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男人液体对女性的几大好处,你绝对不知道!

厨房巧妇宝典2019-06-13 01:57:19


曾梦想,这一生最美好的场景,是在落英缤纷的时章里,你亲口对我说:不需要你准备什么,只要带上你的心跟着我一直往前走就足够了!

许下的诺言,是故事帷幕的开展。红尘寸寸,长路漫漫,山水迢迢,两心茫茫。何时,你我才可携手笑看闲庭花落,云卷云舒?

------

和煦的日光笼罩在秋末的圣约翰教堂,花树交错点缀着这幢西式建筑物,往来的豪华车辆无数,宾客喧嚣声响浮动,乐师演奏着醉人的美妙音符,四处尽染欢乐融融的气氛。

风轻轻,香花味道四散,又为这热闹的婚礼地点徒添了一种柔和感觉,几乎可以暖到所有人的心坎上。

这是东城有史以来最豪华的世纪婚礼,主办方是名满国际的梦想集团,而婚礼主角,是东城豪门世家滕氏一族九代单传的少爷滕御。至于他的对象,则是东城市长任豪的千金任蔚然。

说起滕氏一族,他们在国内称第二的话,大抵没人敢认第一。滕氏如今的长者滕于天虽然已经年满七十,却依旧是商政两界闻风丧胆的大人物。他少时便白手起家,不止建立了誉满国际的滕氏影视集团,更在中外贸易上占有一席之地。而他的儿子滕英明,是国际黑道上的风云人物,不止fengliu成性,做事手段更是犀利无敌,普通人连提起他的名字都要避讳几分。

至于他的孙子滕御,那可是正正当当的商人。他十五岁便开始投资金融业,凭借着自己惊人的商业头脑,历时十年,已经拥有垄断国际金融业的世纪金融财团。其人只要动一动手指,整个商界几乎都会为之颤抖一下。

滕氏一族的人行事都颇为隐蔽,最不爱在媒体露脸,众人只闻其声不知其人。不过今日,滕御的婚礼却是大办,这全是他们长辈滕于天的意思。他们所邀请参加婚礼与晚宴的宾客都是一些享誉全球的名门望族,奢华程度可见一斑。

虽则如此,滕家却还是拒绝了让媒体到现场跟踪报道。如今,四周往来巡视的保镖不计其数,均是为了保证婚礼能够在完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进行。

“你们看,主角来了。”宾客中,有尖细的声音传出:“一定是传说中的滕御少爷来了。”

随着这声响,众人的目光都不由往着那从远方划出一道漂亮弧线,疾速冲刺而至教堂门前停下的豪华花车看了过去。

周遭视察安全工作的保镖立即挺直腰身,变得更加神采奕奕。其中一人走去拉开了那银色兰博基尼爱马仕的车门,恭敬地请内里的人出来。

一名身形欣长的年轻男人优雅踏步而下,空气瞬时变得凝重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专注地往着他凝视了过去。

男人单看外表便是凤表龙姿,雍容闲雅的人物。

他五官如精雕细刻般俊秀,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一身雪色礼服把他精瘦欣硕的身材突显。可惜他神色冰冷淡漠,莫可逼视。那一身王者贵气更是隐而不羁,如同神祗,俊美邪魅。这般完美的男人,致人以惊才风逸、雅人深致之感。

“天啊,好帅——”

“是新郎滕御,我曾经在一个酒会中见过他,可不敢跟他说话……”

“如果我是今天晚上的新娘子就好了,好羡慕那个叫任蔚然的女孩哦!”

……

数名少女围拢聚在一起,双眼冒着红心,炯炯有神的目光凝着那容貌俊雅,英气逼人的男人窃窃私语诉说着各自的心里想法。

那被她们当成讨论对象的男人却是挺直腰身,脚步轻迈,犹如踏云踩雾,动作敏捷快速地往着教堂门口走去。

“滕大哥!”女子俏生生的叫唤忽然响起,一道身穿雪色衣装的年轻女子便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

女子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是东城的名嫒美姝楼悠悠。她长相瑰姿艳逸,艳若桃李,身形更是欣长秀硕,玲珑有致,只消那样一站出来,便能够吸引所有人欣赏的目光。

滕御顿住身子,目光幽幽看着眼前那俏丽的女子,原本僵硬的俊脸竟瞬时变得柔和了去。他修长莹润的指尖慢慢抚上了楼悠悠的发端,摩挲了片刻后才轻轻开口:“悠悠,你以为你不会过来的。”

“今天是滕大哥你结婚的好日子,我怎么可能会不来呢!”楼悠悠漂亮的小脸染上一层略嫌茫然之色,双瞳散射出来的光芒紧紧凝着滕御,抽了一下嘴角:“滕大哥,不止是我,就连姐姐她也来了。”

“喔?”滕御眸子一眯,手心垂落在腿侧,不冷不热道:“她在哪里?”

