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前妻主动来示好,这男人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夕梦小说2018-09-13 14:21:19

第1章 女尸

在这几天,我们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家族里德高望重的姥爷去世了。

曾经姥爷说风是雨,现在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整个人躺在那座早已经定制好的棺材里一动不动,皮肤灰白,就是一具没有活力的雕塑样。

但是我却根本哭不出来,因为我仍然不相信,姥爷就这么去世了。一个大家族的顶梁柱去世了,必然引起一大家子来争夺遗产,姥姥整天都对着灵位发呆,也顾不上亲戚们各个都心怀鬼胎。

我年龄小,不懂事,但是听村子里别的住户议论我家里的男人都短命,几个舅舅都早早就死了。姥爷命硬,活到了现在,但是也走的不明不白。

在整个村子里,姥爷都是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请人来做法事的时候,村子里最神秘的李稳婆亲自出手,而不是像应付别家一样让几个徒弟去忙。

我妈是姥爷的小女儿,跪在灵位前眼泪都哭干了。李稳婆来的时候,我妈眼睛红红的,但仍然亲自接待了李稳婆。李稳婆叹了口气,年轻的时候她也和姥爷十分交好。

不过怪事儿也随之就发生了。我没有听我妈的劝告不要到处乱跑,夜晚闲得无聊,又不想继续待在家里听一大堆亲戚胡乱争吵遗产的分配问题,于是就默默的跑出了家门,去往村口的一个小树林里玩儿。

村子里附近都没有小孩儿,整个树林空旷只有我一个人。夜晚的树林尤其寂静,远远的一丁点儿亮光又像是一团团鬼火。我有些害怕,正想要回到家里去,又突然想起来一声我名字的呼唤。

“小丰!”

我的名字叫邵丰,叫我小丰的一般都是对我熟悉的人。我听见了这一声亲切的呼唤,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转头看过去,却发现了远处伫立的一个魁梧的身影。

这个身影非常像姥爷,声音也十分苍老,与我记忆当中姥爷的特征没有任何差别。

但是,姥爷不是没多久之前就去世了吗?

我这么想着,一股凉意直接袭上了心头,逐渐冰凉的血液似乎要倒流一般。然而,一晃神之间,那个身影却离我越来越近了……

“小丰,”姥爷的声音在我的耳朵边回荡起来,像是由远及近的回声,整个脑海里都是这样的声音,“我帮你说了一门亲事儿,过两天就把新娘子给你送过去。”

我不能说话,更不能逃跑。不是因为我败给了恐惧,而是因为就算我此时此刻想要移动身体,也不能移动分毫。

我重重的跌在了满是泥土的地面上,慢慢失去了意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了我妈和姥姥的脸。

姥姥似乎也从悲伤当中暂时缓过来了,她用粗糙的手摸着我的脑袋,叹了一口气。

我从炕上坐起来,还看见了李稳婆在房间里打转儿。李稳婆看见我坐起来了,就示意我妈和姥姥出去。她坐在了我的旁边,看着一脸疑惑的我,缓缓的开口道:“你说说,你遇见什么了?”

“我姥爷?”我有些发懵,但是还是慢慢反应了过来,“我姥爷说要帮我说一门亲事。”

话音未落,李稳婆就是面色一变!

我当时还一直什么都不懂,也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后来听到真相的时候整个人都冒出了一身冷汗,如着芒刺一般精神大震。

原来那天,正在首领的大姨和我妈突然觉得棺材有一阵异动,两个人正惊疑不定的视乎,姥爷却突然直直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面色依然灰白如剥落的墙灰,只是嘴角那慢慢勾起的一抹笑容,让在场的人都吓得几乎晕厥过去!

然后李稳婆在传呼下赶紧来到了我家,闯入了内堂安放姥爷棺材的地方,看到了那惊悚的一幕之后,也整个人都处在了震惊的状态里。

李稳婆走到了棺材之前,抬起右手慢慢的将怒目圆睁的姥爷的眼睛合上,苦笑着说道:“走了就走了,就别挂念家了。”

姥爷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就倒在了棺材里。李稳婆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但是没想到我这边儿又出了意外。

树林旁边的住户进树林砍柴,然后发现了倒地不省人事的我。我被人家拖回去了家里,李稳婆一探查之后发现我竟然是魂儿丢了,整个人的魂儿被姥爷给勾走了。

我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妈和姥姥按照李稳婆交代的方法,围绕着小树林儿在正午的时候走了一圈儿,一边走一边呼唤我的名字,说是把丢了的魂儿找回来,我想着家里人所以没有走太远。

然后就是我醒来之后看到的了,而这些我竟然一时间都没有任何的记忆,只是在后来我妈给我讲述的时候略有一点点印象。

当天晚上我以为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了,整个人感觉到十分的疲劳。趴在床上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半夜只感觉到身旁有了什么东西,我以为是哪个亲戚家的小哥和我挤着睡一床,也没有多想,只是白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却吓掉了魂儿。

那哪里是什么亲戚小哥?那是一具白花花的女人尸体!

