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激烈?

玫瑰书城2018-09-14 16:03:39


 深夜。


    黑暗笼罩着整个房间,窗帘被拉得很严实,透不出一丝光线。寂静得可怕,仿若与世隔绝般,虞沫欢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在颤抖,心跳却出奇得平稳,其实很紧张,紧握的双拳,指甲都嵌入了手心里。


    因为她听到门外的走廊中,隐约传来了脚步声,一步一步,朝她逼近着,像是踏在她的心上,沉重有力。


    “嘭——”的一声,房门被用力踹开,紧接着扑面而来是那熟悉的男人味,还混合着一股强烈酒味。


    心跳在这一刻嘎然停止,她屏住呼吸,紧张到了极点……


    在商界驰骋多年的虞敖森,哪怕是酒醉着也同样警惕,房间中那股清香让他警觉,轻轻皱眉,狂狷的眸子扫视房间四周,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刚准备抬手去开灯,便有一个柔软的身子扑入了他的怀里——


    “……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泪水从眼角滑落,小脑袋埋在他的胸膛里,虞沫欢轻轻抽泣着,惹人怜爱:“你不要推开我好不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脑中眩晕让他没有听清楚她的话,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贴,她胸前的丰.满youhuo着他,体内的酒精让虞敖森xia身一阵儿燥热,来不及考虑那么多,不由自主的拥紧眼前这个小女人,低头埋入她的脖颈,贪婪于她身体的清香。


    他突来的热情让她惊愕,却也同样让她欣喜极了。虞沫欢唇角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轻轻闭上双眼,全身心的与他相拥,感受他给的温暖,这种感觉好幸福好甜蜜……


    “妙儿,我热……”虞敖森低沉的嗓音,含着温热的气息,向她的耳畔缓缓吐出,语气中有一丝无助与渴求,却是字字句句残忍至极!


    他喊的是蓝妙儿,而不是她……


    笑容僵在了脸上,他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割开她的那颗心,残酷而无情!泪水汹涌而上,身体也渐渐僵冷起来,虞沫欢握紧双拳,哭着转身,想要逃离他的怀抱——


    她爱他,他明明知道的。因为他们是兄妹,所以他总是刻意回避她的爱,甚至有意无意疏远她的靠近,这些她都不在乎,她有耐心有信心,可以用爱慢慢感化他的心,让他接受自己。


    只是这一切,在他四年前出国留学的那一天,就全部都变了模样。足足四年,她未曾见他一面,就算每天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他也很少有回应,而就在前不久,他突然归来,身边还有一位已经怀孕的未婚妻,蓝妙儿。


    望着蓝妙儿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幸福满足的笑容,她承认,那一刻她嫉妒了。她想,如果是她有了他的孩子,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会不会变成她呢?


    所以今晚,她鼓起了多大勇气来到他的房间,她想做他的女人,而不是妹妹。


    在他抱紧她的那一刻,谁都不会了解她有多开心,那是二十几年以来,他唯一一次对她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那也是第一次她的爱得到了回应。


    可她还没有走到幸福的天堂,他便亲手把她的美梦摧毁,硬生生地将她打入冰冷的地狱!原以为,是她的爱已经把他感动,却不想,他是把她当成了蓝妙儿,那个他宠爱的未婚妻。


    痛……好痛……


    “想去哪儿?”又是那道低沉的嗓音响起,紧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将虞沫欢拉回那坚实的胸膛中,熟悉的男人味扑鼻而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唇便被封住:“唔……”


    她听到他的呼吸在加重,心跳和她一般,猛烈而又急速。


    他很热情,却不是因为她。她不过是在他意识模糊的情况下,充当了蓝妙儿的替身而已,如果他知道她不是蓝妙儿,会是怎样的反应,失望亦或是愤怒?她猜不到,她只知道这份爱未免太卑微。


    替身……只是替身而已……


    想到这里,心痛蔓延在胸口。虞沫欢一阵儿心酸,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下来,她握紧拳头捶打他的胸膛,小手却被他反握,强行放在了他的腰间,她懊恼想咬他的唇,却也被他躲过去——


    “乖,别闹……”




 第002章:一夜温存


    四肢柔软,好像体力耗尽,她只能依赖着他,全幅身心的。


    唇是怎样黏在一起的,那样的吻,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与他完完全全的粘合在一起,成为他的人。


    都记不起来了。


    回过神时,发觉自己已被他压在shenxia。她哆嗦了下,贴他更紧一点,他的肌肤如烙铁一般。


    在他的目光中,她感觉自己是这么的渺小,这么的柔弱。如同行走在茫茫的荒漠,而他是她唯一的指南针。


    “敖森……”她想向他索取很多……更多……


    他用目光锁紧了身下姣美的女子,托起她的腰,任由她的索取……


    夜,还很长……


    ***************************羞羞射射分割线**********************


    清晨。


    些许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并不强烈,散发出的淡淡晕光,静静反射出凌乱的大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空气中弥漫着欢.爱后的气味,暧昧而令人浮想联翩……


