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寒露 |男人无法抗拒的旧情人是怎么样的

作家韩路荣2019-03-06 09:29:50

不为调和众口,只为寻找有缘人。
关注蓝色字体,发现不一样的自己。




你爱过一个人吗?你恨过一个人吗?如果你有爱过,那请你看完以下这篇文



男人无法抗拒的旧情人是怎么样的


      这是我一朋友写的小说,一小妹妹,如果大家觉得还可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寒露在这先谢谢各位姐妹们了

   东陵,帝都大厦的顶层派对,华丽的水晶灯盏熠熠生辉,衣着优雅的男女,端着香槟酒的高脚杯低声交谈,一场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盛宴正在进行中。

  这时,宴会的大门被门童推开,女子黑色收身裙摆微微寮动,绝美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双好看的凤目淡淡的扫过所有人,嫣红的唇角似有若无的笑着。

  见到秦晚安的时候,女人们眼中的嫉妒之心油然而生,这个秦家小姐又来了,秦家破产后,只要在东陵,高端的酒会上,都有秦晚安的身影。

  所以女人们都不喜欢秦晚安,她来宴会上只有一个目的,找有钱男人。

  而男人们则毫不遮掩的目光紧锁着焉然的曼妙身躯,目光里透着浓浓的占有欲和贪婪。

   一时间,全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了她的身上,秦晚安巡视着会场,寻找自己的目标,嘴角划过一丝苦涩。

  若不是为了高昂的债务,她也不会落得这个地步。

  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酒,开始走向李总,突然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目光猥琐,紧紧盯着眼前这个让他垂涎已久的女人:“秦小姐,今晚来我家吧?”

      “对不起,王总裁,我有约了。”

  而一旁的女人带着不耻的表情,道:“该死的狐狸精,又在勾引男人了。”

      “就是”

  秦晚安不理会这些女人的的话语,浅浅笑着拒绝,微眯起的桃花眼似醉非醉,带着一抹浅浅媚色,让人只是和她对视就会人怦然心动。

  她虽是笑着,可是眸中却闪过了深深的厌恶,对于这个王总,真心很讨厌。

  “安儿,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好久了。”看着她浅笑倾城,男人眼中的渴望更胜,急色的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拉住她柔嫩的手。

  “王总裁,请您自重。”秦晚安闪身一步,避开他的手,唇角依旧在笑,眸底却浮起了淡淡的冷。

  男人见她后退,不由得逼迫上去,眼神贪婪的急急道:“安儿,我一定会好好疼你,你家族的那些债,我都替你还了好不好……今晚你就跟我吧!”

  秦晚安被他逼的步步后退,渐渐退到墙边,男人伸出手去,想要搂住她,这让秦晚安一阵的恶心。

  男人见她躲闪,更加激起了心里的激动,直接向要扑上去,压住她。

  秦晚安大惊失措道:“你放开我”手不停的扑倒着。

  “放开”男人笑道:“秦晚安,我可是想了你好久,东陵市第一美女的味道,应该不错吧。”

  眼看着男人的吻就要落下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阵冷意逼来,一只有力的手突然伸出,及时将王总推到在地。

  秦晚安来不及抬头看清是谁,耳边便传来冰冷不容置否的声音:“她今晚是我的女人。”

  有好事者上前来,看到冷凌夜黑着一张俊脸,危险的眸子紧紧的眯着。

  眼前的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帅,轻抿着唇,只是身上的气场,让尔等凡人不敢靠近。

  听到这有些熟悉声音,秦晚安疑惑的微微回头,就看到身后的男人那张湛然若神的脸。

  然后……秦晚安像是瞬间冻住了一般,从心头冒出的冷寒,一下子窜入了脊骨里。

  “冷……冷少爷。”看到站在秦晚安身边的男人,王总也惊了一跳。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她还是您的女人。”王总脸色突变,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声音诚惶诚恐的。

  听到这话,秦晚安一愣,“还是”这个词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滚……”男人慢慢松开秦晚安,懒懒吐出一个字,清隽的脸看起来有些沉郁。

  听到这个字,王总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像是得大赦一般松了口气,不敢再看秦晚安一眼,匆匆转身离开。

  冷凌夜拉着秦晚安,快速的出了会场。

  走廊上,秦晚安的身子微微僵直,她垂了好看的眼睑,看起来面色平静,其实……心中已然慌乱成一片。

  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他?他不是应该在出国了么?