我惊吓到失声,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眼神匆匆扫过那个女人的身体,白花花的一片。这女人还算丰腴,却并不显得肥胖。面容精致小巧,紧紧闭上了双眼,眉头轻皱仿佛承受了什么轻微的痛楚,乌黑如瀑的长发披散着,但是那一股弥漫着的死气仿佛在警告着我生人勿进。

我发觉自己终于能出声了,于是一声尖叫震破了空气!

我妈和姥姥听见了之后立刻闯入了我的房间,看见那具女尸之后立刻就昏厥了过去。我妈身体还算好,最先反应了过来,也顾不上那具女尸,一边哭一边推着我的姥姥。

整个家里都乱做了一团,那些听见了响声和哭声的亲戚也都凑着热闹跑了过来,一个个都看见了我和那具白花花的女尸坐在一起,露出了震惊中略带嘲讽的眼神,让我更加不知所措了。

请李稳婆!

不知道谁这么喊了一句,一个堂哥就立刻一溜烟跑了出去,而我在几个亲戚的搀扶下越过了女尸,光着脚踩在了地上。

第2章 送尸归山

我昨晚睡觉睡得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脱掉衣服。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庆幸我的做法,不至于光着身子在众人面前出丑。

“死人说亲,活人被阴呐。”

呆若木鸡不知所措的我突然听到了一声叹息,原来是李稳婆来了。

李稳婆在村子里也算一个众人敬仰的人物,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辈分,而且是因为她能用特殊的方法治疗各种村子诊所治疗不好的疑难杂症。看见李稳婆来了,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让李稳婆进入到我的卧室。

我妈和姥姥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身子还止不住的发抖。事实上我也是如此,浑身颤抖如同筛糠一样,刚刚的惊吓确实不轻。

“李稳婆,你可要帮我们看看啊,这女尸我们根本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我姥姥连忙扑了过去,一边还不停的哀嚎着。

李稳婆也没有推开姥姥,而是轻轻的搀扶住了老人家,说道:“姐姐啊你就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了。”

她说完就把我又带入到了一个偏房里,让我把事情说清楚。

我一开始还呆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李稳婆看了看情况,不知道从哪儿舀了一瓢清水,给我一灌到肚子里,我只感觉到肚子里一阵清凉,居然意识慢慢变得清醒了起来。

“你现在把昨晚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清楚给我听。”李稳婆的脸色很是凝重,虽然她在我姥姥面前表现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大概都只是为了让我的家人安心吧。

我把事情说完了之后,却没有想到李稳婆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丝的欣喜。

我没有明白过来,只听见李稳婆说道:“你是说,你是穿着衣服趴着睡在床上的?”

我以为情况十分严峻,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然后小心的点了点头。

“那这事儿还有解决办法!”李稳婆一拍手,眉头也随之舒展开来了,“那你们俩肯定没有夫妻之实,这样送走新娘子还来得及!”

李稳婆说着,看着天色不早了,天空阴沉沉的,就像是下一秒就要黑下去一样。李稳婆也不管我,直接把我妈和姥姥给拉扯了过来。其他的人凑热闹也想过来,却被李稳婆一瞪眼给逼了回去。

“我说你可记好了,”李稳婆把我拉了过来,“新娘子是你姥爷给你说的,下面的人都同意了把人送了过来。你现在要把人送走,人家刚刚进门就走肯定不乐意,所以你只能想一个正当的理由才好送走人家。”

“他姥爷?”姥姥却疑惑了,“他姥爷为啥要给他说媳妇儿?”

李稳婆脸色僵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那老哥肯定心有不甘就这么走了,他是想借娃儿的命,想长寿啊!”

我姥姥一听,立刻哭了出来,和我妈抱在了一起:“这个老不死的,还想害我孙儿啊!死了都不得安宁!”

