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周末,我跟同学要了顿饭.

郑屠夫2018-08-20 22:15:41

 

在锡林浩特,周末最大的麻烦就是吃饭。

本来社会进化到现在,吃饭应该不是什么问题,锡林浩特虽然很空旷,但只要用手机打开美团,一个订单外卖一会就到。

可问题是我偏偏有一颗很艺术的心,

 

我觉得一个美好的周末不应该有外卖。

窗外的阳光很温暖,蓝天清澈的像是几年前的电脑桌面,湿地公园的湖水正在解冻,几只鸟儿飞来飞去,我好象听见了草原正在泛绿的声音。如果在晋城,这样的天气会让有我外出的冲动。我会毫不犹豫拉着老婆孩子的手,领着他们逛公园去。

 

锡林浩特难得有这样一个周末让我如此动心。

我决定过一个不庸俗的周日,我要自己做顿饭吃。

周五的时候我就已经买了菜。

周六的时候我在恐惧做完饭后还要洗碗的念头中痛苦挣扎。

但春光明媚的周日,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决定非常坚决。

 

我在中午即将来临的时候切好了葱。

还焖上了大米。

一会我的菜品如果完美兑现我的厨艺天赋,我还打算叫个同事共进午餐。

就在我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有个小范围的同学群里好久没人啃声了。

以往我总是发个小红包来检验他们是不是在线。

就为了人均一分钱的的小红包,他们总是纷纷浮出水面。

然后我就嘲笑他们一番,他们也嘲笑我一番。

一分钱太少,基本结论就是:领红包的人和发红包的人人品都有问题。

然后讨论慢慢归于平静。

对于这个游戏,我乐此不疲。

即便单调重复无聊,我觉得这也是联系我们友谊的一种方式。

 

这个美好周末的中午,

我觉得自己也是如此美好,我要让自己的人品更加美好。

于是我发了个五块钱的红包,人均起码达到五毛。

那一瞬间阳光从窗棂直透过来,洒满我的全身,我觉得自己光辉灿烂的就象耶稣。

 

果然有领了红包的同学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我这样做和老鼠大白天乱窜,鸡鸭傍晚不回圈一样反常。

他们有理由担心锡林浩特要地震了。

 

李同学城府不深,首先慰问了我。

其他领了红包的人默默不言。

李同学表达了对我的关心,对于金额巨大的红包也表示了感谢。

然后他和以往一样,对千里之外的我扯了个波澜不惊的淡。

他说要请我吃饭。

 

如果换在昨天,没有圣主光芒加持的周六,我可能骂他一句无耻就算了。

但今天我智商在线,思维完全上了一个档次。

我说时代不一样了,地域不能成为他请我吃饭的阻碍。

我说你可以通过美团给我送个外卖。

他说没有问题。

 

他果然还是他,承诺如此之快,让人一眼看出是句谎言。

但我还是留了自己的地址。

然后我准备继续跑到厨房切葱。

群里的发小赵同学突然不知从哪冒出了出来,说了句12:10分到。

 

这一唱一和的弄的象真的似的。

姓李的叫外卖姓赵的怎么知道信息,他们也不在一块。

本来我对李同学还是有所期待的,突然就泄了气。

电视里雷霆队和马刺队打到了最后几分钟,我就又坐在沙发上看了会。

 

忽然就有人敲门。

一个外卖小哥出现在我的面前,拎着德克士豪华午餐。

李同学诚然信人也。

一行感动的泪悄然从我的脸颊滑下。

 

我连忙拍了照发到群里,以彰显他的人品。

但李同学说这不是他订的餐,是赵同学订的,他订的是烤肉拌饭。

另一行感动的泪又悄然从我的脸颊滑下。

低调的赵同学言简意赅,但每个字都掷地有声啊。

 

几分钟后,面对着两份丰盛的午饭,我哽咽的难以下咽。

这是咋了?这还是他们吗?为啥人品集体爆发?

以前是我错看他们了?还是他们的心中一直默默的有我。

再或者晋城要地震了?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他们的大恩大德我只好来生再报了。

我要拎着多出来的外卖,去给同事展现我的大恩大德去了。

 

好人啊,就是可惜我那根葱了。

你们要早这样靠谱,我就不切了。

对了,还有焖上的大米。

 



 

谨以此文表达我的感谢!希望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