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男 人别在用嘴 吸了,太 .脏 .了!

励志视频集2019-04-10 16:23:35

一条夜听

1~2偷窥被发现


       杨·彬夫妇在卧室里缠绵时,彼此都太投入了,加之,他们是背对着房门办事的,以至于父亲杨·大明在门外偷·看的事情一无所知。


       杨·彬在老婆身 上趴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从儿媳妇苏情身 上下来。


       苏情此时已经瘫软了。


       她躺在床 上,双腿垂在床边。


       “老婆,爽.了吧?”杨·彬坐在床沿上,得意地说道:“刚才我见你全身直打哆嗦,来高.潮了吧?”


       “嗯!”


       苏情费力的抬起身子,从床头柜上的一盒抽纸里扯出几张卫生纸,擦了擦下身,站到地上。


       杨·彬搂住她的腰。


       苏情一屁股坐到他的大腿上,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娇声问道:


       “老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都做.了好几次了,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还不是怕自己走了,你在家找其他男人,把所有的积蓄都交给你了?”杨·彬双手握住苏 情的两个大. 胸部说道。


       “讨厌,”苏情在丈夫的怀里挣扎了一下,娇嗔道:“我不是给你说过,我心里只装有你一个男人,无论你去了哪里,离开我多长时间,我都不会背叛你的吗,怎么又说这种丧气的话呢?”


       “嘿嘿,”杨·彬尴尬一笑,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太性 感了,我怕失去你了呗?”


       苏情宽慰道:“放心吧,我既然心甘情愿地嫁给你,那就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老婆,你对我太好了,”杨·彬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说道:“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想你,爱你……”


       “别肉麻了,”苏情挣脱着从杨·彬的大腿上站起来,说道:“我被你折腾了那么多次,现在是饿得不行,你爸都出去这么久了,估计快要回家了,如果他回来撞见我们不好,多难为情啊,快穿上衣服吧!”


       说着,苏情穿好内 裤后,从衣柜里找出一套黑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


       这套黑色的连衣裙是棉质的,看上去很薄、很柔软,裹在她丰.满的身上,曲线玲珑,有高耸,有谷低,煞是诱人。


       特别是裙摆下,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裸 露在外,没穿丝袜,更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白皙与柔嫩!


       杨·彬看着老婆这副诱人的模样,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要不是他的身体已经被老婆掏空,他一定会立即将她压在床上,大干一场。

  

·········

     公·公强迫自己别去偷看这些香 艳的画面,这才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他从口袋里摸出几张卫生纸,将湿漉漉的内裤擦拭了一下,再把湿润的卫生纸捏成团放进裤兜里,沿着楼道跑下楼。


       走出儿子家所在的市春·锦花园小区,杨·大明将裤兜里的卫生纸掏出来扔进路边的一个垃圾桶之后,这才大摇大摆地朝菜市场方向走去。


       ……

       苏情转身来到卧室门口,将房门拉开,突然发现杨·大明回家之后,放在客厅茶几上的豆浆和油条。


       低头看见房门口的地板上有一些透明的液 .体,似乎发现了一些猫腻,想起自己开门的时候,房门是虚掩着的,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老头还真有意思,居然……”苏情不敢继续往下想,顿觉一阵脸红。


       她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出客厅,却没有发现杨大明。


       于是,她去厨房和卫生间寻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公·公的踪影。


       知道她在与丈夫办事的时候,被公公撞见并在地上画地图,公公又怕被他们发现,便偷偷离开了家门。


       “这件事我需不需要告诉丈夫呢?”苏情暗自思衬道:“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老公,老公对他的父亲不放心,怕我们长期在一起会做出乱 ·伦之事,影响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撞见别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办那事,都会那样做,这是一个人本能的生.理欲 望,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这里,苏情急忙去卫生间拿出一个拖布,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公公滴落到地板上的体 液擦干净。


       杨·彬穿好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茶几上的豆浆和油条后,见苏情撅着屁股在客厅里拖地,忍不住问:


       “老婆,我爸回来了?”


       “应该是吧,”苏情一边拖地,一边若无其事地说:“如果他没有回来,这些豆浆和油条会是从哪里来的,该不是从天而降吧?”


       杨·彬突然意识到什么,随即睁大眼睛,张大嘴巴,诧异地问:“这么说,我们在卧室里办那事的时候,被我爸撞见了?”


       “不会吧?”苏情手握拖布站在原地,故意皱了一下眉头,对丈夫说道:“如果他发现了我们,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呢?估计是他怕我们饿着了,先把我们的早餐捎回来,然后再去菜市场买菜。”


       “但愿吧,”杨·彬对老婆的话是将信将疑,说道:“别管那么多,我们先吃早餐,填饱肚子再说。”


       “好啊,我们吃饭!”


       苏情点了点头,将拖布拿回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排泄、洗脸和漱口后,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豆浆、油条,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此时,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公公靠在卧室门口,一边偷看自己和丈夫亲热,一边用手自. 慰时的画面,身体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冲 动和快. 感。


       渐渐地,她身体里分泌出来的爱 液再次从体里流. 出,那个地方又开始变得湿. 润起来,忍不住夹紧双 腿。


       杨·彬见她有些不自在,诧异地问:“老婆,你怎么啦?”