我妈一听我姥姥在哭,也忍不住就哭了出来,和我姥姥抱在了一起。

我虽然不太懂事,但是听到平日里十分敬重的姥爷竟然死了之后想要害我,心里也不免一阵恐惧,双腿竟然打起颤来。

李稳婆一拍我的肩膀,我被唬了一跳,却听到她骂骂咧咧的责骂道:“没出息!你姥爷要你命,我护着你,你听我的就没事儿,就看你的胆儿够不够大了!”

“你说啥是啥,我都听你的!”我连忙符合道。

李稳婆露出欣慰的表情,慢慢开口说道:“那好,你今天晚上,光着身子,背着你那媳妇儿,送到后山的老路边儿去。这是让别人相信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半路有人问你为啥送回去了,你就说,媒人跑了,不算明媒正娶。”

我听到了这些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没想到要我背着尸体,和那死人这样亲密接触!我妈和姥姥也对视一眼,看见了彼此眼睛里不可掩饰的惊骇。

李稳婆却司空见惯的模样,说道:“你要是不要命了,随便你怎么做都行。”

“做!”我连忙应承下来,谁不想要活下去啊!

李稳婆一边交代着,一边吩咐我姥姥去村子里找来了几个年轻力壮胆大的挑夫。李稳婆在我家大院里摸索了一阵,然后在后院一个闲置杂物的屋子里找到了一座上好金丝楠木棺材。

棺材精致的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似乎每一个边边角角都是反复打磨过的一样。这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棺材,连死了居住的地方都比我们这些普通人强。

不过这些明显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地方,我妈当场就尖叫出来,毕竟家里凭空又冒出来一座棺材,谁不震惊才是有鬼了!

我有些猜测,向着李稳婆问道:“这是那尸体带过来的?”

李稳婆点点头,走上前去摸了摸这座棺材,似乎感受到了一丝丝阴气凉意,很快又收回了手:“这应该是那女孩儿的嫁妆,不出所料的话,里面应该有挺多的黄白财宝。”

我们一家人向来都信服李稳婆的话,所以也丝毫不怀疑,但是我们也同时知道,财宝虽好,那也得有命去用啊!

几个挑夫在李稳婆的吩咐下把棺材用几根儿大梁一挑,扛起来就朝着后山方向送去了。等到几个挑夫回来的时候,天色也恰巧就阴阴的暗了下来。

我觉得似乎被什么人给盯着一样,小腿肚子都忍不住狂抽筋儿。已经接近深秋了,到处都刮着冷冽的风,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把衣服脱光,这下子倒也顾不上羞耻心了!

李稳婆拍了拍我,认真嘱咐道:“快去吧,无论送不送的到地方,十二点之前都赶紧回来!”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大堂里挂着的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触及到女尸惨白色的皮肤,却感受到了一阵意外的光滑细腻。

第3章 重现

这么一点儿破事儿,不大的村子里立刻传了一个遍,村子里争先恐后的都要看一个半大小子背着尸体到处乱跑。

我推开了门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向着后山的那条老路跑去,女尸少说也有一百斤重,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重量。

或许是因为在恐惧当中,我的手抱住了女尸的大腿,指头深深的陷入到了她柔软的皮肤里去。这触感让我差点陷入到意淫当中去,然而众人的目光实在令我感觉到刺激,很快的我就跑出了村子。

在村子里虽然遭人注视着,对于我的羞耻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毕竟减少了恐惧。我一走上后山那泥泞坎坷的小路,看到杂草丛生人迹罕至的破败废弃房屋,整个人的心一下子就坠了下去。

我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把尸体送到地方我就可以回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走在路边儿,好几次都差点脚底打滑摔倒在地上。

就在我心里拿不定注意的时候,前面却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让我的心里猛地一突!

几个黑色的人影在晃动,然后好像发现了我一样,都在缓缓的向着我靠近。

我知道他们都不是真的人,应该是从下边儿来的,看见我把女尸送了回来,于是都有些生气,想过来逼问我。

这一切和李稳婆说的都很相似,我知道只要过了这一关之后,从此我就能过上安稳的生活了。想到这里,我咬咬牙,脚步竟然不自觉又加快了几分。

一个黑影迎了上来,在狭窄的小路上堵住了我的去路,他的声音幽怨而沙哑,似乎从遥远的国度漂洋过海传过来,一时间,我满脑子都是这黑影的身份。

“怎么给送回来了?”

我不敢抬头去看,双腿都在打颤,回答道:“媒媒婆跑了。”

接下来回应我的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我抬起头来,心脏却都要被吓爆掉了。

原来这个黑影竟然真的是一个人的样子,只是脑袋少了半边,露出鲜血淋漓的一块,他的眼神呆滞且空洞,整个人了无生气。

我想起来几个星期以前村子附近发生车祸的新闻,这些人似乎都来自那里,应该都被鬼魂给附身了!

