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26岁的第一条细纹

青岚可爱2019-05-20 12:32:23


最近学车,和教练闲聊。教练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利落不油腻,普通话标准,但是头发稍稍花白,显得和年龄有些格格不入。他说,等小孩结婚了,他也就休息了。

我惊讶地问他,小孩多大了?

你猜?

……十二?

十六了。我也老啦,头发都白了,羡慕你们年轻,无忧无虑的,唉!


这一句“唉”,听得我心里一紧。十六,多么美好的年纪啊,不像我,眼下第一条细纹已然遮不住了。我羡慕他女儿,他羡慕我。


“完全看不出啊!女儿都十六岁了。”我说了实话,但却意识到自己暴露了真实的心理——年轻更好。


为什么?可能因为年轻有无限的可能,有大把的时间和最好的体力。


但若是真的回想自己的十六岁,仿佛也并没有多开心,多么无忧无虑啊。成长的烦恼并不比长大以后少。中学时一样要每天早起,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每天复习功课到很晚,脑子里却胡思乱想着不着边际的事。不明白很多事的意义,晚上睡觉一想到人都会死就害怕得睡不着。不懂为什么体育就是没有文化课重要,为什么别人学电子琴而我只能学二胡,为什么爸妈为了生活奔波,语重心长地劝说落泪叹气。


大学时面对更多的选择,一不小心塑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会伴随着我们很久很久。不明白为什么志愿者的装备从阿迪达斯换成了没有牌子,为什么会有人把假话说得逼真。越长大,见到的越多,自我斗争和思想冲击也足够煎熬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走过来了,我们有了遗憾,有了经验,有了很多问题的答案,觉得如果重来一次,我们就能避开那些不好的转折。


但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其实我们也不能保证换一条路,我们就能走得更开心快乐啊,毕竟我们都用心做出了当时最想要的选择。


而且,很多事我们避不开,只有横冲直撞以后才能得出自己的答案。


不要忘记最纯真的年代的胡思乱想被肯定被发表,全家人的高兴。和好朋友书信来往,勾肩搭背的快乐。一拉二胡就满脸愁容,十几年后被长辈当笑话说,我笑得最没心没肺。因为特喜欢体育,暑假烈日当头也要去跑n圈游n圈才爽,晒到很黑但也因此身体健壮。因为当志愿者的体验,发现当时的天真单纯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最重要的是现在,在我看来,教练事业有成,妻女环绕,也不显老,挺幸福的。而我比十几岁的时候多了勇敢,更自立,更丰富,同时没有丢掉一些天真和乐观,也很好。


记不清在哪里听过这样一种说法:人生就像你被挂在陡峭的悬崖的一棵树上,往下看,下面是万丈深渊;往上看,有老鼠正在一点一点地啃食树根。如果你只看到这些,那内心只剩下煎熬。不如你再看看周围,山坡上的花儿开得正美,头顶上一朵白云正在飘过。


最后都是殊途同归,不如想想怎样让自己活得内心安稳幸福,问心无愧,坦坦荡荡,对生活怀抱热情、好奇心和爱。


至于白头发,眼下让我恐慌的细纹和鱼尾纹,能染则染,能除皱就除皱呗,实在不能也没关系。还记得《奇迹男孩》里,妈妈对奥吉说的话吗?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印记。你第一次手术时我长了这条皱纹。你最后一次手术时,我长了这些皱纹。心灵这张地图给我们指引前方的道路。而外貌这张地图,则记录我们走过的路途。这张地图从来都不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