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MGSV里的Venom Snake为什么要砸碎镜子?

机核2019-06-17 19:32:42

导语:在《黑与白的莫比乌斯环 浅谈“核废绝”与MGSV(中)》里,我们和大家聊了聊Skullface以及Big Boss的人物角色,这一次我们顺着话题继续往下聊,咱们这一次要聊的对象是:Venom Snake。




剧透注意!本文包含300%的剧透、从章节46到51再到FOB在线活动无核结局全部透光光!阅读本文将严重影响您自行寻找答案的乐趣、如仍执意阅读请先行观赏无核结局的特殊动画!


疯狂与清醒——出卖世界的人们

切肤的幻痛

很多人都说Venom Snake最后接受了BIG BOSS的身份,作为BIG BOSS战斗至死是出于对BIG BOSS的忠诚,我觉得也许并不仅仅是这样。要知道在剧情进展和复仇进行的最激烈的第一章里,VS可是一直沉默寡言眼神呆滞的。因为这本不应该是他的复仇,而应该是BIG BOSS的复仇,无论再怎么洗脑,曾是医务兵的他潜意识里仍旧无法感同身受。

然而在砸碎镜子之后,Venom Snake的眼神中的迷茫困惑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近乎疯狂的清醒和坚定。这是因为单纯对某个人的愚忠就能做到的吗?再转念一想,Venom Snake从一个医务兵变成了一个坐拥核武器的武装佣兵组织的首领,背负了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难道就真的一点成长和自己的思考都没有、只因为这是一个摆了自己一道的老上司的命令就乖乖送死吗?

看咱这小眼神儿~请叫我犀利哥


最初对其抱有质疑其实只是单纯出于“女人的直觉”(笑),然而随着制作人员字幕徐徐响起的《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我的猜测似乎变成了切实的问题

“Who knows? Not me, ‘WE’never lost control.

You're face to face with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不知道大家发现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抑或根本就不记得《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有这么一段歌词?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作为在游戏最初玩家自以为的“BIG BOSS”苏醒时就响起、一直呼应到最后章节46揭露事件真相的歌曲,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然而大部分玩家都只知其前半段代指的是“BIG BOSS出卖世界”,却无视了后半段。

没错,上面引用的这段歌词出自《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的后半部分,而被我特意大写加粗又加了引号的那两个字母”WE”则是英语中的第一人称复数形式,“我们”。

现在请读到这里的各位回头看一眼本版块的标题写的是什么。Bingo!是“出卖世界的人们”,确切来讲,是“出卖世界的男人们”。

大部分玩家在通关之后都会发现,小岛秀夫在《幻痛》中刻意营造了一种代入式的体验。这种体验体现在方方面面,从游戏系统到角色设定,从关卡安排到剧情走向,其目的都是为了一个:让玩家成为Venom Snake自己来体验“幻痛”。为此小岛设计了高度自由化的系统和关卡,每一次潜入过程都会成为自己独一无二的经历和记忆,而不是随着剧情主线被安排着去做什么。正如同BIG BOSS将自己身上的重担和对Skullface复仇的任务都推到Venom Snake头上一样,小岛也将Snake这个游戏主角的接力棒彻底地交给了玩家。你是BOSS,你说了算。这样一来,所有Venom Snake的经历、记忆、责任与幻痛都成了玩家自己的东西。

而这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Quiet。

不要跟我说话,我想静静


Quiet这个角色从头到尾几乎可以说是针对合金装备的主流受众——男性玩家贴身打造的一个完美女友。

在剧情意义上,她美丽性感,又不聒噪,愿意为了主角付出一切;在游戏意义上,她是你执行各种任务时的极好助手,你们一起出生入死,在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无需过场剧情、甚至无需言语就构建出了只属于玩家个人的羁绊。

因为已经有人谈过小岛在《幻痛》中叙事的精妙之处,我在此便不做赘述(在此要感谢RED韵老师的《我为什么认为MGSV幻痛是失落的一环?》,没这篇稿子我大概根本都不会去细想合金装备的剧情就直接出坑了,也就不会有今天这篇玩意)。在KONAMI更新版本之前,Quiet在剧情和游戏意义上的双重退出几乎让所有的玩家都着实“幻痛”了一把。这种痛不仅属于游戏里的那个Snake,更是深深刻在了游戏机前每一个玩家的心里。

想想VS也是够倒霉,一连失去了两个“老婆”


另一个例子是第43章,“纵使死亡仍旧闪耀”,因为声带虫遭受辐射产生变异导致二次爆发,Snake不得不杀掉全部已感染的战友。这一章节的内容看似与MGS3中THE BOSS的最后场景非常类似,但其实又有着种种微妙的不同。

在游戏意义上,THE BOSS原本就是作为一个BOSS出现。她在游戏开始不久便宣布自己叛逃,还狠狠地教训了Naked Snake一顿。除了游戏刚开始不久的极短时间内才能触发的无线电对话,玩家很难在别的地方感受到THE BOSS和Naked Snake的师徒羁绊。而在幻痛里,士兵几乎都是玩家一个一个在战场上用富尔顿回收回来的,这次重创对于玩家来说毫无疑问是将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因为你在其中挥洒的汗水,形成了一种架构于游戏系统上的羁绊,甚至连任何过场剧情和回忆杀都不需要。

