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清风文苑】父亲脸上的皱纹

清廉中卫2019-03-03 22:16:54

父亲真的老了,一切都显现在那饱经沧桑的脸上。前不久,父母来江南小住,我就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似乎打我幼年起,就对严肃的父亲心存恐惧。我还有一个属虎的兄长,“龙虎斗”的兄弟俩,就把家里当作我们龙吟虎啸的“好战场”——尤其在父亲出差的时候。每每父亲回来,听母亲诉说两个儿子的“滔滔罪行”时,我就不怀好意地站在一旁,因为我知道父亲先要收拾哥哥。看着虎兄饱受父亲的巴掌,我不禁窃喜,但这种下意识的心理活动常常“露馅儿”,最终我不免也挨上一顿打。当过军人的父亲手很重,被打之处立刻火辣辣的疼,再猛一抬头,发现父亲脸上已显出淡淡的皱纹。

我们兄弟俩上学后,挨巴掌的日子少多了。父亲更多的是督促我们,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记得当时长篇小说《艳阳天》非常走红,父亲可找到了好教材。每天午饭、晚饭后,我们兄弟俩要分别朗读。有不认识的字,父亲还翻出发黄的字典,给我们解释一番。

那样的日子很难忘!日头下,小河边,白桦林畔,西北边陲上的岁月,好像到处都有琅琅的读书声。父亲双眼微微闭着,仰躺在自制的椅子上,脸上皱纹绽开了,汗水顺着纹路细细地蜿蜒下来。我这时才发现,父亲的皱纹其实挺温柔的。

曾经芳华的父亲,14岁起就把岁月步履留在了胶东抗日的烽火中,留在了渡江战役的桅帆上,留在了解放上海杭州的炮火中,留在了闽西剿匪的丛林中,留在了抗美援朝坑道里“滴答滴答”的摩尔斯密码里,留在了厦门广州的军港中,最后留在了大西北屯垦戍边的热土中……打我记事起,就听母亲开玩笑地说过,你们父亲脸上的皱纹就像“手风琴”。

这次见到父亲,是我离开新疆多年后的重逢。在火车站接过行李后,我凝视着父亲,发现他脸上沟壑密布且非常有规律,基本上是纵向的,嘴一动,皱纹也有条理地跟着,一如伴奏着的“手风琴”——母亲的观察真仔细!几日后的一次晚餐,无缘无故地,父亲端在手中的酒杯突然洒了,酒铺满了桌子。当着众人的面,我有点尴尬,但望着父亲有些呆滞的神情,我一阵心酸。是啊,年逾古稀的父亲再也回不到几十年前了……我宁愿他还能像当年那样,在我顽皮时,利落地给我一巴掌。

江南宜人的气候,更加之与多年没有见面的儿子团圆,父亲的心情格外好,“眉飞色舞”是他脸上最真实的写照。每一丝喜悦,每一次大笑,都是从他的皱纹里飞出的,“手风琴”里漾满了幸福。

皱纹虽非年轮,但其中的沧桑,做儿女的也许要等到自己也成为父母时,才能够细细地咀嚼和体会……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供稿作者:林鲁伊)

(编辑:王佳玲   审核:张继艳)

★由市纪委主办的微信——“清廉中卫”微信旨在宣传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方针政策;及时发布全市反腐倡廉工作动态;推介党风廉政建设经验做法;转发古今中外廉政警句格言及廉政典故;播发反腐倡廉新闻图片、视频、电影等。

广大网友可通过微信客户端搜索微信公众号名称“清廉中卫”微信号qlzhongwei或扫描“清廉中卫”二维码加关注,即可进入市纪委“清廉中卫”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