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君心似我心第七十五章 家宴

云益资本2019-01-31 11:08:30

君心似我心作者简介


第七十五章   家宴 



“回到家,开心吗?”

豆蔻点点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想你,就来了。”

“……”

他什么时候开始把甜言蜜语说得这么顺口,这么理所当然?他还是那个他吗?

“怎么?不行吗?还是你不信?”

不管信或不信,不管是处于什么目的,他都在这里了,不是吗?虽然天九没能来,可是她已经很满足了。

心底里仿佛有一只小鸟在歌唱,满满的快乐溢出来,从她的嘴角,从她的眼角。

“等一下就回去?还是等用过晚餐?”

那嫣然如花儿盛开般的笑颜叫李昊天有些移不开目光。

“你说呢?让我现在回?还是让我多陪一会儿?”

奇怪,难道她让他留他就留,她让他走他就走吗?豆蔻偷偷看他一眼,却被他那目不转睛的注视弄得脸上更添了两朵红晕。

“那…用过晚餐?”

“好啊!”

原本只是试探地问他,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爽快,倒让她有些左右为难了。

皇上似乎还没有在大臣的家中用过餐吧?难道他不怕……

“那我去和父亲说一声。”

“不用特意准备了,家宴就好。”

“好。”

似乎她原本满满的心为他的那句“家宴就好”雀跃了,她突然红着脸踮起脚尖来,飞快地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烙下一个吻,提起裙摆一转身跑出书房去了。

李昊天对她的突然袭击愣了一下,一伸手,却没捉住她。看着她的欢快的背影不觉露出了笑容。

豆蔻,他的豆蔻又回来了!

看来今天他心血来潮,要给她一个惊喜。果然做对了,收获颇丰,冒点险也值得。

其实他今天一天根本无心处理政事,最后索性丢下奏章,跟过来。不过骄傲如他,哪怕在内心里对自己也不肯承认自己一再的被她牵着走。

对于自己在父亲的书房这样的地方,作出刚才不和仪的亲热举动,豆蔻虽然有些害羞,却并不后悔。

当她开心的告诉林文岳皇上要留下来用晚饭的消息时,却把林文岳吓了一跳。

天子降临臣子的居所,已经是蓬荜生辉了,还要留下来吃晚饭,这可是本朝从未有过的荣耀。这自然是沾了女儿的光,可是,皇帝不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他如此做,自然有他特别的深意。

过多不恰当的荣耀和宠信,并不是一件幸事。

“娘娘,这,这合适吗?”

“当然合适了。只是一次晚宴,父亲不要想太多了。”

豆蔻叹口气,打断了父亲的思绪。她素知父亲一向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只是思虑过重了些。

“可是,怎么准备……”

用餐的规格,皇上的口味,宴会的陪客,安全问题……

林文岳脑子急速运转,一时间已经考虑了上百种需要准备的事项。

“皇上说,家宴就好,不用特意准备什么的。”

即便是林府的家宴,也并非常人所想的那般普普通通,更何况原本就是准备迎接贵妃娘娘的,现在又增加了一个贵不可言的贵客:皇帝。

不过,正因为皇帝的存在,这个“家宴”的安排自然多了许多刻意的地方。

菜式不能过于丰盛自然也不能过于简单,布置不能过于铺张也不能过于寒酸。

若过于丰盛和铺张会让皇帝觉得臣子的日常生活居然如此奢华浪费,必然是有不良的灰色收入,观感自然大大变坏。

而若是过于简单和寒酸了,则显得对皇上大不敬。

陪宴的人,也有讲究,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不能太老太过于死气沉沉,也不能太小太过于不庄重。

自然了,还有一些人,正好可以不着痕迹地引见给皇上。

什么事情,都是这个“恰到好处”最难做到,最难把握。不过,这些可难不倒官场打滚几十年的林文岳,何况还有林子然。

菜式曾曾减减,每道吃食都有专人把关,经过重重检验,才端上桌来。

人员也加加减减,再三核准名单,最后拿给贵妃娘娘过目,再一一上桌陪宴。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皇上似乎吃得很尽兴,并不曾对任何菜式或者陪客,提出异议。

酒至半酣,林文岳有些犹豫地上前把手中最后的一份名单递给了豆蔻:

“娘娘,这两个人?”

看到女儿和皇上相处的一幕,他很怀疑手中这份名单还能有什么必要,可是兄弟们的请托恳求总不能置之不理吧。更何况,有些事情先前他已经答允了的。

豆蔻看着手里的两个名字,不觉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林子然曾经的话来,心中顿时有些百味杂陈。

她看了看旁边,李昊天正和林子然聊得起劲,似乎并没有注意这边父女两人的互动。她转回头冲父亲微微点了下头:

“见吧。”

“好的,那我现在带她们上来?”

豆蔻点点头,表示可以。吃饱喝足,他看起来整个人放松了戒备,心情很好,状态很不错。

“最好多几个姐妹一起,不要显得过于唐突了。”

“明白了,我让她们去准备。”

林文岳再深深看了女儿一眼,回头对一个子侄低声吩咐了几句话,想了想,不放心,还是自己亲自去安顿。不一会儿,他便返回来,冲豆蔻微微点了点头。

“皇上,臣妾的妹妹们,你还没见呢。”豆蔻放柔了声音,让自己打断他们对话的突然插言不显得那么突兀。

“怎么?她们不都在这里吗?”

看看周围,一屋子男男女女,居然有好几张朝堂上见过的熟面孔,敕封的诰命夫人也有好几位。

果然闻名不如一见。林氏的繁盛和庞大,由此可见一斑。

“这里的都是婶婶嫂嫂们。未出嫁的女儿家并没有出场。”

“哦。”

李昊天挑了挑眉。目光状似不经意地扫过林文岳。?

“皇上难道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李昊天偏不上钩。

“这些姊妹都是和臣妾一切长大的呢。”撒下更多的诱饵,等着他来吞食。

“既然爱妃如此坚持,那就见见吧。”

他倒想看看,林文岳的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刚才父女二人的互动,他并非没有注意到。此时豆蔻举动,该是林文岳的授意吧。

他原本轻松的心里,突然又有些不舒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