而在剧情意义上,Naked Snake在射杀THE BOSS的时候并不知道真相。况且当时所有的人、甚至包括THE BOSS自己都要求Naked Snake开枪。而在幻痛中,你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些士兵都是无辜的受害者,然而你作为一个领导,却必须负起责任与罪孽,为了大多数人的安全亲手杀死他们。如果说MGS3是知道真相之后的幡然悔悟,幻痛的43章毫无疑问是在当时就让你尝受一下心如刀割的滋味。

诸如此类的还有Skullface的突然落败、伊莱的叛逃、Huey的放逐,甚至包括第51章的最终的未能面世。

合金装备的老玩家应该都知道,合金装备有个很有趣的传统,那就是最终BOSS战之后必有反转。这是为了把故事或者说思考引向游戏之外,造成一种“就算打倒了大反派,但这个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而《幻痛》做得更加的彻底,因为《幻痛》根本就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打倒ta就能拯救世界”的BOSS战。乍得沙赫人只是个被人操纵的机械,而且还是受到Eli的影响突然暴走。Skullface作为Snake一行人的复仇对象,最后却被铁架砸成重伤,死在小丑一般的Huey手里,落得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下场。

这些很明显都是小岛有意为之。小岛秀夫在《幻痛》攻略本的序言中曾经写过这么一段话:

“我们经常在好莱坞大片结局部分看到正邪之战,这是一种满足(satisfy)观众的手段。但是游戏的主题是复仇的连锁效应,是幻痛——是当你的复仇目标消失之后的延绵不绝的连锁体验。这种细微的感觉是无法用常规的BOSS战来表达的。”

可以说Snake的复仇从来就没有成功过,他们的失去、他们的幻痛并没有通过复仇这种形式得到抒发和缓解,反而在接下来的第二章愈演愈烈。如果在这时加入章节51,Snake通过打败Eli和他的孩子国,又一次拯救了世界,给整部《幻痛》做一个了结的话,那么无疑会让小岛挖空心思营造出来的“幻痛”功亏一篑。就好比Quiet的回归会削弱玩家在Quiet消失时的痛苦一样,“反正再打几次11章她就回来了”。这是小岛绝不希望看到的。而Eli的去向和结局、以及在51章中对Eli性格的补完,又是小岛希望玩家看到的。所以为了留住“幻痛”,被删掉的51章就以现在这样的一种形式出现在大家面前。

《合金装备》系列官方小说的企划兼编辑、矢野健二先生也曾经在Fami通的访谈中提到类似的话:

“——在那时比起半成品、玩家更不满意主角换人这件事对吗?

矢野 是啊。但在那之后特典光盘里收录的未完成章节“蝇王”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开来,就变成“为什么没把这段也做进去?”了。虽然没能跟Eli做一个了断可以说是被称为半成品的理由,但我觉得蝇王就算不做出来也没什么。

——也就是说没什么太大关系是吗?

矢野 最少不是直接原因。玩家在玩完章节46“出卖世界的男人的真相”之前一直都是以Snake的视角进行游戏的,通关之后会突然有一种被颠覆了的感觉。因为发现了“自己才是BIGBOSS”。这样一来,在母基地的大屠杀、Quiet的消失和流放Huey都成了自己的责任,变成了自己的故事。其实这些都是小岛监督故意为之的。小岛监督担心一旦做了出来,“蝇王”就可能成为这种无处发泄的混乱和不安的发泄口。”

说到底,这些都是幻痛。看着自己一手发展壮大起来的母基地分崩离析,我相信失去的幻痛已经毫无疑问地传达到了每个玩家的身上。而这种失去而又无处发泄的幻痛,到底应该如何排解呢?造成这一切悲剧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呢?我们真正的敌人,又是谁呢?

小岛秀夫以一种极其隐晦的手法给出了答案。

利用与共生

还是在日本著名游戏杂志《周刊Fami通》2015年12/24号上刊载的特别企划中,合金装备官方小说的企划兼编辑、矢野健二先生曾经提到过有关小说《白鲸》中的“白鲸”的意象。

“《白鲸》是《幻痛》的重要意象。在这部小说发表之前不久的17至18世纪,捕鲸一直是世界性的产业。不仅可以作为食物,鲸鱼还是“遍布世界的能源”。鲸脂就不必说了,骨头、鱼鳍等等,全身的各个部位都对人们的生活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比如说鱼鳍可以做裙撑和束腰的支架,沙发的弹簧,还可以作为伞骨使用。还有观点认为世界地图也是为了捕鲸船的航海才做出来的。过去如此繁盛的捕鲸业现在早也已经荒废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出现了可以取代鲸鱼的能源。因为煤炭而有了蒸汽机、后来又变成了石油、电力,现在就是核能。也就是说鲸鱼在过去占有着和现在的核能同样的位置。”

