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同人文丨斯卡雷特编年史(1)

MARS动漫同人社2018-10-16 10:32:47

点击蓝字关注MARS动漫同人社



1



“芙兰。”蕾米莉亚小声地呼喊趴在桌子上的芙兰朵露。

“芙~兰~”蕾米莉亚把她的脸凑了过来,悄悄在芙兰朵露耳边说。

“芙——”话还没说完,她的后脑勺就被黑色的蝙蝠翅膀盖住了,然后“pong”的一声被按在桌子上。还好她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不然这位大小姐的哭声可是半天都停不下来。

“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打扰我……”芙兰保持着趴着的姿势,转过头来,脸颊和她趴着的书页摩擦发出“咯吱”的声音,“不过是姐姐大人的话,咱也就原谅了哦。”

“看书的时候睡觉,亏你还能这么说……”蕾米用手拨开自己头上的翅膀,“哎,你知道今天咱老爸回来给我们带了啥吗?斯卡雷特家的徽章!拿着这个去逛封地,不管你想要拿什么,人家都会——”

“姐姐大人,说话的时候要用敬语。”芙兰坐起身来,捏了捏趴在桌子上的蕾米,“而且,你是卡普雷卡尔·斯卡雷特伯爵的长女,去封地掠夺财富这种事情,是很丢人的。”

“拿……不是,人家都会给我们打折的!打折!”蕾米莉亚慌忙改口,“零用钱什么的,还是节省一点比较好!这算什么掠夺财富……说的太大了吧?”

“你真是……”芙兰把脸蹭过的书页摊开铺平,合上了书本,“走了老姐,也该到下午茶的时候了。”

“哎!你刚才说我老姐了是吧?看来你也没有……没有礼貌!”蕾米莉亚像捉到什么一样蹦起来,“那你说我的就完全没有效力了!”

和煦的阳光投射进藏书室里。下午茶的悠闲时间到了。

 

2

罗马尼亚。



丰沃的土地养育着她的子民,赐予她的子民幸福。由于十字军东征的失利和恶劣影响,教皇国在一片反对声中不得不保持停战态度。战争结束了,来自异国的香料、宝石、丝绸迅速让饱受战乱的市场繁荣起来。连年的好收成,繁荣的经济,安乐的生活让领主们厌倦了侵略,开始享受起美好的生活。

斯卡雷特家的封地在罗马尼亚附近。据说,这支家族和无数潜伏在西欧的吸血鬼贵族一样,都是来自于被上帝所诅咒的该隐的后代。虽然老式教廷反感他们的存在,但是据教义而言,毕竟他们也是神之子的一环。他们不是恶魔,也仍然为教廷效力,教廷没有必要去驱逐他们。反而,由于吸血鬼过人的能力,以吸血鬼家族为核心统治的封地能上交更多的税收和资源,因此教廷对于吸血鬼的态度也并非是那么恶劣。

 

3

餐厅。



“父亲大人,您回来了。”芙兰朵露恭敬地行了个礼,随即被身后跑过来的蕾米莉亚差点撞到。

“老爸!快给妹妹看看那个印记,是不是很厉害的~?”蕾米莉亚直接扑到了卡普雷卡尔·斯卡雷特的怀里。卡普雷卡尔一脸宠溺地把她抱了起来,转了个圈又放下。看着和自己一样有着一头金发的父亲宠着自己的姐姐,芙兰觉得,嗯,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别急别急,”卡普雷卡尔放下了蕾米,“哎呀,有了这个东西,我的两个女儿也算是家族里的人了。”他看着一旁立定的芙兰,“芙兰,不用那么矜持了,礼仪是对客人用的,不用跟自家爸爸搞得这么远。”

“亲爱的,难道你没想过这正好证明了,芙兰好好的在上礼仪课。”两个孩子的母亲,卡米拉·斯卡雷特从门后面推着小餐车进来,随手带上了门,“今天我可是知道了礼仪课老师给我说的“不好好上课的小姐”是哪一位了——是吧,蕾米莉亚?”