这鬼魂很快的就匆匆跑走了,我知道他这是回去报信儿了,我不管他,继续一个人往前走。等到我的心慢慢放松下来了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又有人拦住了我。

我不敢再抬头看见那鲜血淋漓的脑袋,于是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默默的一句话也不说。

“媒婆跑了,你就再请一个!”

我仿佛感觉到脑子里一阵乱糟糟的,整个人差点无力的瘫软下去。

“回去请!”我按照李稳婆交代的办法咬着牙说道。

这是欺骗这些鬼魂!说是回去请,但是回去之后我就自由了,只要把新娘子送回来,我的生活就能恢复正常了!

但是我就这样想着,却突然发现面前的这道黑影没有立刻的跑走,而是愣了一愣,仿佛在回想主子交代的话一样。

“你和她睡过了?”

我连忙摇了摇头,知道这个问题一定得让对方明白且相信:“没,没有!我趴着睡的!”

那黑影似乎是没有想到了我会这么回答,于是也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我只是觉得脑袋一疼,整个人都要瘫软在了地上。那个黑影却轻飘飘的飘走了,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我连忙背着女尸继续向前走去,看到那几个挑夫送过来的楠木棺材,我就缓缓靠近过去,连忙把尸体小心的放在了里面。

此时月光正好,将女人姣好的面容映照出几分魅惑的气质,我从小到大都生长在这个穷乡僻壤里,自然见不到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但是我的内心很快又被恐惧填满,我知道现在不是起色心的时候,只是我一转身,竟然听到了嘤嘤嘤的女人哭泣,这让我几乎被吓破了胆。

我想要回头,但是却突然有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回荡,如果回头了,那么我恐怕真的就走不出这里了。

“小丰,你不要我了。”

我听到了一阵幽怨的女声,在哭泣声中随风飘来,我只觉得四肢无力,仿佛下一秒就会沉沉睡去。我不敢回头,只是疯狂的朝着一个方向抬脚,迈步,不管寒风在我的身上放肆的肆虐着,皮肤仿佛被刮开一阵疼痛。

我不记得我跑了多久了,只是隐隐约约后来听到睡梦里有李稳婆的搀扶,有姥姥和我妈的关切问候,转瞬间,却又都化成了泡影。

睡梦中我还想起那月光下姣好的面容,梦中的她并不是那般了无生气,忽闪着的大眼睛里透着灵气,她坐在我的床边,白皙的小手拂过我的胸膛:“夫君,你嫁妆都拿走了,怎么能不要我了呢……”

“我没……”我想要挣脱这女人的怀抱,却发现她的力气大的惊人,仿佛我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可以任她切割了一般。

她并没有伤害我的心思,只是感觉到我想要挣脱她,于是又嘤嘤嘤哭泣了起来,和那晚后山老路上的声音别无二致。

我不知怎的,猛地想起来了那日李稳婆叫来四个挑夫的场景,四个挑夫听着李稳婆说到棺材里的财宝的时候,眼神里露出了怎么样的贪婪光芒。

嫁妆并不是我拿的,但是我却成为了替罪羊?

我不能接受这个结局,极力想要辩解一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嘴唇上却突然贴上了一片温润香滑,原来是这个女人已经把嘴唇贴了上来!

我想要推开她,然而我更不能拒绝这样的诱惑。作为一个十几年都生长在贫苦山村中的小伙子,我知道我恐怕轻易的就会沦落到温柔乡中了。果然,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之后,我和她居然紧紧抱在了一起。

第四章 重现

我感受到她发烫的身体,然后舒爽的呻吟了出来。

第二天我醒了一个大早,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却被眼前的场景给惊了一下,这下连着胆儿都要吐出来!

那具女尸,仍然安稳的躺在我的身边。更令我惊讶的是,我的床上竟然多了一滩白色的粘稠液体……我读过几年书,也学过一些生理知识,我当然知道这些是什么。不过令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和一具尸体行了房事,我破身了……

我连忙把姥姥和我妈叫来,我妈一看见这具尸体差点要昏倒在地上。自此我知道恐怕这辈子都逃脱不了这具尸体的纠缠了,我姥姥更是哭成了一个泪人“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差点也一同昏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我家里的亲戚都散了七七八八,要等到姥爷的头七才会再聚来。几个家远的堂兄都暂住在我家,听到声响之后就连忙又叫了李稳婆过来,李稳婆看到这个场景,也吓得不轻。

