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这世上最孤独的男人,是爸爸.

微橙子2019-05-27 02:58:46



他像一块石头,乐观、坚硬

却又[冷清而孤独]

  

01当去水

01


“树,让咱爹来过周末吧。你周五下了班就去接他。”


妻在厨房探出头来冲他喊。


儿子一听很兴奋,从客厅沙发上一蹦三尺高,满心欢喜地嚷嚷着:“要回老家看爷爷喽,要回老家看爷爷喽!”


妻知道,他想父亲了。


上一回,父亲来他们家,结果只睡了一晚就因一件小事被她气走了。


来的时候,他捉了两只鸡来,她当时就不太高兴地说:“爸你看这活蹦乱跳的,咱家也没地儿装啊!”


父亲乐呵呵地说:“我有办法。”


说完变魔术般地从随身带的蛇皮袋里,掏出一个撕掉胶带压扁的小纸箱,又取出一卷胶带纸重新粘上,然后挖了两个孔,再将两只鸡装了进去,上面扣上一只碗搬到了阳台。


小鸡在里面叽叽咕咕地叫着,儿子围在一旁看,乐不可支。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两只鸡在纸箱里叽哩咕噜动静不停,妻是个好安静的人,一整晚被吵得没怎么睡着。


第二天一早起来做早餐时,妻尖叫起来:“快来快来,不得了不得了!”


一家人赶紧跑出来一看,两只鸡早已从纸箱中挣脱出来,正在客厅沙发间上窜下跳,阳台上一地的鸡屎!


她气得脸都绿了。


02


父亲赶紧展开捉鸡行动,好不容易将它们重新投入纸箱“监牢”,但一屋子里的鸡屎味扫完也迟迟不散,鸡身上脱落的毛毛也是四处乱飞,真是一地鸡毛。


妻黑了脸:“爸,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咱家不缺一只鸡,让你来你就来,瞎带些这么些玩意儿干嘛呢?以后别带这些东西了,烦死了!”


父亲尴尬地说:“我,我是想着给大孙子补补身体,这是自家养的,不像外头买的,没营养。”


他听在心里,很不是滋味,用力咳了一声,想用眼神制止妻子,可她还是继续说着:“营养什么啊,城里人不养鸡的难道都饿死了?弄得家里脏不拉稀的,觉都没法睡。”


听到这,父亲的脸由红转白,他连早饭都没扒拉一口,起身就往门外走。


妻这才意识到话说得过了,赶紧跟他一起去拉父亲,父亲却用力一甩,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他追下去不住地跟父亲道歉,父亲回他一句:“你们城里人能耐了,有出息了,就忘本了!我啊今后不上你家的门,不给你们丢人!”


他知道父亲火大,非回不可,要送他,他拒绝,自己一个人坐上公交车就往郊区乡下走了。


03


父亲一个人生活已快三十年了。


母亲因病走的那年,父亲才三十六岁。后来父亲既当爹又当妈把他和姐姐养大成人,再未另娶。


他家祖上是书香世家,只是到了爷爷这辈败落,父亲于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定要将他们周家惟一的儿子培养成读书人。可家里家外全靠父亲一人支撑,终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他学习成绩好,老师们都跟父亲说他肯定能考上大学,高三那年,父亲给初中毕业后就在外打工的姐姐择了门亲事,姐姐死活不肯,但架不住父亲苦苦相劝:


“娃啊,听爸一句劝,爸不会看错人。他家条件不差,是忠厚家庭,那男娃也是朴实本份之人,嫁给这样的人家,亏不了!


你要嫁到外地,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人欺负,可怎么办?”


父亲叫来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轮番来劝,最后姐姐含着眼泪出嫁。


没多久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可他知道家里没余钱了,想着要是读不起就放弃去打工养家。可没想到,父亲小心翼翼地从床头的米枕里掏出一个布包,把布包一层层揭开给他看:


“树,这是给你备好的三万块学费,你藏好了,路上注意安全,别被人摸走了。到了学校,省着点花。”


他一怔:“爸,咱家哪有这么多钱?”


父亲唉声叹了口气:“唉,儿啊,我对不起你姐……”


说着父亲背过脸去,用那长满老茧的手抹了把脸:“你姐一直在怪我,是我没能耐,才让她早早出嫁。”


他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笔钱,是姐姐出嫁余下的彩礼。怪不得,姐姐自出嫁一年一次娘家都没回过。


那一刻,他内心如狂潮汹涌,风雷激荡,想哭,却终究不能让父亲看见自己的脆弱。


04


他在父亲的期待中走进了大学的门。


那三万块钱,在缴纳学费餐费之后,他不敢乱花半分。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他开始在课余疯狂兼职,做家教,发传单,卖电话卡,卖矿泉水,顺利完成了学业。


后来他工作,成家,生娃。妻子娘家远在外地,岳父岳母也要照看孙子,没法过来帮他们带孩子,父亲又从乡下来帮他们看孩子,每天做饭,买菜,给孩子洗洗刷刷,一晃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


