的夹包里,掏出叠钱,啪地砸在我的面前。

我看着钱,开始还是忐忑着没有拿。

我虽然被五万元的数目给激动得答应下来,可转念一想,这事儿不好办呀?胜哥的马子萧楚楠姐我认得,她可不是我的菜呀,也肯定瞅不上我这样的愣头青呀!

她跟着胜哥请我们吃过两餐饭,为人比较冷傲,但很漂亮。

她身子高挑,约一米六九,差不多和我一样高。

而且她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胸部饱满,柳腰纤细。最诱人的是属于她的大长腿,如春日柳条似得纤细绵长,十分有感。

这样的女人,胜哥让我去搞?我就算想搞,也搞不住!我有自知之明!

而如果强来的话,肯定会被她告强干?

强干可是重罪,我晓得!

我心里忐忑,打起了退堂鼓:这钱,胜哥,我还是不能拿,我完不成这任务!

对我的反悔,胜哥又想发火,但后面的那男人,却像猜透了我的心事一样。

他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沫药来,然后说:你小子肯定觉得搞定萧楚楠有多难吧,我跟你说,你只需将这春药倒入水里给她喝了,事情就成了!她晕晕乎乎的,那儿又上火,你爱怎么搞就怎么搞?爱怎么拍就怎么拍!

原来还能这样!

我将目光望向胜哥。

胜哥起身来,他拍着我肩说:我住哪里,你知道,我这几天就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胜哥领着马仔扬长而去。

领了命,第二天下午,我便拿着药摸索着到了胜哥的家里。

萧楚楠穿着家居服,正在家里做面膜。

她一打开门,见是我,便问我:小望,你来干吗?

话说着,她将我让进屋里。她的房子是租来的,但豪华,干净。

“我找胜哥说点事!我进屋,在沙发侧坐下!

“他没有回来!

“哦,没回来呀,那我等等他!我其实就是想侍机下药。

“哦,那你等吧!

说完,萧楚楠复又到沙发上躺着,平静地享受着面膜的清凉带给她的舒服和快乐!

萧楚楠看我的眼神,明显带着一股憎恶,虽然不似见到仇人似的,但对我没有丝毫好感。或许,我在她的眼里,只是胜哥手下的一个小混混。

我瞥了眼躺下来的她。她虽然穿着家居服,但柳腰尽显,一条短裙让大长腿显山露水,而且躺下来后,那身子鼓突的部位更显伟大丰胰,每个部位都那么完美。

萧楚楠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冷艳,不正眼瞧我,可能是看不上我吧。从她的言语和表情来看,我觉得靠我勾引她,肯定是没戏;而眼前情形,显然没有下药的机会。


我正准备走时,躺着敷面膜的萧楚楠说:哟,小望,我忘了,你进来时,我都忘给你倒水了!呵呵,你看我这样,不如你自个动手吧!

“甭客气,楚楠姐!我端着杯子,准备去倒水。心想,来了,喝杯水再走。

“还有,也请你也帮我倒一怀。

真是万万没想到,机会来了。

“好,好!我一面应着,一面端着两个水杯,朝着她家的饮水机走。

接水的时候,我将揣在袖子里的药沫,倒进了萧楚楠的杯子里。

“楚楠姐,你喝!

“好的,谢谢!

萧楚楠将面膜撕开一角,接过杯子,将水咕噜饮下。

过了会儿,萧楚楠站起来,用手揉着自已的太阳穴说:好热呢,好闷!我洗把脸去!

说着,她颤颤微微地走进洗手间。

我等了会,却没有见她出来。

我心想该不到药起作用了吧,这便来到萧楚楠的洗手间门口,就听见里边有异响,还有微弱的喘息声。我走过去想将身子靠在洗手间门上仔细听,却发现洗手间的门没都有锁,我猫着腰从缝隙中看进去,顿时就傻了眼。

麻痹的,萧楚楠居然将自个脱了个精光,一只手使劲地揉搓上面,另一只手,还使劲地抠弄那里……

看到洗手间里的画面,我好像被雷轰,瞬间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