  正在秦晚安脑中一片混乱时,下巴突然被人轻轻的用手抬起,指尖微凉的摩挲着她的肌肤。

  他的动作看起来优雅又轻柔,其实,抬着她下巴的手却蕴含的叫人没法反抗的力气,秦晚安只能抬起头来,和他对视。

  男人倾身低下头,眉角微挑,似笑非笑,慵懒的声线里藏着隐隐盛怒:“秦晚安,好久不见。”

  颀长的身子背对着走廊的光线,柔和的灯光投在他脸上,有些晦暗不明……却给他的脸平添了许多幽魅邪佞之色。

  湛然若神的脸,墨玉似的眼,眸底流光荡漾,凉薄又分外无情的唇,唇形却格外好看。

  这个男人,秦晚安太熟悉了,熟悉的甚至闭上眼睛,都能描绘出他的模样。

  而此刻……他身上正散发着冰冷危险的气息。

  秦晚安努力的让自己镇定,稳了稳心神,唇角微微的扬起,露出一个让自己看起来显得风尘一些媚笑。

  “冷凌夜,确实好久不见!”秦晚安抿唇,手下意识的攥紧。

  一年,十二个月……的确够久了,她脸上故作风尘的笑容,叫冷凌夜怒极反笑。

  他眉角微挑,压低身子,抬起秦晚安下巴的手轻轻的挪开,游弋到她的脸颊。

  指尖微凉的温度,让秦晚安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他边抚她的脸颊,边噙着了森然的笑意,低声道:“想不到我不过是偶尔回国一次,没想到就能遇到在东陵市声名鹊起的交际名媛,秦晚安,你还是真是自甘堕落。”

  微凉的声线里带着无限的嘲讽,而嘲讽的背后……却又是滔天的怒火!

  冷凌夜的话,轻轻的吐出,饱含羞辱的意味。

  亲眼看到她这个样子,他除了不可置信,还有满心的惊怒!

  冷凌夜的冷嘲热讽并没有让秦晚安觉得羞愧。

  秦晚安冷静抬眸,细细的看了冷凌夜一眼,心中一凛。

  微微侧头避开他抚着自己脸颊的手指,反唇相讥道:“让冷少爷见笑了,我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

  她勾唇的一笑,却让冷凌夜瞳孔嗖然的一紧,眼神的危险逼近一步。

  “你就是靠这样对男人媚笑吃饭的吗?”陡然沉声开口,他的身子带着压迫的气息朝秦晚安靠近,声线慵懒喑哑,有些难以控制。

  这女人,究竟都对多少个男人这么笑过!

  她的眼形似若桃花,密长的睫毛如蝶翼,目光朦胧的似醉非醉。

  即使不笑,眼神也是带着微微的迷离,无限风情,这样勾唇莞尔,更是娇态毕现。

  右眼角下,那一点泪痣妖娆而极美,点落在那里,如泣如诉,衬得她的脸愈发绝美,蛊惑人心。

  想到这一年,有别的男人这样的靠近她,这样的将她据为己有,他心头就莫名的燥意!

  这一年,拒绝听到她任何的消息,这个女人居然就堕落成这个样子吗?

  冷凌夜微微的抬手,墨眸有一瞬的恍惚,不自觉的伸手想要抚上她脸颊上那妖娆的泪痣。

  可是,伸出的手指却落了空……

  秦晚安猛的抽身后退了一步,侧过身子,面色有些冷的发寒。

  “冷凌夜。”秦晚安断然的冷喝着他的名字,凌厉的语气打断了他的动作,激烈的抗拒着他的触碰。

  她努力维持镇定的脸上,此时也有一丝的裂隙。

  这个男人,居然还想那样的碰她吗?他难道还以为是从前吗?

  秦晚安面上的声色俱厉,让冷凌夜微微晃神,看着她眼中的冷意和抗拒,他心中生平第一次的突然有些乱,有些疼。

  伸出的手,有些恼怒的攥紧收了回来。

  冷凌夜垂眸,视线扫到她荷色长裙礼服,半裸香肩,心中涌上莫名的烦躁。

  “跟我回去。”他凉薄的唇抿起,冷意无限。

  说完,冷凌夜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攥住秦晚安的手腕,不假思索的想要拉她离开。

  这句话让秦晚安一愣,她没有甩开他的手,身子也未动,只是挑着眉冷冷看他,眼角嘲笑。

  “去哪里?”秦晚安低声,眼底有些冰寒。

  “回家!”他哑着声音,淡色的唇微微的轻吐。

  这两个字一出口,秦晚安就顿时笑了起来,笑的眉眼弯弯,笑的灿如桃花,笑的……深深讥讽!

  “回家?”止住笑,秦晚安轻蔑的重复这两个字,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随即,她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狠狠一把甩开他的手,口中咄咄的说道。

  “冷凌夜,你当初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你觉得我还有家吗?”秦晚安紧紧的攥着手,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气息有些不稳,眸中隐约带着浅浅的恨意。

  提及到当初那件事,她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似乎觉得还没有说够,她微微后退一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好整以暇的歪着头瞧他。

  “我现在的这样子,难道不都是拜你所赐吗?”冷冷讥讽,眼神千里冰封一样的看着面前这张曾经让她魂牵梦绕的脸。

  她的声色俱厉,嘲笑讥讽,让冷凌夜一时哑然,说不出任何的话。

  “秦晚安……”他抿着唇角看她,脸上有些不悦,可……却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是事实。

  “别叫我的名字。”秦晚安突然勾起一抹笑,嫌恶又抗拒的开口。

  她伸出柔嫩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抚了抚自己顺滑像是丝缎般的长发,微微挑着桃花眼,那样的神色仿佛她和他之间已经横亘的永远也跨越不了的鸿沟。

  秦晚安口气说不出的冷漠,那样的刺人,“冷凌夜,你难不成还以为……我还是一年前的秦晚安吗?”

