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君与上仙共黄泉 | 我这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古风小说精选2019-02-10 12:51:06

作者 | 璃华  图片 | 网络

歌曲推荐 | 他唱着待月西厢,风流倜傥


1


在我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就被广元上仙恨铁不成钢地打过手掌心,原因是那天我路过瑶池的时候,撞见天蓬元帅和嫦娥卿卿我我的时候,没有立马走开,反而是蹲在仙草从里看得津津有味。

他一边打我一变唠叨,“天孙,偷窥是不对的,而且你怎么能偷窥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呢,快给我忘掉,现在就给我全部忘掉。”

“忘不掉怎么办?你看啊,像天孙我这么聪明伶俐,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对不对,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嘛。哎,有时候太优秀也是一种错啊。”我完全不知道我这句话显然有找死的嫌疑。

“你简直无药可救了天孙,你太不要脸了,哪里有仙这么夸自己的?”广元一怒之下,直接甩了我一巴掌,我脸撞到瑶池边上的石柱,直接磕掉了一颗门牙。

我沉默半响,直接一捂脑袋蹲下就嚎啕大哭,谁让我还是个小屁孩儿呢。

广元顿时就手足无措起来,他抬起绢白色的袖子,用力替我擦脸,也不知道最近天庭的卫生是谁搞的,竟然摔得我一脸灰。

“天孙天孙你别哭啊。”广元语气软了下来,“诶,我这是为你好。要是叫王母看到了,你可就不是一巴掌了,少不得被关到寒冰之地去。”

我立马打了个哆嗦,寒冰之地我简直太熟了,因为我太过活泼,天庭里上上下下都怕着我,闯了祸就经常把我丢到那里去。

那个地方,常年都是大雪飘飘,照理说神仙是不会惧怕寒冷的,但奇怪的是我这个天孙,怕冷的程度简直冷人发指,让我严重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个仙了。

广元的话十分有效果,顿时就让我不敢继续嚎了,广元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不是吓唬你,时辰到了,天孙你该回神仙府了。”

“我不要回去!”天孙我挨了一巴掌,还是有些在意的。

“别闹。”广元弯腰将我抱起来,他抬手揉了揉我乱七八糟的头发,我心里的郁闷之气,忽然就很没骨气地消散了。

我仍由他抱着我,带我回了王母赐给我的神仙府。

我的侍女碧瑶仙子早就抱着仙瓶侯在一边了,看到我回来就将瓶子递给我,她盯着我看了一阵,忽然说,“天孙你牙怎么了?”

我用舌头舔了舔被磕掉的门牙,直接指着广元上仙,大声说,“他打的!”

广元上仙的脸顿时就黑了,严厉地喝道,“快浇水!”

被他这么一喝,我顿时就老实了。

我接过那跟我差不多高的碧玉仙瓶,摇摇晃晃地走到神仙府中间的那棵苍天古树边上,慢悠悠地将仙瓶里的仙水浇灌在了树根上。

我还记得我十分小的时候曾窝在王母娘娘身上撒娇,我问她,“娘娘啊,天孙我是从哪里来的?”

王母娘娘慈爱地摸着我的发,低声道,“天孙是从树上长出来的。”

我觉得王母娘娘在怀疑我的智商,真的。

广元看着我娴熟的动作很是欣慰,“天孙啊,要是你每次都老老实实给仙树浇水,本上仙也不用天天跟在你屁股蛋子后面跑啊。”

广元上仙是王母亲自派下来督促我的,因为我一直都不肯好好完成这唯一的工作,每天浇水什么的太枯燥了,没有办法,王母不得不让广元看着我,并且还给了他可以揍我的权利。

我冲他龇牙咧嘴,广元一把拍下我的脸,“门牙长出来之前,别笑。”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悻悻然,我偷偷看着广元柔和的侧脸,他的眉头总是习惯性皱着,像是有什么事情叫他十分困扰一样。

真好看,我偷偷笑着。我觉得我炉火纯青的偷窥神功完全是从每天偷窥广元上仙练出来的。

没错,本天孙喜欢广元,但我不敢让他知道,否则肯定会被他揍到死。

天庭里七情六欲都不能有,我身为天孙却喜欢上广元,这对于广元来说绝对是一件要命的事情。我忽然有些期待,要是哪天广元知道我喜欢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不过在这之前,我似乎应该先长大才对,不然我这个小屁孩儿的话,实在没有什么爆炸性。

我正想到这里,忽然那颗古树树身刺出一串夺目的光彩,我下意识看过去,就见灰扑扑的树身上,刺出无数细小的刺,那刺刺入我的身体里,我惨叫一声疼得躺在了地上。

广元被我吓了一跳,看着我疼得在地上打滚,那一根根刺怎么都折不断抽不开,他们缠住我的经脉,那种蚀骨之痛,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了。

广元上仙急得在我身边打转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他一声声喊我,“天孙,天孙你还好么天孙?”

