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A7.6 啊~太大了,疼,我受不了!

书荒小说酱2019-06-11 03:23:43


“远,不要跟那个女人结婚,要不我会伤心死的!”


“乖,只有跟肖暖那个傻妞结婚,才能保护你。”

 

肖暖站在新人休息室的门口,却看见自己的新郎在和其他男人纠缠一起!


她爱了三年的准新郎,就在婚礼前的这点休息时间里,居然和一个男人在这里滚床单!


画面太过刺激,已经超过她的感官下限......恶心!太他妈的恶心了!


肖暖干呕的声音,让床上的两个男人一愣,齐齐停下动作,扭头怔然地看着门口一袭白色婚纱的女人。


“暖暖,你,你怎么来了?”


安俊远连忙从床上下来,慌乱地系着方才刚刚解开的皮带,而床上的男人则不耐地睨了一眼肖暖,慢腾腾地穿衣服,脸上是一副好事被打断的不爽。


肖暖踩着繁复的裙摆,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暖暖!”安俊远一把拉住她,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一脸歉意,“对不起。”


“对不起?”肖暖努力很久,才仰起头来看着安俊远,自嘲一哂,“然后呢?为了你们安家的颜面,我们继续婚礼,让我这个傻妞继续为你们掩盖这种龌龊关系?”


安俊远拧着眉咬了咬牙,“我现在就出去宣布婚礼取消,安家会给你补偿的!”


说完,他放开肖暖,转身对已经下床的男人说,“走吧!”


“恶心!”肖暖看着那伉俪情深的背影,攥紧了拳头,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怎么会是这样?她爱了三年的男人,怎么会是个同性恋?明明在一个月前他求婚的当晚,他还差点办了她的,若不是她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最后防线,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难道是双性恋?


想到这里,肖暖只觉胃里一阵翻涌,忍不住再次呕起来。


安俊远来到宴会厅,拿起麦上了舞台,对着台下的数百名宾客说,“各位,抱歉,我和肖暖女士的婚礼临时取消,原因我随后会向媒体说明,大家的礼金我双倍奉还!抱歉!”


“等等!”


众人还没从新郎那震惊的消息中缓过来,只见新娘肖暖突然上台,从安俊远手里夺过麦,掩去眼里的猩红,落落大方地对众人笑了笑。


“暖暖!”安俊远俊眉紧蹙,抬手就将肖暖手里的麦抢了过来。


瞧着他脸上的紧张,肖暖方才被羞辱了的心似乎没那么堵了,但却不受控制地抽痛了一下。她冲他淡然一笑,闭上眼,强忍着眼泪,转身大声对着台下喊道,“现在,谁愿意娶我,我立刻......嫁......只要不是弯男!”


安俊远明显松了一口气,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肖暖,转身大步离开。


“怎么回事?新郎悔婚了吗?”


“看样子是!新娘现场征婚,也是拼了!”


“这不是在赌气嘛!只要不是弯男,那意思是只要是男人她就嫁咯?”


......”


肖暖的一句话顷刻间点燃了台下的气氛,现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突然,宴会厅门口传来一道低沉稳重富有磁性的声音,“我愿意娶!”


肖暖抬眼望去,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套灰色的手工西装穿在他身上格外丰神俊朗,清俊的脸上神色淡定,狭长的眸子一直看着台上的新娘,眸光微微波动,似乎染着笑意。


自动轮椅顺着白色的地毯徐徐向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视线只随着轮椅男人的位移而移动着,小声的议论不绝于耳。


“这谁啊?”


“不认识,长得好帅啊!”


“衣服和腕表一看就知道是有钱的主,只可惜是残疾人!”


“……”


轮椅在距肖暖数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男人抬眸冲她挑了挑眉,淡淡笑道,“我娶!不过,是弯是直,你要不要先验验货?”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一时间忘记了所有委屈,脸上是明显的凌乱。


男人眸中的笑意更甚,“怎么?后悔当场征婚了,还是在想怎么验明我的正身?”


“这……”肖暖不由地口吃起来。


虽然她没有后悔,但她刚才那句话不过是一时冲动想争一口气罢了,没想到真有人愿意现在就娶她!


“是呀是呀,新娘子,你不会是闹着玩吧?”台下有人开始起哄。


瞧着满脸纠结的肖暖,轮椅上的男人犀利的眸子微微一敛,“我叫秦正南,也是咱江城人,未婚,性取向为异性。请问肖小姐,我可符合你的征婚要求?”


“正南,你别胡闹!”


肖暖还没回答,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女声,坚决又急切。


众人转身望去,齐齐把目光聚焦到了急匆匆赶来的贵妇身上。那不是别人,正是安俊远的母亲,安氏集团董事长夫人秦雯丽。


秦正南微微蹙了眉,转身看着满头大汗的秦雯丽,正色道,“姐,我没胡闹!”


“不行!俊远取消婚礼的事还没弄清楚,你不帮忙也就算了,在这里捣什么乱!你可是俊远的亲舅舅啊!”秦雯丽厉声拒绝。


一言激起千层浪,人群里,立刻哗然一片!