  “那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说着,秦晚安蓦然收紧了自己的手指,微微扬着头嘲弄的看了冷凌夜一眼,转身,离去。

  她那样唇角轻浮的笑,冷凌夜愣在那里,一时之间,竟也没有想到拦住她。

  就这么看着她踩着高跟鞋,努力的维持自己的骄傲,一步一步的离开。

  她的背影那样的高傲,走的十分的决绝和坚定。

  这长长的走廊上,徒留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心中像是有万千的头绪,烦乱不堪。

  冷凌夜湛然若神的脸上,表情几度变幻,最终被一片的沉然之色取代。

  这个女人……真的变了。

………………

  秦晚安优雅的转身,离开了帝都大厦的顶层,从冷凌夜出现的那一刻,这宴会她就呆不下去了。

  跨进电梯的那一刹那,一直强撑的身子软的险些跌倒。

  她伸手扶住电梯冰冷光滑的墙壁,指尖泛白的小心的按下了按键,随即靠着电梯,双腿软的不行。

  那绝艳倾城的脸亦是苍白成一片,眼底涩涩的,像是有泪要涌出来。

  他不是离开这个城市吗?

  为什么还要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以为,这一年来,她已经足够很坚强了。

  可是,再次面对他……她才知道自己还是跟从前一样,只要是看着他,心绪就难以平静。

  只不过,如今这难平的心绪中,却已经夹杂了恨意……

  秦晚安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呼吸,将自己眼底的泪意忍住,魅色的桃花眼显得有些迷蒙。

  如今回想起来,曾经的一切,仍旧是历历在目。

  一年前,她是豪门千金,秦氏企业的大小姐,他是那个丰神风流,高高在上的足以只手遮天的冷凌夜,冷家总裁。

  那次的宴会,两人初见,他说他喜欢她,用尽了一切手段的来宠她,把她捧在手心,千般柔情,万般宠爱。

  那样宛若谪仙,湛然若神的男子…那样缱绻迤逦的柔情,没有人能抗拒的了。

  她情窦初开,全心全意的爱着这个将自己宠的无法无天男人。

  可是……这样的柔情也不过只是维持了三个月。

  然后,她和他的这三个月,却让她赔上了所有的一切!

……

  一夜之间,她家族企业崩溃,被另一个商场对手收购,父母破产欠债无数,她原以为可以求助他。

  可是,在所有事件的背后,她却看到了他冷冷的脸。

  原来,那些情深意重,柔情蜜意,不过都是假象而已……

  秦晚安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她慌乱的哭着去找他,希望他能帮助秦家,帮助秦氏企。

  可是,她在那间奢华的有些过分的房间里,看着他跟自己的好友随意又闲然的谈论的她和她的家族。

  那一幕,已经像是灼烧的烙印一般的深深刻在了秦晚安脑中……

  冷凌夜慵懒的靠着沙发,颜色偏淡的薄唇似笑非笑的弯着,对自己的好友,也就是她家族企业的商场对手说道:“我说过,和我打赌,你从来都没有赢过……”

  他的好友却是噙着笑容,眯着眼睛有些怜悯的看向秦晚安

  那一刻……她瞬间明了!


  原来,他和别人的赌约,就是赌她一定会爱上他,顺便……帮他的好友收购一下秦氏企业而已。

  原来,她的家族,她爸爸的集团,还有她,都不过是人家谈笑间的一场游戏!

  那是她倾尽全力的一场爱恋,与冷凌夜来说,却不过是最无足轻重的事情。

  在那之后,他便抽身离去,彻底将她丢在身后……

  秦晚安也是在那一天,才如此清楚的明白,原来,痛到极点,真的是噬心噬骨。

  从天堂到地狱,亦不过是一线之遥。

  呵……可是,她能怪谁呢?

  要怪,只能怪自己笨,怪自己天真才会被人玩弄……

  丢了家族企业,还赔上了自己的一颗心,这世间,再没有比她更傻的人了!

………

  秦晚安眼睫颤动,扶住电梯墙壁的手,十指冰凉,如今再次回想,胸口翻腾的痛,还是叫她无法呼吸!

  这时候,电梯的门轻轻的打开,打断了秦晚安的思绪。

  她站直了身子,定定心神,抚了抚自己的脸颊,掩饰住自己最真实的情愫,慢慢的走出帝都大厦。

  今天的见面,应该只是偶遇吧。

  她只希望永远、永远都不要再看见那个男人的脸!

  秦晚安的身影从帝都酒店顶层的派对的离开了许久之后,冷凌夜仍旧站在走廊的原地一直动未动。

  脑中,她的讥笑冷厉的话,她故作轻浮淡漠的样子,一直在闪过。

  冷凌夜修长的身子背抵着墙壁,微微的垂了头,神色分外的冷漠,如墨玉的眸却透着一丝的魔魅。

  他其实并不经常回国的,大多的时间都是呆在国外的冷家,即使偶尔回来,也拒绝听到她的消息!

