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我的漂亮闺蜜娟,是个好女人

同安文艺2018-11-08 06:50:37

  文字:泸江晚秋     图片:娟儿提供

       体裁:记叙散文   (即 绝 非 杜 撰)

  我初上美篇,是2015年秋。娟儿读了拙作《此情可待成追忆一一怀念炳儒》后,说:“给我也做一个吧。”答应了,然竟一直搁置。前久,网见她发朋友圈帖,读后,思起其人其事,心痛了许久,但没对她讲。

今日笃定完成许诺,为娟儿,也为自己的心。

  娟儿帖中说“其实好女人不是这样的”,“好女人”三字映我眼帘,觉得更涵盖现今人们于女性传统的期待,失望等情绪,也为女子本真。故拙文拟用了这个题目。

其实,娟儿,非常优秀,题目当用“优秀”的字眼儿才对。

(一)


既为闺蜜,那自然从闺蜜事谈起。

娟儿曾是我的同事。八二年春天,第一次在学校食堂见到她:青春,清纯,清丽,象荷塘盛开的雪白莲花,心中不由暗暗喝釆。

学校距县城三公里,都是外地人,饭后,喜欢一起于校周围田野散步。我长娟儿十年,她便当我作大姐,喜欢和我聊天。又逐渐喜欢到我宿舍,一起弄餐,谈心。

娟儿,1.67的窈窕个子,极爱着一袭白裙,移步款款,仪态万方。更兼笑容微含,出语轻柔,交际得体,善解人意,连同龄女子也喜欢。

  娟儿是云南临沧人,回家车程比我去天津还远。之所以从滇西到滇南就业,是为了和大学同学刚的爱情。

刚,不为玉树临风,却身材伟岸,男子汉阳刚气质满满,黑的脸泛着动人的笑,亮的眸深邃含情。以娟儿的美丽温柔,身边自不乏顽强的追求者,其中也有家世颇丰或权力无限。然,她,大学报到第一眼,就心仪了他,奋不顾身的嫁给了爱情,嫁给了一个普通的教师。更不听亲人的劝阻,来到这远离故乡的地方,梦与一人地久天长,好女人皆若此。

我很欣赏她这纯洁的爱情观,之间友情,也随着日月,弥漫开来,开枝散叶,至今三十余年,她虽在北京,我还在红土高原,但两颗心始终相印,无话不谈。

朋友,有各种之交。无话不谈,女性之间,是为闺蜜。

喜欢娟儿重感情,讲朋友义气。记得那年她参加州文工团招舞蹈演员,我那极喜跳太空舞的侄儿,悄悄去应考。娟儿认识的,在我们那时友情只为初步之际,她大力推荐。现这侄儿已是文工团创作室主任,参与国家大型舞蹈《多沙阿波》等的创作。至于每次见我出手阔绰,招待细致,均铭于心。

喜欢娟儿心灵手巧,料理家务能力超强。总是一会儿绣个花,一会编个篮的。那时,我也沉浸于女红,在一起打扮孩子们的感觉真好。我们还常一起交流厨艺,越南小卷粉,即她教我的。娟儿特善于收家,简直是房间布置大师。即使只一间屋,也弄得整洁漂亮。并且,我常惊异娟儿的审美目光,房间无论大小,她都会在恰当的位置,摆上件饰品,点缀得房间美丽温馨并高端大气,象她人似的。

  (看,女儿的身材,多么酷似母亲!)

前年娟儿回昆到我处,说要给我家客厅,用绸缎做花饰。说说罢了,返北京不久,即快递绸缎等物大袋,只是近两年忙,未及返滇。娟儿,不必,怪累的。

娟儿,也多才多艺的。写点东西,有点小罗曼蒂克;舞姿自是一流;唱歌嗓音磁性,有一点韦唯味儿;爱越剧,一段《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哼得我也听会了。茶道侍弄得优雅娴熟,也不知去哪学的。

