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小三挺着肚子上门逼婚,我才知道老公出轨的真相. . .

教你做个好辣妈2019-03-21 18:01:41

第一章 叔叔不喜欢她

即使语言在冷漠,她依然感激。既使小床在冰冷,她依然温暖。即使叔叔在讨厌她,她依然喜欢他。

房间的门半开着,从里面传来断女人断续续转压抑的呻吟声,像是沉受着极大的痛苦,沉闷不得以释放。靡烂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

一男一女交缠着,男人奋力的冲刺着,女人狂乱的扭动着,男人衣服整齐,女人却已经褪尽,雪白匀称的双腿缠在男人的腰间。

季离站在门口向里面望去,手里小心的捏着一份成绩单。

她看见叔叔正在欺负一个漂亮阿姨,那阿姨看上去好难受,都皱起了眉,叔叔为什么要去撞那个阿姨呢,阿姨为什么脱了衣服让叔叔欺负呢?

一连窜的疑问,透过天真无邪的眼睛落到屋里火热的场面之上。

才9岁的她,不明白这成人之间的游戏。

“啊......夜......我不行了。”米羽蓝扬头如痴如醉望着他,环住他的腰,接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强悍冲击,快进入极乐中的她,脸上绽放一种快要晕厥过去的快乐,叫喊声也变的凄厉。

季离以为阿姨要死了,下意识的出声,虽是微弱的,但也足已惊醒沉静在晴浴中的男女。

季夜停止对女人的进攻,抽身拉起裤链看向门口。

灿若星辰的黑眸一紧,变的有丝阴霾。

是她。

“谁让你上楼的,滚下去。”暴喝声响起,眼里竟是对她的厌恶。

季离小小的身子不断的瑟瑟发抖,她怯怯递上成绩单,嘴里发出如纹子般的声音!

“叔......叔,这是我期未考的成绩单,老师说要家长签字。”

她越说越小声,直到最后低下了头,她害怕叔叔,因为他不喜欢自已。

他的眼睛撇向她手中那张质的粗糙但被压的很整洁的白纸。

“进来。”他的声音冷酷没有一丝的温度。

季离拖下旧旧的小布鞋,小心翼翼的踏进,这是她第一次进入叔叔的房间,心里有一种莫明的兴奋。

而沙发上的阿姨好像并不打算起来,也并打算穿衣服,她——不冷么?

米羽蓝打量着面前这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这小丫抬头是夜的侄女?为什么会穿的这么破旧?她不喜欢这个女孩,因为过于清亮的眸子。

季夜皱着眉着看向还睡在沙发上的女人,不耐烦的说道“你可以走了。”

米羽蓝愣了一下,光着身子爬起来从后面抱住他“夜,人家还没............”

“滚,我不喜欢在重复一次。”对已失去兴趣了女人,他从来不会留情。

米羽蓝的脸一阵红一阵青,这个男人可是她不容易才攀上的,一切都很顺利,就是因为这个突然闯进来的脏女孩打扰了她的好事,不甘心的穿起衣服,从季离身边经过时,恶毒的瞪了她一眼。

为什么这位阿姨也这么讨厌自已?小小的她心里又失落了一下。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了,季夜坐到的沙发上,如王者般的雍容华贵。

他有着黑色柔软的短发,如刀削般立体的五管,薄薄的嘴唇,还有那如星辰般闪亮的黑眸。

叔叔真好看,小小年纪的她,不知道英俊是什么?帅是什么。

“拿来,还有,不要盯着我看。”

“哦。”

季离慎重而小心的把成绩单放到他面前,在弯腰离他最近时,她好像闻到了叔叔身上淡淡的清香,她从偷偷的吸了一口。

他看都不看,拿出笔来在右上角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季夜。

把成绩单丢向她,他冷冷的说“你可以走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上楼”因为她没有这个资格。

第二章 她的昏暗小屋

表情依然是冷漠的,对她永远都是没有温度的。

成绩单如一片发黄的枯叶飘落在她脚边,蹲下身捡起,她眼里的着小小的失落。

上面每一门功课都是100分。

她满心的欢喜的以为他会多看一眼,以为只要好好学习就会得到他的喜欢,哪怕只有一点点,一点点......也好。

“谢谢叔叔!”