“闭嘴!”我咬牙切齿地从牙齿缝儿里挤出一丝声音,“怎么看我都很不好啊!”


2


我疼了三天,疼得我把天庭上各路神仙都问候了一遍。

我想我大概是糟了报应了,这是老天爷在惩罚我动了凡心,所以要让我忍受着蚀骨之痛。

我揪住广元宽大的袖子,我害怕我会这么疼死过去,所以我拼尽全力对他说,“广元广元,其实本天孙也想调戏你来着,我老喜欢你了,广元你喜欢我么?”

广元嘴巴张得老大,眼神十分复杂,他大难临头似的抓着我使劲儿晃,像是想将我这个大胆的念头甩出脑袋一样。

“疼疼疼。”我疼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淌。

广元揍我也不是,关心我也不是,顿时就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我最喜欢看到的,便是他这个样子,哪怕是愤怒的,也让我觉得这不是天庭里千遍一律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上仙。

疼痛终归是过去了,当那些刺抽离我身体的时候,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我坐在地上,满怀期待地看着广元,我还在等他的回答。

广元在我期待的眼神里开了口,“哎天孙,你不知道,你这三天打滚打得简直太销魂了。”

“不是这个!我问你喜不喜欢我。”我习惯性的抬起手要去摸他的脸耍流氓,可是我伸出的手却落在了半空,根本没有能够刚刚好的落在他脸上。

我愣住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为什么肉嘟嘟的手变得指节分明修长纤细了?

广元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在我惊呆了的眼神里捏了捏我的脸,“天孙就是与众不同,跟吹了气儿似得忽然就长大了。诶天孙,还别说你长大了,比嫦娥还好看。估计下次天蓬元帅就该调戏你了。”

他的语气里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

我迫不及待地扑到灵境前,看着镜子美丽无比的那张脸之后,我再次惊呆了,“这是三天么,这是三千年吧,为什么我忽然长这么大了?”

“天孙天孙!”就在我还盯着镜子发呆的时候,碧瑶冲进来将我拽了出去,“仙树结了一只花骨朵!”

我丢下灵境跑到树下,仰着脖子看了一阵,终于在满树碧绿之中看到了那小得可怜的花骨朵。

这瞬间忽然福至心灵,这个小小的花骨朵,宛如我心里对广元的喜欢一样,这是个好兆头,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这份喜欢,和这花骨朵一样,迟早会开花,最后结出美丽的果实来?

于是我扭头看着广元,再次问他,“广元,你喜不喜欢我?”

广元上仙像是没有听到我的问题,他又开始出神了,他双目望着那花骨朵儿,脸色不太好看。我顿时就怒了,我直接拉下广元的脑袋,吧唧一下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我说广元上仙!本天孙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这么自由奔放表达对广元喜欢的后果,就是把广元吓得落荒而逃。

并且一连好多天都躲着我。

我趴在神仙府里闷闷不乐,明明我都不是小屁孩儿了,为什么广元还不喜欢我。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抓着广元的手指啃,口水流了他一手,当时很多仙人都在边上,我口齿不清地说,“广元上仙我可喜欢你了,你喜不喜欢我?”