总结一下上面这段话,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理解:因为鲸在过去曾经作为一种重要的能源,所以“白鲸”在《幻痛》中其实是代指“核武器”,都是驱动世界的巨大能量。再联系Venom Snake=亚哈船长、钻石狗=裴廓德号捕鲸船等种种名字捏他和隐喻,不难得出这样一种结论:

亚哈对白鲸的复仇,其实就是Venom Snake对核武器的复仇,对围绕着核武器与声带虫所产生的纷争的复仇,对这股将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制度与规范的复仇。而在《黑与白的莫比乌斯环》的中篇中,我也曾经说过,BIG BOSS的敌人、杀死THE BOSS的凶手同样是这些。

所以我们真正的敌人是BIG BOSS、是Skullface、是和我们一样被幻痛折磨的人类吗?不是,不如说他们只是没成为我们队友的同病相怜者罢了。我们真正的敌人,是足以隔绝世界、毁掉明天与希望的核武器,是将Quiet和母基地的士兵逼入死地的声带虫,是野心勃勃霸权政治的国家政府,是永无休止的战争,是冷酷无情的时代,是这个带来无尽幻痛的世界。

所以Venom Snake并不恨BIG BOSS。大家都知道在长跑中,跟着领跑者的选手要比领跑者本人的心理压力小得多,因为只要一直跟着他跑就行了。Venom Snake正可以看做那个跟着领跑者一直跑的追随者。然而BIG BOSS将自己的责任与仇恨同BIG BOSS这个身份一起交给了Venom Snake,让Venom Snake从一个只需跟跑的医务兵变成了一个身负重任的领导者。他的一举一动直接决定了母基地的发展与未来,他的每一次决断所产生的一切后果都需要他自己一个人来承担。正因为如此,Venom Snake要为此负责,他所经历的每一次失去都是结结实实地算在他的头上,那些幻痛都是他的幻痛。

在第43章,VS终于不堪重负


如果BIG BOSS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老老实实回来当钻石狗的领导人,那么Venom Snake绝不会承受这样的痛苦。但正是因为Venom Snake被BIG BOSS所利用、才经历了母基地的一系列悲剧,他才能通过体验幻痛、真正地感受到了BIG BOSS曾经经历过的东西,真正地成为了BIG BOSS、成为了那个他一直尊重憧憬、愿为其舍弃性命的男人。

BIG BOSS也痛啊,他在杀死THE BOSS之后至死都沉浸在无限的后悔与痛苦之中。在MGS4结尾,多少人至今仍记得那句“我这一生中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杀了她,在她死后,我就只是行尸走肉”,又有多少人为垂垂老矣的BIG BOSS在THE BOSS墓碑前的忏悔和军礼而落泪。同样的,变成“BIG BOSS”的Venom Snake也饱受失去的幻痛折磨。这两个男人同样经历过无数的失去,有着同样的幻痛。而在这幻痛的背后,孕育的就是同样的、对这个永远充满纷争的、愚蠢而残酷的世界的不满与愤怒。

而《幻痛》中少年时期的精神螳螂——第三子正是体现“战争受害者会憎恨世界”(通俗点说就是报复社会)的极好例子。

看似神秘莫测的第三子,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身负幻痛的可怜人


在《幻痛》的录音带中,山猫向我们解释了第三子会被仇恨等负面情绪所吸引的原因。仅仅身怀特殊的天赋,就被国家和政治当做小白鼠和战争工具利用玩弄。玩过MGS的我们更是知道军方为了增强他的“超自然感官”,人为地摧毁了他的“自然感官”。第三子容易被报复心理所以吸引进而共鸣、正是因为第三子本身就憎恨这个让自己遭受如此折磨的境遇、这个对他来说残忍而冷酷的世界。

这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Kaz的恨意那么强,而第三子却没有选择附着在Kaz身上。因为Kaz的仇恨对象是Skullface,Skullface死后则是Huey,他恨的一直是某个具体的“人”。他一直单纯地认为自己的悲剧是由于某个人的阴谋造成的,没有想过这一连串悲剧下的本源其实是这个世界,自然也就不会去憎恨世界。所以第三子无法与他形成“共感”。

而引起诸多阴谋论大讨论的彩蛋出处、反乌托邦名作《1984》中也同样有一种名为“三分钟仇恨”的活动,这是政府控制群众心理的一种手法。在这三分钟内人们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到这个“仇恨对象”上去,这样就不会再抱怨这个体制和政府了。“对个人的憎恨”无疑就是Kaz的“三分钟仇恨”,他的恨意全部发泄到了这里,所以被“对个人的憎恨”蒙住了双眼,就看不见这个世界残酷到极点的真相。

前面说过,Kaz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他本人也非常的“商人”,又心高气傲,认为自己配得上更好的东西。他离开母亲去美国、加入自卫队、又退出自卫队当佣兵、哪怕做Cipher的间谍坑BIG BOSS也不想当“流浪者”,都是因为他想要满足自己。甚至连他的战争经济理论都是想尽办法给军人捞福利——别忘了他自己也是军人。而《幻痛》中的Kaz不仅不“满足”,甚至连身体都“不满足”。