我还喜欢娟儿接人待物之流畅。亲切,温婉,优雅,用语得体。也很机智,若无言以对,便微微含笑,一副理解神韵,所以,凡认识的她的人,都喜欢。

  而我最喜欢并看重的,是娟儿的真实,不虚伪造作,言行出自本真。我亦是一生信奉“真”字的,乃晚秋的愚痴,也为晚秋的智慧。“真”,是我们友情的牢固基础,朋友在一起,唯真,才舒服。还有一点我俩非常相同:虽都规距传统,但思维立体,在一堆儿很有趣儿。

不论是过去,亦或如今,只要无第三者在场,我们常卧于沙发,口无遮拦。而八十年代没有这洋物,我们常躺于床上,嘻嘻哈哈。

我们会互相鼓励。“周,你写的这篇文章,不错,我要会,多好!”“娟,这个舞,你跳得真有范儿,可惜我小脑迟钝。”

也会互相批评。“娟儿,画妆简约为宜,今儿这嘴,象吃生猪血似的。”“周,别穿这件,土老帽儿!”

和娟一起,最美的感觉:轻松。有事,定然互相支持,如此相伴几十年,足慰我心。

(二)

然而,娟儿对爱的奋不顾身,终成飞蛾扑火。如《诗经.氓》言:“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一开始,就有迹象的。那是八三年冬天,温暖云南,下了场百年未遇的大雪,厚近一米之深,冷得我穿上了所有御寒衣服。

我们各自的先生,都在城里上班的,早出晚归。那天,娟儿在我那,觉得他们不会回了,于是兀自弄饭。

正吃着,门一响,我那拙夫进了家门,膝盖以下,裤子湿透,还笑呵呵的,带了婆婆准备的煎魚。

我找出干净衣服让当家的换,想“飘扬”他几句,忽瞥见娟儿一脸阴沉,目已含泪。未敢多语,草草饭罢,送娟儿回了宿舍。

自然哭开了,一夜。须知,那时他们新婚燕尔。他,不懂疼她。

  可是,她疼他。

除了擦地板,娟儿不让他的刚做任何家务事,大概生长在更边远的临沧,娟儿认为女人让男人做家务,是丢脸的事。一次她见我先生洗碗,大惊:“你怎么会让他干这个?”

那期间的娟儿,一门心思相夫教“女”,打理家务,工作上应付了事。而我,向来工作第一的,为此我们探讨过。

她对刚,一往情深,去买菜,这个他爱吃;共逛街,那个他穿好看。以至一次,刚,到附近县出差只一天,娟难舍难分,抱着丈夫垂泪一夜。闻之,我道:“至于嘛。”

他们在一起,有时很耐看。那是中午的一天,几位同事在我宿舍说笑。突然刚先生从城里跑来,对娟儿说:“姑娘,发烧了!”之后,一幅这样的图景永存我脑际:娟儿就势无力靠于墙,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脸颊流淌;刚,则立于门下,怔怔的有些深情的望着她。柔与力成为永恒。

  但是,所谓“七年之痒”,两人的情感出现问题,他们离异了(之间过程,不宜细表)。

是娟儿要分的,说:“我才29岁,出门谁不看我,不少男人想打秋风,他就这样不重视。难想我以后人老珠黄的日子。”可是,在去民政局头天,娟儿又难舍了。“周,你去找他下,只要他认个错,就不离了,谁让我爱他。”

当晚,奉命而去。须知我并不是口拙的人,然而,只要一提他们的事,刚,“王顾左右而言他”,磨了两个多小时,我叹气了。作为好朋友,在娟儿那如实告之。

  至今,恨自己不够机智,当时,撤个谎多好。想当初,他俩是大学著名情侣。毕业那年,娟儿疑患乳腺癌,刚,天天与之抱头痛哭,全校师生为之动容。不意今日若此。

只是若干年后,娟儿已调北京一著名高校任教,并担央视银河艺术团少儿舞指导。一次有事,我又去刚先生那。未待提及,刚突然大哭,泪流成河,男子的哀号,惊天动地。其实,刚,是爱娟儿的,只是少不更事。刚待人真诚热情,为他们遗感。