她小声的说,抱着成绩单走向门外,低头看了一眼那上面的名字——季夜。

多少年以后,这名字将永远的甸烫在她的心底最深最柔软在地上。

她欢欣的笑笑,叔叔愿意签字已经很好了。没有关系,一定是自已做的还不够好,所以叔叔才不喜欢她。

只要更加努力做的更好,叔叔一定会喜欢她的。

穿上旧布鞋,她向楼下走去。

“叔叔......”

与季离同样幼嫩的声音响起,让她不由的停住脚步,站在楼梯中央向上仰望。

挂满了洋娃娃的里,走出一个穿着白色蕾丝睡裙的女孩,裙子盖过她过的脚踝,露出柔嫩的小脚丫,脸蛋红扑扑的,白里透红的十分可爱,头发是天然就卷卷的那种。

她睡眼惺忪从的走到季夜的门口,不断的叫唤。

季夜听到声音一个箭步从房内走出,抱起小女孩“雪儿小宝贝,怎么醒了”他捏捏她的小鼻子,宠爱的亲亲她的小脸。

“叔叔,雪儿做恶梦,好可怕,好可怕。”她抱住季夜的脖子,不断的发抖。

季夜温柔的轻拍着她的背,“不怕,不怕,有叔叔陪你一起睡就不怕了。”

他的安抚成功的让她安静了下来。

“嗯,雪儿喜欢跟叔叔一起睡,雪儿最爱叔叔了。”她在季夜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同样的场面,季离见过无数次,每次都是一样的失落与难过,她好羡慕雪。她也好想得到叔叔的疼爱,她也好想让叔叔抱在怀里。

是她最大的愿望。

所以在很多时候,就算叔叔不是在对她笑,但只要看到他的笑脸,她就会开心好久。

季夜发觉楼梯转角处,阴影中的小小身影,她张着渴望的眼睛悄悄的张望。

“季离,你该回你的房间。”他冰冷的声音对着黑暗中说去。

接着是小小的脚步声,很轻。很轻。

黑暗中,她是没有翅膀的小天使,因为没有光亮,她已不能飞行。

季离走进黑暗的小屋。冷洌感立刻扑面而来。

拉亮一盏比烛光明亮不了多少的灯,房间里有了一丝昏黄微弱的光。

这是一间潮湿而阴冷的杂物间,处于别墅楼梯下方的的窖之中,没有窗户,所以阳光照射不到,月光撒不进来的,终年都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阴气。

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有,已经残旧的断了腿的桌椅,只剩下红色罩子的灯具,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

她的床是老式的木桌,被褥是灰色的,介于白色与黑色之间。

薄薄的一层,在寒冷的冬夜不足以抵抗的冰冷。

爬上去,她把小小的脚伸进里面,今晚很冷,杂物间没有暖气。

季离在这里已经住了3年了,从6岁收养到现在,她一直住在这个地上。

借着微弱的光,她拿起成绩单,描绘着上面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第三章 被领养的记忆(1)

三年前。

豪华的轿车在一条满是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谨慎的掉头,生怕路过不知名的野草刮到了。车内坐着两个衣服破旧的小女孩,年纪外表都差不多,大约五岁的样子。

她们是今天有幸被有钱人家领养了的小孩。

她们没有姓,因为从出生第两天就被送到了孤儿院,一个好记的代号就是她们的名字,在这经费不足的孤儿院,人与人之间除了淡漠,没有更好的交流。

透过黑色的车窗,看到站在院门口一脸羡慕与妒忌的小朋友们,这里的孤儿谁不想有一天能被带离这个没有温暖的地上。今天来了有钱人,每个小朋友都在竭尽全力的想表现在更好,更乖巧,她们也不例外。

她们被选中很幸运不是么,有家的感觉真好。

车子带起满的的尘埃,驶离这坐破落的孤儿院,也彻底结束了她们5年的孤儿生涯。

面对她们的会是什么?