为什么本来应该是“钻石狗”的自己会沦落至此、变成“丧家犬”呢?为此他恨过Skullface,恨过Huey,而在他知道Venom Snake并不是BIG BOSS、真正的BIG BOSS已经抛弃他为了建立桑给巴尔做准备的时候,他的“仇恨对象”就从Skullface、Huey变成了BIG BOSS。是因为BIG BOSS抛弃他才让他失去了一切,他心中跟BIG BOSS一起共同建造的“钻石狗”、军人的“世外天国”成了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永远得不到的幻影。于是他投靠了爱国者,训练了SS,并在最后被Liquid Snake杀死。他至死也没能看清这个世界,没明白自己该恨的是什么,所以就算他的恨意再怎么强烈,第三子也是不会跟他产生共鸣的。

而通过第三子的另几个宿主,我们更可以推测出第三子选择宿主的规律。他并不是单纯的根据恨意的强弱进行选择,而是根据仇恨对象的重合率进行选择,就像比对波纹图案一样。沃尔金在录音带中就有介绍过他虽与第三子同样身为超自然生命体、只能作为小白鼠和工具任人摆布。在这种情况下他与第三子的仇恨共鸣放大,于是才获得了复仇的能力。Skullface在前面就已经详细讲过了他的幻痛与对世界的憎恨,相比主要憎恨对象是BIG BOSS的沃尔金,他与第三子的同步率更高,于是第三子选择了Skullface作为宿主。而Venom Snake因为被莫名其妙推到这个被全世界追杀的位置上,产生了“为什么是我?”的疑问与愤恨。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在这一瞬间他的生存本能将他的仇恨最大化,让第三子抛弃了沃尔金。

而在恶魔工厂与沃尔金的BOSS战中,第三子对被当成声带虫苗床的夏巴尼产生了兴趣,最后更是在一系列怀有深深幻痛与仇恨的人之中选择了Eli。虽然录音带中给出了生物学上的解释,但山猫也说过“他们之间有一些只有小孩子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的东西”,这种东西就是“对大人的憎恨”。

夏巴尼作为声带虫研究中的试验品,无辜的孩子因为大人的野心被剥削了活下去的权利,在他的心里自然会燃起对作为“世界的统治者”的大人的恨意。Eli则是以为自己是“完美士兵克隆实验”中的失败品,认为自己的出生是不被期望不被需要的,自己的存在没有价值。所以才对玩弄生命意图掌控进化过程的大人心存恨意,以至于将所有的大人都当成了复仇对象,建立起了自己的孩子国。而第三子作为大人们的战争工具,遭受了他原本不该承受的一切痛苦。他最为憎恨的也是依仗自己的强大力量肆意玩弄折磨儿童的大人,遭到大人迫害的一切孩子都与他有着最为本质上的相同的幻痛。他们的复仇对象可以说是完全一致的,所以才能够与Eli的关系中保有“自我”,达成了一种“共生”。

这不是基情,真的不是


所以尽管《幻痛》拿出来放在表面上的东西极少,但内在的逻辑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在MGS4中,大量的播片和闪回已经让不少的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甚至出现了播片比游戏时间还长的现象。其结果就是引来了一大片玩家的不满,小岛的电影化叙事显然已经遇到了瓶颈。而在《幻痛》中,小岛故意选择了另一种极端含蓄而内敛的路线。播片时间极其精简,而大部分剧情内容都被放到了磁带里。导致另一种极端的结果,就是不听磁带玩家完全不知道剧情究竟是以怎样的顺序发展,这当中有哪些细节,这其中的逻辑何在。

这样做的好处自然就是彻底杜绝了播片时间过长引发的审美疲劳、和直接摊牌带来的枯燥乏味。《幻痛》的剧情内部蛛丝遍结,需要自己一点点挖掘探索,就像一个无限的寻宝游戏。然而在游戏娱乐快餐化碎片化、手游页游大行其道的今天,真正愿意静下心来分析剧情、去好好品味游戏这个“第九艺术”的人又有多少呢?可以说《幻痛》本身便是一个内敛到极致的大胆实验,而这个实验的结果,在漫天的抨击声中已经不言而喻了。

另外小岛还使用了大量的隐喻,比如第三子通过帮别人完成复仇来抒发自己的负面情绪,但在复仇过程中成为复仇者的工具没有自我这点也是一个隐喻的喻体。在《幻痛》发售后,网上出现了一大批偏爱Venom Snake声讨BIG BOSS的玩家,认为是BIG BOSS出卖了Venom Snake,而Venom Snake是愿意为老上司“牺牲自我”的大忠臣。可就像我上面说过的那样,Venom Snake对“BIG BOSS”这个身份的认同并不仅仅出于“愚忠”。他也有自己的幻痛,也有自己的憎恨,也有自己的复仇。

而第三子这个喻体,指代的正是Venom Snake。他正如第三子一样,也是为了复仇舍弃了自我,甘愿成为BIG BOSS的“幻影”。没错,第三子确实是被各种人所利用、失去了自我、沦为了复仇的工具,但第三子也同样是在通过帮助别人复仇来抒发自己对世界的怨恨。同样的,BIG BOSS利用了Venom Snake,但他们所承受的痛苦与对世界的愤怒让他们合为一体,感受着同样的幻痛,追求着同样的理想。在这时,Venom Snake所憎恨的就是BIG BOSS所憎恨的,BIG BOSS的复仇就是Venom Snake的复仇,BIG BOSS就是Venom Snake,Venom Snake就是BIG BOSS,他们是基于共同的幻痛、共同的憎恨与共同的复仇的“共生”。