顿时引得一阵哄笑,广元在一片笑声里说,“喜欢喜欢,广元也喜欢天孙。”

但他说的喜欢,不过是对小孩子的一种敷衍而已。如今我经历蚀骨之痛长大了,他却连敷衍都不肯了。

这几天天庭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天蓬和嫦娥的私情终于被发现了,下场很惨,一个放逐人间投入畜生道,一个关进月宫里对着一树桂花树起舞弄清影。


3


我拒绝给仙树浇水,在我出神仙府去堵他堵了几天都无功而返之后,我觉得我必须改变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我停止给仙树浇水,果然,我不过是误了半个时辰,广元就亲自来找我了。

广元很无奈地看着我,“天孙啊,祖宗啊,你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我特地准备了一把团扇,学着偷窥来的凡尘女子一样,掩住脸颊故作害羞地说,“广元啊,你寂寞么,你孤单么?仙人的生命太漫长了,有一个人一直陪着一起白头到老走到洪荒尽头,这不好么?我喜欢你,你倒是给我个回答啊。”

广元被我吓得摔了个大跟头,他气急败坏地说,“天孙,你学坏了,我就知道从你看到天蓬元帅调戏嫦娥开始,你就学坏了。”

我觉得广元说的不对。

于是我义正言辞的纠正他,“我不是从看到天蓬调戏嫦娥开始学坏的,早在更早的时候,我就已经变坏了。”

从他蹲在我面前,第一次抱着我踏出神仙府,翩翩仙乐里他广袖鼓动着,像是藏着巨大的青鸟一般,我看着他的侧脸,细致的眉目里蕴含着我那时候还不懂的感情,于是本性纯良的天孙我,从此就朝着变坏的道路一路飞奔,并且不肯回头。

广元一直在说谎,他明明就是喜欢我的。

否则那个时候的他,为什么会用那样的表情将我抱起来,会那般小心翼翼地将我视为掌上珍宝。

“怎么了,这么不高兴?”他伸出双手捏着我的脸颊,用力的往两边拉,“笑一笑,快笑一笑嘛。”

我拍掉他的手,用从未有过的认真对他说,“广元,我想和你白头偕老,你说好不好?不要回避我,我知道你一定是喜欢我的。”

广元上仙再一次受到了惊吓,他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眼神还带着一丝惧意,“天孙你可知道,这种话说出口,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我固执地抓着他的手臂,怎么也不肯松开,“回头?本天孙从未想过要回头。”

广元眼神慎重了起来,他用我看不懂的眼神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天孙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耍流氓的?”

我认真想了想,正要回答他,忽然听到我神仙府的大门轰然一阵巨响,跟着就塌了,漫天的灰尘浮起来迷住我的眼睛,热辣辣的刺得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拉过他白色的袖摆,用力的揉着眼睛,他将手移开,凑近我的眼睛,低声说,“别动,我给你吹吹。”

我就不再揉眼睛,任由他撅起嘴来,轻轻吹散了我眼里的沙子。

“天天天孙,不好了,孙猴子杀到这里来了!”碧瑶惊慌失措地看着我,声音都带着颤音,“怎么办,仙树上的花就要开了,可不能被那泼猴儿毁了!”

孙猴子翻了个跟斗,将他从西海得来的如意金箍棒朝我面前一插,忽的凑近我的脸看了一会儿,抓耳挠腮地说,“天孙你不是百年前就仙逝了么,怎么又冒出一个天孙?”

我觉得孙猴子一定是个傻帽儿,本天孙活的好好的,并且二八年华离仙逝还有几千年呢。

广元上仙忽然将我拉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微笑着看着一脸毛样的孙猴子,“大圣怎么有空到这里来逛?”

孙猴子的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十分抓狂地跃了起来,他指着我大声说,“这不对,我明明亲眼看到你死了。”


4


然后孙猴子一对猴子眼就亮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起死回生的方法了!”

他扭头就盯上了仙树上那唯一的一朵花骨朵,“你一定是吃了那东西的果实,所以才会死而复生。哈哈,俺老孙简直太聪明了。”

我顿时觉得孙猴子是来搞笑的,我不得不好心提醒他,“这朵花就是很普通的一朵仙花。你要长生不老,去蟠桃园,那里的仙桃儿吃了定能长生不老。你若是想死而复生,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的仙丹一定会帮到你的。”

猴子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显然还有些不太相信,不过大概是我的眼神太无辜,猴子终于放弃打我仙树上那朵花的主意,握着金箍棒翻身跃上筋斗云,看他飞向的方向应该是蟠桃园没错了。

送走了孙猴子,我觉得我必须问广元一个问题,“我以前见过孙猴子?”