车内很安静,她们悄悄的对望了一眼,一个小女孩扬起甜甜的笑容,另一个小女孩却是淡漠不已的移开了目光。

车子开进了金色华丽的铁门,经过美丽的花园,绕过梦幻般的喷泉,停在一栋白色的欧式豪宅前,错落有序的尖堡,你像一座宫殿。

坐在前排的黑色女人先下了车,拉开后座的车门。

“请下车。”

黑衣女人在说话的时候,表情与她衣服一样,严肃而呆板。脸部肌肉都不动一下,像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

小小的头颅从车内钻出,突破了黑色,在次见到外面的光明是这么的耀眼,眼前的白色的房子更是白的那么闪闪发亮。

6岁,心灵世界是随心而朦胧的。见到眼前的奢华景致两个小女氦都不禁欢心雀悦起来。

她们会成为这座美丽城堡中的公主么?幸福生活会从这里开始。

“跟我进来吧。”黑衣女人继续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手中提着的黑色公事包,这里有决定她们命运的东西。

她走在前面,她们小心翼翼的跟着,生怕走丢了。可天真的大眼睛,还是会被眼前的美丽的事物所吸引。

跟着走上木质的旋转楼梯,在一间暗红字的房门前停下,黑衣女人敲了二下房门。

“进来。”

男人低哑而醇厚的声音响起,略带着慵懒人性感。

里面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年轻还是苍老的?两个小女孩又是好奇又是兴奋。

轻推**门,里面黑洞洞的,隐约见到一张大床的轮廓。从外面带进来的光线并不能照亮开黑暗。

“去把窗帘拉开。”

“是的,总裁。”黑衣女子动作利落的拉开厚厚的黑丝绒窗帘。

阳光倾刻间撒入房间,照射在大床中央男子的身上,他靠在床上,半开的银灰色丝质睡衣,凌乱的发丝下,从睡梦中刚苏醒的迷离眼神在迅速恢复锐利,眯起的星眸,如雕刻般的完美五官。似笑非笑。如玉般光滑的脸上光芒四射。

两个小女孩呆呆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心里忐忑不安,像是在进行的着某种考核。小手紧张的绞在一起。

“把资料拿来过。”

第四章 被领养的记忆(2)

“是,总裁。”

黑衣女人从公事包中取出资料,递给床上的季夜。那是几张薄薄的,已发旧的A4纸。

季夜随手把资料放在一边,并不打算马上就看,抬眼,对黑衣女人说道“让她们到下面等。”

“是,总裁”黑衣女人没有任何异议,也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走到两个小女孩面前,机械化的说道“请先跟我到下面。”

用余光怯生生的望了一眼季夜,她们跟着黑衣女人走出了房间。

原来收养她们的是这么好看的叔叔,

房门被轻轻带上。季夜不经意的看去,在关起那一刹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跳入他的视线。

季夜愣了一下,这是谁的眼睛呢。转了转脖子,他起床脱去了外面的睡衣,身材健硕修长,踏着优雅从容的脚步走进浴室。

放在床上的资料露出一角,那是一张绿色背景的照片,上面的女子长发飘逸,淡淡的笑容如芙蓉花般的纯净。

楼下客厅里,两个小女孩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怕惹别人讨厌,几人佣人站在远处张望着,指指点点,黑衣女人端坐在一边,没有一丝的笑容。

气氛压抑的像快要缺氧一般。

楼梯上响起的脚步声打破了这样沉默。所有的人都抬头望向楼梯。

如神般的男子,精致合身的西装,贵族般的气质,鹰丰般的眼睛,闪亮又迷离。

黑衣女人失神了一下,黑框眼镜下面闪过一丝波动,又恢复如常。

季夜走到两个小女孩面前,微微弯下腰,居高临下的俯视。眼神从她一个小女孩的脸上移到另一个小女孩的脸上,从温柔到冰冷。

闪动着灿若星辰的眸子,薄薄的嘴内逸出一句话“从今天开始,叫我叔叔,”

“叔叔”她们乖乖的叫着,露出笑容。

这一刻,所有的紧张与不安都化为乌有。她们有了家人,有了叔叔,有了真正的家。

季夜牵过其中一个小女孩的手,柔和的说道“从今天起,你叫季雪。”如雪的纯洁,如雪的高贵,她——也会喜欢他取的名字。

小女孩高兴不已,“谢谢叔叔,”原本一直淡漠的眼神也变的有了神采。

他抱起季雪,低头看着另一个女孩,眼底有着厌恶与恨意,阴沉的眸子写满了不宵,邪恶的冷讽“从今天起,你就叫季离。”永远的寄人篱下,直到完全被毁灭为止,她——应该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瞬间冰冷的口气,让小小的季离像是坠入了寒窖之中。她依稀能感觉到叔叔不喜欢她,是她不够乖巧还是长的不够讨人喜欢??

