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微整形费用交流组

今天的这位“干女儿”有些毁三观

六吉门2019-04-03 12:55:42

最近有个专职当“干女儿”的妈火了。虽然已经生了四个孩子,她依然“干”劲十足,总共从干爹那儿得到超过100万刀的“零花钱”。奇葩的是,她还不反对女儿走她的老路。

 
(Nina Peterson)

这位干女儿叫Nina Peterson,身高超过一米八,今年37岁,住在美国弗罗里达州。成年后,她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取悦有钱的“老绅士”上。他们甚至为她支付高达百万美元的整形手术费用,包括将她的胸从34C隆成34H。

 

Nina九岁的小女儿Juliana和12岁的大女儿Ymahni对她的工作非常满意,因为她们可以经常出国度假,还能收到来自Nina干爹(干爷爷?)的昂贵礼物。

她们很喜欢Nina的生活方式,甚至想走妈妈的老路。

小女儿认为:“干爹就是那个年纪比你大,非常有钱,而且很疼你的人。”

  • “我长大以后也想找到这样的男人,那样我就不用整天担心钱的问题了。一个绅士就该为女士的生活买单。”

  • “妈妈的干爹给她买了成堆的礼物。她从干爹那儿拿到钱以后,要么带我们度假,要么给我们买漂亮的裙子。她过得很开心,我也为她感到开心。”

  • “他带她去坐游轮,当她面临金钱上的问题时,他会帮忙解决。妈妈向我们保证下次他带她上游轮的时候,她会带上我们。”

女儿们把Nina的干爹叫做圣诞老人:“我希望妈妈嫁给圣诞老人。”

谈到女儿们的未来,Nina表示虽然不会鼓励她们找干爹,但如果她们坚持选择走她的老路,她不但不会反对,还表示会提供可行建议。

Nina认为当干女儿给自己带来了非常多的机会:“我遇到了很多很棒的绅士,还能环游世界,赚很多钱。”“干爹送我的最贵的礼物就是一辆价值20万美刀的玛莎拉蒂以及我现在住的房子。我和我的孩子们都很喜欢那幢房子,尤其是它的游泳池。”

Nina表示,当干女儿,她赚得已经超过了百万美元。

 

Nina觉得以前年轻时自己傻,但开窍之后,她决定把自己整成她的偶像Jessica Rabbit的样子。


(她的整形模仿对象Jessica Rabbit)

“我的整容手术花了10万美刀,当然不是我付的钱。”Nina已经整了三次鼻子,隆了四次胸,还会定期做酷塑冷冻溶脂和微晶磨皮。今年年初,她做了个大手术,将自己的胸从34D隆成了34H:“如果你垫800CC的硅胶,那你可能是波霸。但如果垫1400CC,那就是真·巨乳,就像女神一样。”

  • “我觉得我的胸每个都有8磅重,但是我爱我的巨乳,我干爹也是。我喜欢做让他高兴的事儿。”

 

第一次整容后,她的一个朋友建议她找个干爹,然后她就获得了很多邀请。

  • “我的大多数干爹都是国际商人,不过我一次只找一个干爹。”

  • “他们喜欢在我身上花大钱,给我买奢侈的礼物。我现在的干爹每个月给我一万美刀,并且在圣诞节的时候还曾开私人飞机带我去加勒比海。”

尽管Nina在性关系方面很开放,她坚持认为做干女儿和做“妓者”有很大区别。

  • “做干女儿并不一定要发生关系。我和我干爹上过床,但是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在我身上投资了三万美刀。”

  • “干爹只会投资他觉得有潜力成为他个人资产的干女儿,妓者可不会成为个人资产。

虽然做干女儿可以享受一辈子的奢侈生活,但Nina认为这份工作压力很大。

  • “我必须努力工作,甚至牺牲个人需求。我必须满足干爹所期望的。”

  • “我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我为他安排差旅,布置房间,雇佣合适的人。我基本上就是他的私人助理。”

 

尽管Nina享受奢华生活,收到昂贵的礼物,但她说自己喜欢年长富有的男人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吸引:“他们都是绅士,经验丰富,聪明睿智,知道在一段关系中如何让女性开心。”

她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知道年长多金的男人想要什么:“我给他们他们想要的,让他们觉得舒服。”

 

Nina希望有一天能够总结经验,教其他女性如何做完美的干女儿:“我希望开一个干女儿培训学校,帮助年轻的干女儿们晋级。”“我不可能做一辈子干女儿,所以我得打算未来做什么赚钱。”

尽管被女同胞们狂喷,Nina表示不后悔选择做干女儿,认为她的一切都是当干女儿带来的:“我觉得即使我现在退休不干了,下半辈子的生活也是开心有保障的。”“人们不应该对一个拥有巨乳的女神评头论足。”