“那边。”楼悠悠指尖戳向了人群中的某个位置。

滕御随着她所示意的方向看过去,但见一袭粉红衣装的女子伫立。她容貌秀雅,温婉妩媚,弱骨纤形,丰姿冶丽,远远瞧着便如出水芙蓉,令人衍生一股想要叹喟之感。

楼悠悠手指揪住了男人衣袖,轻声道:“滕大哥,我去唤姐姐过来一起祝福你。”

“不必了。”滕御反手握住楼悠悠的腕位,淡淡一笑:“悠悠,帮我谢谢她就好了。”

“滕大哥……”

“大家快看,是不是新娘子来了——”

四周一阵纷扰的声音开始散播开来,众人目光都往着那辆停驻在教堂门口的劳斯莱斯花车看了过去。

“蔚然,到了!”任豪手臂伸到了车里,掌心递至那端坐在后座位的女子面前,柔声道:“来,把手给我,爸爸扶你下车!”

车内坐着的女子神色平静,便如同香草美人,雪肤花貌,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明艳亮泽。她香娇玉嫩,妍姿俏丽,眉目更是如浓墨泼染般秀雅,一身雪色婚纱把她整个人都衬映得娴静端庄。

听到任豪言辞,任蔚然慢慢张开了眸子,澄澈双眸如同剪水秋瞳般雾里看花。

她朱唇微动,洁白整齐的素齿若隐若现:“爸,真的不能回头吗?”

声音中,带了几分难以压抑的微颤。

“蔚然,对不起,爸爸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任豪有些懊悔地垂下头颅,轻声叹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婚礼是必须要举行的。”

“我知道了。”任蔚然月眉星眼微微轻蹙,声音瞬时变淡。

掌心递到了任豪手中,任他扶着她跨步下了车。

宾客们都让出了一条甬道,看着那从车上踏步下来的女子,倒抽了口气。

新娘子不算太高,身形甚至很削瘦,却有种极其欣长秀硕的美。和煦日光笼罩在她身上,为她徒添了几分柔媚姣丽。她肤若凝脂,手如柔荑,颜似舜华,美得柔美飘逸。

随着她款步姗姗而来,更见其身形婀娜多姿。那种药栏花榭生妙龄的温雅之感自是不言而喻地表露了出来。

如此出色的新娘子,配衬那俊雅秀逸的新郎倒还真是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滕大哥,看来你的新娘子挺漂亮的。”楼悠悠银牙一咬,似是低哼一声:“可越漂亮的女人越毒,你可要小心了!”

“悠悠,你的毒舌该改一改了!”滕御唇线轻抿,踏步往着任豪那端走了过去。

任豪一见他走来,立即便笑道:“滕少爷,你来了!”

“爸,以后你叫我滕御就好了。”男人嘴角一牵,大掌伸至女子面前:“老婆,我是滕御,往后请多指教了!”

任蔚然抬了眸,目光与男人交接。

心脏狠狠一跳后,她察觉自己的双脚都开始有些不听话地想要瘫软下去。

男人声音很温柔,但却太过冷凉,如同寒冰,能轻易冻结他人的呼吸。

任蔚然还没有开口,任豪便已经把她往着男人的身边一推,她便跄踉着直接跌入了他臂膊环绕着的范围内。

滕御身上那股似檀非檀的淡雅气息似是夹杂了香草与香烟的味道,能够轻易撩拔他人心弦——

任蔚然因此而瞬间涮白了那张俏丽的脸庞,那涂了淡粉色的樱唇却如同水蜜桃一般闪烁着莹润的光泽。

她指尖紧攥着男人衣衫,察觉到滕御附放在她腰际的力量遽地加紧,肚腹不由有阵绞痛传袭而来。

她轻咬着下唇,往着男人的脸膛狠狠瞪去一眼,却只换来那人的唇瓣划过她耳际,轻描淡写道:“任蔚然,因为你……我们的游戏,正式开始了!”