但因为育儿理念和生活习惯的不合,妻与父亲发生过多次摩擦。他夹在中间,既不忍看父亲受委屈,也不忍看妻子心里难受,只好提出雇请一个人来照看孩子,以便让父亲安享晚年。


父亲为此大发脾气。


他知道这让父亲伤了心,辛苦为他周全了几十年,到头来却不如一个花钱雇佣的外人。


他也暗地里恨自己无能,调和不了妻与父亲的关系,只是好声好气、小心翼翼地跟父亲赔着笑,以求得父亲的原谅。


可最终,父亲还是回了老家,又恢复了一个人的生活。


姐姐当年出嫁,虽然情非所愿,但姐夫待她极好,也踏实肯干,一儿一女,这些年日子过得也圆满,可她始终记恨着父亲当年用她的婚姻换取他读书的旧事,一直跟父亲失了亲近。


这些年,姐姐偶尔来看父亲,也是带着怨气而来,每回都要跟父亲絮叨着他重男轻女,把她的爱情婚姻当成买卖。


父亲听得多了,也会气,跟姐姐又忍不住吵上了。


父亲坚持自己当年的择婿眼光不赖,并没有为姐姐选错丈夫,以此维持着他做为一个父亲的威严。


姐姐建新房,父亲悄悄给他一个信封,托他转给姐姐:“你姐做事业,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替我给她就当代她请客吃茶的费用。”


信封鼓鼓地,他悄悄数了数,整整两万块!他知道,这得父亲节衣缩食多少日子才能攒下这笔钱啊!


可姐姐一脸不屑:“这点钱就打发了?当初卖我时,还不止这个数呢!”他听了,气得忍不住发抖。


父亲始终没能得到姐姐的原谅,也就渐渐失了热情,一来二去,姐姐也只是跟他保持着客气疏离的形式化往来。


姐姐给他打电话,话里话外每每全是责怪:“我为你付出这么多,才有了你的今天。爸眼里从来就没我这个闺女!”


他只是低低地回:“姐,我知道,委屈你了。”

他不知道要怎么报答姐姐的恩情,只是身上一有余钱就给姐姐汇一些,可一面又恼怒于她对父亲的冷漠。


在他看来,父亲固然有错,可罪不至让她六亲不认。


05


后来,他多次央求父亲搬来跟他们同住。父亲却通通否决:


“人老了,不中用了,我也不掺合你们的家事了,免得又生是非,给你们添堵。我一个人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别担心。”


私底下,他给父亲一些钱,父亲也总是拒绝:“你们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我还有些老本,也没什么额外的花销,只要身体硬朗,够用。”


只是父亲会时时想大孙子,每每跟他要求孩子寒暑假回乡下小住一阵,他总是照办。


父亲给他打电话,问得最多的是:


“工作顺不顺利?有没有人给你小鞋穿?有没有跟媳妇闹矛盾?你爹没文化没有肚量常惹她生气,你是文化人可不能这么混,男子汉大丈夫多忍让一些,她远离父母嫁到咱家来不容易,别跟女人计较!”


妻在把父亲气回老家后,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妥,主动催他去接父亲来过周末,也是想表达她的歉意吧!


距老家也就一个多小时车程,周末下完班接上孩子,他急匆匆地开车往老家赶,想着要见到父亲,内心还是跟儿时犯了错希望得到他宽恕一般紧张又期待。


快到家门时,天尚未黑,远远地看见父亲搬了把小板凳坐在院门前,手里有烟,只见他低着头似乎在想心事,嘴里正吞云吐雾。


看着他瘦小的身影,孤独地在夕阳的余晖下坐成了一根木桩,他的鼻子忍不住一酸。


06


听到他按喇叭的声音,父亲惊喜地抬起头,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丢,孩子似地朝他们挥手,到得门口时,父亲前后左右地指挥着他往院子里开:


“往左一点,对对,再往右,慢慢打盘,好,稳住,可以了!”


儿子跳下车,快活地扑向父亲的怀抱:“爷爷爷爷,我们可想死你了!”


父亲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只见父亲吃力地想把孙子抱起来,却终究还是没抱动,孙子说着:“爷爷老啦,都抱不动我了!”


父亲搂着他的小孙子,一脸地宠溺,嘿嘿地笑。


他就那样看着父亲跟孩子亲昵着,粘腻着,想到父亲一个人在家的日子,该有多冷清寂寞,泪,说下就下了。


妻的电话打了过来,让父亲接电话,她在电话里说:“爸,我包了你爱吃的韭菜肉馅饺,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哎,好,好。”父亲的语气里,有意外,有舒展,有受宠若惊的欣喜。


他长舒一口气。


或许,我们每一个人,想起父亲,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父亲像山,像海,像大树,可父亲的孤独与艰辛,又有几人知?


他的苦与泪,痛与悲,失望与期待,从来都不言,不说。


父亲像一块石头,乐观、坚硬,却又最终在岁月藏不住的[冷清与孤独]中慢慢老去。


你以为他要强一世,风吹不垮,雨击不倒,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男人,是爸爸啊!




PS.:还有一个非常好看的公众号【老幺私话】,这是一家男女隐私私房菜馆,里面除了有好看的故事,还有个独一无二的神评论栏目,特别有趣。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就可以啦~



也许亲还想看:

第9次抛弃

大山深处的【老少配】

我是这么看爱情婚姻,与外遇的

如何在烂婚姻里崛起

男女有“三戒”,婚外情有“四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