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好色的最高境界, 可不只有啪啪啪

简书2018-06-08 14:09:18


但凡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是喜欢女人的。最好是做皇帝,三宫六院,佳丽三千,睡在温柔乡里,死在牡丹花下。

男人都是好色的,但好色也分境界。

第一层境界是好奇,我们那个年代没有性教育,但是对于性却有着最原始的动力和探求。

我们会问爸爸妈妈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在中国这个传统国度,大人们都会隐晦地说,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或者开玩笑说捡来的。总之,粗略回答,一笑而过,心里还在不断嘀咕,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长大了,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可是我们还要探求更多,为什么男孩子站着尿尿,女孩子蹲着尿尿?这是困惑我们的问题,问大人,很大可能会挨揍;研究女同学,被骂流氓;问老师,把你家长叫来。

于是把这事儿放在了心里,有机会慢慢研究。那时候在村里上学,男女厕所是挨着的。年代久了,分隔男女厕所的墙上的红砖被尿熏得脱了皮儿,红色的粉末就掉了下来,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几个小洞洞。我们就趴在那里看,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就是看到女生在那里蹲着。

上一年级的时候,还在大伙的怂恿下,冲进去女厕所去看了看,女同桌正在那里蹲着便便,也真没什么,就是感觉好玩。

只是后来一个三年级学哥二狗子,对于这个问题进行了太过重视的学术研究。具体就是只要上厕所就趴在那里看,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被老师逮着了,揪着耳朵,杀猪似的嗷嚎着被提溜进了办公室。

看到这一幕,我和小伙伴们本来就不大的丁丁,完完全全收了进去,听说古代有种神功「 缩阳入腹 」,那都是瞎吹,你只要脱下裤子来看看我们的,你就明白那都是小儿科。从那之后,被吓坏的我们开始老老实实上课学习,对于这个伟大而神秘的学术性问题,暂时予以搁置。

这是第一层次的好色,或者根本称不上好色,因为我们都是小屁孩,连好色是什么都不知道。




好色的第二层境界是意淫。

上初中的时候,已经发育了,突然有一天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丁丁旁边长了很多弯弯曲曲、黝黑发亮的毛毛。我就纳闷怎么会出现这么个情况,一定是长错了地方,可是它们越长越密,这让我有些害怕。

于是回家问娘,娘是农村妇女,羞于启齿,“不疼不痒,不用管它”。接下来有了第一次遗精,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怎么就把内裤弄脏了,这预示着自己已经成为性成熟个体或者说是半个性成熟个体。当时大家都忙于学业,又有生物课上的人体章节,再加上学校普发的青春期教育读本,稀里糊涂也就过去了。

只是偶尔懵懂、情窦初开地喜欢女生,无非就是多看两眼,连碰手都不敢,更别提…

到了高中,被压抑的性动力更加茁壮了,但是忙于学习,愣是压住了。但是有懂得的,有早熟的,一屋子人在宿舍里关上门,开始读那个发黄的、不知道几手的盗版黄色小说。每个人读一段,读得心痒痒,有个部位不自觉地就立正了。

有个哥们,纯粹就是屌丝命,但是学习还是很棒的,只要见到漂亮女生,就会用那猥琐的眼神盯着人家看几秒。看过之后,心满意足,乐呵呵地跟我们说,“满足了,我已经在思想里把她强奸了。”

我们一脸懵逼,但又不得不佩服这人深邃的思想,这尼玛都行!

到了大学,我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很难想象一个工科大学生会每天去图书馆翻阅人文社科类的图书。你觉得我脑子有病,我也觉得我脑子有病,大家都觉得我脑子有病。不错,我没有交女朋友,倒不是因为我长得足够丑或者说是性无能,而是因为我还无法回答自己为什么要交女朋友?

我要在交女朋友之前,先要把困扰多年的问题解决了。为什么在大学里每次偷偷放爱情动作片,都会乌压压围着一群人?为什么走在路上,不经意看到女生掀起的裙摆,会有邪恶的想法?为什么上自习的时候,看见女生裸露的小腿,会用眼光不断地去瞅,恨不能把那层薄薄的内裤脱掉,一探究竟?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邪恶和猥琐的想法?我可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正人君子啊,不是猪马牛羊啊,不是衣冠禽兽啊!我猜自己肯定是病了,病得还不轻,脑子有问题。

我在图书馆里借阅过《金瓶梅》,借的时候,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为什么害羞?性在中国,永远是那么难以启齿。

真正懂一些的时候,是看了弗洛伊德的书籍,建议你们都去看一看,他对性的研究非常棒,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我对于性知识的了解,大都源于他老人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不懂装懂才最可怕。

对于性,你不能去压抑它,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抑得越厉害,就越会产生问题。

之前有个做情趣用品的哥们在群里做了一次直播,具体怎么个情况不必细说,只是他提到了一个关键点,“越是压抑和管制的地方,情趣用品销售额越火爆,特别是在中东。”这让我也很难想象,那可是传统的穆斯林国家,女人出门都要满头缠裹着纱巾,只漏双眼的。

中东是个火药桶,但你不能因为这点事儿而把自己点了,你得化堵为疏。但是我没有女朋友,无法去实践,怎么办?去你的,即便是有了女朋友,不打算结婚,你也不能动人家身子。真忍不住的时候,就想想如果这个女孩子是自己的亲人呢?