广元眼神十分闪烁,“没有,绝对没有。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见过谁吃过什么东西,绝对没有我不知道的。你绝对没见过孙猴子。”

我掏出一把灵境对着看了好久,“难道本天孙太美丽了,美得猴子出现幻觉了?”

“天孙你不能这么不要脸。”广元将我手里的镜子夺走,他眼神有些沉重,“天孙你答应我,你对我死心吧,我不喜欢你,也不可能喜欢你。”

我顿时就怒了,“你以为喜欢跟吃饭一样简单啊,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你这是在怀疑本天孙的毅力!而且,也来不及了啊。”

早就来不及了,在我忍受剧痛,从一个孩童变成少女之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我一把拉下广元的头,像天蓬吻嫦娥那般,触了触他的唇。

我能感受到他整个人都僵住了,伸出双手想要用力地推开我。

可是我死死抱着他的头,怎么都不肯松手,“你说谎,说谎说谎!”

我喃喃着,唇齿纠缠之间,戳穿广元的谎言。

“你明明……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这样吻过我了,你现在说不喜欢我,谁相信呢?”我笑着松开他,看着广元上仙满脸苍白地站在那里。

他像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竟然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

我点点头,“我记得呢,我都记得呢。”

记得还是婴儿的我睁开双眼,映入视线的第一个人就是广元,那个时候他的眼神很温柔,带着一种淡淡的怜惜,然后他轻轻吻了吻我的唇,说吻是不对的,因为他只是飞快的从我唇上扫过。

广元无奈地看着我,他明明是看着我的,可是我却能感受到他的视线透过我,也许是看到了别的一些什么。

比如名为宿命的东西。

我的眼角扫到光芒处,只见那朵半开的花,缓缓的轻轻的,带着璀璨的光芒绽放在了枝头。这朵花似乎真的能感应到我的心意,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和广元之间的感情,也开花了。

广元终于在沉默之中开了口,“天孙,你要是能阻止那朵花结果,那么我就喜欢你。”


5


广元走后,王母来神仙府看我。

她拉着我的手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从我幼年调皮捣蛋说到如今,语调里已经带了一丝唏嘘和惆怅。

大概因为我长大了,同我说的话也充满了哲理性,她说,“天孙,万物都有自己的规律。”

她走到古树前面,触了触古树的枝干,“就像这棵树,总要经历抽芽开花,花谢结果,最后瓜熟蒂落。其实仙人和凡人有些地方是相似的,只不过在仙人漫长的生命里,盛衰荣辱没有那么明显罢了。繁华过后就是落寞,仙人也必须面对这个残酷的宿命。”

我觉得王母今天的话特别多,大概她年岁大了吧,年纪大的人,总是诸多感慨的。

哦,她走之前还跟我说了一件事情,说是孙猴子几乎毁了她整个蟠桃园,那天她正在宴请众仙家享用蟠桃宴,整个宴席都被那猴子给搅和了。

真是只泼辣的猴子。

我只是没料到,几天之后,我竟然又遇到了那猴子,当时我正抱着仙瓶给古树浇水,猴子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天孙天孙,快帮帮我。”

我看了看他身后,隔着老远的地方,是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将追来了。

广元一直教我远离一切是与非,不过我似乎从未听过。

我想了想,指了指古树,“你不是会七十二般变化么,你可以变作一片花瓣,附在那花上。

“多谢天孙!”猴子飞到半空,白光过后,只剩一片飞舞的花瓣,轻灵的落在了那朵花上。

跟着,追兵就来了。

“天孙。”二郎神杨戬恭敬地对我行了个礼,“我们在追那泼猴儿,可有到你这里来?”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一直守着这棵树,从未离开,也没有看到有人来过。”

杨戬就只好带着一群人往别处去了。

等到那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将消失在天的尽头,猴子才从花上落了下来,变作原本的样子落在我面前,“好险好险,不是俺老孙怕了那群人,而是实在太烦人。老孙走了。”

我一把揪住他的手臂,“等一等,你告诉我,你见我的时候,我身边可有什么人?”