“你想起来了吗?你是谁、又该做什么?多亏了你,我能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活下去,留下了另一个历史。你也创造了另一个世界、留下了另一个历史。你不是我的幻影,你是另一个我……不,我们两个人合起来才是BIG BOSS。这个现在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创造的,这个故事、这个传奇,也是我们一起创造出来的。我们能够改变世界,改变未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好好记着,不要忘了这一点。谢谢你,朋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BIG BOSS了。”

所以说Venom Snake在最后,不仅仅认同了危险的佣兵组织头目BIG BOSS这个身份,也同样认同了BIG BOSS理念、目标与一切行为。他所遭受的正是BIG BOSS所想要杜绝的,他所希望的正是BIG BOSS所想要实现的。所以他不仅没有对自己被利用一事感到愤怒,反而却扫清了他的一切迷茫,找到了自己曾经疑惑但现在已然明朗的方向。

没错,他很高兴加入并成为计划的一部分。这一刻的Venom Snake,既是重新找到领导者变回陪跑者的医疗兵,又是创造历史改变世界的BIG BOSS。在这一刻,BIG BOSS已然成为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代号。它代表的是被这个充满纷争、死亡、别离与悲伤的世界夺走一切、愤而反抗的人们。他们不能够接受这样荒谬的世界,于是决心改造世界,为此他们都将自己燃烧到了无尽的永恒战争中去。甘愿拼上一切、牺牲一切、利用一切与全世界为敌,最后沦为社会恶、被世人唾骂为战争疯子。

然而在仿佛来自地狱一般的疯狂怒火深处,正是对这个世界的残酷与愚蠢的、痛到骨髓里的清醒认知。

现在让我们再重温一下《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的后半段歌词吧。

“I laughed and shook his hand, and made my way back home

I searched for form and land, for years and years I roamed

I gazed a gazely stare at all the millions here

We must have died alone, a long long time ago

Who knows? Not me

We never lost control

You're face to face

With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于是在听完BIG BOSS送来的录音带之后,他看向镜中沾满鲜血的自己的脸,砸碎了镜子。镜子彼端是无比疯狂而又无比清醒的眼神,他满意地笑了,然后转身,坚定地走进了无穷无尽的黑暗。

成为恶魔的不仅仅是BIG BOSS,Venom Snake也同样出于对世界的憎恨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所以《幻痛》不是“出卖世界的男人”的故事,而是“出卖世界的男人们”的故事。他们知道这不仅仅是对世界的复仇,也是对MSF死去的同伴、对感染声带虫的士兵、对Quiet、对THE BOSS、对千千万万的战争受害者的吊唁。为了失去的幻痛,为了别人能够不再承受失去的幻痛,为了梦寐以求的希望与和平。

BIG BOSS与Venom Snake都是在与统治这个世界的庞大力量做斗争。军事上我们称它为核武器,政治上叫做制度,社会上叫做规则,在文明未开化期叫做自然。它是《白鲸》中的莫比·迪克,而在古希腊,人们则将它称之为命运。人类与它的斗争从“人类”这个概念诞生这一刻时便已经开始、千万年间一直持续到现在,以后也将持续下去。这是人类用自己微不足道的一生奋力反抗而寻求自由的、可歌可泣的英雄悲剧。然而他们都为了自己的“复仇”出卖了世界,为了弥补自己的幻痛牺牲了无数普通人的和平,在全世界搅起了惊涛骇浪,并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内都动荡不停。

BIG BOSS与Venom Snake最后的结局是讽刺性的,正因为他们竭尽全力地奋战,才将明天越推越远,陷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复仇连锁。战争带来死亡,死亡带来悲伤,悲伤之后,则是憎恨。不是治愈,也没有救赎,真正的和平更是永远都不会到来。这是看似疯狂实则清醒、又看似清醒实则疯狂的“出卖世界的男人们”的莫比乌斯怪圈。

结语——写在莫比乌斯环的尽头

熟悉《合金装备》系列的人都知道,终结这个怪圈的就是系列主角Solid Snake。然而在MGS4补完了爱国者的种种设定、《幻痛》和核废绝又补完BIG BOSS的人生经历与理想之后,Solid Snake就被推到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虽然BIG BOSS的做法有不妥之处,但爱国者管辖下的人类社会也是一个独裁社会啊?而且比起MG2的一点式核威慑更不自由,甚至连自我意识都不能自己掌控,成为一片无尽混乱之中的行尸走肉。

“搞了半天Solid Snake才是坏蛋啊!”,如果你要是这么想,那么小岛从MG2开始就一直在强调“并不存在非黑即白”的苦心可就白费了。Solid Snake在他的立场上并没有做错。他并不知道BIG BOSS当年都经历了什么,也不明白BIG BOSS为何“想要破坏和平”去建立属于军人的国家,更不知道自己的祖国除了有一个战争疯子之外、还有一个隐藏在阴影里妄图控制世界的巨大组织。他见到的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威胁美国、威胁到全世界普通民众和平安稳生活的危险的战争犯。