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性行为都是耍流氓,女孩子可别信「 上了床,就会一辈子对你好 」之类的鬼话。那一刻男生满脑子都是精虫,你还可笑地以为他在深入思考。这句话有些刺耳,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当女人从男人床上下来的时候,在他眼里,你已经不那么值钱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可愁坏了我,但是有些情况下是可以自己解决的,比如右手姑娘,前提是一定要控制好度。如果实在觉得不愿意,那就把精力放在锻炼身体和用心学习上。

性这个东西,真不应该再成为一个避讳的话题,应该理性而正确地看待,不能当文盲,更不能当性盲。



好色的第三层境界是实践。

看惯了爱情动作片,舔光了所有屏幕,但那都是「 眼饱心不饱 」的事情,没有亲身实践来得舒服。

这里要求一个思维导向的问题,也就是价值观,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诱导你去犯罪,让你去强奸,祸害人家小姑娘。咱们是在讨论这个问题,结婚了的,回家私密;没有女朋友的,也不要着急,好好努力,一定会有的。

第一次是陌生的,虽然日本爱情动作片导师亲身示范,精心指导,但是很多人的第一次都是尴尬的。因为大家都紧张,都好奇,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当然为了保护自己,一定要戴上套套,在学生时代,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就别给社会添麻烦了。

已经结婚,打算造小人的自动略过。

相处时间长了,过惯了二人世界,卿卿我我,水乳交融,肉体还在一起缠绵,灵魂已经飞到了天上。完事之后,就开始研究对方的结构,这个地方是怎样的,那个地方是怎样的,是不是和之前想象的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心里也就有了数。

此时看女人的眼光是平淡的,如同欣赏一幅山水名画,哪里有山峦,哪里有沟壑,哪里有草原,哪里有森林?

直到有一天,激情退却,恢复平常,做爱也就成了例行公事。这时你觉得性爱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就像《鹿鼎记》里韦小宝带着多隆去抄鳌拜的家,抄出来一堆小妾美女,竟然还有个「 黑珍珠 」。

这时候他们的对话很有意思。

韦小宝:好好。唉!干么这么多人跪在这里呀?

多隆:回禀大人,这些全是鳌拜的老婆。

韦小宝:啊?这么年轻,一定是被鳌拜逼的,唉,真可怜,一看就知道她睡眠不足,晚上送到我家里让我跟她睡两个晚上。

多隆:噢!

韦小宝:嗯?金毛狮王!鳌拜通藩卖国,这个一定是洋鬼的女间谍,送到我家好让我严刑拷问!

多隆:知道了!

韦小宝:哇!黑鬼都有啊!也送到我家!

多隆:这么黑也要啊!

韦小宝:晚上都是一样的!

看到了么,韦小宝说,「 晚上都一样的 」,这就是一种境界,生理结构上都是一样的。

所以你就知道了那个段子,老公老婆在床上忙活着,突然老婆停了,“快下雨了,阳台上的衣服还没收呢?”这就是生活的琐碎,在一地鸡毛的平凡日子中,性爱是调剂,因为彼此太熟悉了。

这个时候你会把性爱看成吃饭喝水一样,孔子说「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孟子提「 食色,性也 」,就是这个道理。




好色的第四层境界是审美,美丽的女人犹如精雕细琢、完美无瑕的玉器,需要平等地去看待,尊重地去欣赏,深入地去了解。

在这个层次上,你看女人的眼光是带着色情,但又超越色情的。

带着色情是本能,美颜、巨乳、长腿、翘臀,大家都喜欢,且不论爱情动作片有多么受欢迎,当然我们必须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去看。

咱就说之前炒得沸沸扬扬的维密天使,那个火爆,你能对着满眼的美胸、大长腿说你只是去鉴赏一下服装设计,鬼才信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而超越色情,那就意味着学会包容,学会尊重,学会欣赏。这个时候看女人是不带有色眼镜的,可能最初你的欣赏层次还停留在她们性感的身体上,这没有错,但是你已经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了。

你学会了动脑子,像看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来看待她们。

更深层次地研究,你不会只是看到她们的徒有其表,即使她们裸在你的面前,你也会优雅地为她们披上衣服,因为你更喜欢有尊严的她们。

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发现这样的一个问题,女人的美丑似乎是先天性的,又似乎是后天性的,可以随着时间不断改变的。

如果这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实打实的大美女一个,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你发现她品格有问题、嘴角不饶人,可能慢慢地你就会觉得她没有那么好看了,似乎越来越丑,甚至产生厌恶。相反,如果你头一次见到一个女人,觉得不怎么漂亮,但是时间久了,你发现她非常幽默有趣,又天性善良,慢慢地你就会发现她越来越美。

如果你真的懂女人,你会更加深入地去了解她们有趣的灵魂,因为真正美丽的女人,永远是有内涵的,她们都会算人生的总账,「 外表的光鲜靓丽只能保持数年,而优雅和从容是一辈子的事情 」。

让你这么一说,那活着多没意思,见到美女就一点想法都不能有,还不如阉了做太监。其实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儿,过犹不及啊,得把握好度。

这个事情,古人早就教给我们了。苏轼《赤壁赋》中写到,「 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对女人也是如此,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看两眼就行了,可千万别去搞事情。

最高的层次莫过于看女人似观人间山水,离下半身远些,更有一番韵味!

<end>



简书作者

冲浪小鱼儿 -

“ 一个脑子有病的人,

关注普通人的生活,写作有温度的文章。
公众号:生活手术刀 ”

推 荐 阅 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简书-

国内优质创作社区

有志青年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