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松树下·意外之逢 东宋

黑江湖2018-12-05 12:20:49

东宋世界第2届年度征文暖场征文第5

松树下·意外之逢

年度征文奖·年度进击奖

◎小莫 著



东宋的第88个故事,是这样诞生的……


东宋世界(Sunasty,宋纳思地)系由《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前任社长·主编,武侠作家李逾求创立。东宋世界自2009年3月14日正式开启,一直至今日,仍在不断生长完善之中,先后诞生《化龙》、《燃烧吧,火鸟》、《赤酒引》等长篇作品。自2017年3月开始,正式举办东宋主题征文,聚集起上百位侠友,诞生优秀征文上百篇。第一届征文“金属罂粟”圆满结束后,为第二届征文“秉烛夜游”暖场计,推出“松树下”暖场征文。现将陆续推出暖场征文,从一松一风,彰显东宋世界魅力。


本次推出的是东宋年度征文奖、年度进击奖得主、作者小莫所著《意外之逢》。


小莫自述:籍贯江苏,现居上海,白羊座。喜欢独处,喜欢吃喝玩乐,喜欢看书,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也喜欢全力拼搏的自己。


小莫看东宋:一棵松树,在东宋的土地上也是别有一番味道的~

 

小莫写东宋:陆中行与兰姬的爹爹相逢啦,兰姬姑娘快要去扶余城了,他们会有怎样的故事呢?拭目以待吧~秀秀错过了真心待她的金天,还在她的杀心与柔弱本心间挣扎,未知她何时会修成自己的正果。


少年往事




壹  少年往事


惊云台是观赏扶余落花的最佳地点,位于扶余城东南角。此处平日里颇为清静,唯有落花时节,挤满了赏花人。更有那欲争朝夕者,于落花季,黄昏时分,在台上铺席设宴,月上梢头时,饮酒清赏,醉了便自睡去,醒来抖落一身花香,雅号“惊云台上醉花客”。

 

当然,这等醉花客须得在守备营处作备案登记,守备营夜检小队定时巡台时予以核实,确保风雅又安全。

 

登记簿上一度出现最频繁的是陆中行、金天、于大陆,后来城里出现了唐堡的细作,金天、陆中行接连失踪,于大陆一人颇觉得没意思,三人组便销声匿迹了一阵。

 

待金天、陆中行二人各自经历一番波折,一前一后回到扶余,早已时移世异,彼此也不再是少年心性。

 

金天继承了家里的打铁铺子,后经汪家阿婆说合,娶了李家小妹,一心一意地过起了小日子,侍奉爹娘,照顾祖父,和和美美。那重影剑与秀秀,早已是前尘往事,知情人小心翼翼地不再提起,金天也浑似忘记了。只是,他从此再没去过惊云台看落花。

 

陆中行回城后,于城里遍寻素心兰,重金得三盆,小心收于守备府,爱之若宝。

 

于大陆随着父亲做了武师,日子安稳平顺。

少年人的日子,总是充满惊奇与意外。少年们总以为,人生就该是这样,波涛起伏,或者阳光万丈。然而,后来他们会慢慢领悟到,少年,更像是一段旅程突兀地到达一个高峰后,戛然而止,待成家后,便会直接进入平静的中年,漫长得让人绝望。

 


贰 清风解意

 

扶余城里有座松涛楼,因其楼后种植了一片白皮松而得名。风起时,松林涛声如啸,颇具声色,吸引了不少文人骚客,此为扶余落花之外的又一景。

 

这日,陆中行在松涛楼惯常的临窗的位子坐了,要了些酒菜慢慢地品着,预备坐到黄昏看松林落日,经陆中行多方勘查,松涛楼的这个位子是扶余城里看落日余晖的最佳地点,这也是他长日漫漫消磨时光得出的结论之一。

 

照惯例,午后到晚饭时分,松涛楼二楼对外谢客。因陆中行是老主顾,破例破得次数多了,便成了惯例。二楼上只有他这一桌,酒菜上来之后,小二识趣地退开,留他一人自斟自饮,颇为自得。

 

不多久,竟又上来了三个人,打头是一位老者,居中一个红衣女子,怀里还抱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儿,最后是一个黑衣男子,眉眼清俊。陆中行脱口欲叫“于期兄”,转念发觉不对,这男子虽然眉眼与莫于期有几分相似,却少了几分洒脱,多了一点沉郁,而且更清瘦一些。

 

陆中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孟浪,只拿眼不住瞧向他们,心里默默盘算着。

 

那三人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子坐下,掌柜李姥姥捧着菜单,小二捧了一壶茶上来了。李姥姥朝陆中行微微点头示意,便恭恭敬敬地将菜单奉与老者,老者抬手道:“你捡时新的来几样便好。”

