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眼角皱纹多,这样揪耳朵皱纹立即消失,年轻20岁.

夜夜清欢2018-09-21 14:12:39

关注我们查看更多视频

唉,昨天她还因为曲流生喝醉后说的话而稍微同情他一把,结果今天他又跑去作死了,这要叫她说什么的好?    不过,她可不相信以宫凌羽的实力会真的输给曲流生。曲流生确实很强,但她能肯定的是天资肯定没到宫凌羽那个程度。她听说过宫凌羽的主武器是扇子,其次用得最好的也是剑流,倒是不曾听说他用琴。    如果他和曲流生打架的时候,用的武器不是琴而是扇子或剑,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楚云边感叹边摇头下了楼,准备出门朝大门的方向走去时正好见到了在另一边大楼底下一闪而过的人影。    她脚步一顿,双眼微微一眯心道:“终于被我找到了吧?”    想了想,她脚步方向一拐,悄悄地跟在那人的身后走去。    结果她刚拐个弯跟到后院,那抹银灰色的人影就直接消失了,她顿时在心里暗道:“难道被发现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身后就响起了那道熟悉又好听,并且还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询问:“楚姑娘大清早的跟在我身后,莫非是想对我行不轨之事?”    楚云深吸了口气之后才转过身子,朝面前的男子大方承认道:“温大公子,你可以悄悄摸索到我房间,难道我就不能偷偷打探你的么?”    和初次见面那显得有些随性慵懒的装扮不同,温瑞今天穿着一身银灰色且材质看起来非常不错的锦衣,连身后那墨黑色的长发都用银冠束起,浑身尽是世家公子的气质。    “你还想来我房间?”温瑞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问道,一副好似她要知道他房间是为了做什么坏事那样的表情。    “……”为什么每次和他说话,她都会有一种无力感?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我现在要出门,房间不在这里。”说着,他指了指身后的方向:“我房间和你一个区,我不缺钱,在衣食住行方面自然没必要亏待自己。”意思就是说他住的也是高级客房。    这句话听着怎么就那么拉仇恨?    眼珠子转了转,她打量了他一眼问道:“出门?你要去哪儿?”难道是又去查探神器还是魔族的事?当然,她觉得他找魔族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神器的消息罢,绝对不可能是去查张老爷之死的事。    温瑞也没有回答她,而是扬了扬嘴角反问:“想不想一起来?”    楚云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被她这么盯着看,他倒也不介意,不过还是跟她解释:“城里的普通食物不够我补充体力,我打算自己去城外的垂安林找。”    这是,要自己去猎杀食物的意思?    她想了一下,正好今天饭馆也没法做生意,本来还愁着要去哪儿解决自己的早午晚餐,而温瑞这个提议好像也不错,就答应了。    他们到城里雇了一只飞行灵兽直接飞往了温瑞所说的垂安林,那是距离淮阳城百里外一座非常大的林子,里面分成了内外两个部分。外部的兽类阶级都比较低,是城里那些提供修士食用的饭馆酒楼等的食物来源。内部也就是林子深处,据说比较危险,也藏着不少高阶的荒兽。    作为修炼人士,他们不能像普通人民那般只吃普通的食物。那些食物虽然也能果腹,但也仅此而已。如果要方便他们体内的灵力或气劲流动运转,甚至是补充内丹之力,就需要这些有阶级的荒兽了。    俩人花了不算太长的时间就抵达垂安林了,因为林子内有许多荒兽,普通人很少接近,于是这林子附近就显得特别安静。    温瑞的表情看起来好像还挺满意这个地方:“走吧,打多一些还能卖给饭馆和酒楼赚点钱。”说完,他就直接顺着一条小路走了进去。    楚云见他进去了便也赶紧跟上,她还是第一次出来打猎呢。以前在宗门其实也是有这种打猎的任务,毕竟宗门也需要食物来源。只不过她一直觉得自己境界太低,所以才没有接。    “那个,你知不知道这林子里都有什么阶级的荒兽?”    温瑞虽然没有回头,但还是回答了她:“按城内兽肉的品级来推断,外部的话应该只有一至四阶。”    最高四阶吗?虽然她从书里看到说四阶荒兽对应的是结灵或练武境界的,但这个差距应该不算太大,她应该对付得来。    没想到温瑞却接着说:“你确实只需这个阶级范围的荒兽血肉,不过我得从内部找。”说到这里,他终于侧过头来看她,眼里带着有些戏谑的笑意说:“你如果害怕,可以只待在林子外部等我。”    说完他又把头转回去才接着道:“这期间会不会遇上什么事情,我却是不敢保证了。”    “……”这种又被坑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们很快就遇见了一头只有三阶可身形却非常大的荒兽,它的外形看起来像是一头野猪,但身上却有着一般野猪没有暗纹,背后还有乳白色的角,牙齿也更为尖锐,双眼是黄色的,仿佛有灵力在里面运转。    原本以为温瑞会动手来着,没想到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看着她指了指那头荒兽:“去试试。”    她愣了一下:“试什么?”    温瑞一脸平静地回答:“看你能不能打死。”说完他也不再与她多做解释,直接伸手一推,把她推到了正在吃野果的荒兽面前。    吃东西的时候被人打扰,就算是一只荒兽也会有脾气,更何况还是以暴躁为名的野猪类呢?    被温瑞这么推出来,这头猪也已经发现了她,鼻孔里不停有气喷出,看样子是有些生气了。她只好心念一动,拿出了自己的鞭子,准备好好打一场。    不等它冲向自己,她握着鞭子的手重重一挥,眨眼间那荒兽身上就有一道裂痕一样的水蓝色攻击在它身上爆开,其力量竟然将它狠狠给往后推了好几尺。    咦?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对付?难道是因为只是三阶荒兽的关系?    温瑞站在一旁看着,紫色的眼眸里神色有些深邃,也不晓得正在想些什么。    这一次荒兽是真的被激怒了,顶着看起来非常可怕的獠牙就朝她的方向冲了过来。她忙将鞭子一挥,荒兽的面前就突然出现了好几道水壁。待它冲破所有水壁之时,原地早已没了楚云的身影,惹得它愣了一下。    趁着它晃神的功夫,闪到它身后的楚云就趁机用了流云鞭法的其中一式流云戏龙击向它。这一招是以鞭子甩出如流云一样的云波攻击,在击向目标之后还会有强烈的一道柱流如龙一般窜出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的二度攻击。只是因为她现在灵力唯一开拓了的属性为水,所以使出来的是水柱。   水柱像利刃那般直接破开了荒兽的肚皮长驱直入,直接在它身上划开了一道很深的伤口,甚至那攻击自带的强烈灵力还给了它极大的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