任蔚然可以确定他们在这之前从来都不曾有过会面,毕竟如此出色的男人她见过以后不可能会忘记得了的。至少,在她懂得如何记忆以后,他于她的脑海里面没有任何印象。

可她心里却很清楚一件事情:他不是一般的讨厌她!

“你恨我!”她以陈述式的语气轻轻开口。

“很开心你有这样的自知之明!”滕御笑,眼底波光潋滟。

“为什么?”任蔚然顺其自然询问。

“没有人规定恨一个人需要理由。”滕御舌尖轻轻舔过任蔚然耳垂。

他口腔中吐露出来的暖气自然而然地喷洒到任蔚然耳孔,直到蔓延进入她的心坎。她欲要蜷缩着肩膀避开他的戏弄,怎料却换来他更加肆意的舌尖挑.逗。

她明白,他只是人前做戏,可有必要做到这个程度吗?

明明恨着,怎生便能够如此若无其事吻她?

“你逃不开!”滕御脸面忽然一歪,当众便掳获了她的唇瓣。

他那滚烫的舌尖很快捷地伸了出来,直接橇开了女子的樱唇往着她的口腔探了进去。

被他这样狂肆的动作侵.占,任蔚然倾刻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掌心按压在男人的胸膛上试图推开他,但那人铁臂却紧紧箍住了她纤弱的身子,令她完全没有动弹的反抗余力。

他的吻如狂风骤雨,猛烈且炽热,席卷了她的所有呼吸,掠.夺着她那芬芳馨香的唇瓣。

女子唇舌上带着淡淡的水蜜桃气息,清雅美好,滕御在吮.吸上她的甜美涎.液以后便不愿意再轻易放开。他单臂紧扣着她腰身,另外腾出的大掌按压住她的肩膀,让她胸前那丰.盈的柔.软紧贴向他坚实的肌胸。

“嗯——”因为他这刻意的挑弄,任蔚然感觉自己浑身的痒气都似被抽走,脑子仅剩下晕眩。

她身子很快便瘫软,整个人都只能够靠入滕御怀里。

男人自是紧紧扶着她,任由两人的亲吻场面成为了那日光笼罩下最美妙的风景!

终于,在任蔚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候,滕御慢慢放开了她。

他嘴角吟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俊雅的脸庞依旧英气逼人,唯独那似带了一丝寒漠气息的瞳仁内散射出了凌乱狂野的不羁光芒,像在宣示着他的霸道与张狂不容他人反叛。

任蔚然粗喘着气息,几乎无法站稳脚跟,幸好滕御还没有恶劣到直接把她推倒在地——

心里百味交杂,她眉尖不经意轻轻拧了一下,却惹来男人的一声讥笑。

“看来你很享受这个亲吻!”滕御大掌滑了下去握住她的柔荑,与她十指交叉后笑意淡然,道:“希望往后的日子里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承受得住,否则我会失望的!”

被他那带着意味不明的轻挑眸光胶住,任蔚然咬紧牙关深呼吸压下心中怒气,只还他淡薄一笑:“我会如你所愿!”

他们对彼此的印象都不好——

明明是即将成为夫妻的人,却只是彼此命运不堪纠缠的开端……

可笑吧?

“少爷,少夫人,请进教堂,老爷子他们都在里面等着了!”滕家的管家李叔踏步走过来恭敬地对着滕御与任蔚然开口,同时与站在旁边的任豪彼此对望着点了点头。

“我的新娘,咱们未来的路很长呢,走吧!”滕御低笑,转脸往着人群里的某个方向淡淡一瞥,脚步已经跨了出去。

任蔚然随其踏步入了教堂。

人潮接连不断往着内里汹涌而去,徒留下寥寥无几的数道身影。

“滕大哥,她明明是你没有见过面的女人,为什么你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她如此激烈地亲吻呢?”楼悠悠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她跟你的其他女人也是一样的吧?”

“她不一样!”轻柔的声线在她身边响起。

楼悠悠转过脸,看着那一脸婉约的女子,噘唇道:“姐,她有哪里不一样?”

“傻丫头,她会成为滕御的妻子。”楼可倩牵着唇瓣淡淡一笑:“你也该把他放下了,他不属于你!”

“他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人!”一道轻灵的声音在某女子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候幽幽响起。

楼悠悠拧眉,看着那一身正统优雅礼服装扮的高挑身影,不悦地蹙眉:“拜托,当你自己是谁,以为跟在滕大哥身边做事就很了解他了吗?”