听到这话的蕾米莉亚转过头来,不好意思地吐了个舌头。卡普雷卡尔抱起来她,用他的胡子茬在她脸上刮来刮去,“哦,是吗?以后好好上课哦,这位小姐!”

这个动作是犯规的。“……父亲大人,你这样只刮一个人……”芙兰显然因为冷落而有点不高兴。

“不要叫我父亲大人!”卡普雷卡尔把头从胸前的蕾米莉亚上移开,“叫我老爸,我就给你刮!”

“老爸!”芙兰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卡普雷卡尔听到这话,一手抱住蕾米,两步跨过来用另一只手抱起还没反应过来的芙兰,把两个人的头都贴到自己的脸颊上,“好!那就都刮……”

“哎……你这个当爹的真是……”卡米拉摇了摇头,看着欢快的笑着的三人,自己也笑了起来。

 

4

黄昏。


暖意铺洒在城堡的每一寸土地上。多亏这份夕阳的光照,一个小小的黄色影子显得不那么显眼了。

芙兰在自己衣服外面套上了一层粗布的袍子,这让她看起来只显得像外面乱跑的小孩子一样。她偷偷地从花园的侧面溜到一个狗洞里,偷偷猫腰钻了出去。好久之前,她就和蕾米莉亚达成了一致协定,如果两人有一人想要偷偷出去跑跑,另外一个人就负责打掩护。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住吸血鬼伯爵的眼睛,但是宠着自己孩子的伯爵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不在乎这点小事情,难道吸血鬼还能被人类欺负了不成吗?更何况那是伯爵的女儿……也不会有人敢去欺负她们的。能让这两个孩子沾沾自喜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芙兰猫着腰钻出了城堡的外墙,直起身来拍拍身上站的墙灰,向着城堡外的城镇跑去。这次她去镇子上,是在蕾米莉亚死缠烂打的要求下去给她看看有什么时髦的小玩意儿。蕾米莉亚则被赶去礼仪老师那里补课,只好拜托她的妹妹去城镇里偷偷带点东西回来。毕竟明着的话,大摇大摆的去城镇里和普通人一起逛街还是不允许的,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偷偷摸摸的了。

镇子离城堡不远。飘扬的炊烟和微微的马嘶声一同传来,橙黄的余晖照着赶晚集的人们,马上纷繁的夜生活就要开始了。

芙兰放慢了脚步,把头上罩着的粗布头巾略微解开了点来透透气,欣赏着两侧的店家。她踱着步子,享受着自由的感觉。也许,就像街上这些小孩子们一样跑来跑去,没有那样的家族……也是一种新颖的生活?每天都学习繁杂的礼节和魔法,可是没——

“砰”的一声,芙兰被一个迎面跑来的小男孩撞倒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恼怒的转过头去喊:“喂!你不看路的吗!”

但是小男孩根本没有理她,自顾自地跑进了一个胡同里。接着,她看到了更多比那个孩子大的男孩子追着他,也一起挤进了一个胡同里。

她没想什么,爬起来拍拍屁股就追了上去。

每个小镇都有这样的连着的胡同,建筑和建筑之间留下的小缝是孩子们游荡的乐园,也是逃跑时甩开追兵的绝佳路线。芙兰跟着后面的几个孩子小跑着,七扭八拐进了一个死胡同。最后,那群孩子把最开始撞倒了她的那个小男孩从他们中间扔了出来,摔在地上。

“喂……欺负小孩子不好吧?”芙兰看到这一幕不禁有点打抱不平,“出什么事情了你们要这样对他?”