十多年以后,他们成了朋友,只是爱,走不回去了。

离异后,娟儿变了。她开始忘情的投入事业,说:“女人,要有自我,当自强,自尊,自爱。”

如此,也便有了我们首次愉快的合作。九十年代,南方九个省市教育方面的领导,要到我执教的这所“花园式的学校”参观。

自然是件大事。各方面的准备事宜中,我负责基本功汇报表演,并与娟儿负责另一项:大型团体操表演。我一个学中文的,哪会团体操?是娟儿负责创编,执排。中间穿插几个清新漂亮的民族舞一一这可是我校的强项,还请了另一位舞蹈沈老师共同编排。

那一次,充分展现了娟儿专业的超凡能力。大概一个半钟头的团体操,她的设计大气,恢弘,变幻莫测。三百名学生,身着白色连衣裙,胸佩红花,表演各种队形,动作,炫美之最。

  (在央视银河少年电视艺术团)

  我的任务,是撰写解说词,选择主持人并培训仪态,语音。任务,我完成得亦有质量,受到好评。解说词原稿已丢失,只记得《哈尼姑娘捉泥鳅》舞蹈解说中几句。

湛湛蓝天,飘飘白云,十几位身着黑衣,头戴棕色斗笠,身背米色竹篓的清纯姑娘,徐徐舞入表演红色地毯,主持人姜华那甜润清亮的嗓音,伴着民族音乐响彻上空:


身背小小一竹篓

笑逐颜开田里走

阳光暖暖风儿轻

哈尼姑娘捉泥鳅


捉呀捉呀捉泥鳅

滑滑可爱无处溜

捉呀捉呀捉泥鳅

送给阿爹好下酒。


娟儿说:“送阿哥好吧?”我回:“这样更清纯。”

那次,很成功,也无甚报酬,但我们很高兴,当晚,我俩以水代酒,喝了个肚饱。?

  从那儿后,娟儿的事业,益发不可收,做进了省某艺术高校,做进了北京某著名大学,做进了中央电视台,令人瞠目。

同时,在北京,娟儿先后办起了各类舞蹈培训班,因质量服务一流,很有名气,收入颇丰。自然,创业的路,也並非坦途,其间娟儿吃过多少苦,唯有她自知,这儿因篇幅不便再展开。只记得一次我到北京,娟儿差不多黎明,便去电视台了,中间给我电话,连晚上也忙不得回家,致歉並嘱我自己用餐。直至夜12时过,才拖疲惫回,如是一连三天,因为赶排节日演出。

现在,娟儿准备与人合办艺术培训学校,我道:“算了,过几年花甲了,为自己活几年吧。”她答:“喜欢!”无药了。

  (和学生们在一起)

(三)


自然,还会谈感情。然娟儿择偶充分而必要条件:男士形象必须一般,凡英俊者,概不考虑,以免中途再节外生枝。

如此,一位真可谓“立如芝兰玉树,笑似朗月入怀”之男士,各方面均为上乘,苦苦追求娟儿,然,她坚决不答应。娟儿说:“形象那么好,不行。”莫名!

终于几年之后,娟儿信告“有了,但不确定,需你来。”于是,我利用出差之机,面见了那位被锁定的男士。形象,自是一般,可问题是那男子一万个不放心,觉娟儿如此楚楚动人,怕受骗上当。哎,咄咄怪事!

我们几人一起用了饭,事后,那男士对娟儿说:“你有这样的闺蜜,我放心了。”傻瓜,我要是托儿呢。?

  然,那时夫妻双方只要成婚,财产便共有。男士,有点小房产,终犹豫了。至今记得那人给娟儿情书的几句话:

娟,你是如此美丽绰约!有时穿一件细腰裙,像十八世纪法国女子;有时披一件民族服,又像西双版纳棕树下的姑娘。我爱你!

我是读了他那些厚厚的情书,才没有提出异议的,否则,简直不配。终于,在爱情与利益之间,那人选择了利益。真是欲哭无泪啊,直想骂娘!