正如THE BOSS所说的,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是时代的潮流将他推到了这个位置,就像当年BIG BOSS以为THE BOSS叛国而亲手杀死THE BOSS一样。只是这次负责内幕解说的Eva直到MGS4 Solid Snake垂垂老矣的时候才出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以BIG BOSS、山猫和索利达斯为首的反抗者与爱国者之间争斗的工具。而Solid Snake自己还茫然不知,傻傻地认为自己做的都是“正确”的事情。

更讽刺的是,Solid Snake在MGS2中也遭到了同样的误解。他与Otacon一同建立起了反对合金装备的组织,却被国际社会当成是恐怖分子通缉,这与BIG BOSS的经历几乎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BIG BOSS与Solid Snake都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确的,但结果都不好。同样的事更是发生在合金装备系列历史的各个角落:BIG BOSS一开始是因为反感Zero用他来做偶像进行思想统治才离开了爱国者,但到后来世外天国也变成了一个极权组织,甚至于他本人就是最早类3S计划的参与者,其结果就是Venom Snake;Eli憎恨试图掌握进化玩弄生命的大人们,而等他变成大人的时候却走上了BIG BOSS的老路;索利达斯是代表普遍秩序的美国总统,然而他却想用核武器这种”究极手段”来破坏秩序获得自由;山猫为了反抗爱国者将合金装备的图纸泄露了出去,而这正是来源于《幻痛》中Skullface的最初构想;用战争推动变革原本是哲学家们的意图,而Kaz的战争经济理论毫无疑问就是其翻版,最后这个本来是用于建立军人天国的划时代理念又被爱国者AI认定为是推动社会发展人类进化的最好方式,从而造成了MGS4中那一幕幕犹如人间炼狱一样的场景。

这个世界如此荒诞而又复杂,人类在一次次重复同样的错误,用一个个莫比乌斯怪圈组成了一重重讽刺而又愚蠢的复仇连锁。在不同人的眼中“和平”的定义是如此的不同,那么“自由”又是谁的“自由”?当自由与统一相矛盾时人们该如何解决、当个体与集体、少数人与多数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我们又该如何选择?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朋友?战争是什么?和平又是什么?

《合金装备》系列一次一次地提出这些问题,将这些哲学般的抽象概念转化成一个个尖锐而犀利的戏剧矛盾,谱写成宏大壮丽的史诗,让我们不知不觉间便去思考这些看似枯燥无味假大空的东西。而在最后的最后,好像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清晰的界限与明确的定义。

那么我们又应该相信什么?坚持什么?为了什么?去做什么?忠于什么?反抗什么?为了什么而战斗?又该去保护什么?

归根结底,也许这些根本就都是同一个问题,我们究竟应该怎样活着?

这便是《合金装备》留给玩家的,也是一个属于全人类的、荒谬的莫比乌斯环,一个持续困扰我们也将继续困扰下去的永久命题。

然而有人会说了,有关于反核与反战、传承与真实、人性的复杂、善恶的模糊与和平的缥缈,其实都是MGS系列中已经反反复复讨论过的问题。想必又有人会说了:“反正都是之前的内容翻来覆去地说就是了”。然而我们似乎都忘了小岛秀夫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这个人从业三十余年,几乎每一作都会带来一拨新的浪潮;MG的出现开创了潜入游戏这一风靡至今的游戏类型,MG2的剧情在当年那个整个行业都尚处于萌芽阶段的业界带来了一种新的可能;MGS的电影化叙事、MGS2设定的思想深度、MGS3感人至深的剧情、MGS4丰富的可玩性、MGSPW的系统、MGSV的自由潜入、乃至P.T.这个只靠一条走廊的Demo就打了所有“恐怖游戏已经不行啦”论调的脸……这个人一直在创新,从来没有停下来过。而在MGS这个系列的最后一作的剧情中,他就只是又一次把前作中已经明示暗示过的东西再一次拿出来给你看?

当然不可能。MGSV绝不只是为了给你们展示一个可笑讽刺的莫比乌斯环而存在,正如当年作为系列时间线终点的MGS4带来的是救赎与解脱一样。对于这一切,小岛秀夫早就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其中一个,就是作为系列原点、引发了合金装备长达半世纪史诗传奇的英雄人物,THE BOSS。而另一个,则是我们每一个玩家都有机会参与进去的FOB特殊事件:核废绝。

核废绝虽然同样在MG2的桑给巴尔蜂起中出现过,而且还只是一个至今都没能达成的IF结局,并不存在于正史里。但MG2的“核废绝”和《幻痛》的“核废绝”有着一个看似微小实则无比重要的不同。

那么这个直接导致了两个极为相似的情景产生如此重大差异的不同是什么呢?我们来看一下11月3日Fami通公布的核废绝达成条件:

1,完成任务31;

2,自己不拥有也没有在开发核武器;

3,服务器相关保密条件;

4,达成条件3之后,玩家所在服务器内的核武器总数为零。

没错,核武器总数为零,也就是说,玩家“自己”也不能持有核武器。不是一点式的核威慑,而是根本就不存在核威慑。这就是让FOB的“核废绝”和MG2的“核废绝”产生重大差异的不同。

“THE BOSS舍弃了赖以为生的枪,而你,作为她弟子的BIG BOSS,你永远也舍弃不了手中的枪。因为你害怕舍弃你的枪。”

“我是为了战斗才被创造出来的、我就是枪!”