    轻轻睁开眼睛,刚想要翻身,虞沫欢便感到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叫嚣,传来阵儿阵儿散架般的疼痛,她忍不住皱眉,刚想咒骂出声,就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男人味……


    微微一愣,转头看向那熟悉的脸庞,忍不住心一动,伸出小手轻轻抚摸他的脸庞。眸中有着深深的爱恋,紧锁在虞敖森那张俊脸上……


    小手划过他浓密的黑眉时,想起他对她皱眉头的隐忍模样;划过他深邃的眼眸时,想起他认真凝视她的模样;划过他挺立的鼻梁时,想起小时候他刮她鼻子的模样;最后划落在他性.感的薄唇上……


    忍不住羞涩的偷笑,脸颊飘上淡淡红晕,细长食指勾勒着薄唇,幸福感充斥着她的所有神经……


    就是这双唇,昨晚wen遍她全身上下,留下一个个邪恶的印痕,勾起了她对他最深处的渴望和需求。一整晚,他将她翻来覆去,折磨了很多次,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他才肯放开她,拥着她入睡……


    其实她心里清楚得很,他并不爱她,如果他昨晚没有喝醉,没有把她当成是蓝妙儿,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她只是沾了蓝妙儿的光,充当了蓝妙儿的临时替身而已。


    食指的动作渐渐停顿下来,小脸儿上的笑容也随着消失,虞沫欢感到心里很堵,一瞬间眼眶中积满了泪水,静静苦笑着,眼神无奈。


    说不难过是骗人的,这份爱竟然卑微到她可以为了他,充当他心爱女人的替身,把第一次交给他。她不会后悔的,不论他爱的是不是她,她只是想做他的女人而已,而现在她的目标已经达到了。


    她深爱他,很爱很爱,爱得死心塌地,爱到遍体鳞伤、跌跌撞撞都不肯放手。这么多年来,她也累,她也想过放手,但她做不到,她可以骗得了别人,却唯独骗不了自己的心。


    既然做不到,她就只能迎难而上,即使被他伤害被他拒绝,她还是守护着自己的爱,别人夺不走,自己放不开,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


    每次他拒绝她,都说他们是兄妹,在一起有悖常理。可她明明就是虞家收养的女儿,他的说辞不足以让她放弃,她是个很倔强的人,只要是她爱的,她就不会轻易放弃!




 第003章:逼上绝路


    她不懂,真的不懂,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障碍,使他一次又一次的推开她,比起蓝妙儿,她又到底输在了哪里,这个问题已经纠缠了她很久。


    或许,如果他能给她一个足够的理由,一个让她死心的答案,她就会放弃。可他一直在躲避她,总是闭口不提这件事,他的态度,既给了她希望,又让她失望。


    她不甘心,这种没有理由的放弃,以前她做不到,现在更不可能做到。他已经不再只是她的哥哥,他是她的男人,她这一生最重要的爱人,她不能放开他,绝对不可能。


    “咚咚咚……”隐隐约约有敲门声传来,紧接着是一道柔美的嗓音响起:“敖森?敖森你在里面吗?”


    是蓝妙儿……


    微微一愣,虞沫欢不由得眉头紧皱。犹豫了一会儿,便决定忍着身体里的酸痛,下床随便穿起衣服,顾不得头发以及衣物的凌乱,带着些许不耐烦,打开了门——


    “敖森,看我为你准备的早餐!”伴着早餐散发出的香味,柔美嗓音吐出了欢快的话语,只见蓝妙儿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手里还举着一个摆满精美早点的托盘,一副贤惠夫人的模样。


    眉头皱得更深了,虞沫欢冷冷看一眼那些早点,毫无顾忌的伸手,将托盘从自己眼前蛮横的推开,力度很大,使蓝妙儿踉跄着差点儿摔倒,她语气很不友好:“你来干什么?”


    “呃……我……我是来给敖森送早餐的。”没有料到会是虞沫欢来开门,原本兴奋的蓝妙儿,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笑容僵在了脸上,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沫欢……你怎么在这里?”


