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做鸡》【19】

与菜蜀黍有染2019-06-11 15:18:33

        白翠芹的眼前掠过无数幅那晚的画面,摸着良心讲,见不到孙妙莉的日日夜夜,这些画面总会鬼使神差地反复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但她绝对不会承认她还挺怀念孙妙莉不知道是烧得还是骚得发红的脸蛋,怀念她不穿衣服的撩人身姿,怀念她因为自己的触碰会马上有反应还粉嫩嫩的小肉球。

  对,她一点都不怀念!所以孙妙莉现在发出这般赤裸裸的邀请,她这份快要抑制不住的悸动也是假的!

  她按住自己突突直跳的胸口,自以为能护住那份分崩离析的节操。

  然而,白翠芹彻底败在了孙妙莉妖娆妩媚的眼神下,她丢光了节操的碎渣子,故作淡然地指了指身边的圆床:“在这里?”

  “这是做生意的地方,不是用来做……爱的地方。”孙妙莉喜欢把做爱两个字说得婉转动听,甚至刻意强调。

  她和白翠芹的想法不一样,这两个字在她看来不光不羞耻,反而是非常美好的,毕竟只有和喜欢的人做,才配得上做爱这个词。

  不做怎么表达爱?爱不就靠做出来?越做越爱,越爱越做,这都是很有讲究的。

  看着白翠芹娇羞的表情,孙妙莉是真的好想好想……想死了手把手教她怎么做了自己。

  从发烧那晚望着白翠芹的脸忽然有了渴求之后,这个想法就跟野草似的,怎么都烧不尽。

  “走。”她牵起白翠芹的手,因为卖食品的缘故,白翠芹从不留指甲,十根手指干干净净,跟洗过的鲜鸡爪子一般。

  “走哪?”白翠芹莫名有点小激动。

  “去你店里。”

  孙妙莉拉着白翠芹就走,出了小黑屋遇上鸡仔们好奇的目光,她不耐烦地挥挥手:“今天提早下班,不接客了。”

  鸡仔们一阵欢呼雀跃,瓜子都不嗑了。

  孙妙莉顾不上她们,推开玻璃门,一心只想着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那帮鸡仔住哪啊?”白翠芹紧张,跟孙妙莉没话找话。

  “我给她们租了套房子,够住。”孙妙莉进了白翠芹的烧鸡档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才当上我店里的老板娘,这就尽职尽责地关心起我们的鸡仔啦?”

  我们的鸡仔?白翠芹满脸的问号,那帮嗯嗯啊啊大半夜还浪叫的鸡仔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吗!

  孙妙莉转身拉上了档口的卷闸门,白翠芹下意识摸了把身后的砧板。

  坏了,她的玄铁菜刀落在了鸡窝,心里顿时没了安全感,怎么都不踏实。

  “小芹……”孙妙莉走到那张折叠单人床边,抚平裙子坐下,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来呀。”

  白翠芹这刻的心情万般滋味相当复杂,蠢蠢欲动还有点惶恐,她慢慢走近孙妙莉,双手放在大腿上,乖巧地坐在对方身边。

  孙妙莉侧了侧脑袋,下巴靠在白翠芹的肩上,对着她的耳朵轻声细语:“你准备这样坐到天亮?”

  白翠芹腰板挺得笔直,孙妙莉轻轻热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廓上,身体如同受到了多大的刺激,绷紧的肌肉居然开始颤抖。

  “为什么……不去你那里?”白翠芹侧着眼看她,遇上孙妙莉亮闪闪的眸子,不光是肌肉,连心都颤了。

  “太麻烦,还得上楼,我已经等不及了。”孙妙莉对着白翠芹呆愣的表情抬起手,指尖撩开她挡在眼前的细碎发丝。

  白翠芹慌乱地眨了眨眼,下一秒,孙妙莉把唇送到了她的嘴边。

  “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孙妙莉轻笑了声,“来,我们一步一步来。”

  白翠芹很困惑,老老实实地等着孙妙莉指示。

  孙妙莉等了半天都没见她有所动作,不耐烦地催促:“上次不是做过吗?亲我啊。”

  “哦……”白翠芹见孙妙莉不大高兴,连忙过去对着她的嘴吧唧亲上一口。

  亲完了,意犹未尽地啧啧嘴,结结巴巴着说:“亲好了。”

  孙妙莉扶着额头很是无奈:“这算哪门子亲啊?”

  “你让我亲……我亲了!”白翠芹说得有理有据。

  孙妙莉拉住白翠芹的衣领,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差点就要贴上脸。

  “嘴啊,是这样亲的。”说罢,毫无停顿地贴上了白翠芹的唇,再次以老道的吻技征服了白翠芹。

  在接吻的同时,孙妙莉还能抽空跟白翠芹讲解知识要点。

  “太重了会疼,可是轻了又没有感觉,所以亲嘴也要讲究有轻有重,这样比较会让人欲罢不能。”

  白翠芹被孙妙莉一轻一重亲得快忘了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又要往哪去。

  “但是光是亲也没意思,还可以舔,舌尖轻轻扫过嘴唇,再重重亲上一口,是不是很舒服?”孙妙莉做完这套动作后,微微气喘着问白翠芹,声音里带着一丝丝情欲的味道。

  白翠芹没脸跟她探讨这个羞耻的话题,更没脸说出舒服两个字。

  她只想让孙妙莉继续!不要停!

  “浅尝以后就可以深入了……”灵活的小舌溜入了白翠芹的口腔,勾起白翠芹的舌尖,若有若无地撩拨,加之唇与唇之间的触碰,孙妙莉把这个吻带动的情绪升华到了极致。

  依依不舍地分开,白翠芹还忍不住想再靠过去。

  孙妙莉却转过身:“把我裙子的拉链拉开。”

  白翠芹赶紧拉开拉链,顺便帮她解开了胸衣的搭扣。

  孙妙莉站了起来,让白翠芹动手给她脱衣服。

  毕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白翠芹给她脱到只剩下一条内裤,手扒到内裤边,不知道该不该脱。

  “又湿又暖……你会很喜欢的……”

  孙妙莉说过的话又出现在了耳边,白翠芹觉得自己也就这点出息,明明自己那里有时候摸起来也挺湿挺暖,偏偏惦记着孙妙莉的。

  “发什么呆呢。”孙妙莉自己上手了,两三下就脱了内裤丢到一边。

  白翠芹盯着那簇不算茂密的小草丛看了两眼,发觉孙妙莉在看自己,有些尴尬地错开脸。

  “脱完了,我先去洗个澡。”孙妙莉笑得荡漾,走进白翠芹那小得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卫生间冲澡。

  白翠芹迅速回过头,跟前已经没了人影。

  心口犯堵。

  这忽如其来的空虚失落和源源不断的期待是怎么回事啊!  

【本宝宝有话说:车真的要来了!!!!不好意思,捂脸,一个接吻教学又写了一章,可是一样好没眼看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觉得好浪浪吗!!!!!写得我害羞死了。话说做鸡有可能会做成广播剧,我的妈,这该是多有趣多浪荡的一部剧,光是台词都能上天,策划少女真是好眼光。】

【大家记得留言哪!用二维码打赏的少女,如果不确定自己在不在车上麻烦留言一下,我在后台拖进车上比较方便,也方便跟我交流嘛,谢谢啦。最后谢谢上章留言打赏的各位,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