那女子顿步回了身,漂亮的大眼睛漠漠地扫向楼悠悠一眼,嘴角勾了一抹不屑讥诮笑意,而后又转身进了教堂。

楼可倩伸手扯住了欲要追上去与那女子理论的楼悠悠,柔声安慰道:“悠悠,别冲动,罗丝的确比我们更了解滕御。”

“任蔚然小姐,请问您愿意嫁给滕御先生为妻,无论健康疾病、贫穷富裕,一辈子都爱他,尊敬他,照顾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的尽头吗?”神父紧盯着那目光呆滞的女子,作了第二次询问。

现场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为任蔚然的迟疑蹙眉。

滕御却是笑意淡淡,那漂亮的眼睛偶尔会往着她脸颊斜睨过去。

他这种狡黠如狐狸般的感觉令任蔚然心里七上八下,她咬牙,眸光不经意正巧瞟上任豪的脸。后者浓眉紧蹙,指尖紧紧揪着衣角,似乎颇为紧张。

她心里无声苦笑,在神父再一度唤了“任蔚然小姐”几个字后遽地抬眸,淡淡道:“我愿意!”

神父连带着所有宾客都似是同时松了口气,身边的男人瞳仁却是沉暗了数分。

“到头来,还是没有办法摆脱宿命。”

任蔚然听着滕御用只有他们二人才听得见的讥诮声音轻轻开口,拳头紧握,并未反驳。

神父的目光便转向了新郎:“滕御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任蔚然小姐为妻,无论有任何理由,都会一直保护她,与她缔结婚约,直到生命终结?”

“我愿意!”滕御毫不犹豫便开了口。

任蔚然微惊,抬脸便去看他。后者嘴角一勾,唇线上扬的弧度越发明显。

神父转身去看其他人:“在座的各位,请问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愿意!”所有人都同时应答。

“谁把新娘嫁给了新郎?”神父脸上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任豪往前跨了半步,眸光深深地凝了任蔚然一眼:“她自愿嫁给他,带着父母的祝福。”

“请新郎新娘宣誓!”神父手臂一伸。

任蔚然的眉心狠狠一跳。

滕御不待众人反应,直接便转过身子拉起了她的右手,一字一顿道:“我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任蔚然小姐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健康,都会与你在一起,直到死亡为止!”

言毕,他立即便松了她的手。

任蔚然听着他那流利的言辞,心里一声冷笑,慢慢地举了他的手:“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起誓,接受滕御先生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愿生生世世相随!”

“主啊,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的约束。”神父道:“请两位交换戒指!”

众人点头,一同轻声道了声“阿门”。

滕御伸手把戒指套到了任蔚然指尖上。

凝着那束缚了他们关系的钻石戒指,任蔚然闭了闭眸,咬着牙关把属于滕御那枚戒指为他戴上。

众人都一并起身为他们拍掌,而新人便一同跪下行礼,接受所有人吟唱的长赞歌祝福。

神父笑容满面,对着一对新人道:“圣父圣子圣灵在上,保佑你们,祝福你们,赐予你们洪恩。你们将生死与共,阿门!我主洪恩与你们同在,请新娘与新郎站起身来面对面!”

滕御伸手扶了任蔚然起身。

“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神父宣布了这繁重仪式最后的结束。

又是亲吻……

不用担心,这不过只是礼仪上的亲吻而已!”滕御在任蔚然错愕时大掌一捞她纤腰,于她跌落他怀里后指尖扣住了她颚骨,俯首便狠狠地咬上了她的唇瓣。

任蔚然瞳仁一扩,才想要退缩,岂料滕御漂亮的眼眸已是一沉,坚固的齿排划过了她那如水蜜桃一般莹润亮泽的樱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他并非在亲吻她,而是在……咬她!