孙猴子想了想,“有的,广元上仙在你身边的。”

孙猴子就跟我说起那天的事情来。

那天仙树结了果,广元上仙拉着那位天孙在古树下激烈地争吵,广元说,“天孙,你跟我走吧,我们离开天庭,无论去什么地方都好过在这里。”

天孙轻轻摇着头,眼神有种疏离的无奈,“谢谢你的好意,广元上仙你不要动情,一旦动情就无法回头,你现在还来得及的。”

“来不及了。”广元忽然抱住了天孙,“已经来不及了,上万年来,我一直看着你,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已经来不及了啊。”

天孙没有说话,只是仍由他抱着,她的视线一直看着仙树上结出的果实,终于果实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这瞬间,广元忽然腾空跃起,他将仙树上的果实,硬生生的摘了下来。

天孙目瞪口呆地看着广元,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你疯了!”

然而她没能说更多的话,因为接下去,她整个人都化作了细沙,湮灭在了空气之中,广元扑过来,只来得及抱住她空荡荡的衣袍。

他是那么伤心,伤心得想要死掉了,他抱着那袍子跪在地上,喃喃说,“对,我疯了,我早就疯了啊。”


6


孙猴子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我只是沉浸在震惊之中,广元他不肯喜欢我,难道是因为那个天孙么?可是天界的神仙,会同时存在两个么?我茫然了。

整个天庭似乎都在对我隐瞒着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以为我是唯一的天孙,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的。

我以为广元是不会动情的,可他却那么爱她。那么,被广元爱着的那个天孙,在什么地方呢?

这瞬间,不知怎地,我扭头看向了仙树枝头盛开的那朵花。

广元似乎很不想让这朵花结出果实来,是不是因为有些秘密,就藏在这仙树之中呢?这瞬间,我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想要让仙树结出果实。

我有一种直觉,仙树结果的时候,就是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

但是要怎样,花才会结果呢?

我正在费尽脑汁的想这个问题,广元终于来看我了。

隔了十天半个月未见,广元上仙依旧还是那个广元,丰神俊朗白衣飘飘,乌黑的发只在发尾用绳子结了随意地垂着。

我扭头看他,“为何隔了这么久才来看我?”

“忙着收拾那泼猴儿呢。”广元在我身边坐下,眉宇间有一丝疲惫。

我抬起手落在他眉心轻轻揉了揉,他猛然推开我,“天孙,距离,要保持距离。”

“我不要和你保持距离!”我疯了似得扑向他,我将他扑倒在仙树下,我亲他吻他,我说,“广元,你明明说了,只要我让仙树不结果,你就会喜欢。可是你骗人,你在骗人!”

汹涌的白雾将我和广元包裹在中间,我红着眼睛固执地看着他,“为什么我不行,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我这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广元就愣住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他慌了手脚,抬起手细细地擦着我的眼睛,“天孙你别哭,不要哭啊。”

他温柔的声音弄得我哭的更凶了,“你不喜欢我,又何必管我哭不哭?”

他忽然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我看得到他眼底隐忍着某种深沉的情感,这情感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了,“不要逼我……”

他眼神变得非常凌乱,“我会忍不住,天孙不要继续逼我,我真的会……忍不住的……”

我伸出双手抱住他的头,我让他埋进我乌黑的发里,他说,“天孙,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我躺在仙树下,直到一片冰凉的东西贴着我的脸颊落下,我才发现古树上的那朵花。

那朵花,终于开始凋谢了。

花瓣一片一片的落下来,花瓣的尽头,是一只圆型的果实出现在树梢头,一阵清风吹过,果实分为两半裂开。

我看见了。

果实中间,躺着一个粉嘟嘟的婴儿。

而我的身体,在广元的身下开始一点点的沙化,最终变成了一碰细沙。广元抱着我空荡荡的衣袍,然后我听到他哽咽的声音。

他哭了,为我而哭。

我想起孙猴子给我讲的故事,变成一碰细沙的天孙,和眼前发生的一切都重合了。

唯一的区别就是当初的果实被广元掐断了,那次的后果就是我丢失了我全部的轮回记忆,每一个天孙消失之前,承载在脑海中万万年的记忆都会转移到新的婴儿身上,那时候广元掐死了那婴儿,于是我就丢失了那些记忆。

直到现在,我再一次从树梢重生,这些记忆才汹涌的涌入脑海。

我曾经问过王母我是从哪里来的,她回答我说,“天孙是从树上长出来的。”

