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时光替我们记得》池棠

莘师小说2018-10-25 07:28:41

阅读

第一章 注毒

深冬,天地鸦青,刺骨的阴冷。禁闭所的门缓缓打开,一缕亮光射入了潮湿的格子间内。一个纤瘦的女人半昏迷地躺在地上,紧紧蜷缩成一团。她身上灰色的牢服被冷汗浸透,清秀的脸庞写满了痛苦的神色。疼,太疼了……一股子发疯的力道在体内奔蹿,几乎快要活活将她撕碎。池棠拼了命地咬紧牙根——她不能低头,不能染上毒瘾!剧痛朦胧间,有脚步声靠近了。她张开濡湿的眼睫,一片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居高临下的高大男人。蒙昧的室内,那人逆着光,却挡不住一张惊心动魄的俊容。黑色的短发,极白的皮相,剑眉星目的俊美。尤其是那双墨黑的双瞳,像极了草原上凌空翱翔的隼……那么的牟然森寒。对上这样一双眼睛,池棠顿时瞳孔骤缩,仿佛白日见了鬼一样惊骇。“顾、顾景舟……”被称作顾景舟的男人满面寒霜,优美的薄唇轻轻一掀。“看样子,毒瘾还没让你忘了我。”当然没忘,她怎么敢忘……正是这位顾先生送她进的监狱,也是他给自己,往动脉上注射了一剂吗啡!自从关入禁闭所来,池棠始终不认罪,反复重申自己是无辜的。为了逼出所谓的“真相”,顾景舟直接动用了吗啡,打算直接击溃女人的最后防线!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撑到了现在,仍旧不改口。男人敛着无情的眸子,迈开笔直的鹤腿,一步步逼近。她挣扎着软泥般的四肢,挣扎后退。“别……别过来……”可下一秒,皮鞋冷硬的鞋底不留情地踹上了她的胸口。力道之大,差点让池棠张着眼睛痛昏过去。男人的眸子沉沉如墨,毫不留情地更加大了碾压。窒息感咄咄逼来,池棠开始两眼上翻,濒死前的血液疯狂流窜,加剧了毒性因子在血管中奔跑的速度。“求,求你……好疼……”“池棠,你也知道疼吗?”男人森寒的话语款款传来,宛如阎罗的催命符,“杀了我的妻子和孩子,你也会怕吗?”那个倾盆大雨的深夜,新婚不久的顾太太留宿在山庙中祈福,却被人从陡峭险绝的山顶推下……甚至,还有她刚刚沐浴过、祝祷过的满月婴儿,也一同摔得粉身碎骨。伸手抓住顾景舟的脚踝,眼泪和唾液无助地爬满了池棠的脸颊。“没有,我没有杀人……顾先生,我只是恰巧去那座山上写生,真的没有去推过阮柔!”她是偷偷爱慕着男人,却从来没想过害死他的妻子阮柔。她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昏迷着躺在事发现场……然而,这落在顾景舟眼里,成为了抵死狡辩的丑恶嘴脸。男人眸色骤深,冲天怒火烧断了最后一丝理智。“池棠,这是你逼我的。”说罢,他突然倾下身,修长有力的双手,极其强势地掰开了女人的双腿。伴随一声清脆的拉链声……一阵穿心剧痛!池棠猛地一哆嗦,瞪大了双眼,十指成爪地扣紧了地面。几乎是同一时间,鲜红的液体缓缓溢了出来。她又痛又怕,更强烈的是锥心之苦,“顾景舟,你要做什么……你这是在犯罪!”男人置若罔闻,欺身而下……