 

李姥姥便收了菜单,道:“诸位一路奔波,想来饿得紧,楼下羊汤在木桶里煨着,热热地先来三大碗,来一叠胡麻饼垫垫肚子,炒个新鲜时蔬,再来壶店里的松枝清酿解解腻吧。囡囡还小,锅里正熬着灰豆子,香甜软糯正合适。”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老者的表情。

 

老者微微点头,小二机灵,便下楼吩咐厨房预备下了。李姥姥小心给三人斟茶。

 

那边,陆中行听到“囡囡”二字,心道:莫不是南方来的客人?看李姥姥的应对,想来是十分要紧的人,只是这老者和女子眼生得紧。

 

正想着,李姥姥走向陆中行,低头笑道:“陆公子,对不住了,可否移步楼下?”陆中行知道他们有要紧事要说,点点头道:“好。”

 

“谢过陆公子。”

 

“无妨。”

 

“阁下莫不是陆守备的公子?”老者沉声道。

 

陆中行站起作了一揖,朗声道:“在下陆中行,家父正是陆守备。”老者颔首道:“老夫莫千寻,说起来,与陆家有些渊源。”

 

陆中行失声道:“阁下是莫有阁阁主莫千寻?”老者略一怔:“陆公子听说过老夫?”

 

陆中行连忙离座,按捺下心中的激动,道:“小子在沙海曾蒙令郎令嫒相救,几个月前刚从缥缈山回扶余。”

 

老者哈哈大笑:“你见过于期和兰姬了?好,好,他们如何?”

 

陆中行道:“于期公子丰神俊秀,兰姬姑娘蕙质兰心,真乃人中龙凤。几个月前,小子在沙海遭人暗算,被二位所救,曾在缥缈山待过几天,因在下思乡心切,二位将我送到石林,便离开了。”

 

老者道:“原来如此,陆公子不妨移步与我们同桌如何?”陆中行看向李姥姥,李姥姥点点头。

 

“陆公子莫要客气,这松涛楼原本也是缥缈山的产业之一。我不大来,全由李姥姥负责。”

 

陆中行方放下心来,“那么,叨扰了。”回桌取了自己的碗筷、酒杯。

 

这期间,小二已将酒菜上齐,便封了楼梯,自下去照看。

 

桌上另外二人也与陆中行介绍了番,红衣女子名叫顾红荇,苏州人氏,黑衣男子名叫秋原,粉嘟嘟的小女孩是秋原的女儿圆圆。

 

陆中行听得“秋原”二字,小心道:“在下初见,觉得秋兄与于期兄有几分相似,差点叫错人,幸喜没有唐突。”

 

莫千寻笑道:“论辈分,小原唤我一声舅舅,叫于期一声表哥,有几分相似也属正常。”

 

陆中行心下一动,道:“小子曾随于期兄去了夏城秋问楼,依稀听到于期兄托秋娘在寻找一位秋原,不知是否便是眼前这位秋兄了。”

 

莫千寻点点头,“我还没有通知于期,李姑,你便帮我通知秋问楼,就说小原与我在一处。”李姥姥应下。

 

“羊汤快凉啦,”顾红荇嗔怪道。莫千寻哈哈一笑,“光顾着叙旧了,吃饭吃饭。”圆圆眼巴巴地看着软糯的灰豆子,听到老莫说吃饭,开心地笑了。陆中行知道三人赶路都饿了,自告奋勇地喂圆圆,很快便跟圆圆混熟了。

 

 

叁  松林人语

 

松涛楼地势较高,楼后面的松林依着地势向下,饭罢,陆中行随着莫千寻和李姥姥一行,向松林深处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领头的李姥姥停了下来,“到了”。陆中行四处看了看,前后仍是松树,正不解,却见莫千寻抬头看向上方,赞许地点头。陆中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叹为观止。

 

只见松针间有一处小小的亭子,这亭子下方以松树桩打底,仅将上端砍去,亭子的木料应该是就地取材,用的松木,亭子四方各有两排木桩,高低错落,如果没有仔细看,仍会觉得此处与松林它处并无不同。

 

“走。”

 

只见莫千寻抱起圆圆,利落地跳上木桩,几下起落,便入了亭子。顾红荇和秋原相视一笑,各取一个方向,一红一黑,飘飘然亦跃入亭子。

 

李姥姥笑吟吟地看着陆中行,陆中行被她笑得头皮发麻,便老老实实地挑了最矮的一根桩子,勤勤恳恳地按着由低到高的走势一根一根跳过去,大汗淋漓。

 

