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美女醉酒后,竟然如此豪放…

黑岩网2018-12-05 15:49:58

江海市,A小区街道

一衣着打扮高档时尚、手戴限量版劳士顿的寸头青年,正满脸无奈看着身边的懒散男子。

“我说浩哥,你拒绝我给你的首席总裁职位,就是来这个小公司卖保健药?这是为何?”

为何?

当然是一个承诺啊!

懒散男子目光微凝,一抹忧伤之色,不经意从眼帘划过,却又很快敛去。

沉默片刻,他方才抬头,露出刚毅的脸庞,很帅,鼻梁高挺,如锋的眉毛,宛如利刃!

“小飞,就别再劝我了,你的好意我心领,可我对总裁一职,确实没啥兴趣。”

看到秦浩态度坚决,赵飞不禁心中苦笑,作为十多年的老同学,他当然清楚秦浩说一不二的性格。

“唉,那好吧!不过浩哥,如果你需要我帮忙,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全力相助。”赵飞真诚的说道。

当初若非秦浩相助,他又怎能将家族企业做大,成为A市区屈指可数的大集团?

所以这次,当他得知秦浩退伍归来,心中着实激动不已,更想用集团总裁职位,报答昔日恩情。

可让赵飞纳闷的是,秦浩拒绝了他,反而跑去一家保健品公司干销售。

“好了,你先回去吧。”

目送赵飞开着黑色卡宴离开,秦浩轻轻吐了口气,抬头望向天边云彩,目光极其坚定。

“老虎,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

老虎,原名林天虎,是他在“龙组”部队里,最铁的哥们,两人不但性格相投,彼此还是同乡。

华夏以龙为图腾,而他们两人,便是“龙刃”——龙之利刃!

林天虎曾开玩笑说,等这次任务结束退伍回去后,便把自家妹妹介绍给他。

可世事无常,这最后一次任务,他们被人泄露了行踪!

虽然任务依旧完成,但却遭遇到敌人围攻,林天虎为了救他,自愿牺牲引爆炸弹。

“兄弟,不要难过,这辈子能为国家、为百姓而牺牲,我觉得值!我现在只有一个心愿,你要替我照顾好小雪!拜托了!”

这是林天虎推开秦浩,湮没在漫天火光前,最后的一句话,他没有问秦浩是否会答应,他知道秦浩不会拒绝。

因为重情重义者,从不会让人失望!

回到国家后,秦浩调查出了泄密者,可那泄密者却跟一个高官有亲戚关系,一直没有被惩罚。

他为替兄弟报仇,只能无视“龙组”部队规矩,擅自将其杀掉,最终惹怒了高官。

好在他功劳巨大,仅仅是被开除军籍、剥夺一切功勋。

秦浩也乐得如此,正好可以回家,完成兄弟唯一的心愿。

就在秦浩沉思之际,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摸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同事李艳,一个机灵、可爱的小姑娘。

“小艳?什么事?”

“浩哥,刚才公司贴出了公告,要开始裁员了!各个小组,本月销售业绩倒数的人,会直接被解雇!这都快月末了,你千万要抓紧!”

李艳声音里充满了担忧,自打进入公司,秦浩一直挺关照她,她可不希望秦浩被炒掉。

“裁员?解雇?”秦浩微微皱眉,若是被公司解雇,那就不能方便照看林天雪了。

林天雪,便是林天虎的妹妹,人如其名,容貌绝美清秀,肌肤白皙如雪,年纪轻轻便担任了公司总裁。

秦浩甘心来公司跑销售,也正是因为她。

不过,在进入公司之后,由于秦浩全部心思都放在她身上,帮她解决困难、暗中保护她,所以自己的销售业绩并不好。

顿了一下,秦浩却又自信笑道:“没事的,不是还有王姐、老陈跟刘峰垫底么?他们可比我还差!”

“浩哥,你错了!先说刘峰,他是我同学,家里其实非常有钱,平时都开豪车,凭着他的背景,要拉业绩根本不难。”

“呵呵,我差点忘记,刘峰是为了追求小艳你,才混进这个公司!不过,他一个人也威胁不到我吧?”秦浩笑了笑,仍旧没有太在意。

“可是浩哥,老陈走了好运,昨天接了一批大单,不出意外,这月销售冠军会是他。”

秦浩浓眉微动,“哦?难不成就只剩下,我跟王姐竞争了?”