她没有骗我。


7


我是新的天孙。

我的使命就是浇灌这棵苍天古树,直到它重新开花结果,然后结出下一个天孙,我便会消失在虚无之中。

好久好久,广元才丢下那件衣袍,飞到半空将我从枝头抱了下去,他的眼神仿佛是死了,随着上一任天孙的消失而失了灵魂。

“天孙,这一次,一定不要再轻易对谁动情了,不要再让古树开花结果。我不要再一次目睹你消失在我面前。”他抱着还是婴儿的我喃喃道。

我静静看着他,不哭不闹,只是静静的让他抱在怀里。

对于仙人漫长的生命来说,我活的真的很短暂,我是仙人,却和人类一样从婴儿到成年最后迅速的衰老,这之间不过匆匆百年时光。

但是我却拥有漫长的记忆,每一次轮回每一次重生,我都没有忘记。

每一次重生的时候,我的记忆都会转嫁到新生的婴儿身上,上一世,广元上仙掐死了那个孩子,我从浮沙之中重生,却丢失了全部的记忆。

直到现在,我再一次从树梢睁开眼睛。那些消散在混沌里的全部过往,才再一次全部都回到了我的脑海之中。

神仙其实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只是对于拥有漫长寿命的仙人来说,情欲是最最要不得的东西。

我不记得我在这天界存在了多久,也许在天庭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代替众仙经历情劫。

百年一情劫,我应劫而生,生生不息,或者说,我便是情字本身。

天蓬元帅调戏嫦娥并非意外,因为百年前广元上仙扰乱了我的劫难,使得原本应该由我替代的劫难,重新回到了天蓬和嫦娥身上。

我可以替天庭里每一个仙家品尝情劫的煎熬苦难,前提是我自己不为情字所困。代人受劫其实并不难,难得是自己情字当头。

广元上仙低下头,他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心。

我闭上眼睛,属于我的情劫到底还是来了。或者说,早就来了吧。

这万万年,只有一个广元上仙陪着我,怜惜我心疼我,为我不公为我改天逆命。

可笑的是他爱我万万年惜我万万年我都没有动心。

在我失去全部记忆,丢下那沉重的宿命包袱的时候,因为他的一个微笑我却动心了。

并且这动心无法逆转,也来不及逆转。

我知道,属于我的,属于天庭的情劫,就要来了。


8


第一个应劫的人,是织女。

织女爱上了一个凡人,不肯继续留在天庭里织布。王母娘娘大怒之下,拔下发簪划下了一道天堑,无法跨越的天堑。

织女被罚去北冥的冰川边上织布,北冥的寒冷冻得她双手通红,她却不得不织下去,因为指不出足够数量的云彩,她就不能在来年的七月初七通过鹊桥去见自己心爱的人。

我偷偷溜出去看织女,她看到我意料之外的开心,“天孙,你怎么来了啊。”

我蹲在她身边看着她的脸,好久我才说,“对不起,织女。”

因为我无法在替仙人经历情劫,所以织女才会这么辛苦。

织女却摇摇头,她说,“谢谢你天孙,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我很快乐。”

她说着,将冻得通红的手放在嘴边哈气,想要稍微的取暖缓解冻僵的手指。快乐么?这样的织女,却告诉我她很快乐。

这就是情么,因为一个情字,辛苦就会化为蜜糖,哪怕是包裹剧毒的蜜糖,动情之人也甘之如饴。

我叹了一口气,回到了我的神仙府。

广元早就在等着我了,看到我回来立刻板起脸来,“又上哪儿疯去了?看你满身泥土。”

我张开双臂冲他跑过去,广元弯腰将我抱起来旋了好几圈,他说,“老实交代,是不是又闯祸了?”

我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边说,“是的,广元我闯大祸了。”

“你闯什么祸了?”他看着我的眼睛,眉头习惯性的皱了起来。

我笑了起来,“广元,这次我闯了天大的祸了,我动情了。”

“胡说八道什么!”广元的声音有些严厉,“天孙你怎么能从小就不学好呢,你这屁点大,知道什么是情劫么?还有你对谁动情了?”

我抱住他的脑袋,吧唧一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气,“是你啊,我喜欢的人是你呢。”

他身子僵了僵,语气有些急促,“天孙,你不要胡闹。”

“我没有胡闹啊。”我静静看着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广元你不是一直都爱着我么?”

他不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我,我伸出脏兮兮的手摸了摸他的脸,“你都爱了我上万年了。”

他的眼神里有浓浓的不可思议,他将我放下来,“你怎么知道?”