忽而,耳边响起李姥姥的声音:“陆公子,未知其中门道的,恐怕要跃到明天早上嘞。”接着,身子一轻,被李姥姥横空抓起,兔起鹘落间,跟着进了亭子。

 

圆圆正在老莫的怀里,看到陆中行进来了,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主动要抱,陆中行满脸通红地接过圆圆,心道:“好伶俐的丫头,知道替哥哥我遮羞了。”论辈分,他与秋原同辈,此番自觉降了一辈。

 

陆中行偷眼看去,几个人都望向亭外,没人注意他。陆中行顺着他们的眼光看去,几个黑影正在飞速向这边移动,李姥姥快速拉动亭子四周的挂帘,将之放下,那帘子是竹质的,翠绿色与松针的墨绿色混在一处,外面想来是分不清的。

 

起风了,风声呼啸,在林子里汇聚,亭子里听得分明,陆中行闭上眼,觉得像是身在大海深处,浊浪滔天,海浪排空,声势巨大。

 

几声呼哨,黑衣人似在亭子不远处集结商量着什么,亭子里众人都屏息而待,不久,人语停了。

 

片刻,李姥姥将帘间竹片撑开,向外看了片刻,回头道:“人都离开了。”顺势想要将帘子收起。

 

“慢着”,莫千寻低喝一声,伸手止住李姥姥。

 

莫千寻转身对秋原道:“小原,你随我出来,红荇,你守住陆公子和圆圆。”红荇与秋原相视一眼,点头。

 

李姥姥面色一僵,“那我呢?”

 

莫千寻递出一张人皮面具,“你且戴上,我们一同出去。”李姥姥伸手接过,往脸上一抹,变成一张五十开外的男人的脸,陆中行察觉到红荇和秋原的神色一变,自觉不便插嘴,便抱着圆圆向后挪了挪。

 

秋原掀起一道竹帘,窜出,轻轻落到远处一棵松树顶端,李姥姥从另一个方向扯起竹帘跃出,莫千寻紧随其后,在桩上绕了一圈,身法诡异,速度奇快,几乎紧跟着李姥姥落地。

 

一声呼哨,忽然几道黑影从不同方向跃出,将二人去路封住。领头的抱拳道:“沈大侠,莫阁主,打扰二位了。”

 

莫千寻笑道:“阁下追了我们一路,不知所为何事啊?”

 

“我们想借沈大侠的梅花玉牌一用。”

 

“阁下这借的路数不太对吧?先不沈兄是否有这玉牌,即便是有,贴身的东西,哪能说借就借呢?”莫千寻走到李姥姥身前,挡住那领头的视线。

 

那领头的哈哈一笑,“莫阁主说的是,既如此,我们只好抢了。”话音未落,抢上前去,与莫千寻动起手来。

 

其他黑衣人一见领头的动手了,几人仍封住去处,几人冲向李姥姥。莫千寻夺了一个喽啰的剑,与那领头的斗得兴起,忽地一声暴喝“老莫,后面”,原来秋原悄悄混入黑衣人,假装封住去路,以便伺机协助莫李二人,谁知,他见易容后的李姥姥竟从后方拿剑直逼莫千寻,莫千寻听到示警后,并未惊慌,一个矮身,一个顺引,那领头的身法来不及变换,顺着他的步法转到身后,噗的一声,剑身入肉,领头的低头看看自己胸前出现的剑,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身后那人急忙将剑拔出,一道血花喷出,那领头的轰然倒地,喃喃道:“师妹……”

 

那易容的李姥姥将人皮面具撕了去,又撕了一层,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她一脸惊慌地扶着倒地的那人,“师兄……”

 

莫千寻使了眼色与秋原,二人迅速解决剩下的喽啰,而后将那女子与领头的围住,那女子哀哀地看着。

 

秋原拿剑抵住女子后心,莫千寻俯身将那男子穴道点住,撒了些止血粉,将那伤口暂时封住,又一记手刀将他砍晕。

 

那女子死死地盯住莫千寻,道:“老狐狸……”

 

莫千寻哈哈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姑娘狡黠犹在我之上,假以时日,就是当仁不让的老狐狸。不过,”莫千寻顿了一顿,“你反应比他快,如果你来诱我,他来偷袭,就不会出现误伤。不过,你还要假扮李姥姥,分身乏术啊。”

 

那女子又惊又气,“你是何时发现的?”

