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零点追书《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作者:海鸥

零点追书2018-11-07 19:05:55

“零点追书”,一个永久免费的小说公众号




记得点击文章底部阅读推文三,共同扶持零点追书

让追书不卡顿,服务器不奔溃,让零点追书活下去


故事梗概


蓝亦诗酒后乱拔萝卜,毁了海市战狼大队队长夜修的“清白”之身,还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留下了她的专属爪印!   待她刚刚睁开眼,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蓝亦诗,你欠我一个儿子!”   “小叔……”   “都这么坦诚相见了,再喊我小叔,你不觉得别扭?”   她睡了闺蜜的叔叔!   蓝亦诗捂着脸落荒而逃!待她逃回学校后才发现,她这一碎竟然还碎出了个天大的阴谋!   世态炎凉、人性的丑陋一一呈现在她的眼前。



第一章 我就用你这只破鞋打到你服!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还有室内的旖旎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着。

  

    蓝亦诗渐渐的恢复了意识,头疼的厉害,四肢好像也不是自己的,她微微动了下,牵扯到私密处,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冷气。

  

    她经历了什么,难道是遭遇了车祸?要不然身上也不能像被车碾了似的疼。

  

    卷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蓝亦诗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蓝亦诗,你欠我一个儿子!”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宛如从天际飘来。

  

    蓝亦诗以为自己已经上了天堂,用力的眨了下眼睛,看向发声源。

  

    他、他怎么会赤着身子和自己躺在一起?!

  

    幻觉!这肯定是幻觉!

  

    蓝亦诗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猛地的闭上了眼睛。

  

    夜修,他是战狼大队的狼头老大,他带领的部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给对手重创,元首都曾赞誉过战狼为国之利刃。

  

    而她认识的夜修,是出了名的魔王,家里人都要看着他的脸色行事,他说一就没人敢说二!

  

    记得有一次,她和夜安安去他们家玩,她亲眼看见这个魔王,因为他哥哥的一句话,就点了沙发要烧房子。

  

    一股怪异的气味钻进了蓝亦诗的鼻子,她终于回了神。

  

    她没死,她看到的一切也不是幻觉,她和她闺蜜的叔叔滚了床单!

  

    “小叔……”

  

    夜修那叛逆的眉毛瞬间便拧了起来,“床单都滚了,再喊我小叔,你不觉得别扭?”

  

    蓝亦诗的舌头有些打结,“我,我不会告你的,你放我走吧,就当这一切从来没发生过……”

  

    她不是不想告,而是,就凭着夜家在海市的势力,她根本就打不赢这场官司,这会儿,她得先想着怎么脱身。

  

    夜修嗤笑了一声,“你不告我,我还要告你呢!你看看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蓝亦诗看着他手指的地方,立时傻了眼,夜修这满身的抓痕肯定不是她的杰作!

  

    夜修好像早就料到她会赖账,伸手抓起她的手,“看看你的指甲,里面还有血,你这个女人,看着蛮乖巧的,结果你却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

  

    蓝亦诗颤颤巍巍的说了声,“小叔,对不起。”

  

    这声小叔把夜修喊的直接炸了毛,他赤着身子从床上跳了下去,指着蓝亦诗吼道:“蓝亦诗,你要再敢喊我一声小叔,我马上就给你扔局子里去。”

  

    蓝亦诗瞟了眼他的身子,嗯,不错,比那些被福尔马林泡过的干尸有看头。

  

    反倒是夜修被她的淡定弄的一愣,伸手拾起地上的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蓝亦诗,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是不是女人你还不清楚吗?”蓝亦诗裹着被子缓缓的坐了起来,“说吧,你要怎样才能放我走。”

  

    招惹了这个的恶魔,是她的不幸,反正都是个死,她还不如有骨气的去死。

  

    夜修痞痞的勾了起唇角,“给我生个儿子,生了儿子我就放你走。”

  

    蓝亦诗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是谁!你想让我给你生儿子,我就得给你生?夜修,你别逼人太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是军人,我只不过是个穷学生,还有,我是女人,你是男人,在这种问题上,吃亏的往往是女人,我都不计较了,你又何苦这么抓着我不放?”

  

    “想赖账?”

  

    “不是我想赖账,而是我根本就想不起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那我就帮你回忆下。”夜修那叛逆的眉毛微微一挑,把脸凑了过来,“要毕业了,对不?”

  

    蓝亦诗忍着全身的酸痛往后挪了挪。

  

    夜修嘴角噙着笑,爬到床上把脸再次贴了过来,“昨晚你们寝室的几个小黄毛丫头来这里聚餐,还是夜麟丰那个兔崽子给你们免的单,对不?”

  

    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淡淡的烟草味钻进了蓝亦诗的鼻子里,她看着他俊美的又略带邪气的脸庞,木然的点了点头。

  

    夜修咬牙,“然后,你就闯进了我的房间,是你强了我!真正的受害者是我!”

  

    蓝亦诗面无表情的推开他的脸,“我进你房间前发生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夜修没轻没重的捏了下她的脸,“不过你要是对你怎么睡我的过程感兴趣的话,我这有录像,你可以看看。”

  

    “你还录像了?”蓝亦诗怒斥道:“夜修,你还是不是人,这么龌龊的事你也能做的出来!”