一种麻麻的刺痛感觉从唇瓣透过了身体敏.感的神经线传袭而来,直达任蔚然心脏——

她呼吸一滞,揪住男人衣肩的指尖使力一掐,几乎隔着衣物陷入了他的肌肤中。

滕御并不曾放松,反倒是伸出舌尖舔过她那柔软的唇瓣,原本的嗜血动作竟瞬时转变为调.情……

任蔚然脑子“轰”的一声炸响,眸光在对上男人双瞳,感觉到他眼底仿佛隐匿了足以毁灭整个世界的风暴后,心脏急剧一跳,欲要退避开去,可惜却完全使不出任何可以反抗滕御的力量。

滕御看着身下那娇弱小女人怒目圆睁的模样,心里不免起了一丝玩味。他大掌扣住她的肩膀,故意挤压着她柔.软的胸膛,以更加狂肆的狠劲儿rou躏着她的唇瓣。

“嗯……”任蔚然几乎快岔气,原本使力推挡着他的手臂也慢慢垂了下去。

“你说,你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对手呢?”滕御在彼此的气息都变得粗重以后唇瓣慢慢移离了她嘴角,似是而非地调侃道:“现在开始,欢迎你成为滕家的一份子!”

他说的是欢迎语,可听在任蔚然耳中,便如同这个男人对她的警告。尤其是后面一句,她明白他是咬牙切齿道出来的。

心绪,开始因他而变得紊乱——

~~~~~~

和平别苑

这是滕氏一族处于城区东郊山庄里的住宅地,三面环海,以屹立山峰为主的一处风景优美地儿。这里的建筑为中西结合,亭台楼阁以红墙绿瓦点缀,花树交错,内里如同风景区般美轮美奂,令往来的人欲要叹息。

因为这整座山峰都是滕家产业,今夜又是滕家少爷滕御的婚宴晚会,是以整个山庄都以七彩灯光装饰,成就了一片绚丽灿烂光景。

宴会大堂,装潢华丽,摆设高雅,宾客如潮。

而主角的车辆,此刻正姗姗而来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与那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宾客们兴奋所不同的是,此刻车内气氛甚是清冷,男女主角正处于对立态势。

任蔚然对腾御这个男人的态度算是唯恐避而不及。

自从离开教堂上了婚车后,她本想蜷缩在车门角落位置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岂料那男人竟直接伸手把她推倒,身子同时压到了她上面。

“滕御,你想做什么?”明眸死盯着男人,任蔚然手臂挥动着欲要挣扎逃离男人的控制。

“夫妻之间还有什么好做的?”滕御低低一哼,指尖划过她的脸颊。

“放开我!”任蔚然因他这轻挑的动作眉心轻轻一颤,掌心往着他的腕位推过去。

滕御讥笑,反手把她压制住:“你以为我会照你的意思去做吗?”

他不会!

任蔚然心里憋闷,指尖屈起握成了拳头。

看着她那狠狠瞪着他的目光,滕御心里的玩弄心思乍起,双眸从她的脸膛慢慢地往着她那玲珑的曲线扫射下去,最后定格在她那起伏不定的胸膛位置。

手臂不由自主地往着前胸覆去阻了他那带着色.情光芒的视线,任蔚然咽着喉咙,声音微颤:“滕御,你不要乱来!”

上车前,她已经换了一身雪色的礼服,只以小披肩覆着肩膀,内里是吊带装,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遗!

然则,此刻的境况却令她觉得不妙。

滕御那双精湛瞳眸散射出来的光芒太过狡黠,总使她心有戚戚然!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乱来的。”滕御顿了一下,在任蔚然欲长吐口气放松时却又幽幽补充:“我只会强来。”

言语未落,他的指尖已经撩起她的裙摆,大掌往着她的腿.内探了进去。

任蔚然大惊失色,扭动着腰身试图挣扎逃离他的掌控。

滕御嘴角牵扯了起来,大手沿着她柔..嫩的肌肤一路滑行游走,力道适中,速度缓慢。

“滕御,放开!”任蔚然双腿狠狠踢打着欲要避开他的魔掌,却教他长腿使力挤压禁锢住。

她心里一悸,胸膛起伏加剧,怒气从脑袋里面横冲而起。

而滕御的指尖一如既往继续行进,似乎在琴键上跳跃弹奏般优雅,直到隔着内.裤布料触及她私.密的柔软位置。

任蔚然倒抽口气,张大眼睛死瞪着男人:“滕御,你做什么……啊!放开我——”

“嗯……等一下!”滕御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度,那如蘸了墨一般深沉的眸子内闪烁出戏谑光芒:“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让我检查一下!”

“你要检查什么,放开!”男人身上那清新却凉薄的昧儿弥漫在鼻翼间,加之面对他咄咄逼人的幽冷眸光,任蔚然心里无端荡起了层层涟漪。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

↓↓↓↓↓您的支持是作者创作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