第二章 我有罪

冰冷的水泥地,承载着两道交缠的身影。池棠伏趴在地上,冰冷和灼热一同在身体内缠尾,痛得瑟瑟发抖。可是她不能不出声,紧紧捂着嘴巴,将满嗓的血泪哭腔都闷了下去。来自最爱男人的折辱,比毒品还要让她痛苦,就像一把淬毒的匕首直捣心扉!男人掐紧女人的后颈,黑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寒光,看着她几乎窒息僵死的模样,仍旧毫不留情。暧昧的节奏声,掩盖着一场几近凌迟的折磨……躺在破碎的囚服之上,池棠粗粝地喘着气,双目成灰。她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终于破灭了。原来……顾景舟是如此刻骨铭心的恨着她……就一丝丝信任也不愿意给予。从未得到过他的爱意,却承受了一生命名的痛恨。下一秒钟,一张纸重重扔在了池棠的脸上,令她不得不睁开濡湿的眼睫。模糊的视线慢慢清晰,憔悴的女人抖了抖眼帘,终于看清了纸上的字迹,脸庞上瞬间布满了震惊。这竟然是一份结婚协议!“结婚,是,是你和……”惊吓过度,她甚至都不敢将话说全。男人冷笑一声,“对,就是和你!怎么,你不乐意吗?池棠,你不是爱我,不是想方设法地要嫁给我么……好,我成全你!”随后,顾景舟清冷的声音,俨如恶魔亲吻过的果实。“但我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凄惨的妻子和母亲,一生难逃!”怔怔地张大眼睛,眼泪无声无息地顺着池棠的眼角滑下。她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一样,觉得连发丝都透着陌生。从前那个丰神俊朗、谦谦君子的顾景舟,竟然变得如此病态狰狞。“顾景舟……你就这么,恨我吗?”为了报复自己,他可以滥用私刑,强行囚禁;为了逼供,他忍受着憎恶,进入了最恨的女人身体中;而为了惩罚,他甚至愿意同“罪人”结婚,背叛自己的亡妻!微呵一声,男人眼角发红,整个人微微透着股病态的疯狂。“失去了小柔和孩子,我早就不想再活下去……可是因为你!你还活在人世,你还没有赎完罪孽,我又怎么能死!这一辈子,是生是死,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苦涩的泪水淌入了口中,池棠漂亮的眼瞳里碎成了一片开裂的蛛网。命运可笑至此,居然还会有这一天——支撑着顾景舟活下去的力量,竟然是自己。如果恨我,能够让你坚强下去;如果恨我,能够让你不被击垮……那么,我愿意嫁给你,为你服罪。哑着嗓子,池棠颤抖地闭上眼,孱弱地吐出了最后一句话。“是我……顾先生,是我杀了人!我有罪……我认!”冷冷地盯着女人,顾景舟没有一点心软。“池棠,你可以期待未来的监狱生活了……我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五年后,宁城监狱。冰冷的铁门打开,走出一位清瘦的女人。她的身形过度纤细,加上长期佝偻蜷缩,像一根抽干了生命力的枯木。慢慢向外走,女人的姿势一瘸一拐,看得出右脚极不自然。她的右腿在入狱的第一天就被人打断了,因为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骨头自己长成了畸形,从此再也没办法正常的走路。站在监狱门口,池棠茫然地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清光世界。五年过去,她脸上除了麻木,只剩懵懂。毕竟她入狱那年,也才刚刚过二十岁。寒冬的风很冷,女人还穿着入狱时的一件白毛衣,阴冷无孔不入地往身体里钻,很快就冻得脸庞发青。这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路口。迟钝了片刻,池棠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身子一抖。当车窗摇下,露出了顾景舟那张俊美到残忍的脸。只一眼,池棠仿佛被毒蛇尾巴扫过,浑身一僵。这张脸她怎么敢忘记?狱中午夜梦回的时候,噩梦缠身的时候,里面全都是顾景舟的样子。更何况,托他的福,自己度过了宛如炼狱的五年,终于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男人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启唇说,“上车。”她从灵魂深处战栗着,颤抖拒绝,“我,我不想……”冷嗤一声,顾景舟说,“我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要么你自己上来,要么我来。”车在路上飞驰。池棠将自己缩得紧紧,好似一张纸片般贴在门边,生怕越界。顾景舟墨眸微微一瞥,撞见了那双怯懦的双眸,瞬间令女人抖如筛糠。他心里有点不耐烦。几年前,这女人即便胆小,却不萎懦;如今却完全失去了生机,眼里一点光神都没有。丑陋的让人恶心。半晌之后,车内响起了细弱的女声。“顾先生……我,我想和您谈谈。”顾景舟冷笑,“谈什么?”她嗫嚅着,鼓起勇气说,“我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您可以要求补偿,但我……不是你的奴隶。”