    那股熟悉的男人味,与那抹淡淡清香aimeijiaochan,从房间中扑鼻而来。而眼前虞沫欢那凌乱的头发,还有被撕扯痕迹的衣裳,无一不彰显着昨晚房内的jiqing,让人浮想联翩……


    不可能的。蓝妙儿甩甩头,要抛去自己脑中那不可思议的想法,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端着托盘的双手却不由得握紧,呼吸也随着变得急促……


    冷眼看着蓝妙儿的笑容渐渐消失,虞沫欢感到一种报复的快感,她得意挑唇,一步一步慢慢接近蓝妙儿,俯身在她耳边:“我是哥哥的女人,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


    嗓音是那样的平稳,轻轻吐出这番话语,却带着极大的震撼力和破害力,透过空气,快速传到蓝妙儿的耳中,清晰、残忍。


    一瞬间,心脏猛地停止跳动,蓝妙儿睁大眼睛,逼迫自己端稳托盘,不让自己就这样倒下来,冷静了好一会儿,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沫欢……你瞎说什么呢……”


    望着蓝妙儿苍白如纸的脸,虞沫欢突然有些不忍,但那只是一瞬间,下一刻她便扯开胸前的衣物,将春光暴露在蓝妙儿面前,指着那昨晚留下的一个个激.情吻痕,残忍无情的开口:“不信我的话吗?那你看看这都是什么!”


    对于蓝妙儿,她并不恨,也只能称之为讨厌罢了,而这种讨厌,都来源于她对虞敖森的爱。


    从小到大,他宠爱的人只有她一个,除了母亲,她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总是包容她忍让她,只要是她想要的,即使再难他也会让她得到,这种极近溺爱的感情维持了十五年。


    当她已经习惯了被他疼爱着,当她已经沉沦在他的温柔中,他却突然变得冷漠,告诉她,他就要出国留学了,她舍不得,但是为了爱,等多久她都甘愿。


    整整四年,她每天捧着心里对他无尽的思念,默默等他回来。她没有埋怨没有放弃,因为她为了他什么事都可以做,何况只是等待而已。


    原以为,他会被她的执着所打动,从而放下心里的负担,和她幸福的在一起。而这一切,在他回国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不再在她的预想之内了。


    他带回来一个陌生女人,两个人站在她的面前,那同样幸福的笑容,还有蓝妙儿微微隆起的小腹,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从未曾想过,他对她的所有宠爱,有一天会全部给予另一个女人,而蓝妙儿,就是那个要霸占他一辈子的女人。


    他对她冷漠至极,却对蓝妙儿温柔疼爱,他无情将她推开,却拥蓝妙儿热情入怀,这些突然的改变,她该怎样去接受,她不懂,也学不会。


    她坚信,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她更爱他,所以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他,她不相信,不相信他不爱她,这样为他付出的她。


    为了他,她不惜成为令人唾弃的坏女人,甚至用尽各种手段对付蓝妙儿,她知道这很卑鄙,连她都忍不住痛恨自己,但她真的没办法放开他……


    别人怎样看待这份感情,她无所谓,也不在乎。她只想让他回来,宠爱她、包容她,能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告诉她,他爱她。


    而这个目标,她只能选择伤害蓝妙儿。


    “哗啦——”


    托盘就像她的心,掉落在地上,破碎,发出刺耳的响声。当蓝妙儿从震惊中回过神的那一刻,就感到心痛如潮水涌来,她无力的伸手,抓住虞沫欢的手臂:“这不可能!你和敖森不是兄妹吗?你们怎么可以……不会的……”


    期待似的望着虞沫欢,蓝妙儿就像在抓着生命中最后一根稻草,泪水已经浸湿了她的脸颊:“沫欢,你是不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才开这样的玩笑来骗我?我不会相信的……我不相信……”


    心里并不好受,但虞沫欢依旧心一狠,冷冷甩开蓝妙儿的手,紧握双拳,逼迫自己残忍无情:“事实摆在你的眼前,你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蓝妙儿,你以为我哥很爱你吗?”


    目光冷冽,虞沫欢嘲讽似的勾唇:“他最爱的人是我,我们才应该在一起,因为他要把我们的事情瞒过去,所以你只是他用来敷衍父母的工具而已,真正相爱的人是我们,而这里面,不会有你!”




 第004章:锒铛入狱


    脚步慢慢靠近蓝妙儿,一字一句咄咄逼人:“我哥不会爱上你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如果这个事实你接受不了的话,你可以选择走人,或者你想留下来,继续做我和我哥敷衍父母的工具。”


    唇瓣随着苍白的面颊,渐渐失去了血色,蓝妙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虞沫欢,再一次无力抓住虞沫欢的手臂,痛苦的哭泣:“你是骗我的……我不相信,敖森是爱我的……我是他的妻子啊……”


    蓝妙儿和虞敖森在大学里一见钟情,他优秀,她美丽,如今已经在一起整整四年,在学校里他们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儿模范情侣。


    他们的爱来得无比实在,之间的相处也很融洽,即使见面次数很频繁,他们的感情仍然如初恋般,稳定而甜蜜,甚至很少出现纰漏和问题。


    他对她一直都很好,温柔体贴无微不至,他曾经说过要疼爱她一辈子,要给她一生一世的幸福,那时不论是从他的眼神中或者语气中,她都能感觉得到他是认真的,他会说到做到。


    她根本不敢去相信,她怕自己会受伤害。四年的时间里,如果说他不爱她,他把她当成了一件工具,只是在利用她而已,那他的温柔他的照顾他的疼爱,也都是假象吗?


