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她下身疼痛五年,去医院取出来这个东西,医生们全都怒了!

星尘阅读2018-10-26 18:33:36

  王府地牢里,阴寒潮湿。

  我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着萧凌朔高大的身躯一步步朝我走来,已经冻得不行的身躯抖动得更加厉害。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认罪么?”

  低沉的声音灌进我的耳朵,令我的心开始疼痛。我咬紧嘴唇,竭力抑制,但眼泪还是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

  “阿朔,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话未说完,一个狠狠的耳光便落在我的脸上。衣襟被狠狠拽起,我的视线与萧凌朔狰狞的目光紧紧交织,呼吸几近困难。

  “贱人,人赃俱获,还敢嘴硬。非要本王将那奸夫带过来与你对质,你才能认下这过错吗?”

  “我……”

  我下意识地挣扎,身体难受地扭动着。萧凌朔嫌恶地甩开我,我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再无一点力气。

  七日前,我感染了风寒,整个人疲倦乏力,连白日都在昏睡。

  三日前的傍晚,我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王府的一个废弃的偏苑,躺在一张破旧的床榻上,身上只穿了一个肚兜。而我的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我吓坏了,连忙起身,但就在此时,府中的一众人等全部赶到,萧凌朔冷冷看着我。那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既然不守妇道,那这宁王妃的位置,你也是不配了。不过看在你跟随本王八年的份上,本王会将你安置到京都之外的宅子里,余生,好自为之吧。”

  萧凌朔将一张纸扔在了我的脸上,我缓缓铺展,开头的“休书”两字刺痛了我的眼睛,令我的眼泪再次滑落脸颊。

  “休书给得这么急,应该是为了崔如锦吧。这八年,也是苦了她了,这回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痛到极致的时候,就想笑了。我伸手抹去眼泪,对着萧凌朔的背影说道,脸上绽放出一个绚烂的笑容。

  “谁准你提锦儿的名字?崔如玥,再敢多说一句,本王现在就要你的性命。”

  萧凌朔猛然回身,抓住我的肩膀,对我大吼道。

  我看着他晦暗的眼眸,心中害怕得紧,但我已经痛得丧失理智,继续说道:

  “提她又如何?她不过是王府的一个侧妃而已。她以为处心积虑地除掉我就能成为正妃,休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

  “撕拉”一声,我身上的衣服被撕成粉碎。萧凌朔将我推倒在冰冷的地面上,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令我想反抗都反抗不得。

  “你干什么……不要……啊!”

  我肆声大喊,痛苦辗转。但那猛烈的贯穿还是将我的身子生生劈成了两半。

  “你不是下贱吗?那本王就让你下贱个够!”

  萧凌朔在我耳边怒喊着,如同不知餍足的野兽一般,要了我一次又一次。这一夜,我脸上的泪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最后意识涣散,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牢房。

  熟悉的陈设进入我的眼帘,我强忍着疼痛坐起身,意识逐渐清明。

  我此刻所处的地方,是我在王府的院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萧凌朔改变主意了?

  我心中疑惑重重,但是在地牢里发生的事情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海,令我的脸上火热一片……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紧接着便有一行人浩浩荡荡地闯了进来。

  “姐姐,你可好些了?快好生躺回去,别着凉了。你已经足足睡了三日了,烧得人都说了胡话。锦儿求了王爷半天,王爷才同意将你从地牢里接出来。就算是王爷休了你,也不能不管你的死活,是不是?”

  身着华服的年轻女子坐到了床前,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容流露出担忧的神色,但眼神深处,却是数不尽的幸灾乐祸。

  这便是我的孪生妹妹,崔如锦。与我顶着同样的皮囊,也与我一样爱着同一个男人。

  可是她命不如我。当年太后赐婚,选的是我。而她用尽各种手段,也只得了个侧妃之位。八年了,一直屈居我之下。

  但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屈居人下。八年来,她将萧凌朔的心牢牢守住,没有我丝毫位置。

  阿朔的心思全都在她的身上,对我不过是无法摆脱的责任。如今,他连责任都不愿再负。

  “姐姐,我给你炖了补汤,快趁热喝吧。”

  崔如锦从嬷嬷手中拿过汤碗,执起汤匙舀了一勺喂到我嘴边,而后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到的声音对我说道:

  “我说过会取而代之。若你还执意赖在这里,那么下次可就不是只躺个男人这般简单了。”

  “果然是你!崔如锦,你好狠的心!”

  我神色大变,立刻伸手推开她递过来的药汤,对她大声吼道。汤碗落在地上摔了个稀碎,崔如锦也失去平衡摔倒在地,旁边的丫鬟婆子连忙上前。

  “少在这里装可怜,我今天定要和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我正欲起身和她拼命,但是一个耳光将我打回床上。只见萧凌朔从地上抱起崔如锦,脸上皆是心疼和怜惜。

  但看向我的目光却是凌冽狠绝,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崔如玥,你找死!”

  “阿朔,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我满脸仓皇,慌张地解释着。但是崔如锦却制止了我的话语。只见她依偎在萧凌朔怀中,面容之上皆是痛色,声音断断续续:

  “王爷,别怪姐姐,她生病了,心情不好,拿我撒气是应当的……只是,我好像老毛病犯了,心好痛……”

  “锦儿莫怕,本王这就唤人传太医。”

  萧凌朔柔声安抚着她,随之抱着她准备离开。

  我满心凄惶,想要让他听听我的解释。但是他只是停下来,怒目瞪视着我,好似要将我杀了一般:

  “崔如玥,锦儿今个若有个三长两短,本王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语说完,他便带着如锦便扬长而去。

  我跌坐在床上,任凭眼泪划过肿痛的脸颊。与此同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的心中蔓延,而后越演越烈。

  *****

  果然,我的预感没有错。

  当天晚上,如锦的院落里哭声一片。尽管太医们费力诊治,想尽各种法子,但终究还是没能留住她肚子里一个月大的孩子。

  而白天推倒她的我,自然成为了杀害这孩子的罪魁祸首。

  “咣当”一声,房门被大力踹开。萧凌朔一身煞气地走了进来。我下意识地朝床榻里侧缩去,身子抖个不停。

  “怎么,知道害怕了?白天那股嚣张跋扈的劲头怎么没了?锦儿说你是因为知道她有了身孕才推她的,最毒不过妇人心!崔如玥,她是你的亲生妹妹,你怎么下得去手!”

  萧凌朔猝然探过身子,狠狠捏住我的肩膀,眼底的憎恶深深刺伤了我。

  我满脸惊惶,本还想解释。但是听到他的话,心中顿时起了波澜,埋藏已久的怨愤如同滔滔江水一般涌出,令我大声回应:

  “到底是谁狠毒,到底是谁下得去手!她的孩子是珍宝,那我的孩子呢,难道我的孩子就是草芥吗?

  她不过才掉了一个孩子,你便这般疯狂。那我呢,我为你怀了三个孩子,最后都化为了血水,而你,有过一丝一毫的难过吗!”

  不想流眼泪的,因为那样只会显得懦弱无能,但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嫁入夫家,以夫为天。我深爱着我的夫君萧凌朔,自然希望能为他生儿育女。但是这八年来,希望变为失望,一次次地摧毁我的意志。

  我知道,这一切和崔如锦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她先天体弱,又有旧疾在身。尽管一直恩宠不断,但是肚子一直不争气。

  但我却恰好相反,入府第一个月便有了身子。

  当时我还不知她的真面目,对她深信不疑,当孩子意外流去的时候,我也没有怀疑到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