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你知道“富源八景”是哪八景吗?一篇图文带你了解全部!

富源微生活2018-09-20 19:12:41

11万富源人关注点击富源微生活,一键关注。

大自然造就了神奇的景观,在云南省富源县也留下了一个个优美、神奇的传说。小编现把富源县“八景”传说整理在此与大家分享。



石龙古寺

有诗曰,“莫道富源多好景,神仙也羡世间情。还留那夜绵绵意,肢体交缠双石龙。”石龙古寺,始建于明朝万历二年(1574年),位于石虬亭北面。寺内塑关帝、周仓等神像。按“八卦”方位植树8棵,人称“八卦树”。“文革”被伐7棵,现仅存1棵,古树贵州方长满青苔,云南方则呈一片黄土,观赏者无不称奇。传说旧时游览此寺,须由僧人带领,否则踩着机关,寺内两侧的泥塑神像便会突然向你扑来,搂住你的身躯,将你惊出一身冷汗,而且一时还脱身不得。直到现在,胜境关附近的村民还会向游人提起石龙寺的菩萨从前会走路这类传说......


石虬亭

原名“万里亭”,亭为四角重檐,16根主柱,高6.2米,宽5.6米。因战乱被烧毁,清朝康熙三十四年复建,后人又复建亭前石龙,才更名“石虬亭”。只见亭前露出地表的石灰岩,不知是风化的缘故,还是在复建时有意留宝传奇,增添状如两条虬龙曲屈盘卧,栩栩如生。当地的民间传说说:很久很久以前,秀美如画的胜境关风景奇特秀丽,是一块藏龙卧虎的风水宝地,尽动四方仙客都想来此落脚,一条贵州雌龙变成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而一条云南雄龙变成一个潇洒漂亮,能歌善舞的小伙,他们不约而同地来此游玩,殊不知一见钟情,难舍难分。但谁也不愿离开自己的家乡,都要把对方争取到自己家乡居住,他们互相劝说,都在讲自己家乡好,相劝中不知不觉鸡叫天明,俩人都无法返回仙境,只好双双变成一对如胶如漆的石龙,拥抱在一起,但各自却又把头转向自己的家乡,以寄托那难以割断的思乡之情。


胜境坊

在此也介绍下 “胜境坊”,从富源县城出发向东去,不大的功夫就到达了目的地。山梁上一座十二楹柱、九级斗拱、重檐翘角,高大、雄伟的石牌坊耸立在眼前,这就是有名的“滇南胜境坊”了。这座始建于明代景泰四年的牌坊高13.32米,宽11.2米,胜境关位于富源县城东南7.5千米滇黔交界的山脊上,又称界关。老黑山南北纵贯100余千米,山势陡险,惟胜境关山势较低,而且有一条驿道通向贵州,所以这里是古代由黔入滇的重要关隘。关口立有1座界坊,坊匾“滇南胜境”4个大字,故名胜境关,是一座“山界滇域,岭划黔疆”、“风雨判云贵”的天下奇关。

胜境关属云南富源县管辖,是古代由黔入滇的主要通道,有“全滇锁钥”之称,至今仍留有秦汉时期修筑的五尺道。时景泰年间,云南巡抚洪弼为“助风水之兴”,“补山川之胜”,派人建界坊于岭上。现存界坊系1923年重建。重建的界坊高14.8米,宽11.2米,为三开间木石结构牌楼。牌楼的正搂较高,两侧楼稍低,由12根楹柱支撑,上有9级牌楼斗拱托起飞檐。琉璃瓦的坊顶上有8条造型别致的吻龙与坊顶正中的金黄葫芦闪相辉映,十分壮美。牌楼上绘有清新秀雅、超凡脱俗的松、竹、兰、梅图案。界坊正中书写着“滇南胜境”四个大字。

天下奇关胜境关有两奇。第一奇是以“天”为界的界坊。界坊坐西向东,西边是云南,东边为贵州。云南这一边晴天多,雨天少,干燥多风;贵州那一边雨天多,晴天少,湿润多雾。明代杨升庵《滇程记》中写道:“日月之阴,经寸而移,雨场之地,隔垄而分。”数百年来,过往胜境的骚人墨客都有这样的感受。使用权人惊奇的是,“雨师好黔,风伯好滇”的气候特征,在同一座界坊上也显得这样分明——界坊前后的两对石狮子,面对贵州的那一对身覆郁郁青苔;面向云南的这一对身披薄薄尘土。从前,界坊的楹柱上还悬挂着这样一副对联:“咫尺辨阴晴,足见人情真冷暖;滇黔原唇齿,何须省界太分明。”

胜境关的第二奇,是以“地”为界的分草岭。距界坊不远,有一条小溪,小溪两边土色各异,靠云南这边土偏红,靠贵州那边土偏黑。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就连地上的小草刀分别向各自的境内倒卧。发现此等怪现象的古人,便将此地命名为分草岭。

东岭晴云

有诗曰,“东岭晴云世上奇,四围雨骤日斯出。非是滇东辞宇宙,仙女怜儿要晒衣。”


玉贞仙桥

有诗曰,“玉真溪上石桥横,骤雨歇来天放晴。硕大一双仙人足,留与后人辨晦明。”清朝时期的平彝(今富源县城),地势偏低。城东有一条河叫东门河,就连晴天,水量都很大。若遇到暴雨天气,河水常常会溢出堤岸,淹没百姓的房舍和田地里的庄稼。一到下雨季节,百姓们都人心惶惶,连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虽然官民携手打过木桩,码过沙袋,但是面对来势汹涌的洪水,始终无济于事。胆小的百姓,就收拾重要行装,投亲靠友,以避水患;胆大的百姓,也只能空着一楼,居住二楼,苟且活命。有人说,肯定是平彝百姓平时说话做事,无意中得罪了雨神娘娘,才导致连年发大水,给百姓带来因果报应。百姓们应该在初一和十五,去寺庙向雨神娘娘谢罪。于是,东门片区的百姓就去玉真观的玉真寺跪拜谢罪,西门和清溪片区的百姓就去旧城山的西来寺跪拜谢罪。这既遵循了区位上的就近原则,同时也有东方不亮西方亮的考虑。百姓们的诚意并没有打动雨神娘娘,因为大雨连年依旧下着,和往年并没有任何区别。然而,人们的真心却打动了天上的一位济世仙女。每到下雨天,她就踏云从玉真观方向而来,驻足在东门河的一座石拱桥上视察水情。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直到云散雨停,她才拂袖踏云朝来时的路离开。如果水量小,不足以威胁百姓和农田的安全,她就站在桥上眺望风景;如果水量大,有漫堤的危险,她便朝河面吐出一口仙气压低水位。出现暴雨无水灾,这与往年大不同,平彝百姓感到非常奇怪。雨过天晴,当渔樵耕夫们跨过东门桥去劳动时,眼前的美丽景观就更为神奇。只见石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