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致那些爱绘本的人

大森林绘本馆2018-10-05 16:59:06

致那些爱绘本的人-《华商报》专访

2015-05-08 爱绘本

本文转载自2015年4月7日《华商报》 栏目记者:刘燕

一份感恩、一份喜爱、一份坚守

这就是爱绘本故事妈妈LUCY


近日,故事妈妈LUCY、《安的种子》绘者黄丽老师接受了《华商报》记者刘燕的采访,节选部分原文:


绘本进入国内是近10年的事情。绘本阅读中以图讲故事的方式,因为符合幼儿对图形具备格外认知能力的特征,成为目前家庭培养孩子爱上阅读、增进亲子情感的最佳教育方式。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个故事爸爸、故事妈妈诞生了,也有人因此成为了职业阅读推广人,让更多的家长了解绘本的秘密,让更多的孩子爱上阅读。
>绘本馆馆长
--爱绘本故事妈妈LUCY

  “绘本,就是娃娃书的高配”

31岁的芦曦被周围热爱绘本的人称作是西安“最会讲故事的人”。无论何时,任何一本绘本,都会让这个皮肤白皙,嘴唇湿润的女孩,表情刹那间生动起来。

芦曦本不是幼儿专业出身,这个2003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女孩,因为一次到幼儿园给好朋友还碟片,看到幼儿园老师又唱又跳,“好生快乐”后,便毅然决定,“要做幼儿园老师”。

后来,她傻傻地去那家幼儿园应聘,人家问了很多专业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咋回答的,总之临走时负责人说,“你不是幼师毕业,看起来不懂幼儿教育。”

她不死心,整天看报纸招聘版,终于应聘到了西安高新区一家公立幼儿园,当英语老师。接下来几年,她换了两家幼儿园。2008年,她被自己辞职前的那家幼儿园派去北京参加了一次幼儿阅读活动。

会上,她听到一位台湾老师绘声绘色地讲故事,这是她第一次接触绘本,她没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只觉得“喜欢得要命”。回到西安后,她开始在网上买绘本。

守着这份喜欢,她去上海参加儿童图书展。在绘本展区,她被眼前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台上是神采飞扬讲绘本故事的老师;台下,“小朋友都是自己背着水壶和干粮坐在地上看绘本、听故事,黑压压的一片”。而那时的西安,还没几个父母知道绘本。

2010年7月17日,芦曦在明德门附近一家单元楼里开了自己的绘本馆。但对于她来说,“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绘本和讲绘本故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开始,她在小区和周围的幼儿园发关于绘本馆的资料,可几个星期过去,没一个家长带孩子来,“图画书,谁家没有啊。”一次,她解释了半天,家长抛给她这句话。

再就是2012年,她去榆林市一家颇为高档的幼儿园,给那里的家长们讲儿童阅读绘本的意义,“单解释绘本是个啥就讲了大半天”。最后,很无奈,她只好用浓重的方言说,“绘本,就是娃娃书的高配,是那种城中村的娃读了之后,走出来也会像大学家属院的娃一样,气质不同的书。”她没想到,这个绘本的“神定义”,竟促成了这家幼儿园建了一个儿童绘本馆。

再后来,芦曦的绘本馆会员渐渐多了起来。芦曦说,她始终相信绘本的力量,“父母通过念图画书给孩子听,建立起亲子之间永远无法分割的情感秘密。”

>>绘本作家
--黄丽老师

  绘本创作不是简单地画图画

要相信,世上美好的事物总会吸引到相同的人。芦曦没想到,她绘本馆楼下的邻居竟然是因为创作《安的种子》,获得“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的绘本作家黄丽。
《安的种子》是一部讲述心灵只有学会等待,才可能获取真知灼见的故事。这部绘本图画选材来自于西安南郊的兴教寺。兴教寺是众多佛家寺院里为数不多不收取门票的寺院,热爱艺术的黄丽最喜欢在下雪天光顾那里。
2008年3月,一场大雪怂恿黄丽再次前往兴教寺。当她早早来到寺院附近时,通往寺院的小路已被清扫干净,而寺庙里的积雪却照旧铺陈。黄丽去时正赶上僧众念早课,她一直等到僧人下课,禁不住问,“为何路被扫雪,院子里却没扫,难不成是村民扫的?”一个老和尚笑答,“路是僧众清晨5点早起扫干净的,主要为方便香客上山,院里的雪要等到下早课后再清扫。”这个细节最终被融入到《安的种子》这部作品中,也成为这部儿童绘本作品最具启蒙教育的细节。

1993年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毕业的黄丽,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收入颇丰的国企担任包装设计师,但她最终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而选择做一名独立创作的艺术家。1998年,黄丽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服务对象是杂志社和儿童绘本出版社。

2003年,朋友送给黄丽一本“日本绘本之父”松居直论述绘本艺术的著名作品《我的图画书论》。黄丽仍旧记得这本书带给自己的震撼,“仿佛一夜间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绘本创作。”那时国内的绘本出版业并不发达,松居直的绘本艺术观促使她开始确定自己的创作风格,“如何能将本土文化与绘本优秀的创造理念融为一体呢?”她开始深入了解儿童心理,今天,无论创作什么的作品,她都会问自己:“孩子能看懂吗?在其中有体验吗?”
她的艺术观也同样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创作,2011年2月,黄丽团队的另一位绘本青年作家陈伟创作的《青蛙与男孩》再次获得“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好的绘本作品一定是文化、美学和哲学观的结合。”陈伟说:“很多人还没有发现绘本所具有的救赎和启蒙意义。”

END

欢迎扫码关注大森林绘本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