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千杯不醉”PK上那位“万杯不倒”,当“极品”遭遇上“奇葩”故事就开始了

丰巣快递柜2019-04-08 11:50:20

砰砰砰……

“顾小妖,起床了,再不起来我就拆你的门板了!”

每天中午的一点半,林宝君都会准时出现在顾小妖的卧室门口,带着威胁猛喊一番,几乎连喊话的内容都没有改变过,卧室的房门更是经受了无数次铁掌的考验。

咯吱……

房门被打开了,顾小妖懒洋洋的探出了乱蓬蓬的小脑袋,“林宝君,你能不能换点新鲜的,每次都是拆门板,太没有新意了吧!”

“只要能按着你的要求把你叫醒就行了,要那么多新意干嘛!”林宝君不以为意的钻进了顾小妖的卧室,麻利的开始了打扫。

“唉!”

顾小妖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林宝君洁癖的毛病她已经是领悟到了骨子里。就像林宝君无法改变她的懒散邋遢一样,她也改变不了这个男人的洁癖。

经常是顾小妖一路随便的乱扔乱放,林宝君就跟着无怨无悔的收拾规整,他已经习惯了她的懒散邋遢。

今天是周末,顾小妖知道林宝君大扫除的日子又来到了。

“吃的已经给你放在餐桌上了,抓紧时间洗漱吧!”林宝君一边收拾着顾小妖的单人床,一边交代着。

“非凡姐呢?”顾小妖巡视一周没有发现顾非凡的影子,心里有些纳闷。

这世上估计只有顾小妖是这样喊自己老妈的,每次都让林宝君额角挂黑线,“干妈已经去奋战麻坛了!”

“嘿,非凡姐的小日子越来越舒坦啊!”

顾小妖感叹着走进了卫生间,昨晚又在银座替姐妹们拼酒,到凌晨两点多才回来,说实话脑袋还是有些昏沉的。懒懒散散的走进卫生间,林宝君已经给她放好了浴缸的水。

看着那柔软的泡泡,顾小妖乐颠颠的就泡了进去,这种薄荷泡沫浴是她最喜欢的,绝对是让她焕然一新的灵丹妙药。

舒服的闭上眼睛,秀美的长发直接没在了水里,享受着热水的按摩,顾小妖全身的静脉都得到了放松。

其实她并不喜欢喝酒,可老天却给了她千杯不醉的异能,自己老妈手下的姐妹自然不能看着被人灌醉占了便宜,所以她就成了银座有名的千杯不醉……酒公主。

跟着非凡姐闯荡江湖,几乎是在银座的灯红酒绿里泡大的,加上模样长的醉人,名声早就盖过了红透帝京半边天的顾非凡女士,这也是让老妈最闹心的一件事儿。

人怕出名猪怕壮,名声这东西一打出去就变成了招摇。现在几乎每天都有前来挑战的,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虽然顾小妖的收入也在节节的攀升,可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还真不是她喜好的。

“顾小妖,你麻利点!”顾小妖半梦半醒间又听到了林宝君催命的声音。

“知道了!”

懒洋洋的回了一声,对这个尽职尽守的活人大闹钟她还真没什么脾气。实在是那些闹铃都对她的赖床无效,她才把这种意义重大的事情拜托给了做事有板有眼的林宝君。

自此,她所有的时间都被卡死在了固定的节点上。别看林宝君平时温文尔雅的,可变身活闹钟的时候就完全是个疯狂典范,顾小妖还真是为她卧室的房门感到担忧。

林宝君干活向来都很麻利,当顾小妖把自己收拾停当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整个房间的打扫,该洗的衣物也都被他抱进了卫生间。

顾小妖对顾非凡当年收养林宝君的举动真的特别崇拜,这么一个要样有样,要才有才的大好男人华丽丽的就成了她们母女俩的二十四小时保洁,能不认可老妈的非凡嘛!

得意的敲着二郎腿,顾小妖有滋有味的吃着早午餐,林宝君的手艺是越来越有精进了,估计以后她们母女俩御厨的身份也是他的了!

“小妖,商量个事儿呗!”林宝君收拾完卫生间走进了餐厅。

“哥哥有话只管讲!”顾小妖又没了正形。

“你现在设计的活儿也挺多的,我每个月又都交的有家用,以后晚上就别去银座拼酒了,行吗?”林宝君每次看到顾小妖凌晨几点带着一身的酒味回来,心里就烦躁躁的。

“不是钱的问题,你不懂了!”