清亮的童声让大孩子们抬起了头看了她一眼。领头的孩子显然对这个一身粗布袍子的小女孩没什么兴趣——虽然他的体型肥硕了一点,但是他应该还没到对女孩子感兴趣的年纪。

“这家伙?这家伙不识相,在老子的地盘对我都不尊重!”领头的大男孩说,他火红的头发让他有种像维京人气质,“他家明明是开酒吧的,那么有钱,却连一块铜板都不给我?连规矩都不守,不揍他揍谁?”

“规矩……还有给你钱的规矩吗?”芙兰不禁吐槽,看着眼前这个蛮横的孩子王,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银币,“算了,钱我给你,你们不要打他可以吗?”

银币在她的手上闪闪发亮,领头的孩子王不禁心动了起来,他把攥紧的拳头松开,装作一副老练的口吻说:“哇,这个小妞还挺有钱的,兄弟们给我看看这小婊子——”

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芙兰一脚踹飞了出去,摔到了墙边。他本能的想抬头,但是却被水牛革的皮鞋底直接按在了地上。虽然芙兰仍然是面带微笑,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的笑里带的不是什么好意。

“我劝你学学怎么说话,小杂种。”芙兰保持着踩着这孩子王的姿势,把脚扭了扭,““小妞”“小婊子”这种词可不是你讲的起的。啊,我好像明白在你的地盘上不守规矩为什么会让你这么生气了——因为老娘今天也和你有一样的感受。这一次我守你的规矩——拿着钱,然后带着你的朋友们赶快给老娘滚蛋,不然我就把你的舌头拔出来。你随便选一个,怎么样?”

“嗝呜呜呜——”孩子王头被死死地踩在地上,只能在地上颤动着他有点肥硕的身体。芙兰依旧保持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那些被惯坏了的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孩子更是根本不敢上前。感到自己的兄弟都不来帮他的孩子王顿时泄了气,强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散开。接到头领的示意的熊孩子们立刻作鸟兽散,从两边逃出了巷子。

“算你还识相。”芙兰把脚收回来,顺势蹲下把手里的钱递过去,“这次就饶了你,希望不会有下次哦。喏,这是我给你的钱,算上那孩子的。”

一脸泥巴的孩子王抬起头来,眼里含满了屈辱的眼泪,一把抓过钱就哭着跑掉了。

“嗤……”芙兰回过头来,走到了那个被扔出来之后蹲在墙角的男孩身边。他抬头看她。

令她感到有点惊讶的是,这个男孩虽然被狠狠地摔到了墙上,但是他一滴眼泪都没有,只是缩在了一旁,脸上反倒写满了倔强。这和那个被踩了两脚就哭起来的家伙完全不一样。

“你没事吧?”芙兰说,“那家伙已经逃跑了。”

“嗯……嗯……”男孩小声嗯了两下,“谢谢姐姐。”

“啊,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回家去吧。”芙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被小男孩扯住了衣角。“姐姐……来我家吧?很谢谢你……”

“唔,我——”芙兰刚想拒绝,又转念一想,之前那个孩子王说这孩子家里是开酒吧的,她如果去带点比较罕见的酒品或者是什么果汁回来,蕾米莉亚说不定会高兴老一阵子。如果真的被发现了,那些来自远东的酒说不定也会让这件事过去。她这么想着,说:“我——好啊,反正我今天的话也是要去为主人买点东西,说不定你们家的酒我的主人还会看上呢。”

“主人……姐姐你是女仆吗?”男孩也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问,“啊,我家要走一段路呢,跟我来吧。”

在外面套着这身衣服的时候,两人曾经约定好要谎称是哪个贵族家里的女仆。这样的话就不会太过招摇了。

芙兰虽然不高,但是眼前的这个孩子瘦瘦小小的,比她的身形还要小一圈。他有着不属于他这份年龄的倔强,却又被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欺负。芙兰稍稍叹了口气,为什么人总是要欺负那些比他们弱小的存在呢?真是搞不明白……

 

(未完待续...)


长按扫描二维码

快来和马四娘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