我闻信,专程赶去,娟儿,一见我哭成泪人,什么是“梨花一枝春带雨”,我算目睹了。

那晚,我俩难以入眠。娟儿哭着说:“我等他电话,告诉他,可以作公证,他的财产我不要!”

然,那男人至今无一个电话。

行文至此,晚秋心痛难忍,歇会儿再继续吧。

    娟儿现仍旧独身。

爱,是人们永恒的追求,何故?因是造物主为人类生存繁衍,埋于每人心中的不息火种,只不过得到与否,火种深浅,理性与感觉如何把握等而已。

谈此,我问:“你还有意么?”娟答:“一般不考虑了,除非……”

如今她充分而必要的条件,男士必须高素质,并为她可以奋不顾身。若此,她说:“我宁粉身碎骨!”

素质高,是对的。然奋不顾身之类,只是心情的表述。有句话“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即使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琐碎的日子,也会磨碰出烦恼的火花。这时,自是素质重要了。

我,唯衷心的祝愿娟儿,如卓文君《白头吟》语“但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到泰国支教两年)

(四)


但,娟儿,与之过去,已判若两人了。

过去,一点小事,泪痕腮挂,如今绝然。提及往事,我倒伤怀,然娟儿,平淡的说:“过去了。”

有美友素颜猫妖,前几日发文一篇《女人一边受伤,一边坚强》。这确实,女汉子形成非一蹴而就。但男子同此,並非天下尽“男子多薄幸”。读过意大利皮蓝德娄小说《西西里柠檬》吗?讲的是痴情汉,负心女的。

感觉娟儿的心,环围了厚厚的钢铁铠甲,一般伤怀的刀枪,已不入了。头些年也总谋面,见她愈发绰约大方,头脑清晰,象久经沙场的花木兰,眼下该做什么,明天去哪里,忙得不亦乐乎!

娟说:“感恩生活,往昔的磨折,是上苍赐我的一份最丰厚的礼物,让我明白了什么是人生,更让我珍视生命,珍视缘份!”

我们在一起,过去,是我常劝慰,“教育”她;现在,人家在北京国际大都市,眼界开了,好多事,倒是她“教育”我啦。


  (和大师在一起,受益匪浅。)

  不过,五年前,我见她垂过泪。那是专程去建水探望刚的父母,我陪她突然不约而至,故人相见,尴尬了几秒,旋即话语滔滔。娟儿拿出给二老的礼物,又递红币一叠,道:“不能在二老身边尽孝,只能表表孝心了。”恰刚先生出差,未能相见。时间不长,出得门来,月光如水照彻刚家小楼。娟儿回望那一刻,眸里噙满泪花。怔了一会儿,对我决绝道:“走!”

  如今的娟儿,在佛门圣地,终于安放了她的心。很虔诚,一会儿这山修行,一会那地听课。尽管我不去那儿,但,只要在那儿她得到安宁,我也放心了。

                结  尾


去年五月,我到北京娟儿那住了些日子,她坚持让我住主卧,她睡小卧;坚持请我吃江南菜糖醋小排;更一定坚持请我尝北京烤鸭,两人,买了一整只,吃得下么?

我们到公园游玩,相互照相。到得故宫,娟一定为我请导游,其实那导游还不如我懂,浪费了200元。娟儿说:“难得你来一次。”


  娟儿,我的挚友,紧握你的手!今后的路也许风狂雨骤,我们并肩一起走!

本文叙述的是,一位传统的柔情似水的美丽女子,渐变为现代刀枪不入之女强人的过程。记得鲁迅先生说过:“女人只有女儿性和母性,妻性是逼出来的。”也许大师现在会云:“女强人,其实也是逼出来的。”悲乎?喜乎?令人深思。

谢谢收看。

  又及:我是流着泪,做这个片的。写成,发予娟儿,她自是哭了许久。

但后来,她又笑着说:“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往前看!”娟儿还说,谢谢我为她做的人生小结,有些事,她都忘了,难为我记着,本帖将永远珍藏。

如今,她真是女强人一枚的,不过,刚柔并济,不生硬,朋友们都喜欢、敬佩。?

  泸江晚秋       2017.7.16.     于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