“哎,王姐是朱经理的亲戚,刚才他已经把自己负责的蔷薇小区,划分给了王姐。蔷薇小区,算是咱们江海最繁华的商区,那里很多人都会购买保健品。”

卧槽!

秦浩眼皮一跳,“好好,谢谢小艳你提醒,看来我得抓紧时间了。”

匆匆挂断电话,打了个的士回家,秦浩换上一身工作服,背起装药的大包就出了门。

由于他和朱经理的关系一般,所以只划分了一个玫瑰小区给他。

玫瑰小区虽然也属于高档商区,但地方略偏僻,入住率较低,能买保健品的人自然也就不多。

开着自己一万块买来的二手车,秦浩在玫瑰小区逛了半天,却只卖出三瓶益气补血的“百花丸”。

“不行啊,这地方人太少,再这样下去,本月销售肯定是倒数一名。”秦浩眉头紧锁,必须要另想办法。

思索片刻,他打算去蔷薇小区,先看看王姐销售情况如何。

王姐,今年四十多岁,在灵灵保健品公司待了五年,在这一行算得上个老油条。

平日里,由于她家境不错,所以都是混日子。

不过,真到了关键时刻,她却比谁都还认真。

今天,王丽的收获颇丰,短短半天时间,就销售了二十多盒保健品,直让她开心得合不拢嘴。

“哟?王姐这么高兴,看来卖得不错嘛!王姐,咱们商量个事好不好?”秦浩笑着走过去。

看到秦浩过来,王丽并不觉得奇怪,倘若不出意外,这次被解雇的员工,不是她就是秦浩。

哼!

这小子肯定想抢生意!

王丽眼咕噜一转,却是立马哭述道:“小浩啊,我老公前段时间受了工伤,一直卧在床上,家里两个孩子全在上大学……所以王姐压力真的很大!”

“王姐,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来抢你的顾客。”秦浩淡淡的说道,心中却是冷笑。

出于职业习惯,他早就调查了王丽,家里挺富裕,丈夫是个副部级高官,儿子早就结了婚,有个屁的压力!

“小浩,实在抱歉,我是真不能放弃这份工作,不然肯定让你来蔷薇小区销售,毕竟这地方人多,我一个人都忙不过来。”王丽脸上,挤出一抹虚假的歉疚之色。

嘎!

正在这时候,刺耳的摩擦音响起,一辆豪华玛莎拉蒂,潇洒的漂移在了二人身前。

从中走出一个,衣着名牌西装的青年,长相还算不错,可惜脸色泛白,步伐虚浮,明显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哎哟喂,这不是咱浩哥嘛?你怎么跑到王姐地盘,抢生意来了?也对,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争业绩,耍点赖皮也正常!”

这家伙正是刘峰,他来小公司跑销售,主要就是想接近李艳。

可惜,李艳压根不搭理他,反而对秦浩颇有好感,这让刘峰一直非常不爽。

王丽一听这话,却是撇嘴道:“小峰,说什么风凉话,你每个月可都是倒数。”

“哎呀,那这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随便发条朋友圈,就能招来很多人捧场,所以这次被解雇的人,绝对是你们其中一个。”

看到王丽脸色变得难看,刘峰十分得意,但旁边的秦浩完全没反应,他心里又不爽了。

“嘿嘿,浩哥,你看这样如何,把李艳让给我,我保证你销售比王姐好。

“小峰,你怎能这样,我平时对你也不差吧?”王丽顿时着急了,如果刘峰帮秦浩,那她就得被解雇!

“嗯,挺让人心动的条件。”秦浩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刘峰眼角闪过一抹轻蔑,果然不出所料,这就屈服了么?

也对,一个穷钓丝,当然舍不得丢掉工作!

不曾想,秦浩下一句,却让他的脸色,瞬间阴沉如冰!

“不过,小艳她又不是商品,她喜欢跟谁亲近,管你鸟事?”秦浩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好好好!姓秦的,你给我等着被公司炒掉吧!”

刘峰气急败坏的说完,又扭头看向王丽,“王姐,你来加我这个微信群,里面有很多大商土豪,对你业绩肯定有好处。”

“谢谢小峰!”

王丽立马激动起来,跟刘峰聊得眉飞色舞,完全把秦浩当做了空气。

刘峰虽然是在跟王丽说话,目光却一直在注意秦浩,心中冷笑不止。

一个穷比,哪来的勇气跟我斗?只要公司炒掉了你,李艳就是我的了!