“是吗!?那么ZEKE也是枪了?蹩脚的借口!这不是从你的恐惧中诞生的怪物吗?”

这是Paz在《和平行者》里跟BIG BOSS谈判时曾经说过的一段话。要知道核威慑系统是基于对毁灭性报复的恐惧而诞生的。自己持有核武器就代表了拥有了报复能力,而对方惧怕这种报复所以才会起到威慑作用,从而得以参加全球的核威慑博弈。MSF决定持有核武器的初衷也正是为了彻底地摆脱国家与政治带来的束缚和威胁,保证军人绝对的自由意志。然而究其本质,还是源于MSF这个新生的军事组织对于外界排斥的恐惧。但正因为惧怕外界的排斥乃至排除而决定持有的核武器,反而招致了MSF过早的灭亡。他们所奋战想要活下来的今天,却将明天越推越远,组成了一条无限循环的复仇连锁

那么这条复仇的连锁有没有一个尽头呢?有。

在核废绝结尾,有一个男声如此说道:

“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不会再需要我们,不需要再去伤害别人。舍弃心中的魔鬼,建立起一个更好的明天。这就是我、我们曾经存活于世的证明。”

这句话里的“魔鬼”明显指的就是Skullface说的那个“魔鬼”,《幻痛》发售前铺天盖地的宣传里的那个“魔鬼”:因为幻痛、因为憎恨、因为复仇根植于内心深处的“魔鬼”。而核废绝正是通过“舍弃自己心中名为复仇的魔鬼”,斩断了复仇的连锁,剪断了这条循环往复的莫比乌斯怪圈。

剪断这个怪圈的东西,有着好多好多名字。有人说是善良,有人说是怜悯,有人说是伟大。而我能想到的最为合适的、最符合“幻痛”与“复仇”这个主题的,是“宽恕”

在MGS这段长达半个世纪的纷争里,对与错、黑与白的界限是极其模糊的。若要真的想找一个真正的元凶,其源头只能说是对世界的憎恨。而憎恨来源于幻痛,幻痛则来源于伤害。Zero、Skullface、BIG BOSS和Venom Snake都正是因为承受了无法抚平的伤害才走上这条报复的修罗之路。然而他们都忘了,报复所带来的伤害只会造成更深层次的幻痛,而幻痛将会带来新一轮的报复。只要这报复的连锁还存在一天,真正的和平就永远不会到来。所以和平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愚蠢可憎、持续重复着伤害与报复的莫比乌斯怪圈。就像一台由负能量驱使的永动机,不断产出无数的血与泪。

然而有一个人,曾经两次让这台永恒的报复机器停了下来。那就是THE BOSS。

THE BOSS作为一名伪装叛逃的“叛国者”,她的最后自白杂糅了真实与虚构,而最后揭露“真相”的Eva又是利益相关者中国的间谍。于是对THE BOSS遗志的误解让Zero和BIG BOSS搅得世界大乱并持续了长达五十年之久,直到MGS4才给出了真正的答案。

“并不是要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保护原有的世界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尊重他人的意志,同时相信自己。”

这段话看似复杂,也有人用很多很多的词来评价它。然而到了现在,我觉得其实可以也直接总结为两个字,那就是“宽恕”。

在Skullface与Zero的录音中,Zero发现自己中毒之后曾经极为痛苦地说了一句“我的一切都被夺走了,一切的一切”。对此Skullface则淡定地回应:“THE BOSS也说过同样的话”。是啊,在小岛秀夫笔下,有几个人真的能说是什么都没有失去呢?但如果真的比惨,THE BOSS一定能排进前几名。甚至就时间轴上来说,THE BOSS应该是最早点出“幻痛”这个关键词的人。

“这具身体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留下。没有憎恨,也没有后悔,只是每到夜晚,这道伤痕就会隐隐作痛,在体内缓缓爬行,像蛇一样。”

没错,THE BOSS也在承受幻痛,这个世界就好比一头饥饿的猛兽,饮血啖肉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掉。然而THE BOSS并没有选择报复,而是选择了宽恕,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的宽恕。

而在MGS系列中最能体现这一点的,莫过于《和平行者》。在一系列的阴谋与计算之后,以THE BOSS的思维为基础建造的哺乳类核心为了阻止核弹的发射选择了自我毁灭,操控着和平行者,唱着欢快的童谣,从容地走向了尼加拉瓜湖,以自我的终结换来了一时的和平幻象。


“Sing for good things not bad, sing for happy not sad.”