  一年前,不过是回国呆了一段时间,正好撞上好友准备收购秦氏企业,他就随手的帮了好友一把。

  岂料,好友却说秦氏还有个绝色倾城的女儿,至今看不上任何人,就和他打赌,那个美人指定也瞧不上他!

  他只是觉得无聊,就随口应了这赌约,就当是在国内呆的这段时间,找个有意思的事情做做罢了。

  再之后……一切结束,他理所当然的赢了这个赌约。

  冷凌夜总觉得当初的那件事情之后,就没有必要再见秦晚安,也和她再有没有了任何的交集。

……

  没想到,这一次回国,居然被他看到她那副样子。

  看到秦晚安和那个王总低声交谈时,看到那个中年男人用那样垂涎又饥渴的眼神看她时,他又惊又怒。

  那一瞬,心中像是有一个隐秘的角落,立刻的蛰疼了起来

  冷凌夜的脑中、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是他的女人,岂容旁人觊觎和染指。

  只是刚才,他有些恍惚……不远处那个脸上伪装起完美媚惑的笑,唇色如樱,身段惑人的女人。

  真的是她吗?

  抬眸,冷凌夜淡淡的扫了秦晚安离开的方向一眼。他心中涌上了连自己也说不出异样感觉。

  就在冷凌夜低头沉思的时候,无声的脚步快速的从走廊的另一边朝他靠近。

  一个金发碧眼,看起来威猛又孔武有力高大男人疾步走了过来,他走的那样快,可脚步声却轻的像是鸿羽,一看就是经过特殊训练,身手敏捷的人。

  这样轻的脚步,冷凌夜还是警惕的察觉到了,收回思绪,墨眸冷冷的扫了过去,在看到来人是谁时,眸底寒意才散去。

  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恭敬的在冷凌夜身边站定,敛眉低声道:“BOSS,您交代事情都办好了,咱们可以回去了!”

  外国男人出口的,是流利而标准的中文,这人不是别人,他是自小跟在冷凌夜身边的最亲近的属下加保镖,托尼。

  托尼的身上带着淡淡的血腥气,手臂的和胸膛的肌肉都紧紧的绷了起来,处于防备状态,显然是刚刚完成冷凌夜交代的任务,一身凶狠戾气还未褪去。

  “恩……”对于托尼的话,冷凌夜只是轻轻嗯了一声,面容清隽如谪仙,懒懒的有些不在意的样子。

  他身子慢慢挺直,手指随意又优雅的拂了拂肩头本不存在的尘。

  托尼微微的抬头,蓝色的眼睛看了一眼冷凌夜的侧脸,带着一丝疑惑,有些斗胆的低声开口。

  “总裁,我刚才看到一个人从这边离开,看上去好像是秦晚安小姐啊。”

  一句话未说完,凌厉的眼神淡淡的扫了过来,像是浮冰一般的冷。

  托尼一惊,知道自己触到了冷凌夜的底线,赶紧低头,不敢再问。

  冷凌夜并没有答话,直到托尼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

  身边的人,轻轻的吐出三个字:“不是她。”

  话音未落,冷凌夜的身子迈开脚步,优雅的缓步离去。

  托尼抬眸,看着他清俊又有些落寞的背影,有些不信。

  真的,不是吗?

  可是,他眼神向来很好的,应该没有看错啊。

  况且,要真的不是话,为什么BOSS刚才扫向他的那一眼,就像是要杀人一样。

  啧啧,那人,一定是秦晚安小姐无疑,托尼轻轻眯了眯自己蓝色的眼睛,心中暗自的腹诽揣测。

  不过,这些话,他不敢说出口,因为他也拿不准冷少对秦小姐的感情。

  提步快速的跟上冷凌夜的脚步。

  夜色,正浓。

  冷凌夜虽然不常在国内呆,这次回来也不过是为了解决一些事情,不过,他在东陵市还是有几处固定的住处的。

  位于东陵市富人区的花园别墅区,是冷凌夜在国内东陵市的住所之一。

  此时,金碧辉煌的四层别墅里灯火通明,悄寂无声。

  而楼上的主卧室里,灯光却有些昏暗,只开的一盏台灯,整间卧室的装饰有些偏灰色,奢华的冷格调,只是看着就给人一种寂冷,萧索的感觉。

  一张大的有些过分的床.上,柔软光滑的丝被,铺着烟灰色滚金边的床单。

  床边,身材修长的男人静静靠着,长腿微微交叠,姿态闲适,手中轻轻的捏着一个高脚杯,里面的液体轻轻摇曳。

  冷凌夜抿了抿唇,面色淡淡的,浅酌了一口香槟,清隽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显得越发湛然若神。

