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注射美容专家共识(下)

舟吟医法2019-04-14 13:06:43


6.注射方式及基本技法

注射方式:普通注射器注射和高压注射器注射(俗称高压枪注射)。

6.1    肉毒素注射方法

不同部位肉毒素注射方法不同。

眉间纹:在治疗时一般注射四五个点,每个点注射2.5~5 U, 总共 10~25 U。要注意肉毒素的注射点的位置。

额头纹: 一般在额部注射 10~12个点,每个点注射 2.5~5 U,总共 25~60 U,要注意注射点的位置。

鱼尾纹:一般在眼眶外侧各注射3个点,共 6个点,每个点注射 2.5~5 U。给鱼尾纹注射时,双侧的点一定要对称,注射剂量 要相同。

瘦脸:一般每侧选择 2~5 个注射点。肉毒素注射时应尽可能缓慢,注射后也不必进行局部按摩和其它特殊处理。

颈纹:它常发生于老年女性,一般在颏下、颈前注射五六个点,每个点注射 5 U,总共 25~ 30 U。

瘦腿:小腿肌肉过于发达和瘦脸同理。

6.2    注射填充美容方法

注射前的准备:局部消毒、戴好医用口罩和手套、旋紧针头、充盈针头。针头斜面朝上,和皮肤的角度以30 °— 45 °为宜(特殊部位可垂直进针)。

 ①基本技法—隧道技术:进针后针的位置就是隧道所在,一边退一边推注,退出针头即完成一个隧道的注射。也可以不完全退出针头而朝另一方向进行另一个隧道注射,可以减少针眼和出血。

隧道衍生技法:平铺法、网状法、扇形法、圆锥法、点状法、点面结合法等,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体现立体注射的效果。

为了保证更好的效果,注射还需关注和周边的衔接和过渡。如隆鼻需要注意和眉头及印堂的过渡和衔接,注射鱼尾纹也需要深层的铺垫和支撑(尤其存在松弛的情况下),提升眉弓最好能借助丰满太阳穴的提升力量(对同步改善鱼尾纹也很有帮助)。

7.注射技术的核心内涵—“三合理”

三合理”用合理的量在合理的层次进行合理的立体注射。

 ①合理的量:如果量太多,可能由此导致不必要的后遗症,如红肿反应期延长、注射材料过多聚焦形成结节或肿块、局部轮廓形态的异常、增加异物感等。同时也造成注射材料和经济的浪费。什么样的量算合理,不同的注射材料、不同的包装、不同的部位、不同的需求,其量的合理性是不一样的。有的材料需要适当矫枉过正才算合理,如胶原类、透明质酸类;有的产品却相反,如爱贝芙、伊维兰、羟基磷灰石等,不可矫枉过正。在不确定什么才是合理的量时,不妨坚持宁少勿多的原则。如果第一次注射的量不足,可在 1~3 个月后进行补充注射。

合理的层次:注射美容的层次主要在:真皮层、皮下组织层、筋膜层、肌肉层、骨膜层等,真皮层还可进一步分真皮浅层、中层和 深层。除皱主要在真皮层兼顾皮下组织层(肉毒素注射在肌肉层),塑形填充通常在皮下组织层、筋膜层及骨膜层。 严禁注射在表皮层。 在不能确定具体层次的情况下,不妨坚持宁深勿浅的原则。

合理的立体注射:立体注射的目的就是要让注射物均匀地分布在目标区域,防止聚集结块,更有效地发挥注射物的生物功能(如激发胶原再生、吸水、正负电子吸引等)。也就是说不能单一隧道的完成注射,要多隧道,上中下左中右相兼顾。为防多隧道增加出血的可能,要求手法麻利,出针后适当压迫止血,或使用钝针。层次顺序一般先注射深层次再注射浅层。深层次的注射量可适当增加(好比打好地基),越往浅层注射,分布的量要越来越少,这样的外形最理想,手感也最好。立体注射的方法可以采用单一针眼向不同方向分布注射,也可以用多针眼立体注射。

8.注射填充剂分类(按材料来源及性质)

注射填充剂的材料有多种。

 ①人工合成材料:一般作为永久性填充物, 主要是为了矫正缺陷获得长期持久的效果。硅胶(液体、凝胶和橡胶状)、聚甲基丙烯酸甲酯(PMMA)、聚乙烯微粒、明胶基质等。

生物性材料:作用机制是注射物暂时的机械填充作用,同时作为异物通过刺激机体成纤维细胞等组织产生胶原和纤维结缔组织等沉积,从而达到填充效果。异种移植物(胶原、透明质酸)、同种移植物(异体真皮衍生物、异体筋膜冻干粉末)。

 ③自体移植物:注射后自身可以持续地产生填充物质,以达到持久填充的目的。自体成纤维细胞溶浆、自体脂肪细胞溶液、自体胶体。

干细胞:自体脂肪干细胞、自体皮肤成纤维干细胞。

其他注射药物:肉毒杆菌肉毒素、磷脂酰胆碱、生长激素等。

理想的注射性填充材料所具备的条件:组织相容性好;非致热源;不过敏;不致癌;不致畸;不引起炎症或异物反应;与宿主有一定的结合能力;无微生物、病毒或其他病原体存在;不导致免疫及组织相关性疾病;效果持久、可靠。

9.注射美容并发症及预防处理原则[4-7]

9.1    并发症

各种软组织材料都有自身优缺点,注入人体以后都会不同程度地产生某些并发症。

局部并发症有:

炎性反应:最常见,主要表现为局部红肿、疼痛甚至坏死、渗出。应积极给予抗炎治疗,一般疗程 5~7 d。

局部血液循环障碍:大多由于填充物对血管的压迫使管腔阻塞所致。因此注射前应精确估计注射剂量及血管走行,以避免注射剂量过多对血管产生压迫。如果填充物进入血管可造成栓塞及局部坏死等严重不良反应,可采用热敷及注射降解酶(如透明质酸酶)处理。