THE BOSS的歌不仅仅是向往和平的歌,更是一首宽恕的歌。她看见了这世界上的美好,放下了那些丑恶的东西,她感受到了这世界带给她的欢喜,忘却了这个世界带给她的悲伤。她宽恕了这个世界加诸于自己的身上的一切伤害,在生命最后的弥留时刻也想要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尽最后的努力。而BIG BOSS,则在各种方面都做不到这一点。

在MGS3中THE BOSS曾经说过,军人只是政治的道具。而THE BOSS也说过,BIG BOSS并不能完全说是一个军人。BIG BOSS战斗的时候都在寻求一个目标,他不能接受像THE BOSS那样甘心于做一个政治的道具的生活方式。如果说在THE BOSS去世之前,他尚能说出“我愿意为了保护总统牺牲我自己”这种话,那么在美国政府为保自己清白将THE BOSS弃如敝履、更欺骗他令他亲手杀掉了自己最爱的人时,便注定了BIG BOSS对美国的感情只能有憎恨。即使THE BOSS的遗志说得多么清楚,他也不可能选择原谅肆意掌控士兵性命的美国,也不能原谅统治这个世界的大国霸权系统。

没错,BIG BOSS是一把枪,一把THE BOSS精心打造出来的、危险无比的枪。然而他却没能成为THE BOSS所希望的爱国者之枪。而继承THE BOSS遗志、成为爱国者之枪的,是Solid Snake。

与THE BOSS一样,Solid Snake也懂得宽恕。作为人工制造出来的怪物,他生来便注定要比常人更快地走向终结。然而他选择了接受这个现实,并没有因此而去憎恶怨恨谁,反而用这比平常人要短得许多的人生创造了自己的传奇,为了未来奋战,留下了自己曾经存活于世的证明。在MGS4最后,BIG BOSS忽然领悟到Solid Snake才是继承THE BOSS遗志的那个人,并不是因为Solid Snake所达成的结果如何。而是因为发现他与THE BOSS一样,都是伤痕累累却仍旧宽恕、并爱着这个世界的人。承受着痛苦,回赠的却是温柔。

在最后的最后,奄奄一息的BIG BOSS环顾墓地旁边一簇簇盛开的圣星百合,面前是继承他的基因、纠正他的错误的儿子。想必在生命的终焉即将来临之际,他又一次重新领略到了这个世界的美丽之处。于是他笑了,在这一刻,他终于能够宽恕、并爱着世界了

“……真好啊。”

MGS4给这个无穷无尽的复仇连锁带来了一个尽头,给这些在战火中浴血多年的战士们一个解脱。然而那是Solid Snake的解脱,是BIG BOSS的解脱。而同样是以“终结复仇连锁”为目标的核废绝,则由玩家的手另辟了一条蹊径。

在游戏这种独特的艺术体裁里,小岛秀夫给玩家提供了一个切身感受核威慑的机会。游戏所制定的规则让这个寄宿于0与1之间的电子信号里拥有了一个与现代社会十分相似的秩序,并让玩家可以参与其中。玩家在这里与同自己一样的“个体”组成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在FOB的潜入与报复潜入之中,与现实社会同样的纷争每一天都在反复上演。而在这个世界里,却给我们提供了一条实现核废绝、实现和平的路。

《幻痛》是一个复仇的故事,然而“核废绝”则提供了一个“宽恕”的可能。它超越了将无法舍弃枪、舍弃复仇、舍弃自己心中的恶魔、企图用武力来达成虚伪的和平的BIG BOSS;超越了奔波劳碌伤病累累、最终却只是爱国者和BIG BOSS拥护者之间博弈工具的Solid Snake;甚至超越了奉献一切牺牲一切、接受一切宽容一切、却永远也得不到那个理想幻象的THE BOSS。

而达成这些的,是你、是我、是坐在游戏机前将核弹一个一个拆除的玩家、是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是你们舍弃了自己心中的“魔鬼”,通过“宽恕”让世界不在彼此对峙融为一体、创造了这个比昨日更加美好的今天。

现在让我们再次来重温一下那些曾经看起来不可理喻的话吧:

“《V》解放了被命运所束缚的Snake,让被Snake所束缚的玩家通过自己接过接力棒来完成传说的圆环。这次诀别绝对不是幻痛,它应该成为为了更进一步才不去填补的“永远的空白”。请尽情享受《V》。”

“虽然留有空白,但我不会去填。在那空白之处英雄永存。正是因为留有空白才能继续向前。这空白才是《V》。”

没错,只要人类存在,战争永远不会消失。因为人类就是无法放弃自己心中仇恨的丑陋生物。但最少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看似遥远的“和平”幻梦是可以实现的。尽管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充满讽刺而又愚蠢的莫比乌斯环,黑与白、善与恶、战争与和平统统都没有什么明确的定义,都只不过是人类为了自我满足营造出来的“幻影”罢了。但在憎恨与复仇、混沌与黑暗的轮回尽头,一直都有一抹名为“光芒”的东西存在着,正是它支撑着人类从尚在四足爬行的时代走到今天。而这,就是小岛秀夫通过核废绝、通过合金装备告诉我的、也希望能够传达给你的东西。

我们没有明天,但我们仍旧可以对未来抱有希望。对吧?

更多内容请关注机核网

点击【阅读原文】给原作者点赞!

↓就这儿!戳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