“没有按照我的方法去做吗?”李稳婆问道,脸上再也看不到那种云淡风轻。

“做了,”我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然后连同我自己的推测一同给李稳婆说了。

李稳婆当即拍了自己的嘴一巴掌,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怪我怪我,我真是忘了人心贪婪。几个挑夫都是我亲戚家的小伙儿,没想到啊……”

我也知道的是,现在那些嫁妆即使还回去恐怕也做不到了。更何况,那几个挑夫应该也不会承认拿了棺材里的东西,否则都是要进监狱挨收拾的。

“实在不行就再送一次?”我妈在一旁出主意,但是李稳婆立刻就摇了摇头否定了我妈的提议。

“你当那些东西都是傻子?搞不好你们家小丰的命都保不住了!”李稳婆说道,声音有些颤抖,看起来也是一副十分无助的样子,焦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忽的,我看见李稳婆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咬咬牙说道:“既然我们不能送走她,就让她自己走!”

“自己走?怎么做?”我听到李稳婆的话,知道自己还有一线生机,于是连忙问道。

“让她自己走,你就得死,你死了她就没办法结婚了。”李稳婆阴沉着脸说道,仿佛在说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当场就吓傻了,让我死?我死了的话一切不就都完了,那还折腾个什么劲儿?

我妈更是当场又哭了出来,大喊道:“小丰他可不能死啊,他死了我可怎么办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李稳婆摆摆手,示意我们安静下来,只听她缓缓说道:“我并不是真的要小丰死,我是要让他假死啊!”

不等我发出疑问,李稳婆就对着我姥姥说道:“姐姐,你要是想救小丰,就把村子里刘老二的那条大黑狗买过来,别管多少钱,买回来就对了。”

我姥姥听了之后将信将疑,也不知道这李稳婆究竟准备用什么办法来救我。但是只要能有一线生机,所有人都会去做的。

“小丰你过来。”李稳婆招了招手,把我单独叫了过去。

我妈和姥姥一同出了门,事不宜迟唤了几个堂哥就一起去操办李稳婆所嘱咐的相关事宜。

我则随同李稳婆一起出了家门,绕过了好几条街,最后停在了一座低矮的小平房外面。我从门口可以望向小平房里面,一片黑暗。

李稳婆掏出钥匙开了门,我才知道原来这里是李稳婆的家。

李稳婆示意我跟随她一起走进去,我这才得以见识到李稳婆的家。这是一间极其狭小的屋子,由于光线的原因让这里即使是在白天仍然不能被阳光照顾到,天花板上糊了一层旧报纸,整个房屋就是一张床一个柜子几把椅子而已。

不过我却发现了一点点令我感觉到惊异的地方,那就是这间小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双份的。

大家都知道的是,李稳婆这么些年都是一个人,也没有成家更没有子女,只有几个徒弟每到逢年过节过来看看带点东西。

我到处乱瞟着,却被李稳婆给拍了一巴掌,她对着我语气缓和道:“别到处乱看,不要乱问。”

李稳婆提前说了,所以我自然不敢乱看乱问了,只是仍然心里有一些些好奇。李稳婆向铺好了棉被的床上摸去,我这才注意到整个棉被的中央有些鼓胀,里面是藏了个什么东西?

等到李稳婆掀开了棉被,这才解开了谜底。里面竟然是一个穿着绿色碎花小袄的稻草人,这稻草人栩栩如生,面部还用一些粮食装扮了表情,让人一看就知道这稻草人此时此刻是喜是怒。

我刚刚要开口发问,却被李稳婆推了一把:“去,小丰,把稻草人的腰带解下来自己系上。”

说是腰带,其实就是一根儿红色的绳子。我看着这稻草人,越看越觉得诡异,就像是一个活物一般。随后我就笑话自己想多了,如果稻草人都能讲话了,那么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的。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事情是我们解释不了的,比如那梦中的女人,比如我那化成了鬼魂想要长寿于是向我索命的姥爷。所以说,如果这个稻草人真的能说会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令人惊奇的。

李稳婆看见我一副惊奇的样子,就斟酌着对我说道:“小丰,你看李婆婆这么大年龄了,就一个稻草人陪着我。你不会到处跟人乱说的对吧?”

“不会!”我当即表示不会乱说,让李稳婆悄悄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已经感觉到其中的不妥了,总觉得李稳婆这里藏了什么秘密一样。但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秘密呢?李稳婆帮了我这么多,一心想要保住我的命,我不可能去做落井下石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我就探手把那稻草人的腰带给解了下来。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