 ③注射部位皮肤挛缩:类似瘢痕反应。这一并发症多因注射层次过浅所致。一般应将药物注射致真皮皮下组织,即目前流行的 Mesotherapy(中胚层疗法)。

异物肉芽肿:肉芽肿是一种良性增生物,治疗上可采用曲安西龙稀释后在局灶内多点注射,分次进行,一般都能顺利治愈,不主张轻易用全身糖皮质激素治疗,也不主张用手术切除的方法治疗。

全身并发症有:

过敏反应:其发生和材料的来源和纯度有关,一般生物来源的材料过敏比例较高;非生物来源的材料因无 免疫原性所以过敏反应较少发生。另外产品纯度的改进也有利于减少其发生。

细胞毒性反应:一般填充剂无细胞毒性,但代谢后或者其他情况下可能产生毒性。

诱发癌症:至今尚无明确因果关系的报道。

免疫性疾病:有少数报告在注射胶原后引起多发性肌炎 和皮肌炎,未能找到它们之间因果关系的证据。

遗传毒性和生殖毒性: 目前尚无明确因果关系的报道。

传染疾病的可能性:罕见报道。

9.2    预防与处理原则

注射美容并发症重在预防,了解注射特性与局部解剖,掌握合理的注射技术与护理措施,将有助于降低并发症的发生。

术前充分告知: 注射前要和患者充分沟通,讲明注射物的优缺点,告知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使患者了解该填充剂的优缺点。同时针对患者的实际情况作出个性化的设计。

详细了解病史,包括有无抗凝血 药物服用、有无疱疹史、有无过敏史、有无其他填充剂注射史等。

选择合适制剂:源于注射物的并发症如排异反应或过敏反应通常只表现为局部较轻微的红肿痛痒等,极少出现全身过敏症状,只要用常规抗过敏治疗很快就可以治愈。

 ④熟悉解剖结构:熟悉解剖 结构才能达到良好的注射效果,这样可以避免误伤和误注射。源于皮肤层面的并发症在不同的时间段内可以自行消失或恢复,一般不需要特别处理。

 ⑤掌握注射技术:绝大多数并发症都和注射技术有关,尤其是 在使用半永久充填剂和永久性充填剂时,更需要强调注射技术的重要性。源于注射技术的并发症,早期(1 周内)可以通过适当的手法进行局部揉按,在相当程度上可以改善或纠正不均匀所致的问题;中期(2 周左右)可以用无菌针头局部进针建立多个多方向的隧道,再结合局部适当手法进行揉按;后期可用曲安西龙混悬液 1∶5 稀释后局部注射进行局部消融,必要时 可以考虑用微创手术的方法取出。

10.注射美容的随访及再注射

目前所有的注射美容材料由于其自身生物学特点,以及人体不可逆衰老等,都不可能起到一劳永逸的效果。因为求美者个体差异,注射量的不足等造成注射效果的过早消失等,需要求美者在间隔一定时间后再次进行注射。因此针对不同注射材料和不同个体,术后定期随访,及时进行再注射是必要的。

注射美容方法是一种安全有效的面部年轻化美容方法。弥补美中不足,多余的去除,不足的弥补,整体设计、相互协调,多维改变面部轮廓来达到面部五官塑形及靓丽的轮廓曲线。注射美容解决的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部位的问题,而是综合考量脸部全貌,结合求美者的具体情况来进行脸部的雕琢,更加强调细节和整体,让求美者全方位的享受美丽。

(本共识经过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皮肤美容学组、台湾美容界的知名人士及整形美容专业相关教授共同讨论制定。参与起草的成员:杨森,杨蓉娅,刘玮,高兴华,何黎,庄坚文,陈向东,杨勤萍,张晓艳,骆丹,李兆林,乌日娜,黄进华。本文执笔者:王红艳)

参考文献

[1] Klein AW. Soft tissue augmentation 2006:  filler fantasy[J]. Der-matolTher, 2006, 19(3): 129-133.

[2] Ascher B, Talarico S, Cassuto D,  et a1. International consensusrecommendations on the aesthetic usage of botulinum toxintype A (Speywood Unit)--Part I: Upper facial wrinkles[J]. J Eur Acad DermatolVenereo1,2010, 24(11): 1278-1284.

[3] Ascher B, Talarico S,  Cassuto D, et a1. International consensusrecommendations on theaesthetic usage of botulinum toxin type A (Speywood Unit)--Part II: Wrinkles onthe middle and lower face, neck and chest. [J]. J Eur Acad Dermatol Venereal, 2010,24(11): 1285-1295.

[4] Bailey SH,  Cohen  JL, Kenkel  JM.  Etiology, prevention,  andtreatment ofdermal filler complications[J]. Aesthet Surg J, 20l1,31(1): 110-121.

[5] Requena L,  Requena C, Chfistensen L,et a1.  Adverse reactions toiniectable soft tissuefillers[J]. J Am Acad Dermatal, 2011, 64(1): 1-34.

[6] Sclafani AP, Fagien S.  Treatment ofinjiectable soft tissue filler complications[J]. Dermatol Surg, 2009, 35(Suppl 2): 1672-1680.

[7] Cohen JL. Understanding, avoiding and managing dermal filler Complications[J].Dermatol Surg, 2008, 34(Suppl 1): S92-99.


    医海法,十载游。从事医疗管理工作十年,处理医患纠纷数百起,医疗诉讼数十起。致力于医疗质量管理、医事法学及医患纠纷、医疗诉讼实务等领域研究。期待通过“舟吟医法”与您共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