  这时,浴室的门轻轻的被人推开。

  一个裹着浴袍面容娇俏的女人边擦拭着头发,边朝冷凌夜走了过来。

  自从帝都酒店回来,他就有些心不在焉。

  或者说,自从几个小时之前遇见了秦晚安,她的样子就没从他的脑中离开过。

  垂眸,手指轻轻的捏紧了高脚杯,拇指无意识摩挲着玻璃杯的边缘,一下一下,温柔又轻缓,就像是今晚在帝都酒店,他指尖拂过她脸颊的感觉。


  冷凌夜忽然之间冷凌夜没有了想要喝酒的欲望,抬手,将高脚杯重重的放下了床边的实木雕花的矮几上。

  李菲菲推开了门,露出一抹乖巧的笑,熟稔的坐在床边。

“凌夜”

  柔柔的轻唤一声,语若莺啼。

  冷凌夜微微的侧头,黑眸细细的扫了女人一眼。

  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眸。

  双颊微微的酡红,娇俏惹人怜爱。

  他微翘唇,眼里染上一层薄薄的笑意。

  “菲菲,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冷凌夜说这话的时候,是微笑着的。

  可是,话一出口,李菲菲整个人有些不悦,今天冷凌夜从外面回来,整个人的情绪就不对。

  “我一个人睡不着。”

  她睁着茫然的眼睛,怔怔的看着冷凌夜。

  眼底有一丝的委屈,楚楚的样子,我见尤怜。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疼这样的女人吧。

  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与冷凌夜一起。

  可是,冷凌夜仍旧淡淡微笑的看着她。

  李菲菲的手轻轻的抓紧了自己的浴袍。

  她很想拒绝,很想撒娇耍赖的留下。

  但是,她不敢……

  虽然冷少宠她,怜惜她,可是从来不会为了她改变自己的意志。

  可是,她从来不敢对冷凌夜耍赖撒娇。

  纵然心里万般的不情愿,李菲菲还是轻轻站起身子,乖巧柔顺的点头。

  冷少喜欢乖巧、懂事的女人。

  自菲菲第一天跟着冷凌夜,就明白这个事实。

  看着她顺从的答应,冷凌夜指尖轻轻的抚了抚李菲菲的脸颊。

“蒂呢思出了新品,明天让托尼买给你”

  诱哄乖巧的语气,像是在安慰宠物。

  李菲菲恋恋不舍的看着冷凌夜,转身,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回头看了看冷少的房门,冷凌夜的夫人的位置,她觊觎了很久,这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

  看着她的身影离开,冷凌夜唇边的笑才慢慢的凝起来。

  如墨般的眸子暗沉沉的,藏着一抹狠戾的阴郁。

  脑中,再度闪过那个女人妖娆魅惑的影子。

  “秦晚安。”

  冷凌夜唇边冷凝,低喃着她的名字,眼底的阴郁更胜。

  良久……

  冷凌夜冷淡的面色上带了一丝的阴柔凶狠,他快速的拿起了身旁的手机,指尖轻按,拨通了一个电话。

  “给我查查她这一年所有的事,还有所有碰过她的男人,一个都不要放过!明天早上我要看到结果!”慵懒的声线发凉,听的电话那边的托尼心中都是一凛。

  托尼没有傻到去问冷凌夜口中的那个她是谁,从帝都酒店回来,总裁整个人就魂不守舍的,像是被什么勾了魂一般,又想起他无意间看到的秦小姐,托尼顿时明了。

  总裁口中的那个女人,除了秦晚安,没有别人。

  “是,总裁!”托尼恭敬的低声,迅速的收了线。

  看着挂断的电话,托尼紧绷的脸上有些无奈,绿色的眼睛更是一副了然的半眯了起来。

  总裁这又是何必呢……其实心里明明还是在乎秦小姐的吧。

  他跟在冷凌夜身边最久,一年前的事情更是比谁都清楚,当时,总裁接近秦小姐虽然是因为那个赌约,可是……他从小到大还没见过总裁对哪个女人那么好过。

  简直就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其实……那些感情并不全是假装的吧,总裁也应该对秦小姐有点动了情的。

  只是,依照总裁那样骄傲的性子,怎么会低头向旁人承认自己爱上了一个赌约中的女人。

  托尼摇摇头,只怕是当局者迷,虽然总裁口头上否认,可实际上他的心里根本没有放下她。

  李菲菲走出了冷凌夜的房间,小心的带好了门。

  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攥紧了自己的浴袍。柔弱的脸上有些疑惑。

  好像今晚冷少回来的之后就有些怪怪的,还将自己赶了出来。

  想到这里,菲菲的眼圈红了红。

  呆在他身边这么久,终究还是猜不透他的心思。

  菲菲有些委屈的推开自己的房门。

  她是冷少身边最得宠的女人。

  除了冷家少奶奶的名分,冷少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东西。

  可是,那个男人不明白。

  她想要的,只是他的爱。

  不过,呆在冷凌夜的身边一年,也不曾见到他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菲菲心底也有安慰。