第三章 补偿

男人的口气冷锐刻薄,“比如,你能拿什么补偿?”池棠一愣。是啊,她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的?顾景舟比自己有钱,比自己四肢俱全,自己就是挖心挖肺人家都看不上眼。“可是……我不再是犯人了。在法律意义上,现在是无罪的。”她如何不后悔,因为一句“我有罪”,她付出了太多代价了!话刚落音,池棠的脸颊被一只大手蓦地捏住,指腹之大力,好似一只铁钳,似乎要生生卸掉她的下颌骨。“唔……”她双眼紧闭,剧痛瞬间令眼中开始濡湿。顾景舟眯了眯眼,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女人很快脸色涨红,呼吸艰难,断断续续喘起来。他低沉的声音,比三九天的寒冰还要刺骨。“池棠,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夺走了自己的爱人和孩子,让自己一夕之间从完美赢家沦为孤家寡人,过了五年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这个凶手,居然还敢信誓旦旦和自己说,无罪?“你要记得,你已经嫁给了我,连命都是我的!我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亲爱的……老婆!”池棠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滑下两行清泪。这一场噩梦,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抵达顾宅。大门推开,顾景舟阔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脚步蹒跚的池棠。佣人们站成一排,悄悄地打量着她——这位传说中的女主人,结婚几年,却从未露面,没想到竟然是个残废。管家上前,恭敬地说,“少爷,太太已经在桌前等您用餐了。”“知道了。”红木长餐桌前,布满了各式精美的菜肴,色香俱全。而主位上,端坐着一位银发雍容的老太太。她是顾景舟的母亲,也是如今顾宅的当家人,顾苏玉萍。下一秒钟,一道俏丽的身影奔来,直接攀住了顾景舟的手臂。甚至有意无意,直接将池棠挤到一旁,令她跛腿一歪,不由得一个踉跄后退。“景舟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等饿了~”对上甜美少女的撒娇,顾景舟也不由得放柔了面色,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旋。“小橙都多大了,还这么粘人。”苏橙嘟着红唇,扮作小猫般吐了吐舌头,两人有说有笑,亲密无间地落了座。她是顾苏玉萍从本家中收养的孤女,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也养在膝下十多年。如此男才女貌、美好般配的一幕,看得池棠眼中一红,匆忙低头,飞快地掩藏了过去。望着低头瑟缩的池棠,顾苏玉萍眼中闪过一丝不适,终究还是开口说,“你,也坐下吧。”池棠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太太,我不用……”下一秒钟,就听见顾景舟凉薄的声音响起。“坐下。”她呐呐了半晌,只得默默地坐在了男人的身边。“吃!”男人一句一个命令。然而,当桌上那些珍馐菜肴入了池棠的口中,她才意识到顾景舟的真正用意。费力吞下一块肉丁,她的喉咙里瞬间涌起了阵阵剧烈的呕吐感。她的胃已经习惯了清汤寡水的牢狱饭,猛地一记重荤,简直等同过口砒霜。看着女人冷汗潸潸的模样,男人语气冷漠,锋利如刀。“敢坐下,你配么?你该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多点自知之明,日子才会好过一些!”“是……我明白。”捂着刀绞般作痛的肚子,池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想要离开无地自容的餐桌,却因为桌下苏橙的暗绊而狠狠摔了下去。当啷!桌布被她在慌乱中拽住,却让满桌的瓷盘杯盏滚落下来,碎了一地。躺在一众碎片和残羹中,池棠浑身脏污,也割的遍体鳞伤。她终于意识到,在这个顾家中,她和地上的这堆垃圾没有两样。