“两位慢聊,我先走一步。”秦浩神态淡然,面色不改。

在他眼里,这刘峰的刻意针对,不过是小屁孩心境,他又岂会在意?

身为“龙组”最优秀兵王——龙刃,若是这么容易被跳梁小丑激怒,未免太过可笑。

正当秦浩转身离去,不料身后,传来一声女子尖叫。

“老余,老余,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秦浩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正瘫倒在地上不停抽搐,而男子旁边的华贵妇女则是满脸慌乱。

当看清楚这俩人的模样,王丽顿时眼睛大亮,这地上躺着的人可是成飞集团老板余成飞!

成飞集团,乃是江海一个大企业,若能跟余成飞打好关系,那她还用担心订单么?

想到这里,王丽连忙跑上去,殷勤的扶住余成飞胳膊,“余太太,我先帮你扶他起来。”

“好好,太谢谢你了。”余太太慌乱的脸蛋上,闪过一抹感激之色。

秦浩见状,却是脸色微变,当即厉喝道:“住手!若不想害死他,就别扶他起来!”

“秦浩,你瞎说什么?余总明显是中风了,将他扶起来,可以降低头脑血液压力,避免病情恶化!”王丽明显对中风方面很懂,说得挺专业。

“呵呵,他这可不是中风!”

秦浩摇摇头,凭着自身所学,他一眼就看出余成飞,是被东西卡住了咽喉。

“我说秦浩,你一个卖保健品的销售,还真当自己是医生呢?”刘峰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秦浩,我学过医术,不可能看错,你别瞎搅合!”王丽冷声道,然后继续去扶余成飞。

“白痴!”

秦浩脸色一沉,情况危急,他也懒得再多废话,直接闪身,一把推开王丽。

“秦浩,你骂谁呢,有种再说句?!”王丽险些摔倒,气得破口大骂。

秦浩没理会她,只是扶住余成飞的身体,将他慢慢又平放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王丽顿时着急道:“秦浩,你……你这是要害死余总吗?人中了风,根本不能平放!”

“秦浩,你不懂就别装懂!小心惹上麻烦!”刘峰满脸戏谑。

“你,你要干什么!你给我放下老余!”余成飞的老婆见状,顿时气得大吼起来。

“吵什么吵!”秦浩猛然冷喝。

一股恐怖气势,从他身上发出,竟是吓得余成飞老婆闭了嘴。

尔后,秦浩的举动,再次让三人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秦浩,先是抓住余成飞的腿,将他倒立起来,接着又狠狠在余成飞背上猛踹一脚。

“我靠,秦浩!被解雇也不算大事,至于这样发泄?真想闹出人命?”刘峰一阵白眼,这秦浩怕是脑子秀逗了。

“啊……我跟你拼了!你给我住手!”

余成飞老婆,再也忍不住,红着眼睛冲上来,跟发了疯似的,扯着秦浩衣服乱抓、乱挠。

“给我吐!”秦浩完全无视她,再次用力踹余成飞后背。

“噗!”余成飞猛地吐出一大团黄色浓痰,脸色竟是开始恢复正常。

“好了,现在没事了!”秦浩见状,方才满意的点点头,将余成飞放好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人懵逼半天,尤其是余成飞老婆,更是傻愣住了。

余成飞缓过气后,不禁狠狠瞪了眼妻子,“胡闹什么!还不快放开我的恩人!”

后者连忙松开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

王丽跟刘峰,则如同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的盯着秦浩,尼玛,这小子还真有本事?

“恩人,这卡里是一百万,权当报答救命之恩,还望您收下!”余成飞掏出一张银行卡,满脸感激之色。

一百万?!

王丽的心猛然一颤,用嫉妒的目光紧盯秦浩,她若有这些钱,哪里还用得着担心解雇?

然而,秦浩却淡定的挥了挥手,语气平静道:“助人为乐,乃本分之事,不必如此!”

“啊?”余成飞微微一愣。

见秦浩不像虚伪的客套,确实不似贪财之人,不禁对他更加称赞!

思索片刻,余成飞又掏出一张金色名片。

“那请恩人,务必收下我的名片!以后有事,尽管找我。”

我靠!看到这名片,刘峰的呼吸都快停滞了!

身为富家公子哥,他自然明白这张名片的珍贵,这相当于余成飞亲临,可在其集团下所有消费免单。

余成飞至今为止,只发过三张这样的名片出去,每一个都是身份尊贵的大人物!