  虽然冷少不爱她,可是,他也不爱任何人。

  最宠的,还是她。

  她才是冷少身边最长久的女人。

  菲菲的心微微的放下。

  现在的秦晚安,真正上流社会的交际名媛,高贵优雅,美貌动人,又或者风情万种,进退得宜,谈笑风生。

  她不会属于任何一个男人,亦是周旋在宴会上能吸引所有目光的一抹风景。

  而东陵市的慈善舞会上,秦晚安就是那最耀眼的风景。

  一袭黑色的拖地长裙,显得优雅又庄重,最适宜出席这样的场合。

  柔软的布料贴着她近乎完美的柔软身段,一路勾勒出最曼妙的景致,明明是是禁.欲系的稳重色彩,却因为秦晚安那双迷离又靡丽的桃花眼,那颗点落的那里的妖娆泪痣,让她浑身都透着让人心痒难耐的神秘感。

  叫人忍不住的想要狠狠撕下那优雅庄重的黑色礼服,来窥探她衣裙底下到底何种的绝色倾城。

  秦晚安噙着得体的微笑,桃花眼似醉非醉,站在自己的雇主身边浅声低语,应付身边各种觊觎她美色的男人。

  但是想到千万的债务,她又不得不放下身段,来这些名利场。

  今早的慈善舞会她本不想来的,昨晚遇见了冷凌夜之后,她心中就有些不安。

  可是……这场舞会是她早就定好了的,雇主是个平时对她还算不错的人,她不能出尔反尔。

  “秦小姐越发的迷人了。”秦晚安失神间,身边围绕的一个男人忍不住的赞叹。

  “谢谢”优雅的浅笑道谢掩饰了自己的失神,唇角的笑容又让身边的人惊叹了一声。

  “秦晚安……”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小心的站在了秦晚安的背后,亲昵的轻唤。

  “张总。”秦晚安转身,就看到了自己今天的雇主。

  “秦晚安,这条项链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和你很相配,所以,买来送给你。”张总目光温和又充满了爱恋,柔声的说着。

  忙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然后轻轻的打开,送到了秦晚安的面前。

  秦晚安垂眸,惑人的桃花眼扫到了盒子里那条钻石项链,然后抬眸故作惊喜的轻叫:“好美的项链。”

  其实,这样的项链,若是以前的豪门千金秦晚安,定然是看不上眼的。

   可是现在……她却希望能多一些人送自己这样的礼物。

  毕竟……

  秦晚安不让自己再想下去,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项链,一副很喜欢的样子。

  见她喜欢,中年男人越加的高兴:“那我帮你戴上吧。”

  秦晚安一愣,随即点点头。

  中年男人灿笑,绕到秦晚安的背后,有些兴奋的替她轻轻戴好,他的动作那样的柔,甚至不敢触碰秦晚安身子。

  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项链戴在了喜欢的人身上,张总笑的越加开心,好像秦晚安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一般。

  秦晚安手抚上自己的脖颈,优雅微笑着回礼。

……

  “一条十几万的项链,就能让秦小姐开心成这个样子吗?”

  这时候,慈善宴会大厅的门口,有慵慵懒懒的声音缓缓传来,明明慈善宴会上并不是很安静,可这样的清冷嗓音,就像是玉石相击的清朗之声,穿过了宴会,清晰的传来。

  干净好听的声音,淡凉如水,让人听不出喜怒,却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听到这声音,秦晚安也抬起头看向了门口。

  那里闲然的立着一个男人,身后跟着一个女人,如墨的黑眸淡淡的扫向了秦晚安,凉薄唇似笑非笑,明明是湛然如谪仙的人,此时面上透着几分邪佞的魔魅。

  手工剪裁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丰神毓秀,清雅绝然。

  他身边的女人,穿着浅色的礼服,温温柔柔的,一双眼眸更似秋水。

  柔弱的想让人拥她在怀,好好疼爱。

  这两个人一出现,便成为了焦点。

  看到这男人的时候,宴会上所有的人都有些变色,没有料到一个小小的慈善舞会,竟然会劳动他的大驾光临。

  在东陵市,谁不知道叶冷少啊。

  不过,没有人敢上前打招呼,仿佛是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皆是屏气凝神的立在原地,静观事态发展。

  此时,只有作为慈善晚会主办方的负责人面色发白,越过人群,擦着汗迎了上去,微微弯低了身子的问好:“冷少爷,您怎么来了。”

  冷凌夜没有理这个负责人,目光一直准确而冷厉的放在了那边的秦晚安身上,他的眼眸一直黑的像是氤氲而散不开的浓墨。

  那样强烈的色彩,深重的叫人心惊。

  而秦晚安在冷凌夜出现时,脸色不由得白了白,她很快转头,别开自己的视线,神色有些冷漠,无视了冷凌夜,好似他的出现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看到她别开头,冷凌夜黑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悦,心头怒火顿起。

  他之所有赶来这个慈善宴会,不过是因为早上的时候,托尼将所有关于她的消息和资料都交给了他。

  看着那些托尼送过来的消息,冷凌夜心头剧震,再也坐不住,问清了她现在身在何处,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

  那一页页的资料,让他震惊,同时……亦是让他心疼!!