  

    “小丫头,你先别激动,这龌龊的事,我也想知道是谁干的!”夜修紧抿着唇,他的呼吸也逐渐加重,蓝亦诗看的出来,这头狼是真的怒了。

  

    “噗通”一声,夜修毫无预警的栽倒在床上。

  

    蓝亦诗愣了数秒后,伸手摸向他的脉搏,还有跳动,他这是被气昏的?

  

    蓝亦诗看着面无血色的夜修,想逃,可她逃了,就对不起入学学的第一课,医者要有医德,不能见死不救。

  

    好在这张大圆床够大,蓝亦诗抬起夜修的双脚,在脚下方放了两个枕头,这样能加速其脑部血液循环。

  

    安置好了夜修,蓝亦诗在沙发上找到了那条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裙子,快速的套在了身上,这样怎么出去见人?蓝亦诗皱着眉头,从沙发下够出夜修的军装,扯掉肩章,穿上身上,拎着双肩包推门缓慢的挪出门去。

  

    出了酒店,蓝亦诗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哑着嗓子说道:“军医大学。”

  

    司机点头,发动了引擎。

  

    蓝亦诗无力的倚在座椅上,眼前浮现出夜修的那张妖孽般的俊脸,犹豫了下,拿出手机,拨通了120,报出了酒店的名字。

  

    车到了校门口,蓝亦诗长出了一口气,缓步走了进去。出来时,她们四个还有说有笑的,回来时,却已经是物是人非,要知道会这样,打死她也不会和她们出去的。

  

    “哈哈……我说让你们听我的没错吧,这下,班长是我的了,我哥也和颜晓上了床,小野,你惦记的那个傻木头要是知道蓝亦诗被我小叔睡了,肯定不敢再惦记她,你们俩能不能在一起,就看你的表现了,实在不行,我再帮你一把,反正我哥那还有药。”

  

    听完夜安安的话,蓝亦诗的头嗡的一声,这就是她所谓的闺蜜?!

  

    “我总觉得你这么做不好,太对不起亦诗了。”

  

    “莫小野,你丫的,这会你装什么好人!别忘了,那药可是你下的!”

  

    莫小野!蓝亦诗咬紧了下唇,新生入校的时候,颜晓和夜安安都排挤她,是她每次出去都喊上她,可是就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她竟然给自己下药!难怪她对夜修做了什么她都记不起来了。

  

    “安安,你跟亦诗这么好,你干嘛要这样对她……”

  

    “好?我跟她好?哈哈……也就你和蓝亦诗傻傻的看不出来!我来这里是冲着班长来的,可是班长却喜欢上了她,我忍了这么多年,无非就是借着她,跟班长走的近些。”

  

    蓝亦诗无助的倚在墙壁上,眼泪肆意的流淌着。

  

    四年的友情,原来都是假的!

  

    “安安,你这么做就不怕蓝家的人找你报复吗?”

  

    “他们家现在需要我们家的帮助,她爸妈早就想把蓝亦诗送上我哥的床了……”

  

    “够了!”蓝亦诗一脚踢开了房门。

  

    莫小野见她进来了,吓的吱溜一下钻进了被子里。

  

    蓝亦诗一个箭步冲到了还没缓过神的夜安安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敢打我!”夜安安不敢置信的捂住了脸,“你信不信我把你今晚做的好事贴到校园网上去!”

  

    “你贴啊!”蓝亦诗拿着手机在她眼前晃了下,“我把你说的话都录下来了,你敢贴,我就去告你!”

  

    夜安安顿了下,伸手便要去抢手机。

  

    蓝亦诗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拧,拿起手机猛地砸在她的头上。

  

    “啊——”夜安安惨叫了一声,“莫小野快把这个疯子拉开!”

  

    莫小野早已经吓的瑟瑟发抖,那还敢出来。

  

    蓝亦诗又砸了几下,这才把夜安安推倒在地上,指着她的鼻子吼道:“夜安安,我还有我的家人要是出一点事,我就去告你!”

  

    夜安安半天才缓过神,拾起地上的拖鞋砸向蓝亦诗,“破鞋,我夜安安还会怕你,你去告啊!”

  

    蓝亦诗一把抓住拖鞋,照着夜安安的脸左右开弓用力的抽打着,“我就用你这只破鞋打到你服!”

  

    “救命啊——”夜安安抱着头哀嚎着。

  

    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蓝亦诗皱着眉头扭头看向门口。

  

    四五个陌生的男人先冲了进来,隔壁寝室的几个女生也跑了进来。

  

    夜安安见有人进来了,立时来了精神,指着蓝亦诗控诉道:“她疯了,进门就打我……”

  

    那几个陌生的男人对视了一眼,上前拉起夜安安便往门外走。

  

    “你们要做什么!?”夜安安惊恐的看着他们,“我是夜安安!”

  

    “抓的就是你!”领头的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对手下说道:“床上还有一个,一起带走!”

  

    “保安,快去叫保安!”走廊里传来夜安安凄惨的求助声,那几个来看热闹的女生犹豫了下追了出去。

  

    要是平时,蓝亦诗一定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救她,可这会,她却笑了,笑着笑着,两行清泪顺着她精致的脸颊流了下来。



以防丢失,扫描添加小编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