隔行如隔山,顾小妖懒得和这个优秀的脑外医生磨嘴皮子,那绝对是对驴弹琴效果。

“那是什么问题?”林宝君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开口了,还是要说说清楚的,“你以为你每次把客人灌醉,他们都会糊涂到为那些小姐买单吗?客人不是傻子,有没有干那些事儿不会没有感觉的!”

“切!”顾小妖不屑的翻了翻白眼,“林宝君,你喝醉过吗?你睡过女人吗?”

林宝君标准的酒精过敏,从来都是滴酒不沾,对于女人,长到27岁仍是雏鸟一枚的他更是没有发言权了。

“没有吧,都没有吧!”顾小妖神气活现的挑衅着,“毛老爷子早就教导过我们,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你的明白?”

“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我是学医的,即使没干过对人体构造和生理方面的变化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的!”林宝君憋红了脸颊,不理解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说话怎么一点顾忌都没有,经常比男人还要生猛。

“哥哥,看猪跑和吃猪肉那绝对是俩嘛事儿!”顾小妖坏坏的凑近了林宝君,“你看过**儿吗?你搞过**吗?那能一样吗?”

“顾小妖……”

林宝君真想撬开这丫头的脑袋好好看看,还有比她更太极品更极品的嘛!

“嗯?”

顾小妖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嘴巴里俏皮的咬着筷子,一副可爱天使的模样直接把狂躁的林宝君给秒杀了。

“好好吃饭吧!”林宝君偃旗息鼓的终止了两人间的继续讨论。

“哦!”

达到目的,顾小妖乖乖的关闭了嘴巴的说话功能,细嚼慢咽的品尝着起了男人的手艺。

在她看来林宝君哪里都好就是太啰嗦了,完全是妈妈级的人物,如果没有有力的反击,他真能长篇大论的给她上半天课。还好她家非凡姐没这毛病,不然她早就离家出走了。

“顾小妖,你有没有想过再上几年学?”沉默了一阵子的林宝君又有了新的提议。

“啊?”顾小妖莫名其妙的抬起了小脑袋。

“你在室内装修方面这么有天赋,为什么不去进修一下呢?”林宝君很有激情的引导着,“大专的学历确实有些低了,如果你有更高的文凭,想进那些大公司也会变得容易一些的。”

林宝君前几年一直在上学,顾家母女从来都没有对他吝啬过,现在他终于有了不错的发展,自然也想给顾小妖创造更好的条件,何况顾小妖确实有这样的潜力。

“哥哥,学历那些都是虚的,妹妹我不在乎的!”顾小妖不感兴趣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小妖,”林宝君似乎没有想放弃的想法,“虚的也好,实的也罢,现在这个社会认的就是这个。你有能力,但没有这个敲门砖就只有吃亏的份儿!”

“我为什么要去敲门看别人的脸色?我现在活得多自在,时间都是自己的,干嘛给自己找罪受!”顾小妖很不喜欢这样的林宝君,完全是世俗的那些眼光。

“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吗?每天都熬到三更半夜一身酒味的回来,整个生物钟都是紊乱的,这就是你不受罪的生活?”林宝君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顾小妖挑眉斜睨着振振有词的男人,眉宇间已经夹杂上了怒意,“林宝君,我和非凡姐一直过得都是这样的生活,非凡姐就是靠着这种紊乱的生物钟把我和你养大的,我不觉得自己在受罪!”

“小妖,我不是那个意思!”林宝君一下子就没了气势,他真的只是心疼顾小妖,完全没有看轻她们的想法。

“打住!”顾小妖根本不给林宝君继续教训的机会,“我还有很多图没有完工,没时间和你啰嗦了!”

顾小妖说完放下手里的餐具径直走向了自己的书房,她知道林宝君是绝对不会打搅她设计绘图的时间的。

闷闷的收起了餐桌上碗筷,林宝君的心里乱乱的。这个小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像正常人那样有一个正常的思维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宝君拿出了新买的水果认真的开始了削皮,没办法,她不长大他就只有由着她了,好在大家都是守在一起的,总是可以好好保护她的。

嗡嗡嗡……

顾小妖刚走进书房,兜里的电话就开始震动了。

“hello!”顾小妖一脸嬉笑的接通了电话。

“小妖女,我的图纸搞定没有!”电话那头传来了叶子华的叫嚣。

“叶子,如果你少啰嗦我两分钟,我就可以早两分钟交图,你觉得呢?”

“靠!你最好今天下班之前可以把图传过了,不然老娘就去你家拆房子了!”叶子华气咻咻的挂断了电话。

唉!

顾小妖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这两个拆字党到现在都没有走到一块呢?

一个永远都是拆她的门板,一个永远都是拆房,没创意!