  这个女人,居然那样的作践自己!

  该死的!

……

  看着秦晚安别开的视线

  李菲菲贴着冷凌夜的胸膛,有些疑惑他的反应。

  看着冷凌夜搂着自己走向另一个陌生的女人。

  李菲菲的心中疑惑更甚。

  寂冷的侧脸,冷凌夜敛住了内心最真实的情绪,大步的朝她走了过去。

  “想不到,现在秦小姐的品味变的这么差,居然喜欢这种廉价的货色。”

  在她面前站定,冷凌夜视线微移,落在了她白皙脖颈间的那条钻石项链上,就觉得心中一阵烦躁,淡色的唇讥讽的说道。

  他讥笑的口气那样明显,显然廉价的货色这句话,不单单是指这条项链,更是意有所指秦晚安身边那个中年男人。

  此时,所有人的都听出了冷凌夜话中的意思。

  那个送给秦晚安项链的男人亦是面色有些发白,却不敢说什么,只能尴尬的立在那里。

  秦晚安侧身,脸上神色愈发的淡漠,面无表情的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不理冷凌夜。

  她还是这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让冷凌夜心中涌起怒火,愈燃愈烈,烧的他几乎没有办法再冷静下来。

  而后看到了他身边那个柔弱如水的女人。

  晚安微微的蹙眉,努力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愫。

  她还是这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让冷凌夜心中瞬间涌起怒火。

  松开搂着李菲菲腰肢的手,清隽的脸蓦然一沉,他上前一步,伸手一下子攥住了秦晚安白皙的手腕,狠狠的捏着。

  “谁准你可以无视我的?”他瞪着她,眼神邪佞魔魅的叫人害怕。

  “你……”秦晚安突然被攥住的手一疼,转头,蹙眉看着冷凌夜。

  舞会上所有的人一直都悄悄的注意着这边,如今见冷凌夜抓住了秦晚安,众人心中各有所思。

  谁不知道那年冷凌夜将秦氏企业的大小姐宠的天下有地上没有,然后一冷之间,又让人家秦家企业家败破产。

  当时这件事,在东陵市的商场可谓是传的纷纷扬扬,各种版本都有。

  不过,坊间所传版本的最后结局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秦家彻底家败后,冷少爷潇洒离开,将秦家大小姐秦晚安扔在了脑后。

  再后来……曾经的秦家大小姐不知怎么就成了东陵市最负盛名的交际名媛,靠做别人的女伴和临时女友,出入各种宴会,酒会,舞会和商业活动,来赚取高额的报酬。

  有人说,秦家大小姐的身子不知道已经卖了多少次了……啧啧,真是可惜……

  不过,有更多的人都清楚,秦家大小姐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还清秦氏企业败落后,留下的上达千万的债务。

  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秦晚安只是作为女伴陪人出席而已,却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碰过她的身子。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还是有不少的人趋之若鹜,毕竟……身边能带着这么一个倾城绝色,艳冠群芳的女人出席宴会,确实是很有优越感!

  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秦晚安面色一寒,有些恼怒的瞪着纠缠她的冷凌夜。

  秦晚安转头,不期然的看到了众人探究的眼神。

  她脸色一白,不敢挣扎的太过分,毕竟,她还是要在东陵市的上流社会呆下去的。

  凉薄唇微微的勾起,手越加的捏紧晚安的手腕。

  他清隽的脸上,淡淡的冷意。

  李菲菲一直站在冷凌夜身后,脸色也有些发白。

  “凌夜……”李菲菲软软的声音低唤了一声。

  可冷凌夜现在根本就顾不得李菲菲,在他的眼里,现在全是这个叫秦晚安的女人……

  “冷凌夜,你放开我,这里是舞会!”秦晚安咬唇,眸中含怒的压低了嗓音,冷道。

  “冷少爷……不如还是先放开秦晚安吧。”见场面有些僵持,那个送秦晚安项链的中年男人忙出声打圆场。

  “她这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滚。”冷凌夜黑眸紧紧的盯着秦晚安,头也没回的从齿缝间扔出一句话,戾气十足。

  听到他的话,中年男人一下子面色顿时惨白,迟疑了一下,还是默默转身走开。

  “你别太过分。”秦晚安见这情形,转头恨恨的对冷凌夜低吼。

  “怎么,坏了你的生意了?”颜色偏淡的唇勾起,手越加的捏紧秦晚安的手腕,语气阴柔。

  “不可理喻!你放开我!秦晚安又重申了一遍。

  冷凌夜垂眸,看到了她穿着充满庄重的禁.欲气息却足以勾引任何男人裙装,又扫到了她脖颈上另一个男人送的项链。

  冷笑一声,完全不顾舞会上众人的目光,一把拖住秦晚安,拉着她朝舞会外面走去。

  “你……”

  秦晚安惊叫,使劲的想要挣脱他的手,充满了怒意的桎梏让她疼的厉害。

  可是,脚上穿着细带高跟鞋,为了不让自己跌倒,秦晚安只能快速的跟上他的脚步。

  微微低头,躲避着众人的目光,秦晚安低声叫道:“冷凌夜,你要做什么。”

  不管怎么挣扎,秦晚安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冷凌夜拖进出了舞会。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舞会外面的时候,里面才是一片的唏嘘,众人为刚才的那一幕窃窃私语起来。

  “我没有看错吧,刚才是冷少爷将秦晚安带走了?”

