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我能亲亲你吗?

唯美ai情2018-10-10 16:45:14

    “不行,你都瘦了,奶妈看了心疼,吃点,乖,再吃点。”奶妈把勺子凑到他唇边。

    奶妈帮陈怡兰一起带大了他,二十多年来一直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对他疼爱之极。

    顾明煊啜了一口,接过了碗,“好,那奶妈你也吃点。”

    失忆后,顾明煊对这个奶妈最为尊重。

    “嗯,奶妈先看着你吃。”奶妈摸了下他的手,发现他真的不会排斥女人后,心里异常开心,“真好,真好,奶妈就知道你一切都会好起来。”

    话刚说完,季峰高兴地走进来,脸上带着明朗的笑,“总裁,小客人到了。”

    顾明煊放下碗,奶妈则老眉一舒,惊喜道:“小客人?是那俩个小家伙吗?”

    “是的,奶妈。”季峰点了下头。

    “爹地!爹地!”顾明煊还没有走出门,凌月欢快的叫喊声就到了。

    心里一暖,顾明煊俊美的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他马上捋了下额前的头发,扯了扯塞在裤腰里的白色衬衣。

    “爹地!”凌月第一个跑进来,看到顾明煊高高地立在客厅里,丰神俊逸,气度不凡,一时愣住。

    不是说受伤了吗?

    为什么爹地看去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帅,那么酷。

    “酸菜,来!爹地抱抱。”顾明煊蹲低了身,朝她张开了双手,浑然不觉自己低沉的嗓已沙哑。

    凌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小鼻子一酸,眼睛立马红了,她跑过去,像只扑楞着翅膀的小鸟扑进了顾明煊的怀里。

    “爹地,爹地,我好想你。”她哭了,脸埋在顾明煊充满了药香味的脖颈间,滚烫的泪水一滴滴滑落进了他的胸口。

    “我也想你,宝贝。”顾明煊搂着她,满怀的父爱浓浓地抒发出来。

    凌阳背着书包,望着父女情深的画面,眼眶里涌起一阵接一阵的热流,他吞咽了下喉头,努力把泪水憋回到了肚子里。

    慢慢走过去,他望着顾明煊的脸,顾明煊朝他一笑,满眼的欣赏与喜爱,“你好!巴哥。”

    “你好!boss。”他也一笑,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撩开顾明煊垂落在前额的头发,“还疼吗?”

    “不疼,只是擦破了点皮。”顾明煊抱起酸菜,牵起他的手。

    小酸菜这才发现他真的受伤了,捧起他的脸在他额头上亲吻着,尔后说:“爹地,你别担心,你这儿破了还是很帅很帅,妈咪不会嫌弃你的。”

    “呵呵……”顾明煊笑出了声,“酸菜会嫌弃吗?”

    “不会,酸菜最爱爹地了。”说着话,双手又紧搂上他的脖子。

    奶妈见了,马上说:“小宝贝,你爹地的脖子也扭伤了,轻点,你轻点。”

    “啊?”小酸菜急忙松开了双手,然后盯着顾明煊的脖子,小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抚摸着,又用小嘴吹了吹,“爹地,这样是不是舒服点?”

    “嗯,舒服。”顾明煊忍不住感动和欢喜,抱紧她,在她粉嫩的小脸上亲了好几下。

    奶妈看了很开心,高兴地说:“我去盛燕窝,你们兄妹俩也吃点。”

    一双亲生儿女来到身边,顾明煊都不知道如何疼爱他们了,亲了小酸菜,又转过头拉过凌阳。

    “巴哥,我能亲亲你吗?”

    凌阳小脸一红,还没出声,妹妹就叫了:“爹地,他害羞了。”

    顾明煊笑,搂过他的小肩膀,温热的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心情激动万分……

    五年了,自己错过了太多时光。

    凌沫雪从怀孕到辛苦地抚养他们长大要经历多少的磨难,而这对孩子没有父亲的爱和呵护,又受了多少委屈?

    不能多想,想起来心里就内疚万分,疼痛不已。q8zc

    “季峰,你马上带人去街上,把孩子有可能喜欢的玩具和衣服全买来,另外通知建筑设计部的总监过来一下。”

    季峰领命走了,凌阳神色微讶地望着顾明煊。

    顾明煊怜爱地摸摸他的头,微笑,“过几天你就明白了,现在去喝燕窝?”

    “好。”凌阳扬唇一笑。

    自己的父亲一直深得他崇敬,不管做什么,他想父亲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爹地,你是决定留下我们了咩?”小酸菜是聪颖的,顾明煊让季峰去买东西,不就说明这一点吗?

    “喜欢留在这儿吗?”顾明煊抱着她走向餐厅。

    “当然喜欢,不过,妈咪最好也过来。”

    顾明煊眉目微敛,浅浅一笑,“会的,她会过来的。”

    “爹地,那你不会娶别人了是咩?”

    “……”顾明煊摸了下她粉嫩的脸蛋,温和地说,“你这么爱爹地,你说呢?”

    “不会!”

    海滨夏家。

    “干妈,我还是想回去。”吃过中午饭,凌沫雪就一直在提回家的事。

    夏燕妮担忧地望着她,“你要是真想回去,干妈也陪你去,你让不让我暂时住在你家?”

    “当然愿意。”凌沫雪感动地说。

    “那好,我们一起收拾东西。”

    凌沫雪这次出来也没带多少东西,几件衣服塞在一个大袋里就好了,夏燕妮却好像搬家一样,把冬天的衣服都装上了行李箱。

    她说:“我决定了,露露在n市读书,她还小,你呢,要带俩个孩子,家里也没个佣人和老人,你成家之前啊,干妈就帮你照顾他们,你在外工作也放心。”

    听了这番话,凌沫雪忍不住眼眶发红,她拉住夏燕妮的手,“干妈,您说我哪来这么大的福气,竟然遇上了您。”

    “孩子,一句话,是我们有缘,有母女情份。”

    “干妈,谢谢您。”凌沫雪激动地搂住了她。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汽车声响,夏燕妮一愣,细细一听,马上说:“少枫来了,我们下楼看看。”

    穆少枫是给她们送海鲜来的,并告诉凌沫雪,凌阳兄妹俩已经进了帝华庄园。

    凌沫雪对他还是感激的,面带笑容说:“巴哥给我打过电话了,说顾明煊的病已基本痊愈。”

    “那他怎么不跟你联系?”这一点穆少枫也很纳闷。

    外界都在传顾明煊选择了姜蔓丽,年前俩人就将结婚,可奇怪的是他接受了凌阳兄妹俩,难道他已经知道兄妹俩是他的亲生骨肉?

    凌沫雪垂下眼帘,神情浮起淡淡的忧伤,“或许他还没有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