第四章 摔死

布满热气的浴室内。洗干净一身肮脏,池棠从水中不着寸缕的站起身,与镜子里的自己面面相对。原本一身玉白的皮肤,凡是肉眼可见的地方,全都被刻上了一个个“罪”字。这是在监狱中,无数个女囚犯用磨尖的牙刷柄,一笔一划刺出来的。她慢慢地看着这些虬结丑陋的伤口,手指缓缓滑下肋骨……这里,曾经被人打断过两次,差点刺穿了肺叶,吐血不止。还有那次过量注射的毒剂,彻底摧毁了她的健康,留下了无法根除的头疼和心悸。这些都是顾景舟,送给她的礼物。缓缓闭上眼睛,池棠觉得自己像是个麻木的人偶,除了疼痛之外,什么也不察觉不到。可笑的是,她仍旧记得当年一见倾心的男人。十年前,家中遭逢意外,池家夫妻在空难中双双离世,留下了还未成年的独女池棠。那时候,她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连活下去都变得困难。满目凄惶时,是一位姓顾的慈善家资助了她这个孤女,令她得以继续读书,衣食无忧。年少时,池棠只是感激,将这位顾先生视作改变自己命运的天神,拼命地用功学习,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报答这些恩情。可是她没有想到,十八岁时相见,顾先生是那么出乎意料的年轻,俊美,除了生性淡漠了些,简直堪称完美。涉世未深的少女,遇见了如此清风朗月的男人,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占据了心扉。哪怕此时此刻,池棠都没有办法忘记,顾景舟是何等惊艳过自己的苍白生命。他不过是无心一瞥,却让她一生沉沦。手指继续下滑,女人小心地抚摸着小腹,秀美的眉眼中闪过了一丝期盼和柔和。如今能够支撑她咬牙坚持下去的,只剩这个小小的天使了。在出狱前的例行检查中,池棠被告知自己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每月两次的探视时间,顾景舟都会来见她,往死里折腾,仿佛要将积攒的火气都悉数发泄出来。可没有想到,就在这样的残忍缠绵间,竟然留下了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心血延续。她相信,这是上天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丝转机。宝贝,给妈妈一点力量,让我们一起再等一等。只要再给景舟一点时间,他一定能够发现真相,还给自己一个清白。往日吃过的苦,都会变成过后的甜。就在此时,浴室内的灯光冷不防熄灭,瞬间陷入漆黑中。池棠吓了一跳,没等她反应过来,瞬间被人扑进了浴缸中!黑暗中伸出的一双大手,毫不怜惜地掐住了女人的嘴巴。池棠惊慌失措,尤其是感受到那双手继续往下游走……她惊了!“呜呜!”是谁!别碰我!被女人胡乱间抓了一道血痕,脸上一吃痛,顿时让黑暗中的顾景舟阴沉了眸色。他强制地掐住女人的后颈,直接按进了水中,绝无留情。“闭嘴!”他最讨厌这种时候,听见池棠的声音。……会让他觉得败兴!熟悉劈开的剧痛,男人低沉的喘息,和水流推动下的阵阵窒息昏黑……池棠的挣扎终于渐渐停下。只要那人是顾景舟,她再也没有了任何尖刺,只能听之任之。隐忍着痛苦,她强迫自己温驯如一只绵羊。“轻、轻点……”不能伤到孩子,他还太幼小了。掠夺的攻势骤停了一秒,没想到,接下来的,却是男人更加暴虐的折磨……不知多久后,浴室的灯重新点亮。男人一丝不苟地扣着白衬衫的扣子,黑发湿漉漉的,更添几分妖冶的俊美。垂下眼,他看着虚弱匍匐的女人,漠然得仿佛再看一个死物。转过身,顾景舟正预备离开,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冷冷回眸,“池棠,这么多次……你都没有吃过避孕药吧。”她顿时浑身一僵,甚至不敢抬头。“如果怀了孩子,记得立刻告诉我,生下来!”那一刻,池棠心中一喜,眸光潋滟。下一秒,男人却击碎了她的最后一丝奢望。“……我要当着你的面,亲手摔死他!”