原来,眼前这个突然出现说要愿意立刻娶肖暖的男人,竟然是安俊远的舅舅?


舅舅要娶外甥媳妇,这出戏简直比婚礼好看多了!


“好了,弟弟,别闹了!你刚刚下飞机,应该很累,跟姐回家去。”秦雯丽额头上又冒出一层细汗,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忧愁一片。


她和丈夫刚把几位重要来宾请到贵宾室,就听说这边出了事,儿子还没追上,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又到这里来胡闹!还嫌安家今天丢人丢的不够多吗?


“秦先生!”就在人群越来越喧闹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肖暖突然拿起麦走下台来,径直走到秦正南面前,在他轮椅前蹲了下来,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娶我,那我们现在就举行婚礼吧!”


她方才确实是在犹豫,可就在得知秦正南是安俊远的舅舅的时候,她脑子里只蹦出了一个字:嫁!


今天是安俊远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既然秦正南这个当舅舅的愿意替外甥完成婚礼,她做不了安俊远的妻子,让他以后喊她舅妈岂不是更解气?


“肖暖,你要不要脸?嫁不成我儿子,就要嫁给我弟弟吗?”秦雯丽狠狠瞪向肖暖,满眼不屑和鄙夷,“就这还口口声声说爱俊远,原来是个男人你都敢嫁,你就这么寂寞吗?”


狠毒的语言和眼神一起扫向肖暖,她却面不改色,仍目光坚定地看着秦正南。


秦雯丽本来就对她不满意,若不是安俊远非她不娶,安家根本不会要她这样一个没名没分的媳妇。为了嫁给安俊远,她可是签下了安家媳妇的一百零八项儿不平等条约的!


她原以为只要俊远爱她,她可以接受他家人给予的一切待遇……可是,她一想到安俊远这三年来都把她当傻子一样哄来骗去,她就无比心塞!


眼下,只要秦正南愿意娶她,就算是为了争一口气,她也要嫁!这样的话,不仅会让安俊远喊她舅妈,她还可以跟秦雯丽平起平坐了!


秦正南平静地看着肖暖,“肖小姐,你确定要嫁给我这样一个双腿残疾的人?我现在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肖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怒目瞪着自己的秦雯丽,坚定地对他点点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残疾人怎么样?身体的残缺总比某些人心里残疾的好!我不反悔!”


闻言,秦正南眸光微微一动,转身颇严肃对秦雯丽说,“姐,从今天开始,肖暖就是你的弟媳了,我希望你能尊重她,不要再用类似于刚才那些不干净的词来对她!”


说完,他扬了扬手,只见人群里突然出来几个西装男人,齐齐恭敬地向他颔首,“秦先生!”


“把董事长夫人送回家去,让现场来宾各就其位,吩咐工作人员婚礼开始!”秦正南安排完,才转过身来,向肖暖伸出了手,深幽的眸子里折射出来的眸光渐渐柔和,“起来吧,我可舍不得让我的新娘子蹲着跟我完婚。”


肖暖一愣,随即俏脸上不由飞上一抹红晕……我的新娘子?这人角色转换的真快!


“谢谢!”她犹豫了一下,垂眸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了秦正南的大手里。


突然,她觉得手指上一紧,低头看去,他竟然将一枚钻戒戴上了她右手的无名指,她不由错愕地看向他,只见男人嘴角扬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刚刚借来的。”


说完,秦正南将她拉了起来,肖暖推着他的轮椅,两个人一起上了舞台。


肖暖悄悄看了一眼指上的戒指,谁这么大方,把这么大一颗鸽子蛋借给他?


“正南,你别乱来!”秦雯丽气得脸色发青,还想继续反对,却已经被秦正南的人拖出了宴会厅。


随着甜蜜的音乐声响起,现场宾客也完全从或怔愣或看热闹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都各就各位,边观礼边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起来。而本来安家并没有请的媒体,也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在宴会厅,各种长枪短炮对准了台上的新人。


几分钟的时间,背景墙上的照片已经被撤掉,换成了现场的直播视频,新郎的名字也换成了“秦正南。”


“秦正南先生,你愿意不愿意娶肖暖小姐为妻,一辈子照顾她,爱她,守护着她,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都不离不弃,相守到老吗?”司仪抹了把汗,把麦对准了秦正南。


当司仪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上临时换新郎的事,差点把新郎的名字念错,真是悬!


全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聚焦到了轮椅上这位即使是坐着也丝毫掩饰不住那尊贵气质的男人身上。


肖暖的手心里已经沁出了汗,闭上眼不敢去看他。


毕竟是安俊远的舅舅,万一秦正南站在秦雯丽那边,再来个悔婚的话,她的脸就丢到太平洋去了!