 

“哈哈,从你看到陆公子开始。”莫千寻斜眼笑看她,“像是一个老人家,看到一个俊俏的少年郎,动了春心啊。哈哈哈哈。”

 

女子死命咬住嘴唇。

 

陆中行在亭子里听到对话,颇觉诧异,伸手拨开竹片,看向树下,“秀秀?”他脱口而出。

 

红荇顺手从他手中接过圆圆。

 

“红荇姑娘,我如何下去?”陆中行问道。

 

“老莫下去前改了阵法,如今是连我都不知道的,等他来接你吧。”

 

陆中行犹豫再三,透过竹帘大声叫道:“莫阁主,这女子是唐堡影堂的杀手,叫秦文秀,惯会以柔弱瞒人耳目,可要小心。”

 

莫千寻看了看秀秀,她正死命咬着嘴唇,回道:“谢陆公子提醒,不过这丫头似乎对你有些情意啊,不然老夫也看不出她的破绽。”

 

圆圆拿手指了指陆中行的脸,又指了指红荇的衣服,红荇乐不可支,圆圆真是聪明,知道怎么比对红脸了。

 

“老夫与影堂素日并无恩怨,姑娘要找的人也不在我们之列,沈大侠早已星夜赶往苏州,你们追不上了。我只问你,你把李姥姥拘在哪里了?”

 

秀秀沉默了一阵,从嗓子里挤出两个字“地窖”。

 

莫千寻点点头,“你若不存着偷袭老夫的杀心,你的师兄也不至于受此折磨。老夫已帮他暂时止了血,早些带他去医治还有救。奉劝姑娘一句,小小年纪,杀心莫要太重,伤人伤己。”

 

秀秀木然地点点头,挣扎着起身,扶起昏迷的师兄,一步一步踉跄着离开了。

 

 

肆  云胡不喜

 

“想不到秦文秀还敢出现在扶余城!”陆中行恨恨道。

 

“哦,陆公子是如何认识这个影堂的杀手?”

“她曾扮作懵懂少女,抢走了我好兄弟的重影剑,还狠狠伤了他的心。”陆中行颇有些咬牙切齿道。

 

“重影剑?重影剑又出现了?”莫千寻奇道,“陆公子可否告知它现在何处?”

 

“是我糊涂了,是重影剑的仿制品,我有个兄弟,姓金,重影剑是他的曾祖所铸,他的后人隐居扶余多年,不再参与刀剑的锻造,谁知,唐堡贼心不死,派了秦文秀这个丫头,扮作一个首饰匠人的外孙女,借着与金家后人的接触,骗取了他的真心,还骗得他不惜违背祖训,仿制了重影剑。我这个兄弟因她吃足了苦头……”

 

莫千寻沉默了片刻,“你的这位兄弟,现在还在扶余吗?”

 

陆中行点点头,“在,但他已发誓不再碰兵器,他的娘子已有了身孕,算来快生产了。”

 

莫千寻听出,陆中行不希望他的这位金家兄弟再涉入纷争,便将话题闲闲带过,陆中行明显松了一口气。

 

“看来扶余也不是铁板一块,陆公子可要小心了。”

 

陆中行点头道:“临行前,于期兄也提醒过我。”

 

“看来,得让兰姬来照看些松涛楼,李姑毕竟年纪大了,竟叫丫头片子给关了地窖。”

 

陆中行听了,心中雀跃,脸上也露出了喜色,莫千寻看出了些端倪,摸了摸下巴,如此更好,有了陆家的眷顾,松涛楼倒是可以成为缥缈山在北地的一个大的联络点。重影剑的下落,也可借助守备营的力量慢慢查着。只是,不知云影近来怎么样了,看到小原已经娶妻生子,想来她定会很开心。

 

“陆公子,我们还要将圆圆送到她外祖家,就此别过了。”

 

陆中行郑重地拱手为礼,“保重”。





Sunasty

世  界




-END-

东宋·小莫专集


沙海·乌有镇 ︱ 东宋

定音笛·浮生 ︱ 东宋

女武者·缥缈孤鸿 ︱ 东宋

千门·灵犀一点 ︱ 东宋

暴雨·郴城相 ︱ 东宋


致谢

  1. 文章作者小莫

  2.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翁子扬,仅为示意,版权属于原作者。

  3. “松”字书法作者赵孟頫


【ID:heijianghu121】

原创频道 说书频道 古风频道


四大世界观

东宋科幻水浒|西游世界|火与刀


原创作者

方白羽|夏洛|晴川|记无忌|时未寒

冰临神下|北陈|张敛秋|武箭|盛颜

杨叛|佟婕|沧海君|阿菩|赵晨光|展飞

耿雪|骑桶人|雪舟子|宋阳|喵古拉

赤酒|乔小公子|闻笛|雷池果|末期风

小莫|苏三|沉舟|纪瑶|沈州白|鸣沙

南生之风|杜子|小才冯|夏朝歌|卯昴

玉持心|李逾求

江湖这个梦想,就是要大家一起做才有意思



商务合作 | 投稿:1239538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