第五章 离婚

翌日,清晨。穿着佣人服,池棠跪在大厅冰冷的瓷砖地面,握着抹布,一块一块地擦拭着。出门前,顾景舟唤来管家,冷声命令。“从今天起,由少夫人亲自负责宅子里的扫洒洗漱,如果有一处不合格的地方,不必让她吃饭了。顾家不会养不劳而获的废人!”就这样,她一夕之间从传闻中的少奶奶,沦为了最下等的家政妇。从今天起,她必须在所有佣人睁眼前睁眼,所有人躺下才准休息,就像一只时钟上的齿轮,不许有一刻停歇的时候。在地上擦了两个小时,池棠的手指冻得麻痹,两腿僵硬如冰,尤其是有旧疾的右腿,一阵阵地酸胀抽痛,站起来都很困难。疲倦地坐在楼梯上,她环视着偌大的顾宅,心里苦涩。照自己现在的速度,恐怕一天都要饿肚子了。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阵下楼的脚步声。苏橙穿了件鹅黄色的毛衣,迈着修长雪白的美腿一步步走下来,看上去那样青春亮眼。再看看自己……池棠深深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自惭形秽。瞥了眼地上的女人,苏橙勾起红唇,一声娇嗔。“没想到,我的景舟哥哥娶的不是妻子,倒是个不要钱的女佣。”同为女人,池棠能够感觉得出来,当这少女一口一个“景舟哥哥”时,透露出的绝不仅仅是妹妹对哥哥的情感。那种狂热、占有、迷恋,是一个女人,对爱慕的男人才会有的。想到这里,池棠不自觉咬住了下唇——即使她现在是顾景舟名义上的妻子,对觊觎自己丈夫的女人,却根本毫无办法。默默站起身,她只能选择吞下苦水,打算转身离开。“站住,我准你走了吗!”冷哼一声,苏橙举起手臂,径直将手中的咖啡杯倾倒,深褐色的液体瞬间污染了刚擦过的地砖。“擦干净!”面对着苏橙的趾高气昂,池棠紧紧地捏着抹布,闭了闭眼睛,还是缓缓地蹲下身来。可是,对方不仅没有见好就收,反而越加盛气凌人。“我可没准你用布擦——我要你趴在地上,一点点舔干净!”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池棠不是没有尊严。她一忍再忍,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自然升起了反抗的念头。扶着瘸腿,她慢慢站起来,直视着高高在上的苏小姐,用一贯的温声开了口。“苏小姐,长嫂如母,我是你哥哥的妻子,而不是任由你折磨的玩物,请你尊重我!”不屑一笑,少女极尽讥讽地说,“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自称是我嫂子?我告诉你,全世界没有任何女人配站在景舟哥哥身边,只有我!”如此病态而疯狂的宣言,听得池棠眉头紧锁,涌起一阵不适。即便没有血缘关系,可顾景舟如果知道,自己的妹妹在背后是如此肖想自己,……该有多恶心?苏橙的威胁还在继续。“池棠,我警告你,最好自觉点离婚,永远离开宁城!否则,我会让你付出永生难忘的代价!”然而,换来的只有池棠坚定的否决。“不可能!除非景舟开口,我绝不会主动离开他。”此时,池棠说得笃定,毫不犹豫。她还抱有期待,想象着一家三口的天伦幸福。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此时一句的无心话语,却替自己带来了一场天陷地灭的噩梦。


未完待续,全文扫描下方二维码

懂你的人,才配得上你的余生

留言已开启,我愿做枚聆听者

 声明 
书籍原始版权由原作者及出版社或首发网站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