算了,还是革命工作要紧,既不能让林宝君拆了门板,也不能让叶子华来拆房,只有画图完成设计才是现在生存的王道!

打开电脑,关掉手机,顾小妖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这样认真执着的样子是谁都没有见过的,只有她书房里的小镜子见证了一切。

时间点点滴滴的流淌着,顾小妖一个下午都没有离开过书房,而外面的林宝君也始终没有进来过。他希望她可以在自己的专业方面做出成绩,他更希望她能过上那种朝九晚五的正常生活。

足足是伸了个懒觉,顾小妖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设计图,房子终于还是保住了!在QQ上看到了叶子华那张谄媚的笑脸,顾小妖大气的笑了起来。

咚咚咚……

“小妖,出来吃点水果吧!”

林宝君对顾小妖的时间总是掐算的准准的,连敲门的时间都是恰到好处的。

“知道了!”

顾小妖对林宝君的一板一眼向来是抱有崇拜的心理的,那永远都是她望尘莫及的。

“还生气呢?”见顾小妖走出了书房,林宝君立即把切好的水果端到了顾小妖的面前,一脸讨好的讪笑着。

顾小妖属于典型的没心没肺型,生气这种事情是来得快走的也快,早就不知道林宝君说的是什么事儿了。此刻的她又对林宝君的刀工开始咂舌了,“老大,你连水果都切的这么严谨,是不是拿尺子量过的?”

林宝君得意的挑了挑眉,“哥哥我玩的就是刀工,哪里还用什么尺子来量啊!”

“恐怖!”顾小妖扎起一块哈密瓜表情怪异的耸了耸肩。

“顾小妖,你什么意思?”林宝君好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良好的自我感觉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没什么意思了,就是觉得你是一个需要被仰望的人物!”顾小妖打着哈哈就步回了卧室,她可不想把林宝君和恐怖片里的医生联系在一起,那林宝君绝对会当场疯狂的。

“你最好麻利点,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的跆拳道训练就要开始了!”林宝君被顾小妖随便一糊弄就心情舒畅了,斜倚在顾小妖的卧室门外继续啰嗦着。

“知道了!”顾小妖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应付着门外的唠叨虫。

“今天我有空可以送你过去,等你练完了我再把你送到银座!”林宝君温雅的声音隔着门板悠悠然的传了过来。

顾小妖把自己过腰的长发高高的盘在了头顶,对有车接车送的福利待遇自然是乐得接受的,动作也麻利了不少。十几分钟的时间,一个素颜可爱一身休闲运动装扮的小萝莉就站到了林宝君的面前。

“老大,咱们出发吧!”

林宝君微微的怔楞了一下,唇角勾起了欣慰的弧度,他喜欢看到这样清新亮丽的顾小妖,带着青春的朝气和妩媚,如同坠落在凡间的天使一般招人疼爱。

轻轻的清了清嗓子,林宝君的声音有了明显的暗哑,“走吧!”

顾小妖大咧咧的挽上了林宝君的胳膊,悠哉哉的走出了大门。

要说林宝君还真是一个能干的人物,上班也就一两年的时间就已经买了车子,虽说标致不是什么养眼的大牌子,可毕竟那是四个轮的待遇,顾小妖很喜欢林老大给她的专属位置,那个副驾驶是绝对不会让给别人坐的。

宝蓝色的307从车库里开了出来,稳稳的在顾小妖身边停了下来,顾小妖乐颠颠的就窝进了林宝君旁边的副驾驶座。

“非凡姐刚才打来电话了,让你半个小时后去接她!”顾小妖知道这是老妈输钱的一个标志,“你最好准备好各种安慰,估计这次输的有点惨!”

“她告诉你了?”林宝君不由的皱起了眉宇。

“怎么可能?她这种糗事是从来不会和我讲的!”顾小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那你怎么知道的?”林宝君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前方。

“知母莫若女!”顾小妖大喇喇的靠在了椅背上,“一听非凡姐那隐忍着怒气的动静我就知道原委了,你做好各种安慰的准备准没错。”

听着这样的言论林宝君就头大,这母女俩快翻个个儿了,老妈当的像孩子万事都找女儿商量,女儿当的像祖宗,没有什么事情是她害怕的。他这个唯一的男丁完全就是跑堂的,真是混的够汗颜的了。

会展中心的跆拳道馆里,顾小妖一身白色的跆拳道服笔直的站在队伍里,腰间的黑带格外的显眼。

“顾小妖,佩戴护具和助教进行实战训练!”教练声如洪钟的给出了指示。

“是!”