区区秦浩,何来资格拥有?

刘峰震惊之余,让他再次懵逼的一幕发生了!

秦浩居然用牙齿,咬了下名片!!

“哟,连名片都是纯金的!看来余总挺有钱嘛,要不你买点有益气润肺的药?这样也不用再担心,会被浓痰卡住喉咙。”

“行!你身上所有药,我全部都买了。”

余成飞哭笑不得的点头,难道那一百万不比这些药更值钱?

……

完成这一大单,秦浩心中暗爽,他对王丽挥了挥手,贱兮兮的笑道:“王姐,你慢慢卖,我就先走咯。”

望着秦浩背影,王丽忍不住嘴角一抽,“小峰,你说秦浩是不是傻?一百万都不要?!”

刘峰摇了摇头苦笑,没回答她。

一百万算个鸡毛?那张金名片才是真宝贝啊!

秦浩美滋滋的开着二手桑塔纳,不曾想刚开一会儿,老妈就打了个电话。

“小浩,快来江海人民医院,你奶奶刚才忽然昏迷不醒。”

“什么?!妈,你等我,我马上过来!”秦浩脸色大变,连忙掉头往医院方向开去。

等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奶奶吴英梅,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老妈林晓芳正在门外焦急不安。

“妈,怎么回事?奶奶不是很健朗么?”秦浩皱着眉头问道。

林晓芳满脸自责与愧疚,哭述道:“小浩,我也不知道,她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脑溢血!我真的该听你的话,给她多吃些疏通血管的保健品。”

看到老妈痛哭流泪,秦浩叹了口气,连忙安慰道:“妈,你不要着急,奶奶她不会有事的!”

夜色,悄悄降临,手术一直持续三个小时才结束!

看到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林晓芳一把抓住医生的手,急切的问道:“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放心,目前没有危险了,但仍需住院观察几天。”主治医生微笑道,神色略疲惫。

“谢谢,谢谢周医生!”

“没事,林女士,你先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好好好……小浩,我们快走。”

住院部人挺多,秦浩只好规矩的排在后面,林晓芳则站在一旁满脸忧色。

秦浩的目光,无意间掠过,旁边空荡荡的军人窗口,不禁摇头苦笑。

倘若他没有被部队开除,又何须这样排队?

二十分钟过后,轮到秦浩办理手续。

“普通病房只有一个了,高级病房还有不少,你要办理哪种病房手续?”

听到这句话,秦浩倒是无所谓,可林晓芳却微微变色,家里条件并不好,高级病房可住不起啊!

正在这时,排在秦浩身后的一个中年妇女,却是突然离开队伍,跑到了军人窗口处。

“大哥,这是我的部队证明,我需要一个普通病房!”中年妇女挤眉弄眼,不经意的递了个红包。

办理窗口的工作人员,碰了下眼镜框,旋即微微点头,笑纳之后,便痛快的办理手续。

看到这一幕,林晓芳顿时忍不住了,“这是为军人办理的特殊窗口,你把部队的证明拿出来!”

“凭什么给你看?你算老几?”中年妇女冷笑,满脸轻蔑。

“大姐,你就当行行好,别跟我们穷人抢普通房,只有高级房才配得上你们。”

林晓芳叹气道,家里实在太穷,秦浩又被开除队伍,她如今确实没钱啊!

“呵呵,这话倒还像样,不过,住院的是我家保姆,她那样的贱命,还想要住高级房?”中年女子目光戏谑盯着林晓芳,仿佛就是在说林晓芳似的。

“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说,不懂尊重人啊!”林晓芳脸色十分不悦。

“下贱命,我干嘛要尊重?!”

“呵呵,这是你儿子吧?都二十多岁还穿这种衣服,果然是个穷比!你想我让病房?跪下来求我呀?”

中年妇女满脸轻蔑与讥讽。

林晓芳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痛苦,都怪她没本事,才让儿子被人看不起。

看到母亲模样,秦浩心里怒了!

冷冷扫了眼中年妇女,却是随手从包里取出,卖药所得八万现金,扔在柜台上。

“我要医院里,最好的病房!”

啪!

中年妇女瞠目结舌,脸颊火辣辣的,仿佛是被八万现金狠狠抽了一巴掌!

“呵呵,也不知道谁才是穷比!”秦浩轻笑,一脸嘲讽之色,气得中年妇女差点没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