竟管如此,小季离还是快乐的微笑来,因为除了微笑,她不知道还可以怎么做。

她轻声的说“谢谢叔叔”她告诉自已,没有人会喜欢不爱笑的孩子,只要自已常常的笑,叔叔就会喜欢自已。

在冰冷的眼神下,她在体会有家的喜悦。

第五章 被领养的记亿(3)

向左是天堂,向右就是的狱。人心也一样的。

既可以当守护的天使,也可以当无情的魔鬼。

冷漠与温暖之间,他反复扮演着二种角色。

季雪——很好听的名字。她被叔叔抱上了楼,住进了公主房。

她被安排住进了杂物间,季离名字虽不美,但终归是有了属于自已的名字了。

一辈子都只属于她的名字。

——————————————————————————————

“李妈,你过来。”

一个胖呼呼的老妇人从佣人堆里走来,肥胖的身体,削瘦的脸,非常怪异的组合。

“先生。”她毕恭毕敬的站在季夜面前,等待着他即将要交给她做的事情。

季夜用眼神示意“以后季离小姐就由你带着,生活起居一切都由你安排,上次不是说缺人手么?有什么活竟管让她做,不用客气”不带情感的话语中,只有深深的嫌恶。

李妈看了看季离,长的挺好的,怎么这么不招先生喜欢呢,看来在季家的日子不会好过,她眼神中同样的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先生,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李妈低头应道。

“她——”季夜挑了一下眉,停顿了一下,然后讽刺的勾起嘴角,用不大但足以让人听清的声音说道“就住在杂物间里。”

李妈惊恐的望了季夜一眼,连忙的下头,也不敢多问“是,是......”她匆忙应下。

季夜抱着季雪走上华丽的旋转楼梯“季雪,叔叔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好。”季雪乖乖的应下,环着季夜的脖子。

季离呆呆的看着他们上楼,叔叔的背影,还有季雪淡漠中带着丝高傲的脸。

在场的佣人全都意论。

黑衣女子领着公事包从季离面前经过,偏下头,第一次她露出了表情,那是——得意的冷笑。

“离小姐,跟我来吧。”

李妈拖着长长的口气,很不耐烦的样子。她现在明白先生不仅仅是不喜欢她那么简单,对一个只有6岁的孩子,让她住进整栋别墅内最恐怖的地上,是有多讨厌才会做出如此可怕的决定。

季离无意识的跟着李妈向下走,抬头,叔叔与季离与顺着楼梯越走越高,而她越走越低,一明一暗,一天一的,这种差距,让季离感到了难过与失望。

李妈打开尘封已久的杂物房,一股子潮湿发霉伴着某种动物腐烂的臭味,她双手发抖的摸索着墙边的开关,那是一条老式的拉绳。

一盏昏暗的灯亮了起来,滋......的一声,灯一亮一暗的跳动了起来,李妈吓的倒退几步,惊恐不已。

这里什么都没有,却多的是老鼠跟蟑螂。更可怕的是这里面死过人。

每次走到这里,就算是经过也会让人毛骨悚然。灯泡也常年失修的跳动着,更添了阴森的感觉。

“进去吧。季离小姐”李妈用力的把季离推了进去,自已却站在门口,她一刻也不想留在这个脏乱的地上。

“离小姐,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去给你准备被子”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灯泡一亮一暗,照射的杂乱的黑暗的房间里,像是有着无数的怪物在舞动,季离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想哭出来,忍着眼泪她跑到外面有光的地上。

那里,太可怕了,她不要住在哪里。

楼上传来欢笑声,她顺着楼梯向上走,在一间开着的白色的房门前,站定。

是一间充满温馨与梦幻的公主房。粉色的蕾丝小床堆满了芭比娃娃,墙面是白色的,窗户也是白色的,窗台上摆放着绿色的植物。

好漂亮。

这是她唯一的想到的字眼。光是看到就已经很快乐了,谁可以住在这里呢?她好喜欢。

“雪。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喜欢么?”

“谢谢叔叔,我好喜欢呀。”季雪开心的东摸摸西摸摸,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