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改善中风后遗症,逐步恢复脑功能,此方有良好作用

医中悟道2018-07-24 09:35:30

I导读此方是陈苏生老先生的临床经验总结,特别是文中的6个加减法,丰富了柴牡三角汤的治疗,值得我辈研究和借鉴。(编辑/居业)

中风后遗症 柴牡三角汤

作者/陈苏生 整理/陈明华


  • 柴牡三角汤组成


北柴胡9~12g,生牡蛎30~40g,山羊角15~24g,水牛角15~24g,生鹿角6~9g。


  • 临床加减法


根据不同需要,父亲常伴用香附、乌药以调气活血;苍术、川朴以健胃宽肠,郁金散瘀;菖蒲开窍;夜交藤通络安神;合欢皮和血缓痛,以为常法。其加减法:


1.当脑溢血尚未完全停止前,除遵守医嘱保持安静外,如见头面潮红,意识模糊者,可加用代赭石15g,干生地15g,苎麻根9g,病重者可酌用广犀角6g磨汁冲服。口噤不能服药者,可用鼻饲。至宝丹亦可用(不排除现代医学抢救措施)。


2.当脑溢血已经停止,仍须防其络创复裂,加用女贞子9g,旱莲草9g,仙鹤草15g(云南白药亦可用)。


3.中风后,血压仍偏高,头痛头晕,泛恶,拘急者可加用石决明30g,代赭石15g,干地龙9g,川牛膝9g。


4.中风后,口眼歪斜,语言謇涩,半身不遂者,可加用明天麻9g,僵蚕9g,决明子9g,茺蔚子9g,郁金9g,菖蒲9g,钩藤12g,全蝎4.5g


5.中风后,痰涎壅滞,时时搐搦,咳利不爽者,可加用陈胆星6g,天竺黄9g,郁李仁9g,瓜蒌9g,淡竹沥1支(冲);大便闭结不下者,可加用生川军9g(后下),以得下为度。


6.中风后,余热不退,或有感染,汗出热不解,口干舌绛者,可加用土茯苓30g,忍冬藤24g,连翘9g,白薇9g,丹皮9g,山栀9g,合欢皮24~30g。


  • 柴牡三角汤方解


北柴胡,宣畅气血,推陈致新。生牡蛎,潜阳软坚,消痰行水。柴、牡同用,无升阳亢逆之患,有降泄疏导之功它不仅通血道,亦走水道,故以为君。


山羊角代羚羊角,能平肝熄风,善解脑血管之痉挛。水牛角代犀角,能清心止血,治神志昏沉,起醒脑解毒之用。


生鹿角不同于鹿茸和鹿角胶,它能消血肿。古人用一味生鹿角研末,醋调敷,乳痈立消,故可移治脑部凝血留瘀,起潜移默消之效。


五味药合而为方,对脑部气血淤滞,水液潴留,有积极疏导作用,今就本人切身体会较深者,举三例加以印证。


  • 临床病案举例


  • 病例一


1989年4月3日,父亲因操劳过度,一度血压升高,但仍坚持上课、咨询门诊,后突发偏瘫,语言謇涩。


因向有冠心病房颤症,起先西医认为是脑血栓,与大量丹参静滴,傍晚又出现神志昏迷,嗜寐不语。


某主任医师认为此是轻度脑溢血,嘱停用丹参,改用甘露醇静滴,氨苯喋啶、维生素K常规口服,禁止摇动头部,另服安定以宁神。次日神清,偏瘫语涩如故,立即自服柴牡三角汤加味:


柴胡9g,生牡蛎30g(先煎),山羊角24g(先煎),水牛角24g(先煎),生鹿角6g(先煎),茺蔚子9g,决明子9g,女贞子9g,苍术9g,川朴6g,郁金9g,菖蒲9g,夜交藤15g,合欢皮24g,白芍9g,生甘草4.5g,合欢皮24g,白芍9g,生甘草4.5g。


连服1个月,已可下床行动,语言謇涩有所改善,但多讲话即不自主发笑。连服2个月,前症十去七八。精力转佳,面色红润,唇紫全退,每天可以下楼散步。续服前方隔天1剂,连续2个月基本痊愈。


  • 病例二


1989年10月1日,由我陪同父亲去某病房会诊。病人姚某,男,48岁,向有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闭锁不全,经常出现房颤。


上月突然出现左侧瘫痪,神志昏迷不醒,呼吸迫促,痰涎壅盛,声如拽锯。经手术切开气管,吸出顽痰,应用大量抗生素及强心药,仍然神昏不语,木僵无所知觉,余热始终不退。口噤,舌质胖滑,脉沉细而微,二便闭结。


又做了透析疗法,小溲已稍有,但汗出如洗,上身为甚,身热不因汗衰。特邀父亲会诊,认为此乃“心脑俱病,肺肾交困”,而关键在于脑功能之失调。应先予醒脑开窍,消瘀涤痰,解毒存阴,标本兼顾之法。以柴牡三角汤加味:


柴牡三角汤药量同上,加入土茯苓30g,忍冬藤24g,连翘9g,白薇9g,郁金9g,菖蒲9g,泽兰9g,茺蔚子9g,陈胆星9g,天竺黄9g,夜交藤15g,合欢皮24g,浓煎汁鼻饲4剂;另用西洋参、麦冬煎汤代茶。


经中西医协作,4剂热退,汗水仍多,神识略有清醒时,偏瘫依然,复增呃逆。方中加刀豆子、玉蝴蝶、竹茹;4剂后,呃逆止,大便5日未解,又加枳实、瓜蒌,大便行;神识稍清,气管切口处痰涎仍多,原方去枳实、川朴,加桃花、仁各9g。


半月后,气管切口管抽去,逐渐愈合,病情大安。前后复诊15次,服柴牡三角汤62剂,神识完全清楚,语言亦恢复正常,食欲睡眠均正常。治疗2个半月后,偏瘫亦恢复十之五六,可以扶床下地行动,遂嘱针灸调理而愈。


  • 病例三


徐某,男,62岁,曾2次中风,脑CT提示为:多发性脑梗塞。患者体丰,曾有高血压史。


于1989年第2次中风时,神志昏迷,四肢活动不利,以左侧为甚,纳呆,大便艰,口干欲饮,舌红绛中裂,脉弦细而数,风痱。病灶深邃,痰瘀凝滞,不易速解,转邀本人前往诊治。与柴牡三角汤加味:


柴牡三角汤药量同上,加入土茯苓30g,忍冬藤24g,连翘9g,白薇9g,茺蔚子9g,决明子9g,女贞子9g,郁金9g,菖蒲9g,夜交藤15g,枳实9g,生川军9g(后下)。


3天后便通,神昏渐清,原方去枳实、生川军,加苍术、川朴、知母。服后纳食渐增,便亦畅,寐亦安,口干舌绛中裂均有明显好转。前后诊治5月余,肢体活动日趋好转,病情稳定。


  • 总结


经过多次实践,我深深体会到柴牡三角汤对于出血性或缺血性中风,或脑部血循环障碍所引起的各种脑病,都有较好的疗效。


特别是上盛下虚之人,运用宣畅气血,清除脑内积瘀与潴液,从而调整脑部血行障碍,对逐步恢复脑功能,改善后遗症,有良好的作用。

I 版权声明

  • 本文摘自《古今名医临证金鉴·中风卷》,编著/单书健、陈子华,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编辑/居业。校对/张鹏、赵加强。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推荐阅读

【专题讲座】16岁以下小儿脑瘫疾病 石学敏醒脑开窍针刺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