短暂的静默后,只见秦正南抬手将肖暖的两只手一起牵住,轻轻一拉,便将她拉着坐到了自己双腿上。


霎时间,两张脸几乎零距离靠在了一起,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扑鼻而来,肖暖害羞地想站起来,他的手却紧紧扣住了她的蛮腰,小声在她耳边说,“别动!”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缭绕,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她立刻吓得不敢再乱动一下。


秦正南从司仪手里拿过麦,眸光柔和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肖暖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众目睽睽下,被他这样暧昧地抱着让肖暖实在羞涩难当,脑子凌乱地几乎没作任何思考,娇羞地低头道,“我愿意!”


男人满意地挑了挑眉,眸中的笑意更浓,“我也愿意!”


说完,扔掉手里的麦,双手捧起肖暖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她的唇。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地想要推开他,熟料他手上力道极大,她根本是挣扎无效,只能被动地被强吻着。


他口里的空气清新,似有淡淡的薄荷味,肖暖僵硬的身子很快就放松了下来,闭上眼任由他霸道地吻着。


豁出去了!反正婚也征了,嫁也嫁了,再扭扭捏捏反倒矫情!


“好!”


台下的人,永远都是看热闹的居多,新人热吻之下,迎来了热烈的掌声。


因为是临时凑成的一对,婚礼议程极其简单,司仪看到一对新人已经主动地吻在了一起,连忙捡起麦,激动地大声宣布:“秦正南先生和肖暖小姐结婚典礼礼成!”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呼吸有点急促了,秦正南终于放开了她,瞧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将她扶了起来,“走,去民政局!”


民政局?


肖暖微怔,要不要这么快?


可……事已至此,她没有理由利用完了别人又不去领证吧?


稍作思忖,她推着秦正南,出了宴会厅。


回到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肖暖长长叹了一口气。本来计划的是婚礼后和安俊远去领证,明天直接去蜜月。转眼间,男主角就变了个人!


不蒸馒头争口气,看安俊远那混蛋以后怎么面对她!


至于秦正南……呃,走一步算一步吧!


肖暖被秦正南的下属领出酒店,她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黑色宾利,后车门敞开着,里面笔直坐着的正是秦正南。


看到她在车外犹豫,秦正南扭过头来,挑眉道,“怎么,不敢去民政局?”


“去就去,谁怕谁!”肖暖不服气地撇撇嘴,大步跨过去上了车。


秦正南吩咐司机开车,低头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肖暖偷偷瞥了一眼,见他在发邮件,就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胀痛,紧接着,有股热流直接从下面流了出来。


肖暖头皮发麻,不会吧?之前明明算好的日子,大姨妈应该是一周后才会来的,怎么突然提前造访了?她可是毫无准备的……九月的大热天,脱掉婚纱,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九分裤……还是该死的白色!


腹诽间,又是一股暖流,肖暖感觉自己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懊恼地咬了咬牙,她转过身,对着在认真发邮件的秦正南干笑了一下,“那个,秦先生,我……”


“叫我正南,或者老公!”秦正南扭头看向她,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那放大的五官让肖暖不由地一愣。


刚才许是因为一直顾着怨恨安俊远了,都没来得及仔细瞧他一眼……这个男人真帅啊!她第一次见到了小说里那种“剑眉星眸”。


“好吧!老,公,我们能不能晚点去民政局?”肖暖不敢多看他,因为他那深邃的眸子就像一泓深潭似的,只那一眼,她就差点被吸进去了!


“给我个理由!”秦正南微微蹙了眉,问。


“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后悔!我……我……”肖暖有点难以启齿,小腹又传来一阵胀痛,她不由地抬手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秦正南放下手里的电脑,按住了她的肩膀,这才发现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肚子疼……”肖暖疼得弯下了腰。


“小张,去医院!”秦正南剑眉拧了起来,吩咐司机。


“是。”


“不用……你送我回家一趟就行了!”肖暖额头上不由爬上几条黑线,不就是例假么,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怎么不用,你脸上都没血色了!”秦正南不悦地严肃道。


“下面流血了,脸上没血色正常啊!”肖暖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出来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秦正南那犀利的眸子正在往她腿间看去……


她连忙侧了侧身子,尽管心里已经羞愧得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了,可还是厚着脸皮冲他皮笑肉不笑,“真没事!老朋友造访而已,你送我回家,我收拾下再去民政局!”


“真没事?”秦正南显然是明白了点什么,脸上轻松了不少。


“真没事!”肖暖嘻嘻笑了下,对司机说,“帅哥,城南凤城小区,谢谢!”


说完,羞涩又俏皮地冲秦正南吐了吐舌头,连忙把头转向了窗外,脸上尽是懊恼之色。


丢死人了!


秦正南没有再吭声,只吩咐司机把车里的冷气关小,拿了一条毯子披到了她身上。待肖暖转过身想说谢谢的时候,他已经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这个男人……还挺体贴的。


车子进了凤城小区,肖暖用毯子围在腰间,飞快地下了车。


瞧了一眼米色真皮座椅上那一抹鲜红,秦正南无奈地摇了摇头,眸中尽是柔柔的笑意,“这么多年了,还是当年那个没长大的小丫头!”


【未完待续...】

看全本请联系微信:coco2015107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shxsj188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