  “当初他可是丢弃了秦晚安的,怎么现在……”

  “都告诉过你们了,别去招惹秦晚安,你们难道忘记当初冷少爷如何的宠她了,现在看来,恐怕……”

  舞会上,因为这突然发生的一幕,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只有一个人呆立在那里,面色白的吓人。

  李菲菲愣愣的站在那里,手紧紧的攥住。

  怔怔的看着那紧闭的包间的门,眼底隐约有泪。

  她是一年之前跟在冷凌夜身边的。

  所以,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见过冷凌夜身边有这么一个女人。

  现在看这样子,又听见了身边人的窃窃私语。

  李菲菲心底明白,刚才那个长相绝美,眼角有泪痣的女人一定和冷少有关系。

  而且……她从来没有见过冷少用那种眼神看一个女人。

  李菲菲微微垂了头,眼底的泪委屈的滑下,有些难堪的站在舞会上。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冷凌夜脸色沉郁的可怕,一路拉着晚安,将她拖进了休息包间。

  一手带上了房门,然后将晚安甩了进去。

  他用力之大,让晚安猝不及防的摔进了包间里的沙发上。

  “你做什么?”

  晚安恼怒的抬头,揉着被冷凌夜捏的有些发疼的手腕。

  “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他沉着脸,步步逼近,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晚安揉了揉手腕,慢慢的站起身子,口中有些冷的沉声道:“我不知道!”

  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况且,他想做什么和自己无关。

  这包间的内的光线有些昏暗,照在两个人的身上。

  垂眸,看着她漂亮的样子,一张脸上媚眼迷离。

  那样子,说她是绝色尤物也不为过。

  冷凌夜墨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晚安。

  晚安被他那眼神看的有些发毛,转身:“不知道冷少将晚安带进来是有什么事。要是没事,我就出去了,外面还有很多的贵宾。”

  说着,伸手去拉包间的门把手。

  冷凌夜听到她的话,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他蓦然上前一步,拉回了晚安的身子。

  然后一个用力,将她扯回来,压在墙上,自己身子也贴了上去。

  “啊!”晚安短促的惊叫一声,身子就被冷凌夜紧紧的压在了墙上。

  “原来,你还是没忘记你外面的生意,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

  他冷笑一声,身子迫上去。

  晚安禁锢他在墙上动弹不得,她被迫侧过头,咬紧下唇。

  “秦晚安,你就值一条项链吗?”

  冷凌夜冷笑一声,口中有些怒不择言的讥讽。

  修长的手指更是狠狠的用力,一把扯下她白皙脖颈上的项链,扔在了远处的角落。

  他就是看不惯她脖颈上带着别的男人送的东西。

  他的话,让晚安觉得万分的难堪,她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难堪,让晚安心底生出了勇气。

  转头,深深的看了冷凌夜一眼,唇瓣轻启,冷声开口。

  “我卖也罢,不卖也罢,好像都和你冷总裁没关系,我想卖给什么人,也由不得你来管。”

  “是吗?今天我还就管定了!”

  他沉着嗓音,怒哼一声,手紧紧的捏住她的腰肢。

  晚安看着那尽在咫尺的脸颊,冷声轻笑:“冷凌夜,我不知道你现在玩的是什么把戏?我已经没有任何能让你利用的地方,你又何必再来招惹我。”

  冷凌夜凉薄的唇轻抿,脸上毫无表情,一时说不出什么。

  他利用她,甩掉她,这是当初无可改变的事实,每每晚安说出这件事,他都无言以对。

  “可以放开我了吗?”看他脸色微变,晚安淡声开口。

  “以后,不准出来做这种事!”他口气有些微微的松动。

  看到她打扮的绝色倾城,花枝招展的应付各种男人,他的心里,就莫名的有些燥意。

  以前,那绝色倾城的容貌,只是为他一个人展现的。

  晚安听到冷凌夜的要求,突然轻笑。

  她动了动自己的手腕,摇头道:“抱歉,做不到!”

  一句话,冷凌夜脸上沉郁再现。

  他让她以后别出来做这种事,她居然拒绝了?

  “你就那么想出来卖吗?”

  一句话,饱含冷意,冷的要冰冻人心一般。

  晚安展颜一笑,有些故作的轻浮,讥讽的开口。

  “你让我不出来做,岂不是要饿死我,况且,冷少不会以为我真的过的生活有那么轻松吧。”

  说着,晚安的手轻轻的挣脱,抵着冷凌夜的胸膛,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呢喃的冷笑。

“冷少可知道当初整垮我家族企业之后,秦家背负了千万的债务,难道这些都不用还吗?”

  如果喜欢,请转发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