    她不敢想象,如果虞沫欢的话都是真相,她要怎么去接受这个现实。所以她不愿去接受,她宁愿糊里糊涂的守护他一辈子,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让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那些吻痕,穿过眼睛,狠狠刺痛了她的心。她必须要承认,那个她以为深爱自己的未婚夫,已经为了另一个女人背叛了她,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称呼她为嫂子的虞沫欢……


    很可笑对吗?多讽刺……


    深深皱眉,虞沫欢的眸中闪过厌恶。面对爱情,她是一个自私的人,在遇到与自己感情冲突的事情时,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维护爱情,就像面对此时的蓝妙儿。


    没错,她很无情,或许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她的做法,甚至有时候她都会恨自己的残忍,但她就是做不到‘放手’这两个字,不论如何,她都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她的爱情,除非她死!


    所以她不会因为蓝妙儿的眼泪而心软,更别说退出这场较量,蓝妙儿这样的纠缠,只会让她越来越不耐烦。


    狠狠地抓住蓝妙儿的手臂,力度很大,宣示着虞沫欢此时的愤恨,她眸光泛冷,一字一句冷漠无情:“如果他把你当成是自己的妻子,如果他很爱你,那他会碰我吗?!”


    “蓝妙儿,别再痴心妄想了,我哥爱的人只有我一个,而你永远都只是工具而已,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该怎么做随便你。”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突然将蓝妙儿的手臂甩开:“滚!”


    “不——”


    由手臂传来的一股强大力量扑向自己,蓝妙儿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她中心突然失去平衡,向后倒退几步之后,整个人倒向了后面的楼梯——


    短短几秒,只听“砰——”的一声,蓝妙儿便重重的摔到了楼梯下面,一种剧烈疼痛由小腹蔓延到全身上下,她痛苦到脸上的五官都变得扭曲,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疼得要命。


    血……满地都是血……


    惊痛的睁大眼睛,虞沫欢显然已经被吓到,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指甲已经嵌入了手心,感觉不到疼痛……


    在她发愣之际,听到动静的虞敖森,穿着睡袍来到了蓝妙儿身边,鹰眸中难得出现一丝慌张,他小心翼翼的将蓝妙儿抱入怀中,也许是因为害怕失去,他的声音都在颤抖:“妙儿,你怎么样了?”


    紧紧捂着小腹,剧烈疼痛使蓝妙儿脸色惨白如纸,额头上都是冷汗,但她却困难的望向虞沫欢,话语虚弱无力断断续续:“沫欢……我不相信,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听到此话,心里不禁一沉,虞敖森深深皱眉,薄唇线条渐渐僵冷,他缓慢抬头,看向站在楼梯上面无动于衷的虞沫欢,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眸色变得冷漠如冰,没有一点感情的存在……


    好冷,拳头越握越紧,指甲狠狠地刺入肉中,鲜血从手心中滑落,虞沫欢却感觉不到疼痛,就像体内的血液也停止流动,她现在唯一能做出的反应,就是发愣,或者是与他对视……


    只是几秒钟,虞敖森便收回了眼神,他沉默着不语,就像什么都没猜到一般,只是看向刚刚赶上来的刘管家,沉声吩咐道:“把少奶奶送到医院!”


    “不要……敖森……我害怕,我们的宝宝……他要是出事了怎么办……你不要离开我,我会很害怕……”蓝妙儿拼命的摇着头,死死抓着虞敖森不肯松手。


    “傻瓜。”在看向蓝妙儿的那一瞬间,眸底的冷意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温柔的笑意,虞敖森安抚着她的发丝,在她额上烙下轻轻一吻:“我不会离开你的,只是先处理点事,乖乖等我,嗯?”


    那一幕,虞敖森和蓝妙儿就像天作之合,相贴在一起的身影美妙甜蜜,感人肺腑。而她虞沫欢,就像局外人,可笑的插足者,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整个人变得僵冷,虞沫欢生硬的扭过头去,她很倔强,小脸儿上没有一滴泪水,她却可以清清楚楚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等到蓝妙儿被抬走,虞敖森才缓缓站起身子,望着她的眸子再次冰冷到极点,如同一只优雅的豹子,他一步一步的上楼,伴随着周身散发出狂狷的冷意,越来越靠近她,威胁着她的每一个神经……


    他眸中陌生的冷漠,还有那越来越接近的危险让她害怕,虞沫欢无措的一步步退后着,直到他将她逼到了角落中,她才停止了逃脱,小心翼翼的看向他……


未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