       “我……我身子还没有干净,我得去洗洗……”苏情粉脸一红,立即放下手里还没有吃完的油条,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卫生间里走去……

 
3~4 梅开二度


       杨·彬是一个独生子,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才八岁,父亲杨·大明怕影响他的学习和成长,始终没有再娶老婆。


       他一心一意的扑在人的身上,含辛茹苦地将杨·彬抚养成人,供儿子念书,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杨·彬与苏情结婚时,杨大·明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在建设花园给他们按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如今,杨大·明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


       杨·彬夫妻觉得老爷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人照顾,多次要求他搬过来与他们一起居住,老爷子不想连累儿子和儿 媳 妇,始终没有同意。


       他一直住在泰安小区里那套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老房子里。


       杨·彬是南方建设集团的一名工程技术员。


       单位在国外承接到了一个为期两年的工程建设项目,单位领导准备派他前去担任该项目的项目经理。


       昨天下午,单位领导找杨·彬谈话,让他就率领施工队伍出国前往工地。


       尽管杨彬不愿意离开父亲和娇妻,但这是单位领导亲自为他下达任命书,并且,工资不菲,可以缓解家里面的经济危机,也就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杨·彬·与苏情结婚三年来,两人因经济不宽裕,还要还房贷,一直没有要孩子。


       由于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比较大,杨·彬对苏情的感情也越来越淡,夫妻生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苏情在一家公司做业务员,人长得漂亮不说,人缘也很好。


       单位领导和一些购房的大老板都想打她的主意,可她对丈夫的感情始终未变,尽管有时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乐趣,但在她心中,丈夫是最好的。


       尽管丈夫有些冷淡,但她一直渴望以前的激情能够重来。


       在丈夫即将出国前,终于和他激. 情一番,却被公公偷看并自 慰,这令苏 情感到既刺.激又兴 奋。


       ……


       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从浴室里传来。


       杨·彬知道是苏情正在浴室里洗澡,便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推开浴室的门,立即看到苏情玲珑的背影——


       她的肩膀平坦笔直,腰很细,臀部丰 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臀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妇曲线。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胸前那对高耸坚挺的胸部上,肌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宛若绸缎一般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光泽。


       散发出热气,白花花的水柱洒落在她美丽的胴体上,就像是无数颗断了线后,破碎的珍珠。


       滑过她光滑的后背,掠过她肥美的翘·臀,经过那道深陷的股·沟,流过两腿之间那片黑森林覆盖下的暗渠,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一起滑落到地板上。


       杨·彬已经很久没看妻子洗澡了,寄希望在自己临走之前,再好好地欣赏一下老婆美丽的胴体。


       “啊!”苏情发现了丈夫站在房门口偷看,想起公公偷看他们亲热时的情景,目光中既有惊讶和羞涩,又有几分喜悦和兴 奋,便撅起小嘴,娇声说道:“讨厌,你又偷看,你又不是……没见过……”


       “嘿嘿,偷看才有意思!”杨·彬坏笑一声。


       他刚吃完早点,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进浴室,准备与老婆梅开二度。


       苏情转过身子。


       杨·彬眼睛都直了,便赤裸着身子一把将她抱住。


       苏情发出轻叫一声,伸出双手环住丈夫的头颈,并把他紧紧抱住。


       杨·彬伸出舌头舔苏情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她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


       苏 情陶醉了。


       她紧紧搂着丈夫的脖子,那双美丽的大眼眼凝视着丈夫,上身软弱无力地倒在了杨·彬胸.口上,嘴里轻轻吐出一连串呢喃声。


       一对峰峦压在杨·彬的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令杨·彬心痒难耐。


       苏情侧着脸枕在杨彬肩上,湿漉漉、香郁的发丝拂在杨彬耳边,杨·彬不禁低头将鼻子埋入香郁的发丝中。


       再把一只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感觉真好,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


       杨·彬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觉得那个地方一片湿润,犹如陷入了一片沼泽地,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随即将身子往前一挺,顺利地陷入了她的那片泥泞。


       苏情被丈夫搞得心痒痒的,就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身体里面爬行,感到既兴奋又着急,总希望丈夫粗暴一点。


       于是,她紧紧抱住丈夫的后背,娇声说道:


       “老公,用 力!”


       杨·彬没有吱声,不快不慢地做着机械性的运动。


       苏情感到一阵抓狂,急忙将双手下滑到丈夫的屁股上。


       即刻,她那滚圆的臀部牵动着曲线美的身躯,在水雾不停地晃动着。


  如瀑布般柔亮的长发,极其富有弹性、饱. 满的峰峦有节律地波动,与她娇羞的喘息声和动听的呻. 吟 声,构成了一副最原始的旋律。


       渐渐地,苏情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叫. 声越来越 高。


       她带着如痴如醉的表情体验着、享受着,身体像是要吸干丈夫似的开始有节律地收放起来。


       杨·彬像是在爬山那样,越翻越高。


       终于,一种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解脱从杨·彬体 内爆发出来。


       苏情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栗,在她享受高 .潮的余韵之后,软软地趴在丈夫的怀里,眼神慵懒地甜甜笑着。



       杨·彬的双腿有点发颤,觉得再也无法承载两人的体重了,便抱着她一屁股坐到浴 缸边缘上……点击下方继续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高 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