我叹了一口气,我伸手指了指我的脑袋,“我的记忆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一直……”他错愕地僵在那里。

我点点头,“对,我一直都知道。天孙历劫之后,会保存全部的记忆。前一世是因为你掐断仙树上的果实,使得我遗忘了全部记忆。”

我无奈地看了看他,“没想到,忘掉了一切的我,会奋不顾身的喜欢你,甚至因为这份喜欢使得古树开花结果。”

广元沉默了好久,忽的笑了起来,“我以为我可以帮你摆脱不停受苦的宿命,却没想到,最终因为我又将你拉入这样的宿命之中。”

天庭是寂寞的,所以天蓬去调戏了嫦娥,织女爱上牛郎。天庭是多情的,所以广元爱上了一直在受苦的我。

所以失去一切记忆的我,爱上了一身白衣的广元。


9


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很平静。

我和广元并肩坐在神仙府的屋顶上,星辰变换生生不息,他说,“天孙,天庭众仙都动情了,东华上仙和白牡丹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我很无奈,但我也无能为力。

上万年来天庭用我来免去情劫,我身体里积累的上万年的劫难,正在一点一点返还给天庭众仙,该来的,始终都回来。

我知道王母会来找我,我只是不知道她会来得这样快。

她整个人看上去很不好,“天孙,天庭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无奈地看着她,“你说过繁华过后便是毁灭。万物都有自己的规律,其实我也是有的。虽然我可以一次次从古树重生,但是历经了万年了,我也已经……”

王母握住了我的手,没有让我说下去。

“就算是你,也逃不过天道。”王母眼神黯淡下去,像是想到了自己的末年,“只是天孙,如果你都无能为力,那么天庭一旦情欲肆虐,天庭还是天庭么?”

我没有回答王母的问题,她眼神很落寞,她说,“天孙,要是我做出什么决定,你不要怪我。”

我冲她笑,这个时候的我还是个小孩子,只到她腰那么高,缺了门牙说话有些漏风,“我不会怪你的。”

王母走的时候,踉跄地摔了一跤。我要去扶她,她扫开我的手,一个人走掉了。

我猜的到王母的决定,牺牲一个人和牺牲整个天庭,这是一个很好选择的答案。阻止天庭情劫肆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毁灭情之本身。

只要我灰飞烟灭了,那么沉积在我身体里上万年的情劫会随着我一起灰飞烟灭了。

广元来见我的时候满脸苍白,他抓住我的手将我抱起来,他说,“天孙,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里,离开天庭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好不好?”

大概,对我的处决,玉帝已经告诉了这众仙了吧。

这是当初他打破我的宿命的时候对我说的话,如今在这个时候,他再一次开了口。

上一次我的回答是“不。”

而这一次,我点了头,我仍由他抱着我,温柔地对我说,“天孙,我们去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谁都找不到我们。”

他跑的那么快,天庭的风景在我眼中飞快的倒退。而神仙府里的那颗古树,它依然挺立在那里,迎风而动。

我叹了一口气,望着神仙府中那颗苍天大树。

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的本命是那颗大树。上万年的岁月,足以让我的根系扎进整个天庭,我已经哪里都去不了了。

蓦地,我觉得双腿一痛,我强忍着没有喊出声音来,广元头上都是冷汗,但是他没有停下来,他一直用力地往前跑,他想救我,最后的最后,他仍旧想救我。

我感觉得到我的双腿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怕是我的本命树已经被砍断了吧。

很快,没有根的大树就会枯萎。我并不怪玉帝和王母做出的决定。如果杀死我一个人,可以阻止情欲肆虐天庭,这也算是一种成全。

终于广元慢下了脚步,他跌倒在不周山脚下,咳出一口殷红的血来。他是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想把我救出灰飞烟灭的宿命,可惜到最后,我们谁都救不了谁。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他俊秀的容貌迅速衰老下去,最后满头青丝转眼白。而我自己,身子还是小孩儿的,皮肤已经邹的宛如快死去的老人。

我忽然笑了起来,“广元,你怕不怕?”

他用最后一丝力气冲我微笑,他摸了摸我的头轻声说,“不害怕啊。”

“因为我们一起白头了。天孙,广元与你共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