在教练面前顾小妖从来不敢散漫,一路小跑着奔向了护具存放处。

助教梅小红已经开始佩戴护具了,看着顾小妖挤眉弄眼的跑了过来,差点没有绷住自己的笑神经,“那教练今天心情可不好,你撞到到枪口上了,最好严肃点。”

“哟!”顾小妖用眼角偷偷的瞄了眼那贤明,悄悄的冲助教吐了吐舌头,“你们谁又招惹我们的贤明哥哥了,这不是害我们学员跟着倒霉嘛!”

“我们可不敢!你自己利索点就好了!”梅小红穿好护具回到了训练的区域。

顾小妖一点不敢耽搁,麻利的穿戴好了各种护具,表情严肃的回到了训练场。

横踢,侧步横踢,旋风踢,肘击……两个人从开始进入实战就没有停过,你踢我挡,你进我退,你停我击,很快就大汗淋漓全身酸痛了。

“顾小妖,用点力气,没吃饭吗?”那贤明的声音从背后凌厉的传了过来,把顾小妖吓了一跳,想偷懒那是不现实的。

冲梅小红挤了挤眉眼,顾小妖重新开始了攻势。其实也不是顾小妖想偷懒,梅小红一天有五六节课,都是这样全身戒备的进行训练,与其说是训练她们这些学员,还不如说是自己被训练了。顾小妖还还真是有些不忍心,这样在一起训练还是挺有感情的。

一个半小时的训练,顾小妖的衣服都被汗透了,红扑扑的小脸颊水淋淋的格外的诱人。

“小妖,有个事儿想求你帮忙!”退到更衣室,梅小红有些别扭的靠了过来。

“小红,我们两个还用求吗?”顾小妖坏坏的勾起了梅小红的小下巴,“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讨厌!”梅小红讪笑着打掉了顾小妖的爪子,“帮我找个兼职吧,保镖拼酒什么的都行!”

梅小红半湿的短发齐齐的贴在脸颊上,看着就让人心疼,“干嘛要找兼职,你还不够累啊?”

梅小红勉强的笑了笑,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我妈检查出了癌症,需要治疗和手术,我又没什么存款……”

梅小红的话还没说完,顾小妖手里的银行卡已经塞到了她的手里,“这是我拼酒的提成,从来没动过,估计够你应付一阵子的,要是治疗顺利没准还能有结余。”

“小妖,你辛辛苦苦拼酒挣得钱,我怎么能要呢!”梅小红把银行卡塞还给了顾小妖。

“说什么屁话啊!”顾小妖一脸的江湖味道,“我拼酒纯粹是为了保护一方姐妹的营生,不能被人灌醉了白白占了便宜。拿给你用这叫把钱花在刀刃上,我要是有用早就花了,放我这儿也是放着。”

“我……”梅小红的眼圈红润了起来。

“你什么呀?”顾小妖开始继续换自己的衣服,“我最不喜欢啰嗦了,你拿着就好了,密码是159159,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还我就是了,反正我也不急着用钱,躺在银行里还不是白给银行做贡献了。”

“小妖,谢谢你!”梅小红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不再拒绝了,她知道小妖的义气是永远都无法拒绝的。

“谢就不用了,以后训练的时候咱俩配合着打点假就成了!”顾小妖调皮的挤了挤眼睛。

“你呀!”梅小红心里是满满的感动,顾小妖从来对她都是有照顾的。

或许是因为都来自单亲家庭,顾小妖和梅小红总有一见如故的感觉,虽然只是在训练馆里才有接触,可感情这东西还是很深厚的留了下来。梅小红希望有一天,她也可以给顾小妖这样的支持和帮助。

嗡嗡嗡……

顾小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显示屏上晃动着包晓亮的头像。银座经理这会儿就给打她电话是不是有点早了?顾小妖觉得肯定是有什么事儿了!

“包子大人,有事儿?”顾小妖一副娇滴滴的妖媚态。

“酒公主,这下你有麻烦了!”包晓亮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

“嘛事儿?”顾小妖不以为意的继续没着正形。

“你昨晚灌醉的客人已经找过来了,点名要和你拼酒!”

“哟!包哥,这不是上杆子给你送钱嘛,我奉陪就是了!”顾小妖一脸的轻松。

“小妖,这回可是来者不善啊!哥哥我担心你hold不住呀!”

“呸!千杯不醉可不是浪得虚名,我这酒公主的名号可不是白封的!”顾小妖立马有了斗志。

“哎呀,你还是悠着点!”包晓亮还真是有些心虚,“昨晚的客人说我们这里的小姐讹诈了他们,这个你心里还是有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